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心照不宣

第八百三十七章 心照不宣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陈志看郭圣通还在犹豫不决,急声说道:“皇后,不能再等了,花非烟即刻就到!”

“让……让本宫再想想……”郭圣通踉跄着倒退两步。

“皇后!”陈志一脸急sè,眼巴巴地看着郭圣通。

“皇后救救老奴啊!”冯嬷嬷跪在郭圣通面前,一脸的哀求,也在眼巴巴地看着她。此时,郭圣通当真是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外面有内侍尖着嗓子说道:“花美人到。”

这次,花非烟未经通禀,直接走入长秋宫。进入大殿,她先是看眼跪在地上,眼泪鼻涕流了一脸的冯嬷嬷,而后向郭圣通福身施礼,说道:“皇后!”

郭圣通强作镇定,举目看向花非烟,问道:“花美人深夜前来我长秋宫,可是有事?”

花非烟对上郭圣通的目光,说道:“冯氏暗助隗恂,混入长秋宫,欲对yīn贵人行不轨之事,非烟此次前来,是专程提审冯氏。”

郭圣通怒拍桌案,气恼道:“简直一派胡言!”

花非烟看着气急败坏的郭圣通,沉默未语。郭圣通抬手指着花非烟,问道:“花美人,你说此话,可有凭据?”

“隗恂已经供认不讳,另,洛幽也是人证。”花非烟如实回道。

郭圣通怒声说道:“他二人的话,都不可信。”花非烟再次沉默下来,郭圣通现在已有些丧失理智,她不愿和一个丧失理智的女人多说什么,浪费口舌。见花非烟又不说话了,郭圣通烦躁地来回踱步,说道:“冯嬷嬷跟

随本宫已有十余载,冯嬷嬷是什么样的人,本宫心中自知,冯嬷嬷绝不会做出这种事,定是隗恂和洛幽存心栽赃,嫁祸冯嬷嬷,嫁祸我长秋宫!”

稍顿,她突然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怒视着花非烟,说道:“今日,本宫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带走冯嬷嬷!”

花非烟暗叹口气,直言不讳地说道:“皇后,非烟此次前来,并不是为了和皇后商议可不可以带走冯氏。”而是就是要带走冯氏,无论郭圣通是同意还是反对。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直白,点到为止,大家的颜面都好看。

花非烟的话外之音,郭圣通又哪能听不出来,她气得身子突突直哆嗦。她沉声说道:“本宫要见陛下。”

“陛下已将隗恂一案,全权交由非烟处理。”言下之意,你现在即便去见陛下也没用。

啪!郭圣通再此怒拍桌案,手指着花非烟,咬牙说道:“花非烟,你也不要欺人太甚!”

花非烟向前欠了欠身,说道:“皇后言重了,非烟只是在做陛下交代的分内之事。”

“你……”

“皇后!”陈志眉头紧锁地向郭圣通缓缓摇下头。现在和花非烟闹翻,实在是不智之举。

陛下本就在气头上,正在生长秋宫的气,倘若再对花非烟的办案横加拦阻,不予配合,陛下对长秋宫的成见只会更大,这得不偿失。

郭圣通转目看向陈志,陈志也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两人的目光对到一起,陈志眯了眯眼睛,向郭圣通微不可察地微点下头。

现在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倘若还要犹豫不决,当真要悔之晚矣。

两人的目光做了短暂的交流,就这一会的工夫,郭圣通的额头已布了一层汗珠子。

她眼圈湿红,泪水在眼眶中来回打转,目光落在冯嬷嬷的身上,双手慢慢握紧成拳头,而后慢慢松开,又再次握成拳头,又再次松开,反复了好几次。

陈志见状,暗暗叹息,他看向花非烟,说道:“今日,花美人非要带走冯嬷嬷?”

花非烟面无表情地说道:“职责所在。”

陈志赔笑着摆摆手,说道:“花美人远道而来,快快快,请坐。”

花非烟看眼陈志,淡然一笑,在一旁的榻上坐下来。陈志向外面招呼道:“都愣住做什么?快上茶!”

而后,他凑近到花非烟近前,搓着手说道:“皇后与冯嬷嬷,主仆情深,皇后有失态之处,还望花美人能多多包涵。”

花非烟点点头,慢条斯理地说道:“皇后的心情,非烟能够理解。”

大家同在皇宫里做事,彼此之间都非常了解,花非烟是什么样的人,陈志心里再清楚不过。花非烟性子清冷,为人也清冷,做起事来,铁面无私,六亲不认。今日的花非烟,倒有些一反常态,出奇的好说话。他心思动了动,别有深意地说道:“这次长秋宫出了这样的事,皇后真是百口莫辩,传扬开来,皇后颜面尽失,就连陛下

……”说到这里,他停顿住,向花非烟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候,下面的宫女已把茶水端送上来。陈志躬着身子,但目光一直落在花非烟的身上。花非烟面无表情地拿着茶杯,喝了口茶水。

陈志说道:“冯嬷嬷这次进了掖庭狱,以后能不能再出来都两说,奴婢恳请花美人,让冯嬷嬷先回去收拾一下。”

花非烟喝茶地动作稍微顿了顿,而后,继续慢悠悠地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喝着茶水,未置可否。陈志幽幽说道:“家丑不外扬,普通百姓人家尚且如此,更何况是皇家?”

仿佛没听到他的话,花非烟依旧在慢悠悠地喝茶。见状,陈志眨了眨眼睛,紧接着心思猛然一动,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他向外面一挥手,又指了指冯嬷嬷。收到他的授意,有两名内侍躬着身子走进大殿,来到跪地不起的冯嬷嬷近前,搀扶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轻声细语地说道:“冯嬷嬷,这次花美人亲自来提人,

谁都救不了你了,你回去,把东西好好收拾一下,有什么未完成的心事,也……也都交代清楚吧!”

冯嬷嬷闻言,险些晕死过去,她双腿一软,又要跪到地上,不过两名内侍把她死死架住了。她看向郭圣通,颤声说道:“皇后,救救老奴,皇后救救老奴啊……”

听着冯嬷嬷的哭喊,郭圣通心如刀绞,可是她心里清楚,现在她什么都做不了。别说她没有能力救下冯嬷嬷,即便是她,都自身都难保呢。

她转过身去,不看冯嬷嬷声泪俱下的惨状。如果不是有花非烟在场,如果不是要保留皇后最后一丁点的尊严,此时她真想捂住自己的耳朵。

陈志猛然转头,怒视着那两名架着冯嬷嬷的内侍,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

那两名内侍身子同是一哆嗦,再不敢耽搁时间,几乎是硬拖着把冯嬷嬷,把她拉出大殿,将其送回她自己的房间里。

冯嬷嬷的哭喊之声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在外面消失,陈志暗暗松了口气,他提起陶壶,亲自为花非烟的茶杯里倒满茶水,含笑说道:“今日,花美人定是辛苦了吧!”

“还好。陛下之托付,非烟不敢怠慢。”花非烟语气淡漠地说道。陈志嘿嘿一笑,说道:“隗恂就是一条疯狗,现在他是自知死到临头,见谁咬谁!至于那个洛幽,更加可恨,皇后将她从玉堂宫带至长秋宫,她非但不知感恩,还欲栽赃皇

后,忘恩负义的贱婢,死不足惜。”

花非烟看眼义愤填膺的陈志,没有接话,继续喝着茶水。

陈志看向郭圣通,后者业已摇摇晃晃的坐下,整个人仿佛被抽干了灵魂似的,呆呆地坐在那里,目光呆滞。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内侍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道:“大……大事不好了……”

陈志眉头一皱,不满地呵斥道:“什么大事不好了!再敢胡言乱语,割了你的舌头!”

“皇……皇后,冯……冯嬷嬷在……在她自己的房间里……悬梁自尽了……”报信的内侍苍白着一张脸,断断续续地说道。

郭圣通闻言,本能地站起身形,可她刚刚起身,就感觉头晕眼花,天旋地转,又一屁股跌坐回榻上。

陈志连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郭圣通,低声劝说道:“皇后请节哀。”他看向报信的内侍,问道:“冯嬷嬷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

“冯嬷嬷在自己房中自尽了!”内侍颤声说道。

花非烟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形,说道:“带我去看!”

还没等花非烟走出去,郭圣通已抢步跑出大殿。

冯嬷嬷是皇后面前的红人,在下人当中,她也享有特权,自己有单独的房间。郭圣通、花非烟、陈志一同进到冯嬷嬷的房间里,此时,人还在房梁上挂着呢。

见此情景,郭圣通眼前一黑,险些当场晕过去。陈志牢牢扶住她,哽咽着说道:“皇后要保重凤体啊!”

郭圣通看着挂在白绫上的尸体,再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花非烟向前一挥手,说道:“把人放下来!”花非烟手下的侍女上前,将白绫斩断,将尸体慢慢放躺在地。花非烟走上前去,蹲下身形,伸手摸了摸冯嬷嬷的脖颈,颈动脉已经没有脉搏,她又探探冯嬷嬷的鼻息,也

没有任何的热乎气,显然,人是已经死透了。

冯嬷嬷说是自尽死的,可实际上,她的脖颈处有明显的两道勒痕,对于经验丰富的人而言,这太明显了,冯嬷嬷是先被人活活勒死,而后又被做出悬梁自尽的假象。

花非烟可是这方面的高手,这么明显的痕迹,又哪能瞒得过她的眼睛?

陈志心知肚明,他将冯嬷嬷的衣领子向上拉了拉,遮挡勒痕,看向花非烟,无奈地苦笑道:“逝者已矣!人死了,该带走的,不该带走的,全都带走了啊。”

花非烟看眼陈志,什么话都没有说,站起身形,向郭圣通福身施礼,说道:“皇后,非烟告退!”

跪坐在尸体旁的郭圣通缓缓抬起头,哭得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怒视着花非烟,一字一顿地说道:“是你!是你逼死的冯嬷嬷……”

她话都没说完,陈志急忙打断道:“皇后伤心过度,还请花美人多多体谅!”

花非烟再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陈志对在场的其它人一挥手,示意他们也都先出去。等房间里只剩下他和郭圣通两个人,他凑到郭圣通耳边,低声说道:“皇后刚才不该那么对花美人说话!”郭圣通扬起眉毛,怒视着陈志。陈志苦笑,说道:“这次若没有花美人出手相助,皇后……长秋宫大难临头,后果不堪设想啊!”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三十七章 心照不宣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