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四十三章 庞萌造反

第八百四十三章 庞萌造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兰陵之战的战败,让东征军彻底丧失了对董宪的优势,接下来,以盖延为首的东征军已然无力与董宪军做正面对抗,只能避开董宪军的锋芒,以运动战来打游击。

与盖延这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陈俊主导的太山战场,高奏凯歌,连战连捷。

陈俊在太山郡的步步推进,让张步感受到巨大的压力,派遣大将周元,率军五万,进入太山郡。陈俊统帅的汉军,和周元统帅的张步军,于太山郡的赢下对阵。

双方都把主力大军调到赢下这里,欲在赢下打一场决战。

赢下位于赢县附近,赢县在汶水的上游,赢下在汶水的下游。

这一战,陈俊统帅的汉军,大败周元的张步军,汉军在赢下主战场取得大胜后,趁势追击,将周元以及麾下的残部,直追得仓皇逃窜。

周元残部是一溃再溃,溃不成军,最后都逃出了太山郡,跑进了太山郡北面的济南郡。这一战打下来,汉军可谓是大获全胜,光是缴获的印绶,就多达九十多颗。

赢下之战,为汉军全面占领太山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此战过后,陈俊携大胜的余威,扫荡太山郡境内的诸县,许多县城只是听闻汉军到来的消息,便放弃了抵抗,举城投降。

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陈俊便不负众望,率领汉军扫平了整个太山郡,占领太山郡全境。

他这位太山太守,也不再是有名无实,而是变成了实实在在的太山太守。此后,陈俊以太守的身份,对太山郡进行整顿。

撤掉不可靠的郡府官员,以及县令、县尉、县长,大规模启用既有能力又忠于汉室的官员。

在治政的同时,陈俊也没忘积极备战,整合全郡的资源,招兵买马,日夜操练,囤积粮草,以备张步军随时可能到来的反扑。

太山郡的战报、东海郡的战报,源源不断的传到洛阳。刘秀看到太山郡的战报,是怎么看怎么舒心,可一看到东海郡的战报,是怎么看怎么窝火。

兰陵之战的战败,对于己方的损失太大了,贲休死了,贲休麾下的三万将士,大多也都死了,如果这些人还活着,对于己方而言,这得是多大的助力!

此战的战败,让东征军的东进大为受阻,而这一切的责任,自然都在盖延身上。

接到兰陵之战的战报后,刘秀便下诏斥责了盖延,而且不是下一份诏书,而是连续下了好几份诏书。

己方在兰陵的战败,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只因盖延的轻敌、冒进、固执己见,使得己方一片大好的局势荡然无存。另外,盖延和庞萌的矛盾,也让刘秀颇感头疼。盖延和庞萌的公然决裂,是己方战败的另一大主因。盖延是全军主将,他的确可以依照‘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这一点,不遵从诏书行事,这本身并没有错,并不能因为结果

不好,就说盖延做错了。

庞萌坚持要遵照圣旨行事,这更没有错。所以,盖延和庞萌的决裂,在刘秀这里还真不太好做出评判。不过,庞萌在楚郡按兵不动,眼瞅着盖延和贲休深陷重围,见死不救这一点,让刘秀对他颇为不满,另外,庞萌在彭城外的汉军大营里,杀了楚郡长史李向,这更让刘秀

大为恼火。

思前想后,刘秀给庞萌下诏书,召他立刻回京。没过多久,刘秀的诏书传到楚郡。接到刘秀的诏书后,庞萌从头到尾地仔细看了一遍,而后眉头紧锁。现在东海郡的局势可不乐观,盖延已不敢再与董宪军主力做正面交锋,只能东奔西跑的找弱点,打运动战,在这种情况之下,东海战场正是用人之际,而陛下却召自己回

京,这太反常了。

庞萌麾下的部将们也都是同样的想法。

人们看过诏书的内容后,一个个眉头紧锁。其中有名将领向庞萌拱了拱手,说道:“陛下现在召将军回京,事情恐怕不简单啊!”另一名将领大点其头,说道:“没错!盖延在兰陵战败,他一定会把责任推到将军头上。盖延屡次向陛下进献谗言,构陷将军,已引起陛下对将军的不满,现在又发生这样

的事,陛下对将军的不满,只怕是更大了!”

“还有,赵萌揪着李向被杀之事不放,想来赵萌也是向陛下告了将军的状,将军若真奉诏回京,恐怕会……有去无回啊!”

众将官你一言我一语的帮着庞萌分析,他们的这些分析,都有说进庞萌的心坎里,庞萌也认为这次陛下召自己入京,恐怕是不简单,很有可能自己一入京,就被下狱。

他轻轻拍了拍桌案上的诏书,说道:“天子诏书已下,我若不回京,岂不是抗旨不遵?”众将互相看看,纷纷低垂下头。一名将官吞了口唾沫,看了一眼庞萌,幽幽说道:“盖延在兰陵犯下这么大的错误,导致贲休一部全军覆没,东征军损失惨重,可陛下非但

没有撤掉他东征军主将之职,反而还召将军回京,这只能说明一点,盖延是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将军您的头上,而陛下也相信了盖延的说词!”

庞萌闻言,身子明显一震,放于桌案上的手也慢慢握紧成拳头。那名将官继续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道:“只要盖延还在,将军在朝中,便永无出头之日啊!”

听闻这话,庞萌的脸sè越发难看,yīn沉得快要滴出水来。另一名将官说道:“将军,以现在的局势,盖延在东海,还有取胜的希望吗?”

庞萌沉吟片刻,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这名将官说道:“以末将来看,现在双方已是胜负难料。而将军,则是关键,将军站在谁的一边,谁的胜算便可大增!将军忠于汉室,可陛下却听信盖延,与其如此受人欺

凌,不如就……”说着话,他伸出手掌,翻了个个。

以动作表明,干脆就反了吧!

看罢他的动作,在场众人的脸sè同是一变,紧接着,人们齐刷刷地看向庞萌。庞萌神情隐晦不明,既没有同意这名将官说的话,但也没有斥责这名将官。

他站起身形,一只手紧紧握着佩剑的剑柄,在营帐中来回踱步。

一名将官清了清喉咙,正sè说道:“无论将军做出什么决定,末将誓死追随将军!”

在场众将纷纷插手施礼,异口同声道:“无论将军做何决定,末将将誓死追随将军!”庞萌这个人其实是很不错的,讲情义,重义气,有功劳,他从不独占,一定会提携自己的部下们,得到了奖赏,他也从不会只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而是会拿出大部分,分

发给下面的将士们。所以庞萌是没什么家底的,有时候衣服破了,也舍不得丢掉,缝一缝,补一补,接着穿。有这样的顶头上司,下面的众将能不信服吗?庞萌在自己的部队中威望极高,一

呼百应。

“将军!现盖延一心要置将军于死地,而陛下又听信盖延之谗言,将军若奉诏回京,只怕……性命难保啊!”

“将军若不奉诏回京,又必会落人口实!”

“还有,将军,我军的粮草已几乎耗尽,而郡府近在咫尺,却不肯增援我军一粒粮食,这是要活活饿死我军将士啊!将军若走了,全军……全军将士怎么办啊?”

“将军,你不能扔下弟兄们不管啊!”

“将军……”

庞萌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眼巴巴瞅着自己的众将。他身子一震,将佩剑的剑柄握得咯咯作响。他咬牙说道:“盖延欺人太甚!赵萌欺人太甚!”

“将军——”众将官齐齐跨前一步,也都纷纷握住佩剑的剑柄,齐声说道:“将军,您下命令吧,上刀山,下火海,兄弟们都跟着您干!”

“将军,下命令吧!”庞萌缓缓抽出肋下的佩剑,指尖轻轻抚摸着冰冷的剑身,他说道:“我庞萌,对陛下,忠心耿耿,赴汤蹈火,从未有过丝毫犹豫,从未生过二心,今日我庞萌造反,皆因盖

延、赵萌之流所害!”

听闻这话,在场诸将也都纷纷抽出佩剑,齐齐涌上前来,倒握着佩剑,插手施礼,说道:“只要将军一声令下,末将即刻攻入彭城,擒下赵贼!”庞萌眯了眯眼睛,目光在众人脸上缓缓扫过,幽幽说道:“我庞萌有今日之举,皆因被逼无奈!我没得选择,可你们都有得选,只要你们当中有人想退出,不想跟着我干,

现在说出来,我给你们盘缠,放你们离开!”

众将二话不说,纷纷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将军待我等,恩重如山,我等纵然粉身碎骨,肝脑涂地,也还不请将军之恩情。兄弟们的命,早就是将军您的了!”

庞萌闻言,眼圈红了,他看着在场的众人,哽咽着点点头,颤声说道:“今日,我庞萌可指天盟誓,只要我庞萌还有一口吃食,我就绝不会让我的弟兄们饿肚子!”

“我等誓死效忠将军!誓死追随将军!”

庞萌重重地点下头,将手中剑用力向地上一插,振声说道:“传我将令,全军将士,随我攻入彭城!”

谁都没想到,那么受天子宠爱的庞萌,会突然在楚郡造反。庞萌的军队就驻扎在彭城外,彭城对庞萌军,是没有任何的防备。

当庞萌率领大军来到城门前的时候,城门还是大敞四开的,看守城门的兵卒纷纷上前,向庞萌拱手施礼,一脸好奇地问道:“庞将军这是要率部开拔了吗?”

庞萌没有多一句话的废话,向前一挥手,断喝道:“统统拿下!”随着他一声令下,后面的兵卒蜂拥而上,将都是一脑门子问号的郡军兵卒都缴了械,摁在地上。

“庞……庞将军,你……你这是作甚?小人犯了什么错?”附近的一名郡军兵卒趴在地上,费力地抬起头来,茫然不解地看着庞萌。

庞萌懒得理会,骑着战马,大摇大摆地进入彭城。庞萌的部下们紧随其后,三万大军,没有遇到一丝一毫的抵抗,完全是兵不血刃的进入彭城。

很快,庞萌率军进城的消息也传到了郡府。楚郡太守赵萌听闻消息,大吃一惊。

按理说,庞萌要率军入城,肯定得事先和自己这个太守打声招呼,不可能就这么冒冒失失的率军闯进城中。另外,庞萌还把看守城门的郡军都拿下了,他这是想干什么?他这是要谋反啊!

看网友对 第八百四十三章 庞萌造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