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3372、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永生余孽(五十八)

3372、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永生余孽(五十八)

腥咸的海风之中还着一股子难掩的莽荒气息。

事实上,永生仙域的外海都是莽荒,碧海潮音阁只是占据了近海的一小部分地盘罢了。

五千年以前没有碧海潮音阁,都是一些在大陆之上混不下去的散修,或者是宗门的叛徒、通缉犯之类的家伙,为了求活,才会跑到海外去,渐渐成了气候,这才有了如今的碧海潮音阁。

严格说起来,碧海潮音阁守着无尽的大海,战略重心却永远都是大陆,大海中的各个大岛,只是他们的退路而罢了,所以,这五千年来,他们方才经略了十九个大岛,第一个大岛的面积相当于陆地上的一州之地,而这些大岛之间,还星罗棋布的放着无数细小的岛屿,大大小小的不止万数。

不过这个数量放在五千年的历史之上其实并不算多。

碧海潮音阁主打的是稳扎稳打的战略,行事极稳重,每占据一岛,便需要将这座岛彻底的掌握了,将岛上的所有非人类的杀的杀赶的赶,最终改造成人类适合生存的地盘,在这一点上,陈七还是非常佩服这个宗门的。

大苍星岛是碧海潮音阁三百年前攻略下来的,亦只是攻略下来,并没有完全的征服,所以潮音阁才会在海坊主楼发布相关的任务。

这也是碧海潮音阁经常做的事情,面对大海上的危险,他们的人手同样也是不够的,而陆地上面的宗门,包括镇世三宗在内,也都意识到了碧海潮音阁的存在对大陆的好处,至少在碧海潮音阁成事的几千年里头,来自于海域的威胁减少了许多,这里头的轻松他们也是能够惦量清楚的,所以,在各地,都会给碧海潮音阁相当的方便!

大苍星岛如今只有三分之一掌握在碧海潮音阁的手中,剩下来的三分之二,全都是莽荒之地,陈七根据地图,在一处浅滩前按下了剑光。

他在浅滩以北的地方,偶尔还能够看到人类修行者的踪影,但是过了这个浅滩之后,便再也没有修行者的踪迹了。

陈七也能够明白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了浅滩,是一片看起来矮小的灌木丛,一层浅浅的薄雾在半空之中升腾着,飘浮不定,或浓或淡,隐约间还透露出淡淡的甜香味。

瘴气!!

即使是陈七,闻到了这股甜香的味道,亦感觉到头脑微微发晕,不得不运转真气,沾染上的毒素逼出来。

这是瘴气,而且还是很厉害的毒瘴!

即使修行者,吸入过多的话,也难以保证安全,更不要说是普通人了。

这就是开荒牛的最困难的地方,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危险来自于哪里,究竟有哪些危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这样的事情也是常有发生的。

不过这个地方怎么说呢?

即使是站在这里,隔的老远,看着目标方向的那连绵的山峦,他都能够感觉到扑面而来的金铁之气。

是的,就是那种修炼剑罡所需要的金铁之气,不但是迎面而来,最重要的是周围的天地元气之中,亦充斥着这种东西,也就是说,其实这种东西在这个岛上到处都是,这个大岛很有可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金铁矿,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种罢了。

对于修炼剑罡的人而言,其实哪一种都是一样的。

陈七炼罡不需要这些金铁之气,但是为了掩饰,他还是必须在这里炼罡,不但要在这里炼罡,还要将这里的金铁之气凝聚吸收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完美的不露破绽的炼罡成功。

“嗯,是个好地方,足以满足我的要求!”

换成其他人,初来乍到之后,必然会寻到一处有人类修行者的聚集之处来安顿一番,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方才会出手,但是陈七完全不管这一切,他的想法很简单,直接莽过去就行了。

艺高人胆大!

说的就是这样的!

打定主意,剑光顿时,陈七人剑合一,化为一道流光,一头便扎进入漫天的浓瘴之中!

看着暗中观察他的几个修行者都咋舌不已。

本来他们暗中跟着陈七是想要捞一笔,捡一点便宜的,谁能想到这厮竟然这么莽,直接便冲过了浅滩,让他们不得不放弃了原本的打算。

开玩笑,在这里敢这么干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真正有实力的,另外一种,则是死人。

不管是哪一种,他们都没有兴趣!

陈七的剑光如虹,撕裂瘴气,瞬息之间,便是数里的距离。

不过,冲入瘴气之后,陈七也发现了,这瘴气之中还有其他的东西,拳头大小的蚊虫、飞蛾还有毒蜂,以及一些奇奇怪怪他无法认出来的异虫,这些看起来不大的生物有两个特点,身怀剧毒,身体坚硬如铁,刀剑难伤!

可惜,陈七的剑光并不是普通的刀剑,在细密的剑光切割之下,这些细小的生灵全都被切的粉碎,洋洋洒洒的从空中落下,有些,竟然直接融入了那些瘴气之中。

“这些瘴气有点古怪似乎是某种生物吞吐出来的!”

剑光护持之下,陈七很快便发现了这些瘴气的古怪之处,下一刻,一声古怪的吞吐之声骤然之间出现,一张巨大的嘴巴在浓浓的瘴气之中冲了出来,一口便将陈七的剑光吞了下去,下一个瞬间,这张巨口的主人发出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哀号之声,又张开了嘴巴。

剑光混杂在一大团的血雾从他的口中冲了出来,随后陡然之间爬升至百余丈的空中,往下看时,陈七才发现,这张巨口的主人竟然是一只三十余丈高的巨蟾。

“妖兽啊,还真是一个好靶子!”

是的,这玩意儿放在其他的修行者的眼中恐惧是极麻烦的对手,身体巨大,身坚如铁,浑身毒素,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残杀机器,不过看在陈七的眼中,也不过是一头活动的靶子而已。天空之中,被他具现出数百根银sè的长刺,破空而下,每一根都准确的击在巨蟾的背后,深深的刺透,那巨蟾再次发出一声凄厉的鸣叫之声,又扑腾了几下,彻底的倒在了地上,再无声息。

“传闻果然没有错,海外异兽极多,这样的东西,在大陆之上,即使是深山大泽之中亦不多见,在这里却是一种常见的生灵。”

陈七之所以会这么说,便是因为在空中,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无尽的瘴气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类似的气息,或许这些气息并不是这头巨蟾散发出来的,不过不管是什么种类,都是有着类似的体积与力量,而这漫山遍里的毒瘴,便是这些毒兽长年累月吞吐而成的。

看网友对 3372、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永生余孽(五十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