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二章归来的弟子们

第一百一十二章归来的弟子们

来到景园后,元曲就一直没有说过话,由着童颜与卓如岁打机锋,只管沉默地吃肉,直到这时候听到卓如岁的这句话,忍不住嘲弄说道:“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弄!”

“弄,就是弄,直接弄。”卓如岁没好气说道。他越想越是恼火,心想自己熬了快一百年终于破海巅峰,结果还只能排到第三,而且立刻就要与通天中境的师叔找死……这算什么事儿?

“如果那个家伙还醒着,会有这些破事儿吗!”他愤怒地挥舞着左手:“现在连三月死了,他还活着与死了也没什么区别,看到没有人,结什么道侣动什么情?你不要老去和玉山玩,会死的!”

元曲恼火说道:“这都是哪儿和哪儿啊?再说死又怎么了!你有本事你飞天去啊你!”

童颜忽然说道:“顾清与水月庵的甄桃,明年春天就会结成道侣。”

卓如岁怔住了,带着些复杂的情绪啧啧了两声,说道:“没看出来啊,他不是不会下棋吗?怎么也玩的这么脏?”

童颜不想再与他绕弯子,直接说道:“我们打算推赵腊月做掌门。”

卓如岁再次怔住,下意识便要反对,却忽然发现天光峰竟是推举不出来更合适的人物,就算他现在的境界已经高的不像话,但辈份……没办法。

“这个得容我想想,当年在神末峰吃火锅的时候,我跟着她学了些剑意入体的法门,能不能算作她的徒弟?”

他拿起勺子把猪脑花盛到碗里,低着头说道:“如果她答应这么算的话,我就支持她做掌门。”

作为赵腊月唯一的徒弟,元曲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恼火说道:“刚才谁说谁脏呢?”

……

……

东海畔风平浪静。

青帘小轿的帘布上没有生出半点涟漪。

幽暗无底的通天井畔,黄sè的符纸散着着强大的气息,偶尔散发出光芒,而更多的旧年符纸早已失去了作用,悬挂在崖壁上,无风亦动,发出哗哗的声音,如纸钱一般不吉利。

一道极大的yīn影从崖壁下方缓缓爬了上来,同时而至的还有yīn秽而恐怖的气息。

有果成寺与水月庵的符文镇压,便是山鬼也无法靠近通天井上方,离井口还有数十丈便停了下来。

隐约能够听到争执声响起,紧接着微风骤起,那些黄纸符文没有生出任何反应,两道身影便出现在了崖上。

“我都说过了,我的速度绝对够快,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平咏佳觉得自己的剑道天赋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涨红着脸说道。

阿飘坐在他的肩头,哼了一声说道:“我是冥皇,本来就不能相信任何人!”

平咏佳说道:“你先给我下来。”

阿飘说道:“我又不重。”

平咏佳说道:“但你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一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喜欢坐人肩膀上?”

阿飘不服说道:“青天鉴灵都几万岁了,怎么就能坐先生肩上?”

两个人又争吵了几句,才渐渐冷静下来。

阿飘飘到高空,望向崖壁那边的青sè山野,脸上忽然散出异光,不安说道:“都夏天了?我们是不是回来晚了?”

平咏佳吃了一惊,带着数道剑光踏空而起,望向四周,才放下心来,训道:“笨蛋!这里是南边,看着树木茂密,还是初春,来得及。”

阿飘没好气说道:“冥界又没四季,我怎么分得清楚?再说了,朕成日忙着国家大事,哪有精神理会这些小问题。”

当她说出朕这个字后,额上覆着的黑sè刘海随风轻飘,衣袂亦是轻飘,自然流露出雍容威严的帝王风范。

平咏佳哪里会在意这个,嘲笑说道:“你先登基了再说。”

阿飘最听不得这话,嚷道:“这能怪我吗?先生说倒就倒!也不说交待个遗言,至少先把遗产分了啊,我那份呢!”

这数十年,平咏佳与阿飘一直都在冥界。阿飘没有拿到冥皇之玺,自然无法正式登基,但在冥师的帮助下得到了大部分子民的认可,与大祭司那边一直争夺着冥皇之位。

青山宗不管是景阳这一脉还是太平真人那一脉,当然都会支持她,更不要说还有童颜这个对冥界极熟悉的军师,不出隐峰,依然远程操控着下界的局面。大祭司那边便是有中州派的暗中支援,也依然抵挡不住,这些年节节败退。

眼看着再过十几年,阿飘与冥师便能解决掉大祭司那边的反抗,成为下界的主人,却被召回了人间。她没有办法……因为青山宗才是她最重要的底气,冥皇之玺是她最需要的东西,那么青山掌门的归属,自然也会影响到冥界的归属。

更重要的是,她有些想吃景园的火锅。

……

……

平咏佳与阿飘坐进青帘小轿,对视一眼,各哼一声,各占一边,看着轿外变成线条的景物,渐渐生出困意。

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靠在了一起,睁开眼睛,对视一眼,再哼一声,转头再次望向外面。

阿飘忽然惊呼了一声,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青帘小轿停在了一条安静的巷子里,前方隐隐可以看到太常寺的黑檐。

童颜不是说要去景园商议掌门之事吗?

他不是说要阿飘用冥界当作筹码与方景天谈判吗?

为何青帘小轿会把他们送来了朝歌城?

平咏佳掀起帘布向外望去,也觉得有些奇怪,忽然听到了阿飘的哭声。

“你们青山宗的人怎么总这样呢?怎么这么脏呢?七百年前就来了一次,这次怎么还来?你这个没良心的,居然也骗我!”

阿飘缩在角落里,苍白的脸上满是泪水,瑟瑟发抖,显得极其害怕。

平咏佳怔了怔才明白,她说的是七百年前冥皇与太平真人游历人间,结果人族修行强者翻脸,把其关进镇魔狱的旧事,赶紧安慰道:“不可能!不至于!没道理!”

阿飘哪里会信他,哭着说道:“你们放了我好不好?我不要冥皇之玺了,我……把自己逐出青山!我还不是冥皇呢,你们抓我有啥用啊!”

平咏佳被她哭的慌了,赶紧用袖子替她擦泪水,说道:“误会!肯定是误会!你看看没有仙?,也没有中州派的人,再说咱们啥关系啊,我怎么能害你……”

被他安慰了半天,阿飘终于渐渐冷静下来,发现青帘小轿外确实一片安静,没有什么动静,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他湿了的衣袖,说道:“就算下界水不多,你也不能总不洗啊?”

平咏佳叹道:“咱们神末峰的人洗澡从来不用水,我每天都要洗两遍,怎么会有味道?”

阿飘说道:“我说的是人吗?我说的是你这身衣服!”

平咏佳无言以对,掀起轿帘走了下去。

当阿飘紧张兮兮地走下来后,青帘小轿破空而起,向水月庵飞回。

朝歌城看着一切如常,这条街巷清静无人,巷口外便是很多行人。

阿飘低着头,让黑发掩着脸,任由平咏佳牵着手在人群里行走。

平咏佳看着她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既然无事,何必这么鬼鬼祟祟的?”

阿飘羞怒说道:“我本来就是鬼!”

……

……

果然没有什么yīn谋,平咏佳与阿飘看着太常寺走,便走到了井宅,没有遇到任何事情。

还没有来得及敲门,井宅的门便开了,顾清微笑说道:“辛苦。”

平咏佳与阿飘与他数十年未见,很是欢喜,赶紧行礼。

“先去看看师父吧。”顾清说道。

平咏佳跟着他往院子里走,走了十几步后终于忍不住说道:“大师兄,您刚才那句话听着有些不妥。”

阿飘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顾清怔了怔才明白了怎么回事,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没有说什么。

书房的摆设与几十年前没有任何区别,在榻上沉睡不醒的井九与几十年前也没有任何区别,眉眼依然完美,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

平咏佳正想着这些,忽然发现栩栩如生这个词也很不好,赶紧转身对着地面呸了一口。

“您到底啥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阿飘看着榻上的井九,很是难过,原因多样。

平咏佳对顾清问道:“师兄,为何你要水月庵把我们送到朝歌城来?童颜不是说在景园汇合,商议青山大会的事情吗?”

“我这边遇着些问题,不能回青山。”

顾清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我本不想扰了你们,但这件事情没你,只怕做不成。”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二章归来的弟子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