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367章 守株待兔与猎枪

1367章 守株待兔与猎枪

宁涛自己就是神,他知道神的血肉是什么样的。他接触过神的尸体,也知道神的尸肉是什么样的。他接触过铁民和铁兽,他也知道仿生肉是什么样的。他还接触过天启神国的三大守护神,他自然也知道那三个被制造出来的神灵,他们的血肉是什么样的。

可是,捕仙者的肉不是他所见过的任何一种血肉中的一种。

事实上,从捕仙者的火腿肠上掉下来的碎肉并不是什么肉,是一层很薄的膜状神性材料之下是一粒粒黑sè的沙粒。那些沙粒里面蕴藏着死亡能量,但没有外泄,而是被锁定在了沙粒之中。

这黑sè的沙粒何其眼熟,不就是吞噬仙界的黑sè沙漠中的沙粒吗!

“我靠!”宁涛忽然扔掉了手中的碎肉,拔腿就往外跑。

近林城中不少仙民捡了捕仙者的碎肉,还说什么拿回去泡酒喝。更有亲人被捕仙者抓走害死的人说要将捕仙者的碎肉干煸、红烧来吃了。这沙粒里蕴藏着死亡能量,如果那些仙民吃了捕仙者的肉,喝了这肉泡的酒,那等于是吃毒自杀啊!

嗖!

宁涛冲出了门。

“呀!”正经女弟子一声惊呼,伸手捂住了肩膀。

这捂得比较轻重不分。

慈心也慌了,她的身上虽然穿着内衣内裤,可还是害羞,整个人都躲进了水里。

宁涛哪有心思去欣赏此间的美景,他甚至都顾不上跟她们解释,嗖一下从屋里出来,嗖一下就过去了,眨眼就消失了。

石屋大厅里就只剩下了正经女弟子和慈心小师太了。

宋轻音愣了半响才冒出一句话来:“师父他老人家跑出来,不看一眼……就出去了?”

他老人家太不应该了吧?

这碧波里有两条鱼,他都不瞅一眼?

他不是那样的人啊!

“咕噜……”一串水泡从慈心的嘴里冒出来,她似乎是在问宁涛走没有,可是她忘记她还躲在水里。

宋轻音放下了捂在肩头上的手,她耸了一下肩:“你可以出来了,师父走了。”

慈心哗啦一下从水里冒了出来,嘴里滋出了一股水箭来,她也奇怪:“就……这样走啦?”

这不符合送子神的风格啊。

就在这个时候,石屋外响起了宁涛的声音:“近林城的子民们,你们中谁捡了捕仙者的碎肉,快扔掉它,经本神研究发现那肉有剧毒,你们误食的话会中毒而忘!你们把你们拿回去的肉扔回原地,本神会处理掉。”

这句话他重复了三遍。

近林城一片欢呼的声音,他们又听到神的声音了。

还好宁涛提醒得及时,准备拿去泡酒的还在准备泡酒的容器,准备拿回去干煸红烧或者清蒸的也都还没有到做饭炒菜的饭点。听了他的警告,立刻将捕仙者的碎肉扔回到了战场上。

宁涛飞去战场,将战场上的碎肉拢在一起,一把神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那些回来扔肉的仙民感激涕零,又是一番跪拜,用至信能量回报他们的神。

解决掉火腿肠危机之后,宁涛这才返回百米之高的石屋之中。

一进门,他就呆住了。

慈心已经回屋去了,正经女弟子却还在水池之中泡着。

“呀!”正经女弟子又惊呼了一声,站在水中,伸手捂住了肩膀。

那水

池的水也就一米一二的样子,不及她腿的深度。

此情此景,宁涛忽然想起了一个成语,守株待兔。

他就是那只兔子。

正经女弟子就是守在树桩旁边的农村女青年。

我就把树桩摆在你必经之路上,我就看你撞不撞。

你一次路过不撞,我还守着,直到你撞为止。

就问你服气不服气?

“那个……”宁涛低头路过,“我什么都没看见。”

农村女青年张开了小嘴,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宁涛进了石室,想关门,却发现他造的石室根本就没有门。

哗啦,哗啦……

农村女青年似乎是故意把动静弄得很大,引诱兔子出去撞桩。

宁涛叹了一口气,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试图将那些眼睛看过,留在脑子里的清晰影像清理出去,可是他摇了十几下脑袋都没有成功。他也不管了,带着杂念继续研究捕仙者的碎肉和血液。

肉不是肉,血也不是血。

无头的捕仙者其实是神陨峡谷里的那两个岩石神灵的弱化版,不过,虽然是弱化了的版本,可它太巨大了,所以战斗力比那两个岩石神灵还要强大得多。另外,智慧女神希米亚似乎进行了创新,加入了她自己的技术。所以,即便没头的捕仙者也拥有极其恐怖的战斗力。如果将头部还原,捕仙者的实力将更恐怖!

宁涛抓起了一块碎肉,一团神火从他的掌心之中冒了出来。他看着那碎肉在他的手中燃烧,禁锢在黑sè沙粒之中的死亡能量消失,心中也暗暗地道:“智慧女神希米亚的创造与死亡能量有关,无论是普通的铁民,还是更高级的神卫和守护神无一例外。她肯定与吞噬仙界的黑sè沙漠有关,她想干什么?”

无从得知。

“智慧女神希米亚已经复活了,如果她有一个计划的话,那么肯定已经在执行之中了。她会毁灭仙界,毁灭神山,如果仙界和神山都不存在了,那凡间岂能独善其身?我要阻止她,我应该怎么做?”宁涛的心中一片迷茫。

当初上神山,他有两个目的,第一个就是将不日星君的尸体安葬在神山之上,兑现他对不日星君的承诺。第二个就是找到丹妮莉丝,救她出来。现在看来,第二个目的已经失败了,丹妮莉丝已经变成了希米亚。就算他再去找她,那也绝对不会是夫妻团聚,而是仇人相杀。

事实上,这个结局是注定的。

哪怕让丹妮莉丝再选择一次,她还是会为希米亚献身。她从一生下来就注定是希米亚的人,而不是他的人。她所接受的教育,她所拥有的一切荣耀都是希米亚给的,而他不过是与她有一段时间的露水情缘而已。怀孕,那只是一个意外。

“虽然重伤了捕仙者,可是我还是要把建神庙的计划执行下去。如果捕仙者下来,那就干掉它,如果它不下来,我就杀回神山,不管怎么样都要干掉它,要它和幕后的主使血债血偿!”宁涛的心里拿定了主意。

他将那两团金汤一样的脑组织收回了大日葫芦之中,它们还有些价值,但捕仙者的碎肉和血液对他而言却已经没有价值了,他一把神火都烧掉了。

脚步声传来。

刚刚处理完垃圾的宁涛移目看去,两颗眼珠子顿时转不动了。

宋轻音站在石室门口,身上披着一块轻纱,天光透

照下,朦朦胧胧,神神秘秘。

秘林幽径,山下观鱼,世间还有什么美景胜过于此?

“师父,我能进来吗?”宋轻音怯生生地道。

你不是两过树桩而不撞吗?

农村女青年把树桩给你搬到兔子窝边来了,就问你撞还是不撞?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那个……有事?”

宋轻音点了一下螓首:“嗯,有事。”

宁涛说道:“什么事?”

宋轻音说道:“在门口不方便说,师父我能进来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你进来吧。”

宋轻音从门口走了进去,缓步向宁涛走去。她的脚上没有鞋子,双足如玉琢,精致小巧,每一颗指头都仿佛是玉雕大师雕琢出来的艺术品。

“什么事?”宁涛又问了一句。

你都进来了,应该说事了吧?

不过他有一个预感,这正经女弟子不会有什么正经的事儿。

宋轻音来到宁涛的身前,双腿一曲,扑通一下跪在了宁涛的面前,声悲戚:“师父救我。”

宁涛顿时愣在了当场:“你……你怎么啦?”

“我给自己算了一卦,我今日有血光之灾,唯师父可帮我渡劫。”宋轻音说。

宁涛心中好奇,神念一动,随即听到了一个心声。

“我这劫就是你呀,我过不去了,你快来渡我呀,快来渡我……”正经女弟子的心声。

果然不是什么正经的事情。

宁涛知道了真相,也不说破,面带微笑:“你说说,你说这血光之灾是指什么,我要怎么帮你渡劫?”

“我这血光之灾……”宋轻音忽然鼓起勇气说道:“师父,有邪灵钻进了弟子的身体之中,需借师父一物驱邪。”

见过瞎掰的,但这么会瞎掰的宁涛却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禁有些感叹,果然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啊,正经女弟子在这方面已经深得他的真传了,而且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不过,宁涛并没有揭穿她的谎言,颇有性质的问了一句:“那你要借师父何物驱除那邪灵?”

宋轻音的脸红了,吞吞吐吐地道:“那个……师父请躺下,然后弟子告诉你。”

宁涛依言躺了下去。

“师父请闭眼。”宋轻音说。

宁涛依言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这么配合?

他也不知道。

或许,因为咱是送子神吧?

他的心里这样想着,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他就是那只兔子,这个农村女青年一直都守着那树桩,都快饿死了,他一次次路过却不撞上去,久而久之他难免也会产生一个念头,那树桩是软的还是硬的,我撞一下会发生什么?

人的好奇心就是这么强烈。

却就在他这样想的时候,那树桩忽然压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他的耳朵里扑来一团热气,还有一个声音:“师父,弟子借走了。”

守株待兔太落后了。

守株待兔的农村女青年借到了猎枪。

砰砰砰!

打不死你!

PS:今天是星期日,老规矩,今天只有两更,祝大家周日愉快。这里更新了,我去公众号更新今日的内容。搜索“李闲鱼”就能关注。

看网友对 1367章 守株待兔与猎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