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好春光,不过梦一场

第一百一十五章好春光,不过梦一场

寒风呼啸,吹散了庭院间的残雪,也吹落了庭院里的梨树白花。

一艘巨大的青山剑舟降落在雪原间。

广元真人脸sè沉凝,带着几名适越峰长老踩着一地梨花,走进了房间。

前些天卓如岁出关时,元曲说的那句话早就已经传遍了青山九峰。

直到那时候,青山里的人们才知道赵腊月已经走到了哪一步。

史上最年轻的破海巅峰,连当初的景阳真人也被她超越了!

就算在青山宗,她也是独一无二的瑰宝。

得知赵腊月在雪原里受了重伤,青山自然震动,连夜派出了剑舟,更由广元真人这位通天大物亲自带队。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广元真人与那几名适越峰长老走出了庭院。

看着他们的神情,风刀教主与那些修行者纷纷松了一口气。青山宗不愧是底蕴最深厚的正道大派,适越峰上的奇珍仙药难以计数,这次整整搬了一船过来,如果还治不好赵腊月,那真是没天理。

……

……

夜sè极深时,一道极淡的身影借着星光被云遮住的一瞬,落在了庭院里,地面的梨花纹丝不动。

推开房间门,那人掀下帷帽,露出了那张依然稚嫩的脸与极具特sè的两道淡眉。

何?看着多年未见的老友,有些需要告诉你。”童颜不在意她的态度,平静说道:“朝歌城好像出了什么事。”

听到朝歌城三字,赵腊月自然想到井九,剑眉微挑,说道:“禅子不是在那里坐镇吗?”

童颜有些意味难明地摸了摸自己的眉,说道:“不是井九,是顾清。”

赵腊月重新躺好,平静说道:“什么事?”

童颜说道:“他把平咏佳与阿飘召去了朝歌城,没有提前通知我,我传讯问他,他也没有说。”

赵腊月说道:“然后?”

童颜说道:“如果你伤势好些,能不能走一趟朝歌城?”

瑟瑟端着一碗红油脑花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听着这话险些直接连碗泼到童颜的脸上,喊道:“你有病啊?”

何?知道童颜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明知道赵腊月身受重伤,还要请她去朝歌城,必然是顾清那边出了大事,赶紧接过那碗脑花放到桌了,抱着瑟瑟出了屋子。

童颜平静说道:“那件事他不告诉我们,却喊了平咏佳,绝不是因为只有他们两个是井九的在册弟子,而是因为他需要平咏佳,平咏佳能有什么独特之处?是他的剑意曾经在百年前为井九所用,施展出了诛仙剑阵,顾清想要重摆诛仙剑阵,那便是要杀太平真人,可是……为什么他不对我们说?”

“现在朝歌城里有初子、不二、宇宙锋,还差弗思。”

赵腊月算了算,说道:“那天我会把剑游于他。”

童颜有些意外,问道:“你真不去朝歌城?”

赵腊月说道:“我回青山杀方景天,他在朝歌杀太平,很合适。”

童颜更是意外,心想青山大会很快便会召开,你现在伤成这样还要与人动剑?就算你没有受伤,又如何能够越境挑战一位通天大物?而且你还要把弗思剑给顾清,那你准备用什么?

他知道赵腊月是无法被说服的,说道:“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顾清为何要自己杀太平?”

“我能猜到。”赵腊月面无表情说道:“井九以前说过,选择这种事情,只要能承受后果,那就无关对错,这是他自己惹的事,那就自己解决。”

童颜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他解决不了呢?”

赵腊月说道:“那他就自杀好了。”

童颜微微一笑,说道:“其实我也不想你去朝歌城,今天来只是想确认一下你的想法。”

赵腊月微微挑眉,说道:“说。”

童颜不喜欢她挑眉,漠然说道:“我想知道你对青山掌门之位有多大兴趣,现在看来你是志在必得,那我就放心了。”

赵腊月有些奇怪,问道:“你在说什么?”

童颜不解问道:“你不想当掌门,为何要挑战方景天?”

赵腊月说道:“因为他没死,青山就不能有新掌门。”

……

……

井九确实没有死,但他睡了一百零一年,从来没有醒来的征兆,与死人有什么分别?

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死了,或者说是个活死人。

如果他始终无法醒来,他的那些弟子们能够搞定现在面临的艰难局面吗?

朝歌城的春天往往伴随着柳絮,春意越深,柳絮越多,负责打扫庭院的仆妇或者主妇们怨气便越深重,街头那些卖吃食的铺子,对此也是怨声载道。除此之外,别的倒没什么问题,民众们安静喜乐地生活着,偶尔还会去城外踏踏青,赏一赏春光。他们并不知道今天天青山宗便会选出新的掌门,朝歌城也会发生一件大事,而那些看似遥不可及的事情,必然会影响到他们——如果他们都死了,春光再美又有什么意义?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修道无法走到最后,通天境与无彰境又有什么区别?五十步与九十九步,只不过是稍远些罢了,本质都是一样的。”

顾清规规矩矩坐在榻边的凳子上,看着沉睡中的师父低声说道:“师姑与卓如岁都破海巅峰了,我差的越来越远,信心也越来越不足,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想到去寻求别的道路,道心不宁,继而发生这么多事情……我在朝歌城的日子早就超过了百年,想要维持朝堂的局面,想要做些事情,确实不容易,有时候难免会做些违逆本心的事情,在他们看来,我可能改变了很多,变成了一个心机极深的人物,但其实您知道的,我当年就是这样的人。”

春天已经到了,青山大会要开始了,他要去做事了,在这种时候,他越发需要师父的认同。

只可惜井九还在沉睡,无法给出任何评价,无论支持还是反对。

“不过有件事情您都不知道,我小时候的性情也很跳脱,只不过从小生活在那个幽暗的小院子里,要看族中长辈的眼sè,甚至还要学会讨好那些管事的嬷嬷,到两忘峰后更是紧张,所以才会活的越来越谨小慎微,直到去了神末峰后才真正放松下来,但想着您对我寄予厚望,我总不能像师弟、卓如岁他们那样胡闹,于是刻意的拘着性子。”

顾清犹豫了会儿,看着窗外无人,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井九的脸,然后开心地笑了起来。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五章好春光,不过梦一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