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二十二章:再来

第二十二章:再来

郝启猛的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坐在房间里,他回想着之前从黑发青年吴成哪里所听到的一切,关于傀儡的起源,虽然他从武则天哪里知道了一些,但是绝对没有当事人直接所说那么详细。

等,等一下……他似乎刚刚做了什么白日梦,有些事情似乎发生了……

不,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为什么他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呢?

他刚被史衷送到了这个上古时代的一个时间段,这个时间段刚好就是晴天之智带着霸王他们去观察一只皇级傀儡,而后他被晴天之智接纳入了团队中,同时听了黑发青年吴成说起关于傀儡起源的事情。

“新傀儡技术所开发的傀儡,与原始傀儡之间之间的差别之前就已经告诉过各位,无非就是一个是将生命体变成材料与武器,而另一个则是创造出诡异的傀儡存在,这些我就不再多言,总之,随着第一个门派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势力一下子剧增,别的门派怎么可能还坐得住?一个个都开始了快速跟进,然后他们制造的傀儡规模开始大增,而傀儡中越加诡异与恐怖的存在也开始了增加,终于,数量堆积下的质变产生了……第一个皇级傀儡终于出现,那是后者将其命名为血河的皇级傀儡……”

“惊慌,恐怖,诧异,试探中连神相境都陨落其中,无论用任何办法都没法将其消灭,反心灵力场的效果等于零,完全的失效,而且最恐怖的是,那种污染性根本无法以任何方式进行抵挡,甚至连十大门派特意引来的一头蛮级存在都直接化为乌有……在这之后,十大门派不得不花费巨大的代价,试图将这头皇级傀儡流放入外,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忽然发现这头皇级傀儡依然还处于孵化状态下……没错,它依然还是一只完全没有孵化出来的蛋,而它已经无可匹敌了,一旦它孵化出来,这是一种我们完全无法以常识和逻辑去衡量与思考的存在,它……是我们人类,不,是这个多元一切存在的天敌!!”

这些就是黑发青年吴成所说的话语,

“……他们太过愚蠢,很可能解开皇级傀儡谜题的答案就隐藏在他们所做的无数次实验中,他们无法发现并且破解,并不代表我不能,真是……一群恶心的蛆虫,丑陋的渣滓,弱智的白痴,就因为想要得到更多更强的力量,就将傀儡给普及制造了出来?难道他们都从没想过这么做的后果吗?我是不会原谅他们的,先解决了傀儡,然后再去解决他们,我想要告诉他们……”

“人类反抗绝望的勇气,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我一定要让他们感觉到痛苦!”晴天之智在听完吴成的话语后,如此的说着,他的话语里满是憎恨与仇恨,同时还有一种绝不放弃的坚持,这个坚持的表情让郝启觉得熟悉。

但是郝启同时也觉得了有些不对劲,晴天之智说这话时,虽然表情和神态,还有语言都充满了感情与激愤,但是莫名的,郝启觉得晴天之智似乎有些淡漠,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淡漠,淡漠的让郝启觉得晴天之智似乎没有多少感情一样……

这就是晴天之智,上古时代第一智者,与太古的琳,远古的妄共称为人类三大智者,而在这个时间点,仁王其实更多的是路人,他还不是霸王,在这个时间点上,真正的主角其实是晴天之智,这个在武则天口中拥有着卓尔不凡理智的男人,可以说是在霸王之前,唯一有可能救世的英豪就是他了。

晴天之智在得知了真相,并且亲眼确认了皇级傀儡的可怕之后,他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当天夜里就做出了决定,并且立刻就告知了团队众人,暂时放下与十大门派的一切争端,开始全力破解原初傀儡的奥秘,解决皇级傀儡孵化的灭世之灾,同时还宣布了团队接下来的一些行动与方针,然后基地车就开始向着黑海而去,按照晴天之智的说法,既然已经不再是游击队性质的革命者,团队开始向着研究方向转变,那么固定的基地总部,大量的研究物资,以及安全稳定的隐蔽性就是必须的了,而在黑海那里就有这一切。

当天凌晨,郝启来到了基地车的主控室内,而晴天之智就在那里,不光是他在那里,仁王与另外一个少女也在那里,看到这一幕,郝启微微一愣,他觉得这样的场景似乎见到过,一种似乎见到过很多的既视感一下子困扰着他。

但是仔细去想,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他要来到这里找晴天之智其实也只是突然起意,所以当下他就放下了这个念头。

这个少女其实郝启之前就已经有所发现,这是一个样貌看起来中等偏上的女子,并非是那种绝世容貌,与蓝灵儿比肯定差了太多,不过她有一种极为特别的特质,那就是亲和力,一种完全与众不同的亲和力,但是莫名的,郝启觉得这个少女似乎有些虚假……不是性情或者为人处世上的虚假,而是一种仿佛不是面对真人的虚假感,很奇怪的感觉。

这个少女的特质就是亲和力,郝启知道现实中经常都有这样的情况,某些人与人相交,那怕是陌生人都会觉得心中平和舒服,这不光光是语言艺术,或者说是教养之类的东西在影响,或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亲和力这种东西是当真存在的,同样的两个人,一个有着独特的亲和力,那怕什么话都不说,都可以让陌生人放下戒心,有的人则完全相反,那怕什么都不做不说,也会让陌生人一看就厌恶,这不光是外貌,语言,教养之类的东西,更有深层次的原因在其中影响。

而这个少女就是亲和力的特质表现者,她所表现出来的亲和力甚至影响到了现实世界,那怕是郝启这样的存在第一眼看到她都会觉得亲切而平和,虽然还没有过交谈与接触,但是郝启相信,若是与这个少女认识很可能会非常愉快,但是那种虚假感让他如鲠在喉,所以这种亲和力一下子就少了许多。

不光是这个少女,在仁王目前所待的这个团队中,仁王,少女,晴天之智,吴成,还有那七八个核心成员,他们莫不是有着某些特质,几乎个个都是命世之才,若非是上古时代的特殊性,他们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就不凡伟业,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英雄豪杰,其中的最顶尖几人,更是有着成为绝世英豪的资质,而这些人现在都聚集在了这个团队中,这就不可思议得很了。

郝启在看过这个团队的大部分人之后,他知道,这或许就是上古时代,人类已经到了灭亡边缘时,其本能的气运反馈。

虽然这个世界并没有盖亚与阿赖耶的说法,但是隐隐中还是遵循着某些规则,而上古时代的这个时候,其实人类族群整体已经是到了绝境灭亡的边缘,可以说若非后面霸王横空出世,上古时代的命运已经是注定,连大道都已经放弃了的事实。

而在这个灭亡绝境的压迫下,人类的气运有着最后也是最大的反弹,而其精华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团队了,在郝启想来,晴天之智显然也是知道这一情况的,否则他不可能将这些人全部集中为了核心成员,事实上这些人中并非全部都体现出了其价值,其中几人的实力还极弱,正常情况的话,晴天之智会将他们下放为军团才是正常,而不是如现在一样,所有的命世之才都集中为了核心成员。

当郝启踏入到房间内时,三人都同时向他看了过来,而看过之后,仁王立刻回头继续说道:“你再考虑一下如何?我们可以先将十大门派给解决掉,然后再借着他们的人力物力来破解原初傀儡啊,要知道……现在每一天,每一天外面都至少有数万人被制作成傀儡,而且速度还在变得越来越快……”

晴天之智立刻面无表情的说道:“没错,集中力量办大事,若是能够集中起十大门派的全部力量,那么我有信心在短时间内至少可以拿出一个抵御皇级傀儡的方案来,但是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是准备拿头去解决掉十大门派吗!?”

“把一切问题想好了再来烦我,不要又因为你的仁慈而意气用事,然后反倒做了什么坏事,记住了,十大门派是一个庞然大物,那怕没有傀儡因素,十大门派也足以在七海地界匹敌四方四皇,连七海七族都被十大门派逼迫得成了隐世之族,我们为什么要打游击战?为什么要步步为营?不就是因为十大门派势大难制吗!?若是可以轻松解决掉他们,那我为什么还要设计出用二十年时间慢慢瓦解十大门派的计划来!?我们现在有二十年时间吗?恐怕连五年时间都悬,你觉得这五年时间里,到底是与十大门派硬怼,然后大家一起玩完,还是全力破解原初傀儡,解决掉灭绝之威后,再让十大门派感受到痛苦的好呢!?用你那小得可怜的脑子好好想想吧!!”

说到这里,晴天之智又斜视向了少女道:“娜,你难道不能够将你的男友用铁链拴起来吗!?我可不想再看到红sè城墙的悲剧又一次发生。”

本来仁王已经被晴天之智的话气得浑身发抖,身上的肌肉都绷紧了,但是在听到红sè城墙四个字时,他浑身上下都仿佛虚脱了一样,脸sè一下子变得了惨白,好半天后才黯然的低下头来,而娜责怪的看了晴天之智一眼,拉着仁王就走出了房间,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郝启与晴天之智。

郝启看着刚刚的那一幕,他一下子有一种想要发泄什么的感觉,一下子让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直到晴天之智对他说话时,他才回过神来。

晴天之智这时候才说话道:“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不要告诉我,你也是来诉说求战的,我骂累了,不想再骂一次。”

郝启摇头坐到了晴天之智旁边,他看着晴天之智道:“我是想要来安慰你,并且支持你的。”

晴天之智愣了一下,就哈哈笑了起来道:“支持我还能够理解,安慰我?你有没有毛病啊,安慰……”

“你打算堕入黑暗吧?”郝启忽然开口说道。

晴天之智接下来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他沉默着半响才说道:“你是未来人,你知道未来的事情……有许多事情想要问你,但我不是大科学家,时间悖论的问题我没办法解决与免疫,所以是一点都问不得……没办法不堕入黑暗啊。”

“原初傀儡的制造,或者说傀儡技术本身就涉及到灵魂基础本质,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灵海,从科学上来说,心灵海已经是信息层面的科学水准了,这是连太古时代都没有研究出来的领域,用太古时代的科学技术来说,至少需要完成灵子工程中级阶段才可以百分之百解决皇级傀儡,我又不是神,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解决掉呢……”

“所以我必须要有大量的实验素材,大量的……一开始可以用罪人,再接下来可以用十大门派的俘虏,但若是还不够呢?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但是我不得不如此,这是我们人类有史以来最为黑暗的时刻,几乎可以和太古之前的幽劫相比了,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

“所以只可能是由我来承担下这一切,若是连我都不愿意承担,不愿意脏了自己的双手,难道还期望着将这一切的责任和罪孽推给别人吗?”

“我不需要安慰!”

晴天之智直视向郝启道:“我需要的是你的战力与协助,原初傀儡用吴成的话来说,大部分情况下在反心灵力场的压制下都会没危害,但是偶有情况会突破这种压迫,对反心灵力场产生逆流反应,那时候就需要绝对的武力来进行镇压,我需要你的力量,然后……”

“当一切都结束,当和平降临,当幕后黑手都得到了惩罚……你来取我性命,让我这条命去下面给那些被我拿来做实验的人赔罪吧。”

在门外,仁王和娜都静静的站着,静静的听着……

郝启站了起来,正打算离开这个房间时,晴天之智忽然对他说道:“等一下,郝启,你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我要去那里拿一些东西。”

郝启愣住了半响,才指着自己说道:“你这么信任我?要知道我可是刚加入团队啊,就这样就打算委派我重任?”

晴天之智面无表情的看着郝启,直看得郝启移开了视线,他才说道:“这是非你不可的事情……估计吧。”

估计……非我不可……为什么?郝启带着不解离开了。

看网友对 第二十二章:再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