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权掌九州

第八百五十九章 权掌九州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在亲自指挥了昌虑之战后,便离开了关东地区,返回洛阳。

接下来的战事,他全权交给了吴汉。刘秀回到洛阳时,yīn丽华已经生产完,为刘秀诞下一子,也就是刘秀的第四子,只是还未给孩子取名。

这个孩子的模样,继承了父母身上的优点,婴儿肥的小脸圆乎乎的,很是可爱,浓眉毛,大眼睛,睫毛又长又往上翘,眨眼睛的时候,好像两只小扇子。

刘秀看到yīn丽华诞下的孩儿,立刻将其抱起,越看越喜欢,对yīn丽华笑道:“丽华,孩子就取名为‘阳’吧!”

yīn丽华喃喃说道:“刘阳。”她含笑点点头,说道:“陛下的取名甚好。”

刘秀看着怀中的婴儿,笑道:“阳儿!阳儿!哈哈!”刘秀大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笑容感染到了襁褓中的婴儿,才几个月大的刘阳也咯咯地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刘秀的后宫是很会生孩子的,皇后郭圣通已为刘秀连续生下三个儿子,贵人yīn丽华第一胎便为刘秀诞下一子。

刘秀的后宫不大,但儿子却不少,现在已经有四子,另外还有一位小公主。

这次出征,刘秀与溪澈影的关系改善了不少,平日里,刘秀也愿意去溪澈影那里坐一坐。

与郭圣通、yīn丽华、许汐泠不太一样,溪澈影对国务、军务这方面很感兴趣,也愿意就这方面的事务和刘秀讨论。

后宫不得干政,这是汉室的规矩,因为以前发生过吕后之乱,后世都有引以为戒,不过私下里聊一聊,讨论讨论还是可以的。

其实做皇帝也很孤独,终日待在皇宫里,能说得上话的人没有几个。

郭圣通、yīn丽华、许汐泠对这些枯燥乏味的国务都没什么兴趣,难得溪澈影喜欢这些,刘秀也愿意和她随便讲一讲、聊一聊,顺便听听溪澈影的见解。

刘秀回到洛阳没多久,对尚书台又进行了改制。尚书台依旧是挂在少府治下,而实际上,尚书台并不归少府管辖,而是直接向皇帝负责。

他把尚书台分为六曹,分别是三公曹、吏部曹、民曹、主客曹、二千石曹、中都官曹。每曹设尚书一人,合称六部尚书。

尚书台的一把手是尚书令,尚书令下有尚书仆射一人,再下面,便是六部尚书,尚书令、尚书仆射加上六部尚书,这八位便是尚书台的核心人员,合称八座。

尚书台的权利,全都集中在八座的手里,每逢有大事,八座联名上奏,与皇帝商议。

除了八座外,尚书台还设有左丞、右丞各一人,侍郎三十六人,令史二十一人,这便是尚书台的主体。

每日的早朝议事,那是大朝堂,而尚书台则是个小朝堂,刘秀的重要决议,越来越的都是在尚书台,和八座共同商议制定的。

刘秀将国家大权集中在尚书台,也就等于是集中在他自己的手里,中国千百年来中央集权政府的雏形,也正是从刘秀这个时期开始生出的萌芽。

尚书台的三公曹、吏部曹、民曹、主客曹、二千石曹、中都官曹这六曹,其实就是后来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六部的雏形。

天下事皆上尚书,与人主(皇帝)参决,乃下三府(三公)。虽置三公,事归台阁。这便是刘秀的治政理念。

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的三公,渐渐变得可有可无,只剩下个虚名,而国家大事的决议,基本都是在尚书台完成的。

尚书台商议好决定,再下发给三公,让三公具体去执行。再通俗点说,三公逐渐沦为去做事的人,而制定如何做事的这个过程,三公已不再参与其中。

这日,南方传来战报,岑彭取得夷陵大捷。

看罢岑彭传来的战报,刘秀喜形于sè,忍不住哈哈大笑。

黎丘之战,田戎战败,逃回夷陵,岑彭率部追击。田戎回到夷陵后,集结兵马,与南郡的江陵与岑彭部展开会战。

此战,汉军的兵马有二十万众,田戎军亦是倾巢而出,也有二十万众,双方的兵力相差无几,势均力敌。敌我双方合计四十万大军的会战,规模浩大。

刚开始,双方只是出动小股兵力,相互做试探,发生的战斗规模也较小,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的战斗规模也变得越来越大。

汉军虽然来势汹汹,但田戎占据着地利的优势,双方的交战,互有输赢,难分上下。随着战事的持续,汉军的后勤补给开始吃紧。

&n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bsp;岑彭早早的放出消息,说汉军打算撤退。听闻这个消息的田戎,喜出望外,对汉军更是加紧的攻势。接下来的几日,汉军都是躲在营中避战。

等田戎的攻势稍微松缓了一些,岑彭率领着汉军将士,起营拔寨,准备撤离江陵一带。

这些天,田戎就等着汉军撤走,他好率军趁势追击,现在汉军终于撤了,他又哪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田戎率领麾下将士,追杀汉军。

哪知汉军撤退是假,将田戎军引出他们的营垒体系,诱到己方这一边作战才是真。之后,双方的兵马在江陵的东部平原上,发生了针尖对麦芒的碰撞。

这一场大战,双双足足鏖战了两天两夜,最终以汉军的大获全胜,田戎军的全线崩溃而告终。

江陵会战,田戎几乎打光了他的全部兵马,只带着千余名残部逃到夷陵。

岑彭趁胜追击,率领汉军,追杀到夷陵,再次大破田戎军,攻破夷陵。

田戎带着残部,仓皇逃出夷陵,跑到秭归县。岑彭不依不饶,继续追击,到了秭归县,再次击败田戎。

这一战之后,田戎在南郡彻底丧失立足之地,只带着数十名残部,西逃蜀地,去投奔公孙述了。

而田戎的家眷,则全部被岑彭生擒活捉。与吴汉不同,岑彭抓了田戎的家眷,并没有斩尽杀绝,而是令人将其押送回洛阳,交由陛下处置。

田戎逃走后,岑彭控制了整个南郡,他继续率军驻扎在江陵。

至于要不要攻入蜀地,继续追杀田戎,并与公孙述交战,这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得看朝廷的决议。

不过岑彭驻扎在江陵期间,人也没闲着,和他的故交邓让书信往来频繁。

目前邓让担任交州牧之职。交州这里,属于天高皇帝远的地区,交州管辖范围,包括今广东、广西、越南北部和越南中部,以及海南等地。

面积很大,但经济极度匮乏,境内的异族也多。原本邓让是向刘玄效忠的,刘玄死后,赤眉军入主长安,再后来刘秀又宣称继承大统。

中原地区,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局势,让邓让都不知道自己该效忠于谁了。天下大乱之际,群雄并举,军阀割据,像两河一带、关东关西等中原地区,早已打得头破血流,尸横遍野,而交州这里倒好,没人攻,没人打,割据地方的群雄们,似乎

集体忘记了还有交州这么一个地方。

岑彭也是在打败了田戎,驻守江陵的时候,才把自己的这位老朋友邓让想起来。

他给邓让写去书信,向邓让讲明当今天下的格局,向他分析利害关系,权衡其中的利弊,最后劝说邓让投靠洛阳朝廷,回归汉室正统。

邓让和刘秀关系不熟,但和岑彭的关系很好,也十分敬佩岑彭的为人。在和岑彭的书信往来中,他渐渐被岑彭说动。

后来,岑彭派出麾下的偏将军屈充,到江南招抚。

得知消息的邓让,令自己治下的南海郡、苍梧郡、郁林郡、合浦郡、交趾郡、九真郡、日南郡,合计七个郡的太守,派出使者,去往江南,向屈充贡献方物礼品。

至此,交州正式向洛阳朝廷臣服。可以说刘秀没有动用一兵一卒,完全是靠着岑彭和邓让的交情,便兵不血刃的拿下整个交州。

随着交州的臣服,刘秀除了张步的青州、卢芳的并州、隗嚣的凉州、公孙述的益州外,天下十三州,大部分地区已都在刘秀的掌控之中。细数刘秀控制的区域,冀州、幽州,是刘秀打败王郎,以及铜马、赤眉、五校等等众多起义军后得下的;司隶地区,是刘秀打败赤眉得下的;豫州是刘秀打败刘永得下的

;荆州是刘秀打败邓奉、秦丰、田戎等人得下的;兖州、徐州是刘秀打败董宪得下的;扬州是刘秀平定当地的割据势力得下的。

只有天高皇帝远的交州,是靠着岑彭和邓让的良好关系,让刘秀没打一仗,而顺利得下来的。

十三州府,现在刘秀已占其九,群雄割据,混战不断的局面也逐渐变得清晰明朗,刘秀于群雄当中脱颖而出,一家独大。

当然,直到这个时期,刘秀距离统一全国还有好一段的距离,洛阳的东面有张步,西面有隗嚣,北面有卢芳,南面有公孙述。

这四大强敌,每一家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就连其中最弱小的卢芳,背后也有匈奴人在给他撑腰。另外,公孙述依仗着蜀地天险,在益州不断的做大做强,用洛阳的心腹之患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看网友对 第八百五十九章 权掌九州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