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七章诛仙剑阵重现

第一百一十七章诛仙剑阵重现

“不必多礼,你有没有想过,为何我会在这里?”

yīn三的声音就像他的笑容一样温和可亲,而且干净至极。

顾清说道:“当年青山伐西海,西海剑派的山门大阵忽然被破,师伯坐在少明岛上喝茶……现在想来,应该是您夺了天近人的神魂。”

yīn三看着他欣赏说道:“难怪那家伙会把你当作下一代的掌门培养,确实不错,我要你办的事如何了?”

顾清说道:“前些天信已经送出,应该不会有问题。”

按照童颜的计划,青山大会上,朝廷、果成寺、水月庵以及一茅斋这四家,会与阿飘一道向方景天施压。

yīn三要顾清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解决这个问题。

顾清说道:“我能影响朝歌城,能以陛下的名义说服那三家宗派,但我影响不了神末峰。”

不管他是帝师还是监国,在神末峰上依然只是个普通弟子,赵腊月当然不会听他的。

“你应该知道赵腊月在雪原里受了重伤,差点死去。”

yīn三想着当年那个从果成寺里追杀自己至绝壁前的小姑娘,发出一声意味难明的叹息。

顾清沉默了会儿,问道:“师伯还有什么吩咐?”

前些天在酒楼里,yīn三提出的条件是要他帮着做三件事,现在已经做了一件,还有两件。

yīn三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纸条递了过去。

顾清拆开纸条看了两眼,摇头说道:“不行。”

yīn三看着他微笑说道:“与青山掌门相比,这两件只是极小的事,为何反而不行?”

顾清说道:“虽然是小事,但节奏不对,我如果接受了,便再也无法摆脱你,只会越陷越深,我无法想象日后会对元曲他们生出恶意。”

yīn三说道:“现在我越发明白那个家伙为何会选你。”

顾清折好纸条,递回到他的身前。

“那等今天青山大会结束之后,我们再来说。”

yīn三抬起左手伸向那张纸条。

就在他的手指刚刚接触到纸条边缘的时候,庵里忽然响起一阵哗啦的声音。

那不是水声,而是像监狱里铁链被拖拉的声音。

如血般的剑光生出,在烟雾里折射散开,显得极其诡异。

顾清手腕上的剑镯,变成了剑索模样。

一头系着他的右手,一头缚住了yīn三的左手。

“弗思?”yīn三神情微异,抬起头来时却已经恢复了平静,看着顾清说道:“我是个很警惕的人,但你伸出来的是右手……如果你想缚住我,难道不应该是伸左手?”

到了他这种境界,左右区别不大,但再如何离尘绝世,终究也无法完全斩断最初时的那些习惯,右手自然比左手更重要。

顾清的左手已经举到了肩头,握住了被粗布缚住的宇宙锋剑柄,说道:“我的习惯手是右手,如果伸左手,担心师伯您会起疑心。”

不管是剑镯、剑索还是飞剑形态,终究都是弗思剑。

那张纸条绽裂开来,化作无数碎纸,像纸鹤般飞入红sè的烟雾里。

裹着宇宙锋的粗布也碎了,变成无数片蝴蝶,到处飞舞。

清寂而寒冷的剑意,笼罩庵堂。

紧接着,无数道剑意从庵堂外传来,凝成一座无形的阵法。

那些剑意来自顾清在梅林里,在湖畔行走时留下的脚印。

承天剑阵。

……

……

yīn三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不是自嘲,而是觉得很有趣。

世间万物都在掌控之中,那便会无趣,只有他都没想到的事情,才让他感觉到有趣。

他没想到今天会在朝歌城里看到弗思剑。

赵腊月身受重伤,离死亡只有一步,这时候应该已经回了青山,谁想到她居然会把弗思剑送到了这里。

真正让他感觉到意外的,还是顾清的选择。

“你就不怕身败名裂吗?”他看着顾清微笑问道。

“我都要死了,还怕什么呢?”顾清看着他认真问道:“师伯,你说一个注定要死的人会怕什么?”

yīn三微笑说道:“如果你真的什么都不怕,今天来的就不会是你一个人,这说明你哪怕死,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与那只狐妖太后私通。”

顾清说道:“是的,哪怕死我也不想她受到伤害,但如果我真的死了,自然管不了那么多。”

yīn三感慨说道:“没想到他的徒弟居然真的不怕死,而且还不止一个,真是想不明白,他这到底算是成功,还是失败呢?”

说来确实有些奇怪,井九作为世间最怕死的那个人,却收了一些不怕死的传人。

柳十岁从小不怕死,赵腊月如果怕死,又怎么能走出那片茫茫雪原?现在,又多了一个顾清。

“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你今天肯定会失败。”yīn三笑着说道:“用青山的剑阵来杀我,这真的很有趣,又很无趣。”

他是青山宗真正的老祖宗,精通九峰真剑,更准确地说,九峰真剑里的好几种本就是他传下来的。

很多人不知道,他最擅长是神末峰的九死剑诀,这是井九都承认的事实。

除此之外,他做了那么多年的青山掌门,承天剑法的造诣自然也极高。

至于到底有多高……大概就像天光峰那么高。

想用承天剑阵把他困死在旧梅园里,怎么看都是很荒唐的事情,但顾清的神情依然平静,说道:“师伯如果可以离开,那你走啊。”

yīn三的笑容渐渐敛没,说道:“你以为凭这道剑索便能留下我?”

那根剑索随意地搭在案几上,连着他们两个人的手。

赵腊月把弗思剑送到朝歌城,是猜到了顾清想要做什么,却没想到顾清临时改变了主意。

一道剑索当然很难锁死太平真人,哪怕是弗思剑的剑索,如果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断臂而走。

当然,他还有一种更好的选择。

那就是杀死顾清,或者斩断顾清的手臂。

一枝秀气的骨笛出现在yīn三的手里,在剑光与红衣的映照下,骨笛上的那根血线愈发清楚,散发着极淡的杀意。

风入笛孔便成声,笛声里生出一道无形的小剑,刺向顾清的眉心。

……

……

平咏佳坐在皇宫广场的正中央,如果再胖些再高些,那就真的很像一尊佛像。

无数道剑意从他的身体里飘了出来,在地面上切割着,在空气里放肆着,然后飘向天地各处。

这幕画面,看着就像被石头惊了的水面。

忽然,天地间的那些剑意仿佛寻找到了某个目标,无声而去。

下一刻,清冷如水的初子剑从他的身前消失。

……

……

那些剑意离开皇城之后,便消散于天地之间,但只是隐去了痕迹,并没有真的化作虚无,如春风般拂过朝歌城的大街小巷,却连一丝柳絮都没有带动。

柳十岁来到旧梅园,站在湖的那边,感受着那座旧庵四周的阵意,微黑的脸上满是凝重的神情。

就在他准备过桥加入战局的时候,忽然有阵微风拂动了他的衣衫,灌入了他的衣袖,落在那根剑镯上。

不二剑发出轻微的嗡鸣,即便再不愿意,也自行变回那道银sè的小飞剑,随风而去,瞬间便破开顾清布下的承天剑阵,进入了庵堂。

……

……

当的一声清响。

宇宙锋宽大的剑面落在顾清身前,剑尖深入地板,挡住了那道无形的小剑。

一口鲜血从他的唇间喷出。

浓稠的血水顺着宇宙锋光滑的表面淌落,在地板上形成一道笔直的线。

他双手握住宇宙锋,就像块铁板一样,向着yīn三的头顶拍落。

几乎同时,初子剑与不二剑破窗而入,带着清冷的剑光刺向yīn三。

弗思剑锁住了yīn三的手腕,其余三道绝世名剑作了杀着。

四剑之间自然形成某种感应与联系,组成了一道极其可怕的剑阵。

正是百年前仙人白刃遭遇过的诛仙剑阵。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一十七章诛仙剑阵重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