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六十九章 胜券在握

第八百六十九章 胜券在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西征军的混乱,让公孙述军如同打了鸡血似的,李猛和垣副指挥大军,直奔长安城。以李猛和垣副为首的公孙述军都距离长安城已不足两里了,长安城的城门还是大敞四开着的,西征军的兵卒正一窝蜂的往城内拥挤,人们堵住了城门,导致城门根本无法

关闭。

见状,李猛大喜,立刻派出麾下的一支骑兵,令其去击杀正在长安城外挤成一团的汉军。接到李猛的命令,一名将领率领两千余骑,直奔城外的汉军冲杀过去。

当骑兵进入长安城百步之内,城头上稀稀拉拉的射出箭矢,没有形成箭阵的箭射,对冲锋的骑兵队伍不构成太大的威胁。

骑兵队伍速度不减,顶着长安城头的箭矢,继续向前冲锋。

眼瞅着骑兵距离混乱不堪的汉军越来越近,从汉军当中突然分出一部分的兵力,主动迎上骑兵。

看到有汉军不知死活,想以血肉之躯来抵挡己方骑兵的马蹄,为首的将领长啸一声,举起手中刀,向前一挥,喊喝道:“全速冲锋!杀光所有敌军!”主动迎击骑兵的汉军,差不多有数千人,刚开始,他们毫无阵型而言,只是杂乱无章的混站在一起,不过当骑兵快要冲到他们近前的时候,前面的杂兵快速后撤,露出后

面整整齐齐的步兵方阵。

步兵方阵的前面,是清一sè的重盾兵。重盾兵手持半人多高的铁制盾牌,竖立在地上,横成一排,放眼看去,真如同一面钢铁墙壁。

盾牌的后面,一根根的长戟长矛探出头来,使得这面钢铁墙壁变成了钢铁刺猬。业已冲到近前的骑兵见状,无不脸sè大变。不用人们去勒战马的缰绳,战马对尖锐物有天生的恐惧感,面对这密密麻麻的戟头、矛头,战马紧急减速,咴咴嘶鸣,许多战

马的两只前蹄都高高提起,吓得原地打转。

前面的战马停了下来,可后面的战马还在继续向前冲锋,骑兵的冲阵没有撞到汉军方阵上,反倒全撞在自己人身上。

战马与战马碰撞,人与人碰撞,战马的嘶鸣,骑兵的惨叫,一时之间连成一片。

这就是骑兵冲锋时不蒙马眼的下场。蒙住马眼,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战马也能直冲过去。

但未蒙马眼,一旦前方是如林的尖锐物,战马便会失控。要知道骑兵冲锋的时候速度实在太快,前面的骑兵刚停下,后面的骑兵便会接踵而至的撞上来。

双方还未正式交战,光是骑兵这边自相碰撞造成的伤亡,便已不计其数,骑兵的冲锋也随之停下。汉军阵营当中有人大吼一声,紧接着,阵营开始向前推进。由重盾兵顶在最前面的方阵,速度肯定快不了,但防御力极强,加上骑兵的冲阵已经受阻,无法再对重盾兵造

成强有力的撞击,这让在前开道的重盾兵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骑兵的厉害,在于它极高的机动力和冲阵能力,现在公孙述军的骑兵被迫停在了原地,骑兵的优势已荡然无存。

看到汉军推进上来,骑兵以长矛向对面的汉军狠狠刺去。

重盾兵们的身子缩在盾牌后面,巨大的铁制盾牌,不仅能护住他们的全身,盾面也不会被敌人的长矛刺穿。

耳轮中就听叮叮当当,脆响声不断,汉军盾阵上冒出一团团的火星子。

骑兵的攻击刚过,重盾兵的背后便射出来一支支的弩箭和弓箭,坐在战马上的骑兵,俨然成了汉军的活靶子。

人们一个接着一个的中箭,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有些骑兵只是受伤落马,躺在地上,还想重新爬起来,不过推进上来的汉军方阵已无情地从他们身上碾压过去。

一时间,公孙述军的骑兵大乱,为首的主将挥舞着长刀,连声大吼道:“不要乱!都不要乱!随我杀敌!”

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及时撤退是最好的方案,可是那名将官不甘心。李猛和垣副都在后面看着自己呢,只等着自己能旗开得胜,这个时候,他怎能后退?

对他而言,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把这一仗打下去。

为了激发麾下将士的斗志,他持刀亲自冲阵,催马冲到汉军方阵近前,只是一瞬间,便有数支长戟、长矛从重盾的后方刺出来。

这名将官奋力一挥手中刀,叮叮叮,刺向他的长戟、长矛纷纷被挡开,不过刺向他胯下战马的长戟、长矛则深深刺在战马的身上。

战马哀鸣一声,轰然倒地,这名将官也随之从战马上摔了下来。

他在地上一轱辘站起,面对着推进过来的汉军方阵,他大吼一声,抡刀劈砍。

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巨响,刀锋砍在重盾上,把盾面都劈出一道凹痕,强大的撞击力,让盾牌后面的汉军兵卒忍不住后退一步,持盾的双手被震得又酸又麻。

这名将官不依不饶,抡起大刀,还要继续劈砍,从他的左右两侧各刺来一支长戟。长戟挂着尖锐的呼啸声,让这名将官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只能收刀,向旁闪躲,他刚让开这两支长戟,紧接着,又有三支长矛向他身上刺来。

将官怒吼一声,将长刀由下而上的挑起,咔咔咔,三支长矛的矛杆一并被挑断,矛头掉落在地。

他还没来得及缓口气,猛然间,一支飞矢从汉军方阵中射出,正中他的肩头。

将官闷哼一声,身子后仰,连退了两步。不等他稳住身形,汉军方阵推进到他的近前,重盾狠狠撞在他的身上。

受其撞击,他后仰着倒退两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周围的骑兵正要冲上来营救,推进过来的重盾兵将重盾提起,从那名将官的身上迈了过去。

顿时间,那名将官的身影在战场上消失,只能听到汉军方阵内传出一声声的惨叫,还有一道道的血光喷射出来。

前后也就十几二十秒的时候,一颗血淋淋的断头从汉军方阵中被一杆长戟高高挑起。

看到这颗断头,在场的骑兵,无不脸sè大变,断头的主人,不正是他们的主将吗?

剩余的骑兵再无心恋战,纷纷拨转马头,向己方的本阵跑了回去。在骑兵逃跑的时候,汉军方阵中射出一面面的箭雨,将逃跑的骑兵一片片的射翻在地。

李猛派出的两千余骑,最终只逃回来千八百人,连带队的主将,都死在了汉军阵营当中。

站于长安射程外的李猛看得清楚,又气又恨,怒声吼道:“全军进攻!给我杀入城内,我要让城内之敌军,片甲不留!”

“杀——”公孙述军的将士,并没有因为小股骑兵的战败而受到影响,士气如虹的齐声高喝。紧接着,公孙述军的方阵开始向前推进。

在公孙述军向前推进的同时,挤在长安城外的汉军已然全部进入城内,敞开的城门也随之关闭。李猛坐镇中军,指挥着麾下众人,对长安的南城发起了猛攻。

通过攻城战,能明显看出来,长安的守军准备不足,其一是城头上的守军数量不多,其二是城防设施不齐全,滚木、礌石的数量不少,但火油却没有。要知道对于守城的一方而言,火油可是守城的利器,火油倾斜下来,对攻方将士能造成大面积的烫伤,而火油一旦被点着,城外瞬间可化为一片火海,攻方的攻势再凶猛

,也得被阻于火海之外。

现在长安守军连火油都没有准备,这让观战的李猛变得信心更足。他抬起马鞭,指着前方的长安城,笑问道:“诸位将军都说说,我军几时可破城?”

垣副面带笑意,信心满满地说道:“李将军,我军最多三个时辰,便可攻破长安城防!”

“三个时辰?”李猛扬起眉毛,哈哈大笑。

另有一名将官摇头晃脑地说道:“以末将来看,两个时辰都用不上吧!贼军如此不堪一击,陛下早该派我等前来,收服三辅!”

李猛傲然说道:“我军先下长安,再下左冯翊、右扶风,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三辅便是我军的囊中之物!不!是陛下的囊中之物!”

众将纷纷大笑起来,说道:“陛下对三辅可是朝思暮想,旁人未能办成之事,今日被我等办成,这不世之功,非我等莫属啊!”

“我等能立此奇功,还得多谢李将军才是!如果不是李将军带我等出蜀,偷袭三辅,这功劳再大,也和我们无关了!”

“对对对,我等应多谢李将军才是!”听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吹捧,李猛越发的得意。他向众人摆了摆手,用马鞭向前方指了指,说道:“传令前军将士,在一个时辰之内,给我撕开长安城防,打开长安城门

!”

传令兵答应一声,策马向前跑去。

进攻长安的公孙述军,明显感受到守军不强,抵抗的也不凶狠,如此一来,进攻的将士士气大振,攻势也越发凶猛。

长安的南城,有三座城门,分别是平门、安门、覆盎门,最先扛不住的便是平门。平门紧挨着未央宫,一旦平门被攻破,城外之敌可直取未央宫。眼瞅着平门这里的守军快要坚持不住,进攻的公孙述军开始大量的向平门这里云集。在公孙述军犹如惊涛拍岸般的攻势下,平门这里的守军再支撑不住,纷纷退下城墙,

向城内逃窜。如此一来,更是给进攻的公孙述军打开了方便之门。一队精锐的公孙述军强行攻上城头,一部分人抵挡守军,一部分人向城内冲杀,强行推进到平门的城门洞里,将城门

打开。

随着城门一开,城外的公孙述军一窝蜂的向城内涌去。长安作为京师重地,可不是一道城墙,而是有内外两层城墙,现在公孙述军攻破的是外城墙,接下来面对他们的是内城墙。内外城墙之间,有一条二十米左右宽的环形甬

道。大量的公孙述军都聚集在甬道当中。人们把云梯从城外运送到城内,将云梯架在内城墙上,开始对内城墙展开了猛攻。与外城墙不同,镇守内城墙的汉军兵力明显增多,城头之上,箭如雨下,拥挤在甬道里的公孙述军,无处躲、无处藏,全部暴露在汉军的箭射之下。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六十九章 胜券在握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