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398章 造物主的尴尬

1398章 造物主的尴尬

超神的空间里,各种生命形态不断的变化。

宁涛的灵魂不断的打散和重聚,每一次携带符文重聚,这超神的空间里就会出现一种生命的形态,鸡鸭鱼,牛马骡子,男人女人,铁民天人,他甚至变成了一只虾子在地上爬行,一棵一动不动的树,去体会各种生命形态的感受。

一个时间里,宁涛的灵魂再次聚在了一起,这一次他没有再携带符文回来变成某一种生命形态。

超神空间里,符文依旧如雨一般下着。

宁涛一动不动的站着,任由符文从他的灵魂之中穿过。

现在,不管是什么文明的符文,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都不重要了,看到了真理,得到了真理之后,他已经超出了那个认识和不认识的范畴。

在他的眼里,眼前流动的是来自阿湿波的天生符文,只有湿地星人能解读,可是他现在与湿地星人一样也能解读,甚至是利用它们施法。刚才他的灵魂打散携带符文组合成不同的生命形态,那就是施法。

不过这个法不是传统的法术,而是一种全新的创造生命的法术。

它就是墙后面的那个真理,终极的奥秘,万物的本源。

如果非要给它安上一个名字,那么它应该被称作——造物术。

宁涛看到了这个真理,得到了这个真理,可这就意味着他完全明白了掌握了吗?

它是万物的本源,宇宙的奥秘没错,可它又是万物本身,宇宙本身,谁敢说他了解万物,了解整个宇宙?那得都不要脸才能说出这样的话啊!

所以,它更像是一把钥匙,宁涛得到了它,用它带来了一道通往新世界的大门而已。

现在,他刚刚才入门。

待到心情平静下去,他闭上了眼睛,冥想、感悟。此时此刻,符文消失了,真理消失了,奥秘也消失了,这世间再无其它一物,只有他自己,而他就是一些。

突然,他再次打散了自己,他的灵魂化作一片片光斑飞向了超神空间的各处。

又有符文从天空深处倾泻下来,如大雨临盆。

可是这一次的符文不再是阿湿波的天生符文,而是他从捕仙者的脑袋里,从那两个岩石神灵的脑核之中看过的符文。

我一念改天换地!

这就是超神!

这就是那个真理,那个奥秘的无边法力!

符文链条在超神空间里静静的流动,每一个符文都有宁涛的灵魂因子的存在,他与每一个符文结合在一起,符文是他,他也是符文。他感受着它们,一如他感受他自己。

那些符文密密麻麻无穷尽,没人能学会,更不可能有人能掌握,可是在这里,在此刻,他一念全会!

聚!

所有的符文往中间聚集,一转眼就变成了一个岩石神灵。他知道了岩石神灵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运作的。

原来如此!

好简单!

巨大的岩石神灵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随后轰然崩塌,化作密密麻麻无穷尽的符文。

再聚!

密密麻麻无穷尽的符文再次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这一次又聚集成了一个捕仙者,二十几万米高,一脚就能踏碎一座万米大山。

一样

的,从前他都不知道捕仙者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不杀仙民,此刻捕仙者于他而言已经没有半点秘密可言了。它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又是怎么运作的,他知道得一清二楚,就如同他了解他自己一样。

原来如此!

好简单!

捕仙者也打散了,宁涛又回来了,依旧站在雪白的超神空间里,一动不动,静思冥想。

我看到了答案,可我能创造组合的只是我看过的,我熟悉的生命形态,而那是别人创造的,不是我创造的。

我身有造化之印,得造化之力,我是新的造物主,我须得创造属于我的新的生命形态。这样,我才算得是真正的造物主,我的造化之印和造化之力才有意义。

我要创造一个什么新的生命形态?

宁涛的心里苦苦思索。

掌握知识容易,可即便是掌握了知识,要将知识运用到现实实践之中并获得成功,那却是不容易的。

宁涛的灵魂再次打散,超神空间之中又出现了密密麻麻无穷尽的符文。这次出现的符文不只是阿湿波的天生符文,还有两个岩石神灵和捕仙者脑核之中蕴藏的符文,已经那一块成了精的混沌之石之中蕴藏的符文,最后还有他自己的造化之印之中的符文,全都出现在了这个超神空间之中。

密密麻麻的符文在虚空中飞舞,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他念一动,一部分符文排成了大字,往南飞。

他念一动,一部分符文排成了一字,往北飞。

他念一动,一部分符文变成了一个男人,趴着。

他念一动,一部分符文变成了一个女人,躺着。

两组符文相互纠缠在了一起,跳原始的舞蹈,最后两组符文之间又多了一个符文所化的小孩。

然而,这只是热身,并不是创造。

他念一动,漫天飞舞的符文再次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个新的生命形态,大光头,大胸脯,大屁股,大长腿,有五官,有手臂,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剃了头的人类,而且没有性别。

“我去,我就这点创造力么?”宁涛看见被自己创造出来的生命形态,当场就无语了。

还是那个道理,掌握知识,知道真相,可是当你亲自去做这件事的时候,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看着容易,可其实很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你知道你用来喝茶的被子是用黏土烧制的,也知道需要多少温度,你知道一切,可你就能烧一只杯子出来吗?

却不等宁涛再打散被他创造出来的光头生命形态,整个超神空间突然颤动了起来。

漫天飞舞的符文消失了,整个超神空间的天空突然往回吸,伴随着剧烈的震颤,天空深处出现了一个漩涡,飞速旋转。宁涛的灵魂被那漩涡吸扯住,拉向了漩涡深处。

旋转,旋转。

之前是坐离心机来的,现在坐旋转木马回去。

轰!

宁涛的灵魂又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他还在那朵本命花之中。

不过这一次没等他再体会一下什么神奇的感觉,本命花突然收缩,那感觉就像是要把他挤压成人干一样。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本命花将他往外一喷,哗啦一下便将他喷了出去。

宁涛掉在了白sè的地面上,他其实也是白sè的,浑身湿漉漉的。

“你这家伙,我好心帮你,将你带入超神空间,你都在里面干了什么?”阿湿波的声音从本命花之中传出来,怒气冲冲的样子。

宁涛愕然道:“我什么都没干啊,一切都是你在操作。”

“你敢说你什么都没干?你再想想,我可是有证据的!”阿湿波的声音。

宁涛忽然想起了翻越临界点的那一瞬间,他好像打了一个哆嗦……

“那个,我去洗一下,回来再跟你聊。”宁涛从地上爬起来,探手一招,抓起大日葫芦嗖一下就往门口飞射过去。

“你给我站住!”阿湿波怒吼道。

宁涛身后几十上百条花藤向他飞扑而来,花藤上的大白花每一朵都含苞待射。

宁涛身形一晃,飞出了湿地神庙的大门。

噗噗噗!

千百朵大白花喷射,一团团带着浓郁花香,迷乱人心的白浆飞向了宁涛的后背。

如果宁涛要朵,他只需要拐个弯就行了,可是最后他还是放弃躲闪了,故意放慢了半拍,让那些白浆击中他的后背。而且,他还故意摔倒在地,让自己看上去很狼狈。

之所以这么低声下气,为的只是让阿湿波好受一点,他在她的本命花里的那一哆嗦,真的是一个不应该的错误啊。

他心中愧疚。

他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

可是换位思考,阿湿波显然也有责任,而且是责任最大的一方,可谁会追究自己的责任?

宁涛从地上爬了起来,狼狈的逃进了神庙旁边的水流里,一头扎了进去。

他在河里清洗掉了白花喷射到他身上的白浆,然后上了岸,穿上了衣服,大日葫芦也被他系在了腰间。

他瞅了一眼湿地神庙的大门,他以为阿湿波会追出来继续跟他闹,可等了半响都没有见他出来。他犹豫了一下,又往神庙走去。

神庙门口还覆盖在一片白浆,却就是这一小会儿功夫,那些白浆已经融进了神石地砖之中,将淡金sè的神石地砖渲染成了白sè。被白浆渲染过的岩石晶莹剔透,白sè里透发着淡淡的金辉,堪比绝世美玉。透过那晶莹剔透的玉石表面,依稀可以看见在里面流动的白sè能量,以及一些像是根须一般的存在。

她的根只在这种白sè的美玉这种生长,真的是很神奇。

然后他看到了阿湿波,她还是一株花藤,不过此刻趴在地上,本命花不见了,花藤这种还传出了抽噎的声音。

宁涛的心中一片愧疚:“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冲动了。”

他心中有一千句道歉的话,可能说出来的却只有这简单的一句。

是啊,错事不发生都发生了,错误成了既定的事实,哪怕是说出这个宇宙这种最完美的道歉的话,那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但凡男人犯了某种错误,我不是故意的,我太冲动了,这句台词是首选的台词,也是必须要说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阿湿波依旧在哭泣。

看网友对 1398章 造物主的尴尬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