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四章吃着火锅,打着麻将……

第四章吃着火锅,打着麻将……

微风从窗外进来,拂动白衣的袂角,井九居高临下看着她,说道:“你很聪明。”

胡太后低着头,没有说话。

井九坐到椅子上,看了眼软榻与这边的距离,微微挑眉,说道:“是的,杀了你是最简单的解决方法,但我不会这样做,因为陛下走之前就拜托过我。”

胡太后再也忍不住了,抬起头来看着他,一脸茫然说道:“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您是说陛下走之前就判定我……守不住?在他眼里我肯定会秽乱宫廷……所以才会求你饶我一命?”

她越想越难过,眼泪汪汪说道:“我虽然是个狐狸精,但我才不是那样的人!陛下怎么能这么想我呢?”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是的,你不是那样的人,所以他也不是这个意思。”

胡太后睁着大而懵懂的眼睛,问道:“那陛下为何要提前拜托您?”

“狐妖多情而深,陛下担心的是他死后,你太过伤心,无法走出来,甚至会随他而去……”

井九看着她平静说道:“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他希望你能开心地活着。”

胡太后怔怔地看着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一百多年前,神皇陛下离开世间的那天,她确实悲伤至极。

没有人知道,就连景尧与顾清也不知道,好多个夜里,她都差点随神皇而去。

井九说道:“很多年前,他让顾清进宫教景尧,便是在提前做准备,他知道你会喜欢哪样的男人,而要忘记他与那些伤痛,最好的方法不就是再喜欢一个人?”

胡太后脸sè苍白,跌坐在了地上。

“所以不要辜负他的这番苦心,开心地活着吧。”

说完这句话,井九端起案上的茶杯饮了一口,便离开了宫殿。

胡太后坐在地上,又是愧疚又是欢喜,又是想念又是难过,泪水不停地流淌。

……

……

处理完了这些无趣的事情,井九才去了那座偏殿,不是因为这里的事情不重要,而是他不想来。

那座偏殿里的温度极低,廊柱与窗上满是冰霜,雕刻的再如何精美的纹饰被霜雪填平,也看不出美来。

一道风雪从殿间平空生出,带着刺骨的寒意,向着地面落下。

元骑鲸穿着黑衣,盘膝坐在那道风雪下方,已经坐了一百年。

风雪落在他的身上,瞬间消失无踪。

他极为消瘦,不再像往年那般高大,破损严重的黑衣随风轻飘。

走进这座偏殿,井九觉得仿佛走进了上德峰的那座洞府。

他在上德峰住了几百年,依然不喜欢那种寒冷潮湿的感觉,今天更是非常不喜欢这座偏殿。

“你变了。”元骑鲸睁开眼睛,看着他神情漠然说道:“换作以前你肯定一剑就杀了那只狐妖,不管神皇以前对你说过什么。”

井九当年曾经说过赵腊月一剑杀之的行事风格很像自己。

这是真的。

元骑鲸与柳词看过太多这样的画面。

当年做景阳真人的时候,他从来不理会青山事务,那是因为不喜欢麻烦,杀人其实很痛快,因为那是解决麻烦最简单、最快速的方法。

看来柳词与连三月的先后离开,终究还是对他带来了一些影响与改变。

“你也变了,变瘦以及变丑了。”

井九在元骑鲸身前坐下,看着他枯瘦的脸颊,沉默片刻后说道:“辛苦。”

很多年前他便与赵腊月说过,元骑鲸与柳词的寿元都只剩下了几十年,按照时间计算,元骑鲸应该早就已经离开了人世,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是他用了青山秘法强行续命。

泰炉便是用这种秘法,在剑狱里苟延残喘到了一百年前。

这种续命并不是真正的延寿,因为动用这种秘法后,修行者会失去所有感受,却要承受神魂里的无数冲突,比活死人还要更加痛苦。如此活着要比死亡更加可怕,泰炉如果不是对太平及景阳的恨意太深,断不会用。

元骑鲸用这种秘法续命自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井九沉睡不醒,朝歌城需要他亲自坐镇。

“连这些苦都受不了,还修什么道?”元骑鲸面无表情说道。

井九说道:“当年打麻将的时候,你好像不是这种说法,记得你说输赢无所谓,但过程开心比较重要。”

元骑鲸说道:“你我都不是柳词那种擅长闲聊的人,不如闭嘴。”

井九说道:“你想不想吃火锅?”

元骑鲸说道:“我还有一天才会走,你先忙你的去。”

井九说道:“该忙的已经忙完了。”

从春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些天。

他在赵园里看星星看的眼睛都直了,就是不肯进宫。

与顾清想的没有关系,他不愿意进皇宫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进来,元骑鲸就会醒来,然后离开。

“来两个会打麻将的。”他忽然回头对着殿外说道:“要打的好。”

他的声音并不大,却像是钟声一般在皇城里回荡,甚至传到了朝歌城里,不知惊着了多少百姓,引出多少误会。

……

……

井九喊了一声,于是整座朝歌城都乱了起来。

朝廷很快便推举出胡大学士为首的数名代表,却被顾清毫不犹豫地否决掉。麻将牌打的好只是一方面,关键还要看打牌的人是谁,他很确定师父不想对着这些头发苍白的老头子,而且这种机会怎么能随便给人?

没过多长时间,胡太后有些羞涩地走进了偏殿,对着井九与元骑鲸行了一礼,说道:“我打的还可以。”

紧接着,殿门处响起雀娘惊喜而有些惘然的喊声:“先生?原来您在这里。”

春天的时候,整个朝天大陆都看到了云海里的数十道车辙,知道井九醒来,赵腊月很平静,元曲只好被迫平静,雀娘则是直接来了朝歌城,却不知道他在哪里。今天她正在棋盘山重摆先生与童颜当年的那局棋,忽然听着朝歌城里传来先生的声音,不由很是吃惊,赶紧来了皇宫。

看到来的是她,井九很满意,对元骑鲸介绍道:“我的学生里她的棋力最强,打牌想来也不差。”

胡太后确实没有说谎,井九也没有看错,这两个女子的牌艺确实极好,而且两男两女的搭配也极好,翠绿的麻将牌在桌上不停滚动,发出的声音也很好听。

景尧站在胡太后身后给她壮胆,平咏佳站在井九身后时刻准备倒茶,阿飘坐在元骑鲸身边不停支招,有时候忍不住亲自动手去出牌,叽叽喳喳的很是喜庆。

顾清在不远处亲手做火锅,青鸟在窗台上看着远方。

殿外则是站着无数大臣、太监以及宫女,时刻准备着伺候。

……

……

打打麻将、吃吃火锅,配合得挺好。

胡太后与雀娘也不再像最开始那般紧张,配合的更好,出牌的速度带着某种舒服的节奏,彼此之间的默契更是不需要眼神交汇,让元骑鲸输的自然,赢的惊喜,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是牌桌上技术最烂的那个人。

这场牌局持续了整整一日一夜,直至晨光再次降临,元骑鲸忽然停下了砌牌的双手。

殿里的气氛顿时仿佛凝固了。

殿外的人们更是紧张到了极点。

元骑鲸有些好笑地看了众人一眼,忽然说道:“我这辈子都没做成过九莲宝灯。”

然后他望向井九说道:“你们三个都做成过。”

这里说的三个自然不是井九与雀娘、胡太后,而是很多年前上德峰上的景阳与太平、柳词。

听着这话,众人松了一口气,赶紧继续牌局。

说来也是……巧。

巧巧的妈妈生巧巧那么巧。

就在下一局,元骑鲸做成了一个九莲宝灯。

他望向井九似笑非笑说道:“你们一直都在唬弄我。”

这说的仍然不是今天这场牌局,而是很多年前上德峰的那些牌局以及这几百年里发生的那些事。

井九说道:“谁让你老实。”

“也对,不过这几百年也算开心。”

元骑鲸看着整齐的麻将牌,大笑三声,起身走出殿门,在晨风里化作满天雪花。

……

……

看网友对 第四章吃着火锅,打着麻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