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三十三章:带着记忆的重复

第三十三章:带着记忆的重复

原来如此……

郝启清醒了过来,前所未有的清醒,而且他想起了全部的记忆,全部!

因为他触发了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没错,他的死亡时限到了,就如同他被困顿于自我的那无量量劫时间中一样,每一次思维沉沦到最后的自我湮灭,再次苏醒时就会重复清醒,每隔三千六百万年的时间重复一次,这是史衷给予他的最为特殊的一个属性,复原。

他已经在这样的循环中持续了三千六百万年之久,最长时间为六个月,也就是傀儡大世的终末,十大门派再也无法等待晴天之智的慢慢研究,开始实行了最后的计划,全人类傀儡化,虫族路线确认,然后就是皇级傀儡孵化而出,六个月之后,一切的终末。

这是他无数次循环中持续时间最久的时间线,在那之前,更多次数的重复则是在六个月之内完成的,时间最短的是一天时间不到,周围人,卡多,雪莉等等人直接暴走傀儡化,然后他就死了。

郝启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秘密。

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这是基本,这个是他循环无数次的主因,没有这个也就没有循环。

而循环的过程中,诞生出皇级傀儡,然后导致团队团灭的因素占据了大约三成,其次就是团队里的几个最为重要人物的暴走导致他死亡。

这些重要人物分别是更加善良的希望,雪莉,卓尔不凡的理性,晴天之智,生存下去的勇气,蕾娜,存在意义的憧憬,吴成,守护他人的决意,风,值得托付的信任,卡多……

他们是关键节点,事实上,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在某个可能性中被晴天之智改造为皇级傀儡,包括晴天之智自己,而他们暴走时的能力就是他们皇级傀儡后的部分战力,这是无可阻挡的力量,郝启此刻的实力也做不到阻挡他们,所以每一次暴走就意味着绝对性的死亡与重复。

这些都是关键节点,而每一次出现关键节点的暴走,最后一幕永远是仁王独自活下来面对暴走者,而每一次重复之后,仁王的实力就会提升一些,到目前为止,仁王已经快要神相境了,这还只是表面,在郝启的感知中,仁王体内有着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在孕育,一旦孕育出来,这股力量必然会将所有的一切都撕碎,那是霸王的力量……

然后郝启知道,还有一个关键性的节点一直没有被触发,一直都没有,而那个关键性的节点就是……

娜!代表着昂首阔步的信念的娜!

在原本武则天所说的上古时代时间线中,娜会被十大门派的袭击中给俘虏走,而之后会被送回来,但是送回来时她却已经濒临傀儡化,之后成为了团队所获得第一只皇级傀儡,母体,在那之后,傀儡病毒疯狂爆发,团队成员逐渐傀儡化,直到最后那次幻想暴动,母体孵化出来,别的皇级傀儡来袭,团队团灭,只剩下了仁王仅以身免回归黄海,而当仁王再次回归时,就会从仁王成为霸王,从而霸绝天地,强绝古今,同时消灭了所有的皇级傀儡,终结了这傀儡大世。

“所以,奇点就是……仁王吗?而最后一个关键节点,就是娜的皇级傀儡化吗?”

郝启知道如何引发关键节点的暴走,那就是违背剧情,一开始他参与到团队中的一切剧情,不管是提前了,还是延后了,又或者他询问了什么,或者说他接近了谁人,只要深入的参与进去,就会触发这个被他接触的人的暴走,然后重新循环,就如同乌洛波洛斯之蛇那样,一连串的循环,失去记忆,只剩下既视感,重复了几千万年的时间……

“明白了……重新跟随着所有一切的剧情,直到十大门派来袭时为止,然后让娜成为皇级傀儡吗?但是……这样对她,对他们,都好残忍……”

郝启忽然间明白了,他的参与,让这场时间循环的变量剧增,也就是在原本的上古历史上,其实是没有他存在的,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这场循环在晴天之智的控制之下一步一步走向结尾。

他并没有找到完美的答案,但是他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就是仁王的增强,让他看到了希望,到最后的结尾,就是仁王向霸王蜕变的过程。

他终于明白了霸王的强大来自于何处,并不仅仅只是点亮了心灵海,这还不是全部,真正的强大来源在于,霸王在不知不觉中,其实已经累积了不知道多少万亿年的沉淀,这些沉淀因为他的特殊性而容纳了下来,然后之后才可以一下子勃发而起,从仁王向着霸王转变,才可能一下子霸绝天地,强绝古今,他的累积可能已经达到了一个无量量劫的极限都说不定!!

郝启已经猜出了奇点,但是这让他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莫非他真的什么都做不到,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所有人去死吗?

而一旦他做出任何改变,那怕只是简单的去询问一下,都可能造成暴走,然后造成时间循环……

“史衷……我知道你在,我真的好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我不是要你帮我开挂直接解决,我只是希望那怕去问一下他们……问一下他们的意愿也好,不要再重复了,我愿意什么都不改变的再重复一遍,但是请让我问一下他们,让我告诉他们真相,让我……帮帮我,求你了。”郝启心底里默默的念叨着,他真的好不甘心,若是不能够如此去做,那他宁可永世沉沦在这其中不停重复,他也绝不愿意就此妥协,所以……那怕只有一次也好……

冥冥之中似乎有了一声叹息,一点似有似无,似存在,又似不存在的星光从多元之外,不知道多遥远的距离直落而下,视多元宇宙的屏障如无物,从外而下落入到了七海世界多元宇宙之中,在时间长河上一闪而过。

而一轮巨大如蛇状的自我螺旋结构体,其本质已经扩散到了时间长河约莫三分之一左右的大小,若是继续扩散下去,那么整个多元宇宙时间长河都可能被卷入其中,然后紧缩自崩,最后化为一个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奇点,而当这颗星点落入之后,这个不停运动的螺旋状结构体,在时间长河上的旋转微微一顿,似乎有什么节点被改变了……

这一切,本来郝启是无法感觉到的,但是他却感觉到了这一切,当下里,他深深鞠躬,同时他也感觉感觉得到,那种冥冥之中庇佑似乎没有了……

因果已了吗?正合我意……

然后郝启睁开了双眼,果不其然,他出现在了一个过道中,这里是基地车,他才从外走入到基地车里。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再也没有任何带着记忆重复过来的机会了,再也不会有了,而且也没有了庇护,没有了额外优待,能够有这样一次的优待,我已经非常知足了,所以必须要完美契合循环一切……除了向他们询问以及了解和帮助以外,我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

郝启如此想着,而那白发青年,也就是晴空之智就说道:“我明白了。”

白发青年点点头,对旁边的女军官道:“解除战斗警戒模式……郝启,对吧?跟我们一起来吧。”

白发青年走在了队伍最前面,其余人都跟随而行,郝启也自然不虚,直接跟了上去,同时就问道:“你到底知道了什么啊?”

“你是未来回来的吧?”白发青年头也不回的说道:“看到你,我对未来的情况有了更多想法,这是其一,其二则是你的目光……仁王吗?他确实很特殊,莫非关于未来的钥匙就在他身上?其三……”

“还有其三??”郝启如同记忆里的那样打断问道。

“你是武者,这就是其三!!”

白发青年立刻瞪了郝启一眼,然后他说道:“我不喜欢说话时被人打断,以后你要记住,还有,不要无视我的话,不要忽略我的话,以及不要曲解我的话!”

白发青年看到郝启沉默,他就点点头,边走边说道:“从未来回归到现在的任何人,都具备着某种天命,而你是武者,所以你的天命肯定不可能在傀儡大势之中,你必然是我们这些人天然的盟友,这就是其三,你是武者,也是我立刻就能够相信你的原因。”

郝启等到白发青年彻底说完话后,他才如记忆里那样又一次问道:“之前那个是什么?那片红sè的东西……”

“……傀儡,皇级傀儡。”白发青年叹了口气说道。

说完这几个字后,白发青年就再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带着众人进入到了这个基地深处,也不避讳郝启,直接就在一处会议室中开始了会议。

“情况超出了我一开始的预计,这是我的责任,所有的计划全部都要推倒重来,我辜负了大家的信任……对不起。”

白发青年站在了会议室前端,他所作的第一件事居然是直接向其余人鞠躬道歉,然后他也不等其余人说什么,就站起身来看向屏幕道:“回播之前的赤天景象。”

在哪屏幕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图像,大约就是蓝天白云大地什么,然后隐约间似乎有赤红sè出现,再接着一瞬间,整个屏幕彻底漆黑,甚至众人还可以闻到一些烧焦的烟味。

“果然如此,任何关于皇级傀儡的图像都无法以肉眼以外的方式留存吗?”白发青年沉吟了一下,接着他才看向了众人。

“目前的情况与我们所设计的,预计的情况完全不同。”

白发青年说道:“我们本来的预计情况是,目前的一切都是因为十大门派争权夺利,本身膨胀了,他们想要夺得更高的位置,乃至是推翻四皇,达到与太古远古的地位相同,所以才行了这傀儡大势,但是实际情况则和我们所想的截然不同,他们是不得不行此险路,因为已有恐怖的怪物在他们身后追袭啊。”

“但是他们也不是好人!”这时,仁王忽然开口说道。

白发青年看了仁王一眼,点头道:“没错,他们确实不是好人,但是眼下的情况和他们是不是好人无关,懂吗?仁王。”

这个时候的霸王,或者仁王,他并没有未来的那种霸气,闻言虽然皱眉,但还是沉闷中带着憨厚的点头,就听到白发青年继续说道:“所以眼下我们要考虑更可怕的后果了。”

这时,一名少女也问道:“傀儡未来还不够可怕吗?那可是比死了更可怕的未来啊。”

白发青年立刻盯着这名少女,他的眼神极凶,不过看着少女小心翼翼的表情,他还是努力的放缓音调道:“傀儡未来,我很清楚的告诉过大家,将那未来的描述也都解释了出来,没错,那就是虫族路线,除了高高在上的傀儡主们,其余所有人类从肉体到灵魂,一切都只是肉和材料,是食物,是实验物资,是建筑物资,是战争物资……除了傀儡主依然保持着人类的意识,思维,灵魂,别的一切人类都不再是他们的同类,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彼此之间的形象都会出现巨大变化,出现生殖隔离,出现DNA迥异,到了那时所有的普通人类可能从诞生到死去都只是一堆肉……这样的未来自然是比死了更可怕,但是也最多就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包括仁王在内,在场的男子们绝大多数都是满脸怒火的吼了出来。

白发青年则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道:“没错!只是如此!无思无想,无知无觉,名为人类的种族彻底湮灭,名为虫族的种族诞生于世,只是如此!!!”

还没等其余人回过气来,白发青年继续吼道:“那你们知道这些皇级傀儡彻底孵化出来的后果,那未来又意味着什么吗!??”

“噩梦……”

这时候,郝启还是如同记忆里那样说道:“无穷无尽的噩梦,你们,不,所有生灵,甚至包括外的一切存在,这个多元所有有意识的存在,全都无法解脱,无法死去,无法安息,永远的活在无穷扭曲变态的噩梦中,成为噩梦的俘虏……”

“不死,不灭,永远扭曲痛苦。”

(或者就是被困在这时间循环之中,直到整个多元都为之陪葬,而你们所有人所剩下来的只有这无尽循环的痛苦……)

(我要拯救你们!!)

看网友对 第三十三章:带着记忆的重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