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七十八章 突生变故

第八百七十八章 突生变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胆敢威胁自己的李子玉,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李先生想和我一起吃酒,那就进来坐吧!”

李子玉转头看眼李子春,眼中流露出得意之sè。

对方明明不欢迎自己,但最后还是同意让自己进去,这只能说明对方是非常忌惮自己要去官府举报他的,当然了,这也非常符合一个外地人的心态。

毕竟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旦招惹上官府,想找个能解救自己的人都找不到。李子玉得意洋洋地走进包厢里,李子春紧随其后,也跟了进来。

李子玉直接走到刘秀的近前,看了看坐在刘秀下手边的龙渊和龙准,趾高气扬地说道:“你俩,让个地方!”龙渊和龙准看都没看李子玉一眼,只是瞧向刘秀,见后者乐呵呵地点了头,龙渊和龙准起身,走开之前,还特意看眼李子玉,心里暗自嘀咕,你可别以为我们是软弱好欺

,真做得太过分了,你可是自找倒霉呢!

李子玉不知道龙渊、龙准心里是怎么想的,只当他俩是刘秀的下人。

他和李子春双双坐了下来。李子春比李子玉收敛得多,而且他感觉面前的这个青年人,恐怕不简单,至少他的气质,不是寻常人身上有的。

他不动声sè地问道:“不知金先生来到洛阳,所为何故?”

刘秀随口说道:“游玩。”

李子春好奇地问道:“金先生在洛阳可有亲人?”

刘秀笑了,说道:“李先生似乎对我的家世很感兴趣。”

李子春摆摆手,说道:“金先生不要误会,我听子玉说,金先生出手阔绰,似乎是商贾出身,说来也巧,在下也行商坐贾,或许,还能和金先生有些买卖上的往来。”

走南闯北做买卖的,那叫商,坐在店铺里卖东西的,那叫贾,商和贾是不一样的,但生意做大的买卖人,他既是商,同时也是贾,比如像李子春这种。

刘秀闻言,仰面而笑,说道:“说起来,我和商贾也粘些边。”

“哦?”李子春好奇地问道:“金先生是做什么买卖的?”

刘秀笑道:“地皮。”

“啊?”

“我只收地,但不卖地,最近,我看关东的齐地就很不错。”刘秀笑吟吟地说道。

关东的齐地?那不是张步的地盘吗?李子春那么精明的人,都被刘秀的话给说糊涂了。他不解地问道:“金先生想去青州置地?”

“确有此意。”

“青州现在可是在张步的手里!”

“不管青州在谁的手里,都和我在青州置地并无干系。”

李子春暗暗皱眉,颇感诧异地看着刘秀,越发觉得眼前的这个青年不简单。他还没说话,李子玉看向yīn丽华,笑吟吟地问道:“不知夫人芳名?”

他直接询问女子的名讳,已经很失礼了,现在他还当着人家丈夫的面,问妻子的名讳,这已经不是失礼,而是轻薄。

听闻他的话,李子春暗暗皱眉,转头瞪了李子玉一眼。

现在他还没有摸清楚对方的底,这时候就开始发难,非明智之举。李子玉的注意力都在yīn丽华身上,根本没看到大哥投来的警告目光。

他含笑说道:“世人皆说,yīn贵人乃天下第一的美女,依我看,那是世人都未见过夫人的芳容啊!”

听闻这话,在场众人脸sè同是一变,张昆以同情的眼神看着李子玉,心里嘀咕,你这是纯心要找死啊!

刘秀目光一转,看向李子玉,慢悠悠地说道:“我看这位李先生不是想和我喝酒,而是想和我的夫人喝酒吧!”

李子春注意到刘秀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他心头一震,连忙说道:“金先生不要误会,舍弟酒后失态,有得罪冒犯之处,还望金……”

他话没说完,李子玉歪着脑袋,看向刘秀,说道:“你叫金文是吧,我给你个建议,你从哪里来,就赶快回哪里去,不过,你可以走,她得留下!”

说话时,李子玉抬手指向yīn丽华。

刘秀仿佛听了多么好笑的笑话,突然仰面大笑起来。他的大笑,让李子玉感觉他是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

李子玉勃然大怒,猛的一拍桌案,只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包厢的房门猛然打开,从外面冲进来数名家丁打扮的壮汉。

这些壮汉,都是李子春的随从,也是他的保镖。大汉们进来之后,一个个横眉立目,杀气腾腾。

李子玉嘴角勾起,抬手指了指李子春,问道:“金文,你可知道我大哥是谁吗?”

刘秀耸耸肩,他还真不知道李子春、李子玉两兄弟是何许人也。

见他露出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李子玉振声说道:“我大哥可是赵王的至交,我大哥若是出面,去到官府,只需一句话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听到李子玉突然提到自己的叔父,刘秀晃了晃神,恍惚之间,他感觉叔父以前好像是有提过李子春这个人,只是当时他没太在意,现在也没什么印象了。刘秀的回想,让李子玉以为他是被自己给震慑住了,脸上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的表情越发得意,盛气凌人地说道:“我和大哥可以不去官府举报你,但条件是,得把你的夫人借给我们兄弟三个

月!”

李子玉的话,刘秀还能忍得住,但龙渊等人已再按捺不住,纷纷挺身站起。

他们刚一动,众大汉纷纷上前,对他们怒目而视。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包厢的房门再次打开,几名抱着酒坛子的店伙计走了进来。

看到包厢内的情景,几名店伙计都被吓了一跳,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李子玉回头瞅了一眼,大声喝道:“看什么看,都他娘的给老子滚出去!”

几名店伙计吓得一缩脖,快步走到墙角处,把几坛子酒小心翼翼地罗放在地上。

没有人关注他们,现在众人的注意力,都在对方身上。

就在几名伙计放好酒坛,准备要走出去的时候,其中有一名伙计突然之间将手臂向外一扬,一道电光从他袖口内飞射出去,直奔刘秀的面门而去。

当龙渊等人意识到不好时,再想出手抢救,已然来不及了。只见那道电光正打在刘秀的脸上,后者随之应声倒地。

此情此景,张昆和洛幽惊呆吓傻了,李子春、李子玉两兄弟也都惊呆吓傻了,不明白怎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故。

时间仿佛停止了似的,包厢里死寂了片刻,龙渊猛的大吼一声,抽出肋下的佩剑。站于他附近的一名大汉,以为他要对自己的主子不利,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抓向龙渊的肩膀,后者手中剑由下而上的挑起,就听咔的一声,大汉伸过来的手掌应声而短,

紧接着,龙渊手腕翻转,倒握住剑柄,手臂向前一挥,寒光闪过,血光乍现,大汉的身子还站在原地,但项上人头已然掉落在地。

他一动手,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五人,齐齐佩剑出鞘,一名距离房门最近的店伙计正要跑出去,虚英三步并成两步,冲上前去。

站于他二人之间的一名大汉还以为虚英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下意识地倒退两步,抽出佩剑,向直冲过来的虚英挥出一剑。

虚英的身子向下一弯,沙,剑锋从他的头顶上方掠过,虚英则从大汉的肋侧滑了过去,只是一走一过之间,剑锋撕开大汉的小腹。

顷刻间,大汉肚腹内红的、白的,一并流淌出来。

解决掉这名大汉,虚英头都没回一下,来到那名要夺门而逃的店伙计近前,唰唰唰的连刺了三剑。

那名店伙计身形左右摇晃,躲避开虚英的前两剑,第三剑实在闪躲不开,他双臂向外用力一挥,就听当啷一声脆响,他手中的双匕把虚英的佩剑挡开。

两人你来我往,打到了一起。龙准、龙孛、虚庭、虚飞,纷纷冲向另几名伙计。

龙渊则是三步并成两步,冲到刘秀的座位前,低头一看,只见刘秀正躺在席子上,他的口中还叼着一把蓝汪汪的匕首。yīn丽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下意识地要去拿刘秀口中的匕首,后者猛然一抬手,将她的手腕扣住,而后,他从席子上缓缓坐起身形,将牙关咬住的匕首拿了下来,目光幽

深地说道:“匕首有毒!”若换成旁人,或许真就着了这几名店伙计的道,不过刘秀的六识太敏锐了,在对方刚挥手的瞬间,他便意识到危险,当匕首飞射到他近前,千钧一发之际,他来不及闪躲

,只能死死将匕首咬住。

旁人即便咬住了匕首,恐怕也得被匕首上的剧毒毒死,可刘秀服食过金液,具备百毒不侵的体质,这才让他在咬住匕首的情况下,还能安然无恙。

此时,包厢里已经打成了一团。几名伙计也看到,刘秀并未中招,他人还活着。

其中一名伙计口中发出尖锐的哨音,与此同时,他连出数刀,逼退与他对战的龙准,箭步向刘秀蹿了过去。龙准怒吼一声,提剑便追了上来。

那名伙计在路过一名大汉身边的时候,出手如电,抓住对方的后脖颈,向后一甩,那名大汉怪叫出声,一头向龙准撞了过去。

龙准想都没想,一剑挥出,将撞向他的那名大汉的半颗脑袋劈掉,只剩下半边脑袋的尸体翻滚出去好远。

不过这名大汉也成功地拖慢了龙准的速度,店伙计趁此机会,来到刘秀近前,匕首狠狠刺向他的哽嗓咽喉。

刘秀将脚向前一踢,面前的小方桌翻滚着飞了出去,桌上的碗碟,全部撞在店伙计的身上。

后者下意识地倒退两步,向下弯腰,闪躲开飞撞过来的小桌子。他刚把小桌子让过去,龙渊的剑便到了他近前。

店伙计收敛心神,与龙渊战到一起。他二人刚交上手,刘秀便听到窗外传来嗖嗖嗖的破风声。久经沙场,经验丰富的刘秀立刻意识到那是箭矢在飞射过来。

他来不及出声提醒,直接将一旁的yīn丽华拉倒自己的近前,将其压在地上。

啪、啪、啪!一支接着一支的弩箭射穿窗户,从外面飞射进来。对战中的众人不得不被迫停手,拨打飞射过来的弩箭。李子春和李子玉早已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吓得浑身颤抖,缩在墙角。李子春的几名随从,有两人躲闪不及,被弩箭钉在身上,这两名大汉,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瞬间

变成了刺猬。尸体倒在地上,皮肤都是乌青sè的。显然,弩箭的箭头上也都淬了剧毒。

看网友对 第八百七十八章 突生变故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