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八十章 大难临头

第八百八十章 大难临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追击的这名刺客,服毒自尽,龙渊去追击的那名刺客,也同样服毒自尽,两人追击的两名刺客,都未能留下活口。当刘秀和龙渊回到包厢里的时候,这里的交战业已

结束,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皆在包厢里,地上横七竖八有十多具尸体,其中既有刺客的尸体,也有李子春随从的尸体,全都混到了一起。

刘秀大致扫视了一圈,快步走到yīn丽华近前,问道:“丽华,你没事吧?”

yīn丽华脸sè泛白,向刘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她看向一旁处于昏迷中的洛幽,哽咽着说道:“洛幽为了救我,受了重伤!”

刘秀暗暗皱眉,走到洛幽近前,看了看她头上的伤势。在她的头顶,有一处伤口,血流不止,看起来不是被重物击伤,就是撞伤。

恰在这时,外面的街道上穿来轰隆隆的脚步声,龙渊走到窗前,向外一看,只见大队的衙役正奔跑过来。他回头说道:“公子,县府的人到了。”

剩下的这些麻烦事,刘秀不想参与,可他还没说话,李子春和李子玉双双从墙角站起,甩开双腿,发了疯似的往外跑,边跑边喊道:“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他俩还没跑到包厢门口,虚庭、虚飞二人上前,各自甩出一脚,正踹在两人的肚子上。这两位难兄难弟,好似皮球似的,身子向后一溜翻滚,人又轱辘回墙角处。

“各位好汉要命!各位好汉要命啊!”李子玉跪在地上,鼻涕眼泪一并流淌下来,连连磕头。

他原本以为刘秀是外地人,很好欺负,又贪图yīn丽华的美貌,想趁机占些便宜,没想到,这回他惹到钢板上了,这群人,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啊!

龙渊、虚英等人当然不会放他二人离开,他二人前来找茬,紧接着刺客就到了,他二人会和这些刺客无关吗?

龙孛上前,一脚将李子玉的脑袋狠狠踩在地上,凝声说道:“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刘秀看都没看李子春和李子玉,在他眼中,他二人和蝼蚁没什么区别。他对虚英等人说道:“虚英、虚庭、虚飞,你们三人留下,让县府协助调查。”

说着话,他蹲下身子,将洛幽抱起,然后带着yīn丽华,迈步向外走去。龙渊、龙准、龙孛冷冷扫视李子春、李子玉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跟随刘秀而去。

刘秀和yīn丽华刚坐上马车,县府的衙役便到了近前,将两辆马车团团围住。

南市发生这么大的事件,县府哪能不重视,别说县尉张贲亲自来了,就连县令董宣也到了。

董宣和张贲来到近前,分开围住马车的衙役,举目一瞧,正看到坐在马车上的龙渊。两人先是一怔,紧接着拱手施礼,齐声说道:“龙渊将军!”

稍顿,张贲一脸不解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董县令、张县尉,到马车近前说话。”车厢内,传出刘秀的话音。

听到刘秀的声音,董宣和张贲简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他二人身子一震,急忙快步上前。刘秀将帘帐撩起一点,说道:“有刺客在醉香阁,欲行刺于我。”董宣和张贲透过帘帐的缝隙,举目一瞧,坐在马车里的,不是刘秀还是谁?董宣和张贲听闻有刺客行刺天子,两人身子同是一哆嗦,正要下跪,刘秀说道:“我在这里的事

,不要声张出去。行刺我的刺客,死了一些,但也跑掉一些,着人去追查,不仅要追查到这些刺客,更要追查到刺客的帮凶,藏匿地点。”

“是……是!陛下!”

“刺客在行刺之前,李子春、李子玉两兄弟曾来找我的麻烦,这两人很可能与刺客有关,暂押县府,严审。若审不出重要口供,可上交廷尉府,由廷尉府查办。”

“是!陛下!”董宣躬身施礼。张贲则是暗暗咧嘴,李子春和李子玉这两兄弟是疯了不成,竟敢去找天子的麻烦。这回倒好,还和刺客扯上关系了。

张贲对李子春和李子玉都不陌生,一起喝过好几次酒。

在他看来,李子玉只是纨绔,酒囊饭袋一个,不值一提,李子春倒是个人物,为人老成,做事圆滑,面面俱到,八面玲珑,典型的商人。

若说他们两兄弟和刺客有关,要行刺天子,张贲是肯定不信的,这两兄弟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但这次恰巧在他们招惹上天子的同时,偏偏出现了刺客,这就百口莫辩了,只能说合该他两兄弟倒霉,有眼无珠的惹上了天子。

刘秀再没什么好交代的了,放下帘帐,同时敲了敲车壁。龙渊一抖缰绳,赶着马车,向前行驶。张贲对手下的衙役连连挥手,喝道:“退让、退让!速速退让!”

目送着刘秀乘坐的马车走远,董宣和张贲对视一眼,这才带着衙役,进入酒舍。发生了行刺天子这么大的事,别说在场的李子春、李子玉倒霉,整个酒舍,无论是掌柜的、伙计、后厨,还是其中的食客,有一个算一个,谁都跑不了,皆被衙役拿下,

押送回县府审问。

李子春和张贲还是挺熟的,他被两名衙役押下楼,看到一楼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大堂内的张贲,他眼睛顿是一亮,甩开身边的两名衙役,直奔张贲跑了过去。两名衙役怒吼一声,正要上前把李子春打倒在地,张贲向他二人摆摆手,示意无事。李子春来到张贲近前,急声说道:“张县尉,楼上的人可都不是我和子玉杀的,而是那

帮人杀的,这次的事,也和我们兄弟无关啊,而且我的随从也都被他们杀了……”

张贲深吸口气,听口气,李子春似乎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惹上的人是谁呢!

他向李子春近前走了走,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李先生,你说的那些人,名叫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你不觉得他们的名字很耳熟吗?”

李子春一怔,眨了眨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张贲。张贲笑了,苦笑,意味深长地说道:“在这洛阳城里,还有几个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

仔细想了想,李子春的脸sè突然大变,难以置信地问道:“他们……他们是宫里的……”

不等他把话说完,张贲点了点头。

“那……那对夫妇是……”

“当今和yīn贵人。”张贲在他耳边细语道。

李子春听后,脑袋顿时嗡了一声,双腿一软,不由自主地瘫坐到地上。

难怪他觉得那个青年气质不俗,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之人,难怪那名女子如此美貌,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现在,他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在他和子玉在上门找茬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刺客,无论换成谁,都会认定他兄弟二人与刺客有关,甚至人们都会认定,刺客就是他们兄弟给引来的。

不知呆愣了多久,李子春终于回过神来,他跪在地上,一把抱住张贲的双腿,带着哭腔,颤声说道:“张县尉救命!张县尉救命啊!”

平日里,李子春可是泰山压顶面不改sè的主儿,现在失态到涕泪交垂、跪地求饶的地步,可见他业已意识到事情有多严重。

这件事,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生死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他全家人的生死,李氏家族的生死。

张贲有些怜悯地看眼李子春,无奈地摇摇头,说道:“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尉,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救你。”

他话音刚落,董宣走了过来,看看跪地大哭的李子春,他面无表情地说道:“叙旧可以,倘若胆敢徇私,你自己照亮着办。”

说完话,董宣瞥了一眼张贲,转身向楼上走去。

张贲耸耸肩,将李子春从地上拉起,说道:“李先生,你也听到了,即便在县府,我也只能听人号令。”言下之意,这次,你就别指望我能救你了。

李子春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成功商人,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

张贲说得没错,这次的事太大,他区区一个县尉,即便想帮忙也无能为力。现在能救他兄弟的,只有一个人。

想到这里,李子春突然伸出手来,对张贲说道:“一百金!”

张贲眼眸一闪,诧异地看着李子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出一百金,让自己放他走?别说一百金,就是一千金,一万金,他也不敢啊!

似乎看出张贲在想什么,李子春小声说道:“我出一百金,只求张县尉能去趟赵王府,代我向赵王捎句话,请赵王出面保我!”

这对于张贲而言,倒是举手之劳,他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李子春见张贲答应了,不由得长长松了口气。

以他和赵王的交情,只要赵王知道自己落难,肯定会竭尽所能的帮他。

这次自己招惹上天子,敢于在天子面前为自己求情,又有分量能求下情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天子的亲叔叔,赵王刘良了。

现在,李子春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刘良的身上。

且说刘秀,回到皇宫后,立刻让张昆带人,把洛幽送到太医院,交由太医救治。他自己则送yīn丽华回往西宫。路上,刘秀沉默不语,眉头紧锁。

yīn丽华业已镇定下来,毕竟这样的事,她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她看向刘秀,问道:“陛下在想什么。”

刘秀幽幽说道:“刺客是如何得知我们行踪的。”他这次出宫,不是事先安排好了的,而是临时起意。他和丽华便装秘密出宫,别说外臣不知道,就连皇宫内部,都没有几个人知道,但刺客却能掌握到他们的行踪,混入

醉香阁,装扮成伙计,接近自己,伺机行刺,公孙述安插在洛阳的眼线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对于自己的一举一动,他们都能了如指掌?

这让刘秀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身边出现了问题。否则的话,整件事情根本解释不通。

刘秀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知道我们出宫的人,除了张昆、洛幽、龙渊、虚英他们之外,便只有雪莹和红笺了。”yīn丽华心头一震,又惊又骇地看向刘秀,问道:“陛下怀疑雪莹和红笺?”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章 大难临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