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八十一章 赵王出面

第八百八十一章 赵王出面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并不想怀疑任何人,但事实就摆在这里,一定是有人透露了他们的行踪。

yīn丽华当然不相信雪莹和红笺会有问题,她沉吟片刻,说道:“也许,消息是从冯府走漏出去的。”

刘秀想了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他怀疑雪莹和红笺,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雪莹和红笺跟在丽华身边这么多年,如果有问题,早表现出来了,不至于等到现在。

李子春和李子玉涉嫌勾结刺客,被关押到县尉府。他两兄弟一口咬定,自己和刺客绝无干系,当时他俩也不知道那位自称金文的青年,就是天子。

他二人咬得很死,董宣也没有多做盘问,直接把他二人移交给廷尉府。该董宣负责的事情,他会铁面无私,而不该他负责的事,他也不想多管。

行刺天子,普天之下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行了,哪是他区区一个县府能全盘查下来的。

再者说,李子春在洛阳颇有根基,尤其是和赵王交情莫逆,县府若坚持查办此案,面临的压力太大,而且还是不必要的压力,董宣也乐于把这个烫手山芋交出去。

进了廷尉府,李子春和李子玉的待遇可谓是急转直下,直接被邓晨打入死囚牢房。

在审问的过程中,廷尉府也没有县府那么客气,只是口头问一问,各种大刑,全给他兄弟俩用上了。李子春还能咬紧牙关坚持,咬死了自己和刺客无关。

他心里很清楚,这事他要是松了口,承认下来,之后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条。

与李子春相比,李子玉的骨头要软得多,被上了刑后,没多久他便受不了了,承认自己确实和刺客有瓜葛。

可是当邓晨问他,和刺客是怎么勾结到一起的,平日里是怎么联系的,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协助刺客刺杀天子等等诸多细节时,李子玉又完全回答不上来。看着李子玉一问三不知的模样,邓晨是又好气又好笑。作为廷尉,邓晨也是有识人之明的,要说李子春和刺客勾结,他或许还会相信,但这个李子玉,就是个软骨头的纨

绔,倘若换成自己是刺客,绝不会找他这样的人勾结。李子玉之所以会承认,完全是熬不过刑罚的关系。

而且他这么轻易的承认和刺客有关系,似乎完全没考虑过承认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这么一个酒囊饭袋,又怎么可能做出刺杀天子这么大的事?

邓晨正在审问李子春、李子玉两兄弟的时候,一名侍卫从外面快步走进来,到了邓晨近前,插手施礼,说道:“大人,赵王求见。”

刘良是刘秀的亲叔叔,也是刘元的亲叔叔,作为刘元的丈夫,邓晨能和刘良不熟吗?听闻刘良来到廷尉府的消息,邓晨立刻起身,出府迎接。

到了府门外,看到站在大门口的刘良,邓晨快步上前,一躬到地,毕恭毕敬地说道:“臣拜见赵王!”

刘良一看到邓晨,自然而然地便想到了殒命在小长安聚的侄女刘元,心里发酸。

他向邓晨摆了摆手,说道:“如果阿元现在还活着,一家人都能平平安安的在一起,该多好啊!”

他这无心的一句感叹,立刻让邓晨追忆起亡妻,眼圈变得湿红。他清了清喉咙,说道:“赵王,里面请!”

刘良点点头,拍了拍邓晨的胳膊,和他一并走入廷尉府。

到了廷尉府的大堂,邓晨请刘良坐主位,刘良执意不肯。这里可是廷尉府,自己坐在主位上,廷尉却要坐在下面,那成何体统。

见刘良坚持,邓晨也没有一再想让,叔侄二人落座后,邓晨问道:“赵王……”

他刚起个话头,刘良摆摆手,说道:“你我叔侄,私下里说说话,不用赵王长赵王短的,太见外了。”

邓晨一笑,说道:“叔父这次前来廷尉府,可是有事?”

刘良说道:“我也许久未见到伟卿了,便想着过来看看你,最近伟卿可好?”

邓晨向刘良欠了欠身,说道:“烦劳叔父挂念,侄儿一切安好。”

刘良深有所感地说道:“阿元过世也这么多年了,邓府直到现在还没有个女主人,这……”

说到这里,刘良摇了摇头,继续道:“伟卿独身这么多年,也该再娶个妻子了。”

这种话,邓晨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每次有人向他提及此事,他都会当场翻脸,怒发冲冠。

只不过现在刘良这么说,他实在是不好动怒。于公,刘良是赵王,他是臣子,于私,刘良是叔父,他是子侄辈,不管于公于私,他都得对刘良敬重有加。

邓晨轻轻叹口气,说道:“侄儿心中,只有阿元,再无他人!”

听闻这话,刘良也为之动容,阿元虽然英年早逝,但阿元真找了一位好丈夫啊!刘良从袖口中抽出手帕,擦了擦湿红的眼角。

唏嘘了一会,他话锋一转,问道:“听闻,廷尉府抓了李子春和李子玉两兄弟。”

邓晨暗暗苦笑,他就知道,叔父这次来廷尉府,肯定是为此事。刘良与李子春的关系,邓晨自然是知道一些的,看来,叔父这次前来,是专程为了给李子春求情。

他点点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说道:“确有此事。”

刘良问道:“不知道他兄弟二人所犯何事?”

邓晨沉默片刻,缓缓开口,说道:“刺君。”

张贲去向刘良报信,只是说李子春和李子玉这次犯下大案,连县府都管不了,要移交给廷尉府,至于具体是什么案子,他并未说明。

刘良来时,也没太把这事当回事,廷尉府对于普通老百姓或者普通大臣来说,那是个阎罗殿,进去容易出来难。

但对于他来说,廷尉府就是他侄女婿当家做主的地方,再大的事,他一句话就能解决。

可刘良做梦也没想到,李子春和李子玉犯下的案子竟然是刺君。他呆愣了片刻,不太确定地问道:“刺……刺君?刺……刺的是哪个君?”

邓晨小声说道:“当今!”刘良身子一震,呆呆地看着邓晨,愣住好一会,他方激灵灵打个冷颤,说道:“这……这不可能啊!子春怎么可能会做出刺君这种事?伟卿,你好好讲一讲,这到底是怎么

回事?”

邓晨深吸口气,随即把他了解到的案情,一五一十地向刘良讲述了一遍。刘良听得认真,等邓晨讲完,他再次陷入沉默,呆若木鸡。

如果邓晨所言一切属实,那么案子似乎已经很清晰了,李子春和李子玉两兄弟,的确很可能与刺客有关。可是,根据他对李子春的了解,他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刘良沉思许久,问道:“伟卿啊,现在你……你审得怎么样了?”

按理说,这么重大的案子,邓晨是不该透露办案细节的,但刘良发问,他不好不说。

他说道:“李子玉已经招供,承认他私通刺客,李子春则咬定,他与刺客无关。”

刘良一拍大腿,说道:“李子玉被子春照顾得太好了,骄纵纨绔,他哪能熬得过你廷尉府的大刑,都不用上大刑,只几鞭子抽下去,你们让他们说什么,他就会说什么。”闻言,邓晨嘴角微不可察地勾了勾,不得不承认,叔父对李子春、李子玉这两兄弟还是非常了解的。正如叔父所言,李子玉就是个草包,而且还是个不考虑后果,只图眼

前片刻安逸的草包。

刘良眼珠转了转,问道:“伟卿,依照你的判断,你认为李子春和李子玉是否真的和刺客有关?”邓晨摇摇头,说道:“叔父,此事,伟卿现在也不好做出判断。不过,如果李子玉真和刺客有关,他不会这么轻易的招供,而且,刺客也不太会选像他这样的软骨头作为同

谋。”他只是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却是深得刘良之心,刘良连连点头,正sè说道:“伟卿判断的没错,李子玉虽然年纪不小了,但其性情,还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至于李

子春,他一心只想经商赚钱,像刺君这种族灭九族的大案,他又怎会参与其中呢!”

邓晨没有再做表态,毕竟案子还没有审完,虽然他倾向于此案与李子春、李子玉两兄弟无关,但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死。

刘良说道:“伟卿,我能不能去看看李子春?”

“这……”刘良的这个要求,倒是让邓晨感到为难了。

刘良见状,问道:“伟卿不会认为我也与刺客有瓜葛吧?”

邓晨吓了一跳,连忙摆手说道:“叔父不要误会,伟卿绝无此意。”稍顿,他说道:“叔父可以去探望李子春,不过,伟卿需陪同在场。”

刘良知道,这已经是邓晨能做到的极限。他点点头,说道:“也好,如此一来,大家皆可避嫌。”在死囚牢里,刘良见到了被打得伤痕累累的李子春。李子春躺在草甸子上,原本已经奄奄一息,听闻外面有脚步声,他费力地抬起头,向栅栏外一瞧,见来人竟是刘良,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用力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站于栅栏外的不是刘良还是谁。

确认来人是刘良没错,李子春眼圈一红,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颤声说道:“赵王……”

见到李子春现在的惨状,刘良也是心头发酸。

刘良和李子春的关系是真的好,刘良若有个大病小情,李子春那是忙前跑后,比自己的事都上心。这么多年相处下来,两人之感的交情早已变得异常深厚。

他刚要说话,眼角余光瞥到邓晨还站在一旁。他向邓晨那边看了一眼,后者倒也识趣,自动自觉地向一旁走去,离远了一点。

刘良蹲下身形,看向爬到栅栏前的李子春,正sè问道:“子春,我只问你一句话,那些刺客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到底是不是你找来的?”李子春的裤腿都已被血染红,两条腿已快失去知觉,根本站不起来,他趴在地上,缓缓抬起手来,说道:“赵王,子春可指天发誓,倘若我李子春与刺客私通,欲做出刺君

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我李子春,乃至我李氏一族,天诛地灭,挫骨扬灰,死无葬身之地!”他这个誓发的也够毒的。刘良不是蠢人,他和李子春相识这么久,李子春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心里有个基本判断。等李子春说完,他重重地点下头,小声叮嘱道:“只

要你和刺客无关,那么,不管你受了多重的刑,你都要给我咬牙挺过去,只要你不松口,我便有办法救你出来!”可一旦你熬不住,像李子玉那样招了供,别说是我,神仙也救不了你!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一章 赵王出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