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八十七章 志向不同

第八百八十七章 志向不同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随着董宪和庞萌被杀,首级被送到洛阳,刘秀的目光开始瞄准了东部最后一个劲敌,张步。是日,刘秀连续下诏,一封诏书,召大司马吴汉和虎牙大将军盖延回京,一封诏书调任太山太守陈俊为琅琊太守,一封诏书调任前将军王梁为山阳太守,一封诏书任命耿弇为东征军统帅,进攻张步势力,一封诏书任命李通接任前将军之职,一封诏书调任魏郡太守铫期回京,任太中大夫之职,行卫尉事(铫期回京后不久,便被正式任命为

卫尉)。刘秀这一番调整,看得出来,洛阳朝廷在继续平定东部割据势力的同时,并尽可能的稳定住己方在东部的郡县,另外,将战略重心向洛阳回缩,为将来的战略部署做好准

备。

山阳郡位于兖州的中心腹地,刘秀把王梁这位能征惯战的大将调到山阳,任山阳太守,意图很明确,就是为了给予东征军最大限度的后勤支持,提供强有力的后勤保障。

琅琊郡位于徐州北部,与张步所在的青州接壤,刘秀把陈俊放在琅琊郡,意图也很明确,就是让陈俊集全郡之力,协同东征军,给青州张步制造双重压力。

刘秀这一连串的部署,是下定了决心,彻底消灭张步势力。

张步势力,是东部最后一个割据军阀,只要平定了张步,洛阳以东,将再无强敌,洛阳也再无后顾之忧,刘秀可把朝廷的精力和矛头全力向西转移。

李通不想再做京官,执意要转军职,刘秀趁此机会,便满足了李通的要求,让他接任王梁的前将军之职。

而卫尉这个职务实在太重要了,可以说是天子身边的最后一道防线,要用谁来接任李通,刘秀也是好一番的冥思苦想。选来选去,最后刘秀决定用铫期。

铫期是刘秀的心腹爱将,文武兼备,忠肝义胆,乃刘秀打下河北根基的肱股之臣,对铫期,刘秀是极为欣赏和信任的。

李通从卫尉调任前将军,李通自己对此很是满意,但刘伯姬可不是这么想的。刘秀下诏的第二天,刘伯姬便来到皇宫,找刘秀说理。

听张昆禀报,小妹是气呼呼入的宫,刘秀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他颇感头痛,一边是自己的至交好友,一边是自己的亲妹妹,一个要做武,一个要做文,他该倾向于谁呢?

刘秀轻叹口气,说道:“请伯姬进来吧!”

张昆答应一声,转身走了出去,时间不长,刘伯姬从外面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见到刘秀后,刘伯姬福身施礼,说道:“皇兄。”

刘秀笑问道:“小妹来了,快坐。”等刘伯姬落座后,刘秀问道:“伯姬这次为何入宫啊?”刘伯姬看眼刘秀,又瞧瞧一旁的张昆。刘秀会意,向张昆一挥手,后者欠了欠身,退出大殿。等张昆走后,刘伯姬立刻起身,走到刘秀近前,跪坐下来,不满地问道:“三

哥为何要让次元转任前将军?三哥也知道次元的身体,军中那么苦,他……他的身体哪能受得了?”

是啊,次元的身体的确很难受得了军中之苦,可他这么做又是为了谁呢?刘秀苦笑道:“次元一心想转入军中任职,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只能随他去了!”

“我不同意!”刘伯姬气恼地说道。刘秀意味深长地说道:“伯姬,其实次元做卫尉,做得并不开心。次元虽是富家公子出身,但却颇有豪情壮志,正所谓好男儿志在四方,次元更愿意从军,又为何不能如他

所愿?”

作为李通的妻子,刘伯姬又怎会看不出来李通不愿意做卫尉,也不愿意被困死在这皇城之内,但她实在是不放心李通的身体。

她眼圈一红,哽咽着说道:“次元身体孱弱,他又如何能受得了军中之苦?”刘秀微微一笑,轻轻揉了揉刘伯姬的头顶,问道:“现在军中再苦,还能有当年我们起事的时候苦吗?那时候,我们连马都没有,我骑牛,次元靠两条腿。现在次元贵为前

将军,麾下将士,不计其数,就算苦点、累点,也苦不到、累不到次元的头上。”

“可是三哥,次元做了前将军,就要……就要上战场杀敌的啊!”这才是刘伯姬最为担心的。

瓦罐不离井口破,大将难免阵前亡。上到战场,不管你是将军还是兵卒,运气不好,就有可能被抬下战场,马革裹尸。

刘秀不以为然地笑道:“伯姬太小看次元了!次元率军打仗的本事,不次于朝中的任何一员大将。伯姬就把心安安稳稳的放在肚子里吧!”

“三哥……”

“好了,伯姬不要再说,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这既是次元的意思,更是我的意思!”刘秀板起脸来,不容拒绝地说道。

刘伯姬鼓着腮帮子,憋了半晌,方说道:“我可以同意让次元转做前将军,但有一点,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

刘秀笑问道:“什么事?”

“三哥别要派次元去打公孙述。”刘伯姬正sè说道:“以前,我曾拜托严先生为次元卜过一挂,次元五行缺水,越往东越兴,越往西越衰,再者说,蜀地险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峻,易守难攻……”

不等她把话说完,刘秀忍不住哈哈大笑,向刘伯姬摆摆手,打断小妹后面的话,说道:“伯姬,你想得太远了,短时间内,我并无攻蜀之意。”

正所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打蜀地,刘秀得倾全国之力,可是眼下,天下初定,千疮百孔,百废待兴,这破烂不堪的天下,已再经受不起战祸之苦。

刘秀的确有打算,在平定了张步之后,安下心来,休养生息,让天下百姓都过上几天安生太平的日子。

不打仗了,起码在短时间内,他希望不要再发生战乱,死的人已经实在太多、太多。

刘秀的话,让刘伯姬稍感安心,她说道:“三哥可答应我了,不能反悔!”

说着话,她伸出小手指头。刘秀见状,再次被逗得大笑,和刘伯姬勾了勾小手指,又宠溺地揉了揉她的头。

吴汉和盖延回京,刘秀亲自出城相迎。吴汉和盖延,先定刘永,再定董宪、庞萌,战功赫赫,为汉军的东征立下了汗马功劳。

刘秀把吴汉和盖延接入皇宫,于光明殿设宴,为吴汉和盖延接风洗尘。

朝中大臣,基本都有来参加,包括董宣和张贲二人在内。

看着被众多武将,如群星捧月一般的大司马吴汉,张贲又是敬佩又是羡慕,感叹道:“做官能做到吴公这般,位极人臣,此生无憾矣!”

董宣白了他一眼,小声说道:“不要去羡慕你远远无法企及的人,安分守己,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比什么都强。”

“陛下当年还羡慕过执金吾,还倾慕过yīn家小姐呢,最后不也美梦成真了?”张贲愤愤不平地嘟囔道。

董宣一笑,反问道:“你觉得你和陛下能比吗?”

一听这话,张贲顿是泄了气,摇头说道:“我说县令大人,你就不能不打击下官吗?”

“我是想让你清醒一点!以你现在的仕途,足以光宗耀祖了!”

“这倒也是!”听闻这话,张贲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他端起一碗酒,起身向吴汉那边走过去。吴汉身边的人太多,张贲费了好大的劲,才算挤进人群里,来到吴汉近前。

看着坐在席子上,喝得面sè通红的吴汉,张贲躬身说道:“大司马东征,战必胜,攻必克,大壮我汉室声威,下官在此敬大司马一碗酒!下官先干为敬!”

说完,也不管吴汉有没有听清楚他的话,想不想搭理他这个小县尉,张贲一仰头,把一大碗的酒水都灌进肚子里。

别的大臣喝酒都用杯子,张贲倒好,用碗装酒。不过还别说,他这倒是合了吴汉的脾气。

吴汉虽为大司马,但任职期间,在洛阳没待上几天,大多时候都是在军中度过。

先是南征,后又东征,带着汉军将士,南征北战。

在军中,他和部下们喝酒都是用碗的,没谁会文绉绉的用杯子喝酒。吴汉含笑看向张贲,问道:“不知阁下是?”

张贲急忙拱手施礼,说道:“下官洛阳尉张贲。”

“原来是张县尉。”吴汉推开桌上的酒杯,拿起酒壶,倒了一大碗的酒,向张贲敬了敬,而后,他也将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见状,周围的将官们纷纷说道:“我们也换碗喝酒!”

张贲是小混混出身,身上颇具江湖气息,这一点倒是很投军中将领们的脾气。

别的大臣都很难融入进武将的圈子里,张贲一过来便如鱼得水,和众人打成一片,称兄道弟。当刘秀回到大殿里的时候,正看到众将官们在拿着大碗,相互敬酒,而张贲也混在人群当中,与吴汉等将官推杯换盏,喜笑颜开。看到刘秀回来,众人纷纷回到各自的坐

席,张贲也躬着身子,一溜小跑地回到座位上,他对身边的董宣笑道:“董县令,我看吴公这个人很不错啊,待人很是随和!”

和传闻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司马,完全不同。

董宣耸耸肩,他对这些事情都不太关心,董宣为官的准则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守好自己的摊子,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行了,至于其它,不用管,不用问。他的性子,以及他的作风,注定了他的仕途不会有太大的上升空间,而在这点上,张贲可和董宣截然相反,他野心勃勃,对现状并不满足,想要得到更多,也想要走得更

远。

刘秀落座后,看向吴汉和盖延,说道:“此次我军能顺利收服兖州、徐州,大司马和虎牙皆功不可没,来、来、来,我们大家一起敬大司马和虎牙一杯!”

天子发话了,大臣们哪会不积极响应,人们纷纷端起杯子,齐声说道:“敬大司马!敬虎牙大将军!”吴汉和盖延将酒具换成杯子,含笑说道:“陛下盛赞了!臣等能在兖州、徐州连战连捷,皆是受陛下之庇佑,军中将士,上下一心,天下百姓,人心归顺,如此,臣等方能做到百战不殆!”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七章 志向不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