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选难定

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选难定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吴汉这个高帽戴的,让刘秀很是舒服,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吴汉的奉承,在场的大臣们都习以为常,别看吴汉上到战场和杀神一般,但在刘秀面前,极善于阿谀奉承。

要说对吴汉表现最为惊讶的,莫过于坐在末位的张贲。

他看得一愣一愣的,他一直以为像吴汉这种征战沙场,百战百胜的大将军,必是真性情的铁血汉子,没想到,在陛下面前也是极尽吹捧之能事。

刘秀对吴汉说道:“子颜好不容易回京,就安下心来,好好休息一段时日。”

吴汉欠身说道:“谢陛下体谅。”说起来,吴汉真就是一直在征战,不是打邓奉,就是打刘永、打董宪,再不就是平定地方上的贼军,幽州、冀州、荆州、豫州、兖州、徐州、青州、司隶,都快被他打遍

了。

要说刘秀麾下大臣,打仗打得最多的,非吴汉莫属。

云台二十八将,吴汉能排在第一位,三公之首的大司马,吴汉一做就是一辈子,其地位无人能撼动,这都是靠实实在在的功绩累积出来的。

三公中的大司徒、大司空都经常换人来做,只有大司马的职位,那当真是雷打不动,一直都是他吴汉吴子颜。

当然了,吴汉能坐稳大司马的位置,也不是全靠他过人的功绩,他自身的情商也非常高。

在刘秀面前,吴汉从不居功自傲,看似很能奉承刘秀,实则这又何尝不是高情商的表现。

归根结底,刘秀是君,吴汉是臣,臣子要能力有能力,要功绩有功绩,甚至都达到功高盖主的地步,这难免不会让君王心生忌惮。

如果自己再不表现得弱势一点,那真就离倒霉不远了。

刘秀是明君,吴汉也是贤臣,正因为这样,他君臣二人才会彼此默契,彼此信任,共同开创出光武盛世,将经历了王莽之乱的汉室天下,又延续了两百年。

饭后,刘秀留下吴汉和盖延。他们君臣三人一同去到清凉殿议事。

盖延是最早跟随刘秀的心腹之一,情同手足,吴汉是帮助刘秀打下江山的左膀右臂,三人的关系太熟了,私下里,他们也都很随意。

刘秀慵懒的坐在席子上,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弯曲,坐的很是随意,他拿着茶杯,慢悠悠喝了口茶水,问道:“子颜、巨卿,你二人以为,青州之战事如何?”

盖延说道:“倘若董宪还在,张步和董宪,互为唇齿,乃朝廷的心腹之患,现董宪已死,只剩张步,已不足为虑。”

吴汉含笑说道:“伯昭打青州张步,多则半年,少则三月,足可平定!”

盖延说道:“张步其人,只有小才,并无大略,他充其量可为一方之枭雄!现,建威(耿弇为建威大将军)率铁甲十万,横扫青州,不在话下。”

听了吴汉和盖延的话,刘秀露出笑容。吴汉接话道:“何况,山阳王梁,可为伯昭之后援,琅琊陈俊,可为伯昭之策应,张步以一州之力,实难抵御。”

何况现在张步还没有占领青州全境,青州太山郡已然在己方的掌控之中。

刘秀点点头,话锋一转,说道:“前段时间,公孙在长安大破十万蜀军。”

吴汉和盖延相视而笑,说道:“此战之战报,微臣也都仔细看过了,说起来,还是陛下配合公孙,演出了一场好戏啊!”

刘秀仰面而笑,过了片刻,他说道:“本以为此战可让公孙述有所收敛,可前几日,蜀地密探回报,延岑屯兵数万于汉中。”

汉中的北面就是长安,屯兵于汉中,目的很明确,依旧是对长安虎视眈眈,汉中境内之敌,随时可以发兵北上,直取长安。

吴汉眉头紧锁地说道:“现在,张步已不是朝廷的心腹之患,而公孙述才是心腹大患啊!”

盖延拱手说道:“陛下,微臣愿率军,在汉中与延岑决一死战!”

他话音刚落,吴汉也拱手说道:“陛下,此战微臣愿往!”

刘秀看看吴汉,又瞧瞧盖延,没有立刻说话。吴汉和盖延对视一眼,拱起的手慢慢放了下去。

朝廷在西面,不是没有主将的,人家征西大将军冯异还在呢,他们请缨出战,这算怎么回事啊,让冯异知道,心里肯定会不痛快。

沉默了好一会,刘秀说道:“我打算派出一支奇兵,深入汉中,打延岑一个措手不及,如此一来,长安的威胁也就随之消失了。”

吴汉想了想,说道:“陛下,西征军的目标太大,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都会让公孙述有所察觉,贸然深入汉中,只怕,难以克敌制胜!”

刘秀点点头,说道:“所以,我才打算从洛阳派出一支奇兵!”

吴汉和盖延眼睛同是一亮,说道:“陛下,末将愿往!”

刘秀摆了摆手,说道:“你二人刚刚回京,如果突然消失,公孙述又怎能不做防范?”

这个偷袭汉中的主将,一定得是个让公孙述意想不到的人,同时,这名主将还得有过人之能。

既然是奇兵,兵力肯定不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能太多,得尽量缩小目标才行,以少量的兵马,深入汉中作战,主将若是泛泛之辈,这仗也不用打了。

吴汉和盖延领会了刘秀的心思,对视一眼,皆沉默下来。

洛阳城内,排的上号的将领,像吴汉、盖延、邓禹、贾复等人,必然都被公孙述的细作暗中监视着,他们当中任何一人的动向,都会被公孙述的密探回报到成都。

可是,除去这些威名赫赫的将领外,还能有谁可担此大任呢?

吴汉眼珠转了转,眼睛突的一亮,脱口说道:“陛下,微臣倒是想到了一人,只是……”

“只是什么?”刘秀好奇地问道。

“只是怕陛下舍不得!”吴汉苦笑道。

刘秀乐了,说道:“子颜,你说说看,你举荐的倒地是何人?”

吴汉一字一顿地说道:“新任的前将军,李通!”

听闻吴汉推荐李通,刘秀愣了一下,好半晌没说出话来。吴汉说道:“要说统兵打仗的本事,前将军是跟随陛下,在南阳起事的元老,经历过的大仗小仗,不计其数,用身经百战来形容,也毫不为过。要说威望,前将军可是当朝

之驸马,谁敢不服?要说调动将士的士气,堂堂驸马,都敢以身涉险,亲至汉中征战,下面的将士们,还有谁会不拼命作战?”

盖延边听边点头,不过等吴汉说完,他又摇了摇头。吴汉说的这些都对,但是这个任务太危险了,派谁去都行,唯独派李通前去,这实在太为难陛下了。

陛下同辈的至亲,只剩下湖阳长公主(刘黄)和宁平长公主(刘伯姬),湖阳长公主看破红尘,回湖阳封地修道了,现在还留在陛下身边的,只有宁平长公主。

让陛下派宁平长公主的夫婿去执行这么危险的任务,别说陛下心里的那一关过不去,就连宁平长公主的那一关都过不了。

刘秀沉思许久,幽幽叹息了一声,说道:“次元的确是个好人选,可惜,不行啊!”

他答应过小妹,不把李通派去蜀地,这次要孤军深入,打汉中的延岑,更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全军覆没,从上到下,一个都回不来。吴汉耸耸肩,说道:“微臣以为,再没有谁比前将军更适合了。”关键是李通的目标小啊,以前他一直做卫尉,不领兵打仗,现在才刚刚转做前将军,公孙述的密探,一定

不太会关注李通。

刘秀思前想后,最终还是摇摇头,表示不妥。吴汉还要说话,盖延插话道:“陛下,微臣以为,即便从洛阳派出奇兵,进入汉中,也很难成功偷袭到延岑部。”

“哦?”

“汉中与长安,近在咫尺,西征军目前就驻扎在长安,身在汉中的延岑,一定会加强戒备。”这种情况下,想打延岑一个措手不及,基本没有可能。

刘秀微微一笑,说道:“这点巨卿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让延岑疏于防备!”

“不知陛下有何良策?”吴汉和盖延不解地看着刘秀。

刘秀说道:“皇宫之内,有公孙述安插之细作!”对于吴汉和盖延这两位心腹爱将,刘秀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他将洛幽之事,前前后后的向两人讲述一遍。

最后,他含笑说道:“我可以借用洛幽之口,让公孙述乃至延岑,误以为西征军在长安屯田,如此一来,必可大大降低延岑的警惕心。”

吴汉和盖延听得直咧嘴,陛下明知道皇宫内有细作,还隐忍不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把细作留在宫中,胆子也太大了吧?

“陛下,细作藏匿在西宫,这……一旦细作心生歹念,对yīn贵人不利,岂不……岂不追悔莫及!”

刘秀摇头,说道:“洛幽不会伤害丽华。”刘秀也不知自己为何如此笃定,但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究竟是发自内心的亲近还是排斥,或多或少都会表现出一些蛛丝马迹。

在刘秀看来,洛幽对丽华,是亲近远大于排斥的,不然的话,她也不用前后两次去救丽华。

吴汉和盖延对视一眼,依旧觉得陛下的做法太过冒险,但涉及到皇宫内部之事,他二人也不好插手。

沉默少许,盖延正sè说道:“倘若陛下真能利用洛幽,向公孙述传递虚假情报,出奇兵偷袭汉中郡,微臣觉得可行。”

吴汉亦是点了点头,他的想法和盖延一样,也认为此计可行。但话题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原点,究竟该派何人率领这次奇兵,深入汉中,打延岑一个措手不及?“陛下,微臣依旧以为,前将军最为合适。”在洛阳朝廷里,李通还没有领兵打过仗,对于公孙述而言,他盯防着谁,都不会去盯防李通,而李通本身又的的确确是个能征

惯战的将领,且实战经验丰富。有这么一个合适的人选不用,那还能用谁呢?

刘秀揉了揉额头,缓声说道:“此事,容我再仔细想一想。”

吴汉还要继续说话,盖延提醒道:“大司马今日的酒喝得太多了,还是多喝点茶,醒醒酒吧!”转头看了一眼盖延,见他也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吴汉仔细一琢磨,也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他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拿起茶杯,咕咚咚的灌了一大口茶。

看网友对 第八百八十八章 人选难定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