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九十三章 行事果决

第八百九十三章 行事果决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汉军要穿过半个汉中郡,到达北山,打延岑一个措手不及,就必须得瞒过散布在汉中的公孙述耳目。

三万人的行军,要想在敌人的地盘上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这看似不太可能,实际上并不然。

汉中郡人广人稀,境内共有九个县,分别是南郑、沔阳、成固、襃中、上庸、安阳、西城、锡县、房陵,其中西城是郡府所在。

这九个县,其中有五个县都集中在汉中的西部,另外的四个县,分散在汉中的中部和东部。

而汉军的行进路线,正是从汉中的东部进入,行至中部再北上,走子午道,最后抵达北山。

这条行军路线,是完全有可能避开当地的百姓,乃至公孙述的耳目,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在延岑部背后的。

李通看向马武、王霸、侯进,说道:“我们需要汉中向导,大量的汉中向导。”

侯进正sè说道:“将军,此事交由末将去办!”

李通点点头,说道:“虽说我们的目标是延岑,但该做的样子也要做好,明日,便让将士们去测量土地,做好即将屯田的准备!”

“是!”众人齐齐答应一声。

以李通为首的汉军,到了南阳的涉都乡后,开始安营扎寨,并于涉都乡的周边进行土地测量和规划,当真是摆出一副准备屯田的样子。

汉军三万兵马的调动,自然也吸引来了公孙述的探子,探子在看到汉军的确是在屯田,也就没再继续关注他们。

其一是这支汉军的兵马太少,只有三万人而已,无论是对南郡的田戎、任满部,还是对蜀地,他们都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其二,这支汉军的主将是李通,一个投靠洛阳后,从没打过仗,只靠着驸马身份做到卫尉、前将军的公子哥。公孙述这边,自然不会把这三万汉军放在眼里。

汉军在南阳大张旗鼓屯田的同时,侯进于暗中派人到汉中,招募当地的向导。

只十天左右,侯进便招募到三十余人,这些人大多是汉中的猎户、走夫,对于汉中的地形,乃至不为人知的小道、山道,都十分熟悉。

等到侯进把向导都招募好,李通这边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

他将麾下的将士们分出一批精锐,再把这批精锐乔装成几支商队,规模大的有百余人,规模小的几十人。

假扮商队的目的,是让他们走在己方大军的前面,说直白点,就是拿他们去做探路石。李通把侯进找来的向导,分散开来,在每支商队里安排两到三人。

是日,晚间,以李通为首的汉军悄悄离开汉军大营,直奔西面的武当山而去。李通并没有把全部将士都带走,还特意留下几千人在营内。

如果大营在一夜之间人去楼空,不让公孙述探子发现还看,一旦被发现,势必会引起公孙述那边的警觉。

李通是个心思细腻的人,他做事,方方面面的细节都会顾虑到,可谓是滴水不漏。

武当山,是南阳和汉中二郡之间的界山,武当山的东面是南阳郡,西面是汉中郡,一条长长的山脉,将两郡分隔开。

穿行武当山时,侯进找来的向导起了作用,汉军没有走平坦的穿山大道,而是走崎岖隐秘的小路,成功避开了公孙述军在武当山内设置的要塞和据点。

长话短说,队伍行进了一宿,翌日天亮,李通下令,让将士们在山林中休息,不准生火造饭,只吃随身携带的口粮。

白天无话,晚间,汉军继续行进,出了武当山地界,进入汉中郡。

与南阳相比,汉中人口要少得多,而且郡内的人口主要集中在中西部,东部这边,当真是人烟罕至。

李通率领的汉军,白天休息,晚上行进,如此走路,固然隐蔽,但也极易迷失方向。

这时候,李通让侯进招募的向导就发挥出了功效,即便是在能见度极低的夜间,他们也能轻车熟路的带着汉军,按照原定的路线行进。

在汉中郡足足走了八天,汉军终于接近汉中的郡城西城。

也直至到了这里,人烟才算开始兴旺起来。

但对于李通等汉军而言,行军的难度变得更大了,即便是夜间行军,他们也得避开人口集中的村镇,有时候,他们往往一绕路就要多走出一二十里地。

辛苦是辛苦了一些,但这支深入汉中的汉军,当真做到了无声无息,如同幽灵一般的神出鬼没。

到了西城附近,也就紧接了子午道。白天汉军依旧在隐蔽之处休息,到了晚上,汉军才开始正式进入子午道。

西城附近的这段路,还算是好走。

汉军在走子午道时,依旧是昼伏夜出,刚开始,这么走还没问题,可随着一路向北行进,道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而且越来越狭窄。

他们在夜间行军的时候不敢点火把,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将士们深一脚浅一脚的,完全是跟着前面的同袍走。

有些人们走着走着,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不见了,后面的一窜人都跟着消失,不是人间蒸发,而是踩空从山道上摔了下去。

当汉军走到汶水河的时候,已经不可能再在夜间行军,这里的道路,也不能称之为道路,完全是靠人力铺设的栈道。

栈道就设置在悬崖峭壁上,一边是山壁,一边是深渊,深渊底下便是波涛汹涌的汶水河。栈道的宽度,也就一米出头,马车根本走不上去。

听闻前方将士的回报,李通带着马武、王霸、侯进诸将,来到栈道前,定睛一看,众人纷纷倒吸口凉气。

王霸皱着眉头,小声说道:“这条栈道也太狭窄了,我军的辎重车辆根本上不去!”

马车差不多接近两米宽,走在这么窄的栈道上,得有两个轮子悬在外面,这怎么能行?马武还特意走到栈道上,用力跺了跺脚,下面的木板子发出咯吱吱的声响。

他禁不住摇摇头,说道:“次元,我军的辎重根本上不了栈道!”

这条木栈道,人走都危险,随时有可能踩断木板,运送辎重的马车别说上不来,即便能上来,也不敢让马车在这上面走啊!

李通眉头紧锁,沉吟片刻,他当机立断道:“传令下去,所有的辎重,能带走的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地弃掉,抛入汶水河!”

“将军——”在场诸将脸sè同是一变。弃掉所有辎重,这也太冒险了吧?

李通意味深长地说道:“已经走到这里,我军已再无回头之路,要么顺着这条栈道走下去,要么被困死在汉中!”

说着话,他环视周围众人,一字一顿地问道:“诸君是想随我继续走下去,还是想冒险原路返回?”

马武地垂下头,仔细想了想,用力地拍了拍巴掌,说道:“前将军有令,方便带走的辎重带走,不方便带走的辎重,就地弃掉,你们都没听见吗?”在军中,李通的声望并不算高,可马武的声望极高,一提到武瘟神马武,无论是汉军还是敌军,又哪有没听过的?马武发了话,下面的汉军将士们不敢再犹豫,纷纷动了

起来。

人们把拉车的马匹解下来,将一些沉重之物放在马背上,至于体积大的马车,还有一些大型的辎重,人们忍痛退下悬崖,看其落入汶水河中。

一时间,只见悬崖上掉落的车子一辆接着一辆,噗通、噗通的落水声,不绝于耳。

该弃掉的辎重都弃掉,李通这才下令,全军上木栈道,继续前行。

走在前面的是依旧是商队。今日负责在前探路的商队,共有五、六十号人,为首的头领,在汉军中的身份是校尉,名叫何贵。商队里,有三十多匹马,每匹马的马背上都托着两口大箱子。他们一行人,顺着木栈道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人们将马儿的缰绳都抓得紧紧的,生怕马儿在木栈道上受惊

。马儿自己摔下去倒不要紧,就怕受惊后把人给撞下去。一路无话,等天至傍晚的时候,何贵这支商队来到木栈道中段的一处休息区。这里是两条栈道的连接之处,有块百丈见宽的大平地,这里名叫子午台,子午台也是子午道

上的重要休息区之一。何贵等人到了子午台后,立刻有一队军兵走了过来。见状,下面的人心头一惊,相互看看,没发现己方那里露出了马脚。何贵向手下人递去一个眼神,示意他们不要慌乱

,静观其变。

一干穿着公孙述军军装的蜀兵来到他们近前。打量他们一番,为首的一名队率伸出手来,问道:“带户版了吗?”汉代的户版,就是户籍,如同身份证一般,是身份证明。不过户版要比身份证详细得多,上面记录着这个人的族长名字,父母名字,兄弟姐妹、妻子儿女名字,家住何方

,做什么工作,有什么爵位,甚至连这个人的身高、体型、肤sè都有详细的记录。

何贵只是稍愣片刻,便满脸堆笑地说道:“这位大哥,小的们都没带户版!”因为户版记录的十分详细,所以户版的体积也很大,没人会终日把户版带在身上。那名队率闻言,立刻沉下脸来,说道:“没带户版?那我又怎知道你们都是什么人?是不

是洛阳来的细作?”

听闻这话,商队中的许多人脸sè都是一变。何贵背对着众人,向背后向人们勾了勾手指头,示意他们都做好准备。

他把腰间的钱袋解下来,递给那名队率,说道:“这位大哥,小的们就是做小本生意的,走南闯北,也很不容易,还望这位大哥能给行个方便!”队率接过何贵递过来的钱袋,在手中点了点,感觉还挺沉的,但里面的东西却不太像钱币。他对着何贵哼笑一声,说道:“看在你这么机灵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网开一面。

”说着话,他把钱袋的封口打开,向外一倒,啪,一颗石疙瘩掉在他的掌心里。见状队率勃然大怒,喝道:“大胆!竟敢戏耍老子……”他话没说完,何贵背于身后的手已从后腰抽出匕首,由下而上的通了出去,就听噗的一声,匕首的锋芒由对方的下颚刺了进去,只剩下刀把露在外面。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三章 行事果决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