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八百九十八章 蜀地猛将

第八百九十八章 蜀地猛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孟宁的名气虽没有孟英大,但在蜀地,也是有一号的猛将,可谁能想到,孟宁竟然在周至关外,惨死于王霸战马的铁蹄之下。

在后面掠阵的孟英看的清楚,见孟宁被王霸的战马活生生踩死,他又气又急,又悲又愤,肝胆欲裂,忍不住怒吼出声。

孟英从战马的得胜钩上摘下自己的墨渊槊,提马直奔王霸冲了过去。

王霸正骑着战马,在孟宁的尸体周围打转,忽听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他扭头一瞧,只见又一名蜀将向自己这边奔来。

他嘴角上扬,哼笑出声,单手一抬手中的锤子,指向策马而来的孟英,大声说道:“来贼通名!”

孟英没有说话,催马来到王霸近前,回答他的是抬槊便刺,直取王霸的胸口窝。

王霸也是艺高人胆大,他将锤子向下一放,以锤头挡在自己的胸前,迎接对方刺过来的墨渊槊。

耳轮中就听当啷一声巨响,墨渊槊的锋芒结结实实地刺在锤头上,当即爆出一团火星子。

那一瞬间,王霸就感觉有千钧之力席卷而来。他坐在马上的身子不受控制,直接倒飞了出去。

他向后飞出三米远,双脚才算沾地,紧接着,他噔噔噔的又连退了数步,这才算把身形稳住。

王霸脸sè顿变,他自己的力气有多大,他当然最清楚不过,可这名蜀将的力气,只在他之上,不在他之下。王霸还没有缓过这口气,孟英的战马又到了他近前。

墨渊槊在空中画出一道电光,狠狠砸向他的脑袋。王霸没有时间做出闪躲,只能拼尽全力,横锤向上招架。

当啷!又是一震巨响,王霸身形一晃,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孟英的战马在他身侧风驰而过,也就在战马跑过的刹那,马背上的孟英回手又是一槊,锋芒直取王霸的后脑。

坐在地上的王霸反应也快,好似皮球一般,身子向旁一轱辘,险险躲避开对方的杀招。哒、哒、哒!战马跑出一段距离,孟英一拽缰绳,战马调转回头。

这只是一个照面,半个回合,那么勇猛的王霸,竟已被孟英震下战马,险象环生。

站于城头上掠阵的李通,心头一震,他抬手指着孟英,问道:“此人是谁?”

汉军将士都不认识孟英,看着城外手持墨渊槊的孟英,一时间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名汉中的向导来到李通近前,小心翼翼地说道:“前将军,他……他就是四虎之一的虎烈将军孟英!”

原来此人就是孟英!李通眼眸一闪,拢目仔细打量孟英。孟英个子很高,起码在九尺开外。汉代一尺差不多是二十二厘米左右,九尺开外,相当于近两米高了。

向脸上看,孟英的相貌不错,国字脸,浓眉大眼,鼻直口方,一对星目,炯炯有神,亮得惊人。

他手中的墨渊槊,精铁制造而成,比普通的战槊还要更粗更长,分量也更加的沉重。

他胯下的战马也不同寻常,通体乌黑,黑得油光铮亮,仿佛一匹黑段子,身子连根杂毛都找不到。

这匹战马,不仅高,而且异常粗壮,打眼一瞧,给人的感觉十分笨重,但它奔跑起来,可一点也不笨重,其速度之快,真仿佛黑旋风一般。

看到这匹马,李通心中自然而然地冒出一个名字,乌骓!

乌骓是当年项羽的坐骑,跟随项羽,征战南北,后来项羽在乌江边被逼自刎,据说乌骓也随之投江自尽。

孟英不凡,胯下的战马更不凡,这一人一马,站在战场上,高一人头,乍人一背,威风凛凛,真好似天神下凡。

李通眯了眯眼睛,禁不住暗暗点头,这些年,公孙述在蜀地还真是攒下不少的本钱。

公孙述拥兵达到四十余万,对外号称百万,麾下战将,数以百计,当今之天下,唯一能和陛下一较高下的,也唯有公孙述了。

李通心里正琢磨着,城外的战场上,王霸和孟英已经打到一处。王霸被震下战马,他在地上作战,而孟英则骑着高头大马,在马上作战。

这两人的对阵,一个在下面,一个在上面,孟英是骑马围着王霸打。

刚开始,王霸还能和孟英有来有往,有攻有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王霸渐渐变得气喘吁吁,鼻凹鬓角都是汗珠子。

反观孟英,则是愈战愈勇,一杆墨渊槊,上下翻飞,招招不离王霸的要害。

见王霸越打越被动,越打越险象环生,李通生怕他有闪失,对身边的诸将急声说道:“鸣金!”李通一声令下,城头上立刻传出铜锣声。当、当、当!尖锐的铜锣声传到战场上,王霸使出吃奶的力气,在挡下孟英的一记重击后,嘶吼着连攻了数锤,趁着把孟英逼退

的短暂空档,他抽身而退,转身要往回跑。

自己的同族兄弟,也是自己师弟的孟宁都死在王霸的手里了,孟英哪肯放他离开。

孟英断喝一声,提马追了上去。王霸的两条腿,哪能跑得过战马的四条腿,何况孟英的坐骑还是和当年乌骓同品种的宝马。

只眨眼的工夫,孟英便追至王霸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的背后,他蓄足力气,对准王霸的后脑,狠狠刺出一槊。听闻背后恶风不善,王霸不用回头瞅也能判断出来,对方的杀招又来了。

他往前狂奔的身形突然向下一矮,由奔跑变成了往前轱辘,唰,孟英刺过来的长槊,几乎是贴着王霸的肩头掠过。

孟英急急勒停战马,回身又要出槊,这时,王霸在地上翻滚的身形业已停了下来,他手臂向外一扬,一大把沙土从他掌中飞出,直向孟英的脸颊打去。

暗叫一声不好,孟英急忙抬起左手,手掌张开,挡住自己的面门,啪,这把沙土,全打在他的掌心上。

也就在这一闪即逝的空档,王霸将锤子抡起,猛击战马的后腿。

人家是在马上,自己是在地上,人家是居高临下,自己则是仰着头作战,优劣的差距实在太大。王霸攻出的这一锤,就是想把孟英从战马上锤下来。此时,孟英的手掌是挡住面门前的,并看不到王霸砸向马腿的那一锤,不过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战马看到王霸的锤子横扫过来,意识到危险,长嘶一声的同时,从地

上一跃而起,竟然把王霸这十拿九稳的一锤给闪躲开了。

此情此景,把在场的汉军将士们皆吓了一跳,这战马还成精了不成?王霸也是一脸的呆滞,没想到战马在没有主人控制的情况下,能自己躲闪开他的一锤。

以手掌挡下王霸扬过来的沙土,孟英业已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恨王霸恨得牙根都痒痒。

他抡起墨渊槊,对准王霸的脑袋,一槊砸了下去,恨不得一下子就把王霸给砸成肉泥。

王霸还在愣神当中,当他反应过来时,墨渊槊已然砸至他的头顶上方。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闪过来一道电光,正击打在墨渊槊的槊头上。

只听当啷一声脆响,原本砸向王霸脑袋的墨渊槊向旁偏离了一段,这势大力沉的一槊也随之砸偏。反应过来的王霸,身子立刻向后翻滚,轱辘出去好远。孟英没有再去追击王霸,而是转头一瞧,只见一名汉将催马来到自己的近前,刚刚就是这名汉将出刀,挡开了自己

的墨渊槊。

王霸的形象就很一般,可能是刘秀称帝之后,他这位富波侯的伙食也改善了不少,和朱祐一样,都开始横向发展,长得肥头大耳,活脱脱的一个大肉球。

所以当王霸在地上翻滚的时候,简直毫无违和感。而这位后上来的汉将,其形象比王霸更差,蜡黄的脸sè,卧蚕眉,大环眼,塌塌鼻,大嘴岔,一脸的横肉还带着疤,就他这副尊荣,走到大街上,地痞混混见了他都得绕

道走,孩童见了他都得吓得不敢啼哭。

这位汉将,正是大名鼎鼎的武瘟神,马武马子张。

孟英不管来者是谁,总之,他胆敢阻拦自己为孟宁报仇,他就得死!孟英怒吼一声,抡槊砸向马武。马武横刀向上招架。

当啷!随着一声脆响,马武胯下的战马向后连退。孟英得理不饶人,催马追上前来,还要继续施展杀招,马武的九耳八环刀已先横扫过来。孟英竖立起墨渊槊,当啷,刀锋砍在槊杆上,爆出一大团的火星子。孟英收槊,

顺势向前一捅,锋芒直取马武的胸口。

马武将长刀向外一挑,当啷,刺过来的长槊被弹开,他回手一刀,斩向对方的腰身。

孟英收招也快,再次用墨渊槊将九耳八环刀挡住。他二人走马盘旋,战到一处,叮叮当当的脆响声不绝于耳。

只转瞬间,两人已战了三十多个回合。城头上的李通面sè凝重,侧头喝道:“鸣金!赶快鸣金!”

这个孟英,着实是厉害,即便是马武与之对战,都不占丝毫上风。

要知道马武在汉军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猛将,一杆九耳八环刀,横行天下,难逢敌手。眼下的孟英,让李通想起了当年的巨无霸。

马武和孟英没有分出胜负,听身后城头来传来鸣金之声,马武无奈,只能虚晃一招,拨马就走。

孟英气急败坏的大叫一声,催马便追,他只追出不远,城头上已然啪啪啪的射下箭矢,孟英只能勒马,持槊拨打飞射过来的箭矢。

趁此机会,马武连同先前退下阵的王霸,带着一千名汉军,全部退回到周至关内。

他们刚回来,看守城门的军兵便把城门关闭,上门栓,还有一根根木头桩子,将城门死死顶住。

回城后,马武下马,顺着台阶,大步流星地登上城头,他来到李通近前,粗声粗气地问道:“次元,我与那贼还未分出胜负,你为何要鸣金?”

“前将军做得没错,再打下去,你也危险了!”跟着马武一并登上城头的王霸在旁嘀咕了一声。马武转头怒视着他,冷声说道:“你当我像你一样没用?”

王霸愤愤不平地说道:“要不是我不慎落马,他又岂能胜我?”说着话,他目光下垂,说道:“你先看看你的手吧!”

马武先是一怔,然后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掌心竟然多出许多细小的裂纹,血丝正缓缓渗出,那是他和孟英的打斗中被震伤的。二人交锋的时候,马武处于高度紧张当中,浑身的神经都是紧绷到了极点,他根本感受不到掌心的疼痛,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到,自己的双掌是酥麻中带着刺痛。

看网友对 第八百九十八章 蜀地猛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