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八章恨不能孤家寡人

第十八章恨不能孤家寡人

一茅斋书生成圣比青山通天与中州大乘更重要,天地提前便显现出了各种征兆。

这场大风便是其中一种,今年的荷花居然在初春便提前盛开又是一种。

小荷摘了一片荷叶,又用荷花揉出汁液来,仔细忙了半宿,终于蒸好了香甜的荷叶饭,开心端到柳十岁的身前。

因为山村血案的事情,柳十岁这些天的心情一直有些低落,她不知如何开解,只能在吃食方面格外用心。

好在柳十岁不像井九,对吃东西还留着几分兴趣,总算是没有让她的心意白费。

看着柳十岁吃的香甜,小荷觉得好生满足,把书桌上的纸墨收拾了一下,走到窗边去检查符纸还能维持多长时间。

最近这段时间的风太大,必须用符纸摆出避风阵,才能不被侵扰。

至于她开的这间客栈当然没有什么生意,顾清当年替她挑的地方再好,也禁不住天地的打扰。

她来到窗边,见着前方山里生出数道清光,紧接着看到了几名修道者,神情微异道:“中州派居然也来人了?”

柳十岁走到窗边望过去,视线落在一名瘦高老者的脸上,与当年在云台里背下来的那些卷宗一对照,便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说道:“任千竹,当年是化神境巅峰,但这百年里不知因何晚来发枝,竟是连破三境,已经是炼虚上境。”

小荷听着对方竟是炼虚上境的大强者,紧张说道:“那岂不是中州派的大人物?”

柳十岁说道:“以前谈真人不喜欢他,这些年才算是得了些权柄,越千门死后,他在云梦山的地位更高。”

一百多年前,井九与布秋霄在旧梅园搭成协议,一茅斋不再干涉皇位之事,在中州派看来这便是背弃盟友的行为。

那之后,一茅斋与中州派的关系自然不复当年亲近,后来布秋霄在朝歌城亲自守了井九十年,双方更是快要撕破脸。

今次中州派让任千竹来庆贺布秋霄成圣,明显是想要修复两家宗派之间的关系。

青山宗现在给中州派的压力太大,井九回到青山干脆利落地击败方景天,也没有让青山内耗太严重。

想到这件事情,柳十岁的心情稍微松快了些,说道:“中州派再如何挣扎也没意义,终究都不是公子的对手。”

小荷心想谈白二位真人可是朝天大陆最顶尖的人物……好吧,她已经习惯了柳十岁对井九的盲目信任或者说崇拜,眨了眨眼睛,问道:“那你和这个任千竹比呢?”

柳十岁说道:“他是中州派的资深长老,我自然远不如他,不过有不二剑与管城笔,我应该能杀了他。”

……

……

这里是千里风廊的入口处,但没有什么森严的看守,山sè河景寻常美丽,只是新生的青草都被风压平了下去,看着有些可怜。想来这里平时风小的时候,说不定还有很多游客。

任千竹轻拂衣袖,把扑面而至的大风驱散,看着那座客栈以及紧闭着门的那些商铺,在心里想着这些。

走过客栈,沿河而行,没有多长时间便来到了一座湖畔。

湖面生着无数波涛,一道一道地横亘而至,看着颇有威势,浪声惊人。

湖边生着柳树更是被吹的不停狂舞,叶子尽数落光,就连柳枝的皮都剥离了不少。

“千里风廊果然名不虚传,据闻到了风廊深处,风势更疾,更有着下界的yīn气,刺骨寒魂,如罡风一般,在那里修行,磨炼心志的效果比青山剑峰也差不到哪里去。”

任千竹对随行的弟子们说道:“我已传书入斋,应该还需要段时间,你们在此间各自修行,感悟一番。”

弟子们领命应下,自去树林里静坐养神。

扑楞扑楞。

一只红鸟逆风而至,落在一棵柳树上,低头梳理了一下自己的羽毛。

任千竹站在树下,看着湖上的巨浪,仿佛无所察觉。

红鸟抬起头来,乌溜溜的黑眼珠轻轻一转,口吐人言:“冷山地底那边如何?”

任千竹依然对着湖面,神情却恭谨了很多,应道:“当年安排的那名散修莫名死了,那件用鳞片制的法宝也应是毁了,无法确定火鲤的位置。”

红鸟说道:“即便找到火鲤,也需要找到控制它的方法,不然那道屏障极难摧毁。”

任千竹神情凝重说道:“越千门死后,白真人更加信任我,但控制火鲤的方法只有她知道,连谈真人都不知道,她不可能告诉我。”

“那就算了。”

红鸟从枝头飞起,顺风而去,很快便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风廊入口处。

任千竹依然没有动,静静看着湖面的巨浪,很久后才收回视线。

原来他也是不老林的人。

难怪去年越千门在朝歌城拿还天珠的时候,会被太平真人掌握行踪,继而杀死。

……

……

那只小红鸟飞到了千里风廊入口处,落在了那间客栈的檐上。

狂风吹得它羽毛乱翻,朱sè浓浅不定,反而很是可爱。

它缓缓转首望向风廊深处。

一茅斋就在那里。

再过些天,布秋霄便会成圣,在那之前,这里的天地气息会发生剧烈的变化。他只需要选择任意一刻,伤到布秋霄的本体,取到他的圣人之气,破掉一茅斋镇压冥界通道的阵法,便能把这场大风送到冥界。

风是气的流动,没有任何杀伤力,哪怕是带着yīn寒意味的罡风,对冥界也不会造成任何伤害。

他要借的是风势。

只有这场大风才能把冥河里的火焰尽数点燃。

狂暴燃烧的冥河如果遇着东海的无尽海水与通天杀阵里的满天血雾,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便是他想着那个画面都有些喜悦。

他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才能靠近布秋霄。

如果他跟着任千竹进一茅斋,应该能瞒过那些书生的眼睛,问题在于任千竹也无法靠布秋霄太近。

想着这些事情,小红鸟在檐上不停地踱着步,发出啪啪的轻响。

……

……

啪啪,啪啪。

小荷抬头望向屋顶,说道:“往年也没这么大的风,石子都被卷了起来,你听,打的真厉害。”

“是挺厉害的。”

柳十岁右手握着管城笔,左手握着微微颤抖的不二剑,看着桌上的那张纸说道。

小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柳十岁保持着这个姿式,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他还是选择放下了手里的笔与剑。

那张纸上是他抄写的一篇前人古赋,说的是正气入星汉、国士本无双。

在这一刻,他心里想的是另外一句话——恨不能孤家寡人。

如果他只是一个人,绝对不会放下管城笔与不二剑,就算稍后会战死,至少能通知一茅斋里的同窗们,警告先生一声。

屋顶的石子撞击声与滚动声忽然停了,小荷看了眼窗外,发现风还在继续,不禁有些疑惑。

又是啪的一声轻响,屋顶一片瓦片破掉,狂风与天光一道灌入,发出凄厉的啸鸣。

那只小红鸟飞了进来,挥动着翅膀,风声顿时消失。

伴着一道清光,红鸟落在地上,变成了一个红衣少年。

小荷猜到对方的身份,脸sè变得异常苍白,下意识里向后退了几步,站到了柳十岁的身旁。

太平真人对她笑着说道:“那年烦你带我去摘了些莲花,还没有谢你。”

……

……

(今天带着全家人正式踏上旅途了,十个人,两台车,我感觉到压力很大啊……)

看网友对 第十八章恨不能孤家寡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