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零一章 汉中之战

第九百零一章 汉中之战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朱浮领兵打仗的本事的确不怎么样,但他麾下的征西军可不是泛泛之辈。

征西军成立的最早,由成立到现在,他们所经历的战事就没停过,全军上下,称得上个个都身经百战。

延岑追击的速度很快,朱浮率领着征西军,还没撤回到长安,只走到半路,延岑便率部追了上来。跑是跑不掉了,朱浮横下心来,指挥将军将士,全力迎战蜀军。

双方于长安南部的平原地带,展开一场大规模的交锋。

延岑本以为己方击溃朱浮军,只是手到擒来之事,但战场上,征西军超强的战斗力完全弥补了朱浮的指挥不力。双方硬是打了个势均力敌。

未能击溃汉军,延岑又急又气,亲自上阵,率领一批精锐,冲杀汉军的方阵。

刚开始,延岑率领的蜀军精锐还真把汉军的前军撕开一条大口子,当他乘胜进攻汉军中军的时候,遭到汉军中军将士的凶猛反击。

就连坐镇中军的朱浮,都亲自顶了上来。在汉军的反戈一击之下,延岑率领的蜀军精锐被打退。一天的激战下来,双方将士死伤无数,但却未分胜负。

汉军和蜀军的交锋,打成了僵持状态,直到晚间,天sè大黑,双方才偃旗息鼓。

这时候,朱浮不敢再退,双方的距离太近,一旦选择撤退,延岑率领的蜀军必定会追杀上来,到时己方的局势将会十分不利。

延岑也没有撤军的打算。朱浮是他收服三辅的最后一道障碍,对于此战,他是抱着势在必得的心理,现在未分胜负,他哪能甘心撤退。

朱浮是不敢撤,延岑是不甘心撤,双方的兵马相隔百十步远,也不安营扎寨了,将士们全部就地休息。

翌日早上,天sè刚蒙蒙亮,蜀军率先吹响进攻的号角,汉军也不怯战,立马列阵营地,汉军和蜀军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锋。

看双方交战的战局,完全是旗鼓相当,汉军打不溃蜀军,蜀军也同样击不败汉军。双方将士都在咬紧牙关,苦苦支撑。

仗打到这一步,已完全演变成了一场艰苦的消耗战。现在比拼的不单单战力,更是在比拼双方将士的意志力,比拼谁更能消耗得起。

第二天的汉蜀交锋,双方依旧伤亡惨重,等到天sè黑下来,双方停战后,情况还和第一天一模一样,朱浮是不敢撤,延岑是不甘心撤。

等到了第三天,战事终于发生了变化,以李通为首的汉军赶了上来,在蜀军的背后突然出现。随着李通一部的赶到,战场上的天平立刻失衡。

西征军将士士气大振,反观蜀军将士,则是士气低落,斗志迅速瓦解。

朱浮率领的汉军和李通率领的汉军,分从南北,对延岑率领的蜀军,形成的夹击之势。

最先扛不住的就是蜀军的后军。在战场上,军中战力最强的将士,基本都在前军,而战力最弱的将士才会留在后军。

面对着如狼似虎的李通军,蜀军的后军将士完全抵抗不住,大批的将士被杀倒在地,许多将士当场被吓得扔掉武器,转身就跑。

马武和王霸这两员悍将,一马当先是杀入敌阵,所过之处,皆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后军一败,中军立刻受到影响,中军一乱,其影响也立刻扩散到前军。

李通部参战还不到一个时辰,蜀军这边已是前中后三军都乱了套。有的人还在继续作战,有的人则是四散奔逃,人们自相碰撞,全军阵型已然变成一盘散沙。

见状,延岑禁不住心中哀叹,自己终究还是未能敌过汉军,未能拿下三辅啊!

旁人面对如此被动的局面,恐怕早就慌了手脚,而延岑并不惊慌,更确切的说,这样的局面,他早已习惯了。

延岑这辈子最大的本事就是跑。他先投靠邓奉,邓奉战败被杀,他跑路了,后来他投靠秦丰,秦丰战败被杀,他又跑路了,现在他投靠到公孙述的麾下。

战事不利的局面,他这两年已经面对过无数次了,可谓是颇有心得。

就在蜀军即将全军溃败,但还未全线溃败的时候,延岑带上自己的心腹随从,夺路而逃。先是一路向西逃窜,绕过以李通为首的汉军后,这才转而向南方。

其实李通这次偷袭汉中,最主要的战略目标就是杀延岑。他在周至关外设下的埋伏,那也是为延岑准备的。

现在延岑又跑路了,李通哪肯放他走,李通和朱浮率领着汉军,兜着延岑的屁股进行追杀。

延岑残部是跑一路,死一路,在拼了老命的情况下,总算是逃回到汉中境内。

他都来不及喘口气,以李通为首的汉军也追了上来。延岑无奈,只能继续跑,向周至关的方向逃窜。

现在,延岑倒是想起了罗英,希望罗英能率部助自己一臂之力,反击追杀己方的汉军。

可罗英在周至关外的一战,已一病不起,麾下五万蜀军,亦是伤亡惨重,根本无力与汉军作战。

随着延岑把汉军引过来,蜀军这边的情况变成了延岑残部和罗英残部一并跑路。

两支蜀军,在汉中这个己方的地盘上,被汉军追杀得仿佛丧家之犬,从汉中郡的北部,一直逃到汉中郡的南部,可汉军还是没有停止追击的意思,依旧对他们穷追不舍。

最后,延岑部和罗英部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只能放弃汉中,逃进了巴郡。

与此同时,公孙述亦派出虎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威将军赵毅、虎啸将军韩征两员大将,出兵巴郡,接应延岑和罗英。

见到延岑已经逃入巴郡,李通明白,己方再想要追上延岑,取下他的首级,已然没有可能。

在追至汉中和巴郡的交界处后,李通这才下令撤军。他不是向北面的长安撤军,而是向东面的南阳撤军。

当初他们从南阳进入汉中的时候,是偷偷摸摸进来的,昼伏夜出,活像做贼似的,现在他们要撤离汉中,则是光明正大撤走的,也不怕沿途各县的县兵前来阻截己方。

这次汉中之战,李通率领的汉军,可谓是大获全胜,由长安的朱浮配合他,先击败延岑,后击败罗英,最后又再败延岑,把蜀军从汉中一路打进了巴郡。

此战不仅重创了公孙述势力,也大大鼓舞了汉军己方的士气。刘秀交给李通的任务,他算是圆满完成了,而李通自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却是功败垂成。

没等成功击杀延岑这个祸害,让李通惋惜不已。

直至李通率军平安回到南阳,李通率部成功偷袭汉中的消息才在洛阳传开。

刘伯姬听到外面的传言,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夫君不是在南阳屯田吗,怎么跑到汉中去打仗了?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这件事?

她急匆匆的入宫,找刘秀去做求证。在皇宫里,她见到刘秀,迫不及待地问道:“皇兄,外面的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吗?”

刘秀一脸的莫名其妙,不解地问道:“伯姬,你说的是什么传言?”

“就是李通率兵去找汉中打仗的事!”刘伯姬目不转睛地看着刘秀。刘秀稍愣片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赔笑道:“哦,原来伯姬说的是这件事。嗯,这战,次元的仗打得很是漂亮啊,在汉中,大败蜀军,打出了我汉军的威风和气势,不

过伯姬也不用担心,现在次元已经率部回到南阳……”

他话还没说完,刘伯姬的眼睛就红了,蒙起一层水雾,怒声质问道:“皇兄怎能骗我?”

“伯姬……”

“皇兄答应过我的,不会让次元到蜀地作战!”刘伯姬眼泪朦胧的看着刘秀,眼中充满了控诉。刘秀站起身形,走到刘伯姬近前,拉住她的手,柔声说道:“伯姬,这次我让次元率军出征汉中,也实属无奈之举,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次元是最适合领兵出战的人

……”

他话还没说完,刘伯姬狠狠甩开他的手,再什么话都没说,快步向外跑去。

“伯姬!”刘秀召唤刘伯姬,后者仿佛没听到似的,头也不回地走出大殿。

望着刘伯姬含愤离去的背影,刘秀无奈地轻轻叹口气。天子代表的不是一个家族的利益,而是整个朝廷、整个国家的利益,所以天子做事,在很多时候真的不能以自家人的利益为出发点,只能以大局为重,以朝廷和国家的利

益为出发点,如此一来,又势必会造成自家人的不谅解、不理解。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天子的确是孤独的,无论是王公大臣,还是皇亲国戚,哪怕是皇子,他们都能打自己的小算盘,为自己谋取私利,唯独天子没有小算盘可打,天子的

最大私利,就是朝廷稳定,国家富强,百姓安居乐业。

在整个国家里,与国家利益钩挂最深的那个人,就是天子。

刘伯姬是哭着跑出大殿的,到了院门口,她差点撞上正从外面走进来的yīn丽华。刘伯姬看了yīn丽华一眼,招呼也没打一声,侧身要跑过去。

yīn丽华急忙拉住她,问道:“小妹这是怎么了?”

刘伯姬甩了甩胳膊,想把yīn丽华的手甩开,不过yīn丽华却是死死抓着她的衣袖,一脸关切地看着她。刘伯姬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yīn丽华吓了一跳,也不去找刘秀了,拉着刘伯姬,回到自己的西宫。

进入西宫,她扶着把眼睛哭成两颗大红桃的刘伯姬,慢慢坐下来,而后,她让侍女取来干净的手巾,一边帮刘伯姬擦脸,一边问道:“伯姬,到底出了什么事?”“三哥……三哥他让次元去汉中,我都和三哥说过了,不要让次元转做军职,不要让次元去蜀地,三哥当初明明答应我的,可他现在却又出尔反尔,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他是天子,天子更不能骗人,他还骗我……呜呜呜……”

越说越气,越说越难过,说到最后,刘伯姬又哭了起来。

yīn丽华听得是一个头两个大,刘伯姬东一句西一句的,她完全听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刘伯姬现在情绪不稳,知道自己再追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也不急着问了,先让她哭个痛快再说。又哭了好一会,刘伯姬才渐渐止住哭声,她一边用手巾擦着脸颊,一边偷眼瞧向yīn丽华,见后者正慢条斯理、优哉游哉地喝着茶水,刘伯姬顿是气不打一处来。她狠狠扔

掉手巾,站起身形,说道:“皇嫂,我回府了!”

yīn丽华再次把她的衣袖拉住,让她重新坐下,然后将一杯茶水推到她面前,含笑说道:“伯姬哭累了,就先喝口茶!”

我还有心情喝茶?刘伯姬差点把面前的茶杯给掀了。她气呼呼地看着yīn丽华,问道:“皇嫂也要和三哥一样欺负我?”

yīn丽华正sè说道:“要说陛下去欺负别人,我信,但陛下唯独不会欺负你。”刘秀对刘伯姬的态度,那是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口中怕化掉,即便是作为刘秀妻子的yīn丽华,有时候都很嫉妒自己的这位小姑子。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一章 汉中之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