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十九章百年结果

第十九章百年结果

小荷紧张到了极点,哪里说得出话来,只知道不停地摇头,也不知道是说不用谢,还是说我根本没想帮你,是被你逼的……

柳十岁把她护到身后,看着太平真人说道:“说吧。”

太平真人走到书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看着他似笑非笑说道:“你难道不应该喊我一声师祖?”

柳十岁说道:“我早已从白如镜门下离开,与你更无任何关系。”

太平真人说道:“那从景阳那边论呢?”

柳十岁说道:“他是我家公子,与你何干?”

太平真人看着他微笑说道:“没有一见面便喊打喊杀,看来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成熟稳重了不少。”

“我打不过你。”柳十岁给出了一个最简洁明快的解释。

太平真人看了他两眼,说道:“你体内异种真气的问题已经完全解决,境界不在赵腊月与卓如岁之下,已经算是修行界真正的强者,难道就不想尝试一下?”

很多很多年前,柳十岁与小荷寓居在果成寺外的菜园里,按照井九的吩咐修行佛法,以求镇压住体内的异种真气。就是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认识了太平真人,并且从对方那里得到了很多指点。

当然,这并不影响后来他跟着赵腊月,把太平真人从果成寺一路追杀到大泽。

“公子在朝歌城都没能杀死你,我当然远不如你。”

柳十岁的解释依然是那样的简单,而且明确,显得非常有说服力。

太平真人忽然说道:“我们先吃饭?”

当年在果成寺外的菜园里,他去给柳十岁解经的时候,每次都要吃顿好的,酒也要喝佳酿。

小荷有些害怕地看了柳十岁一眼。

柳十点盯着太平真人,点了点头。

小荷鼓起勇气从他身后站了出来,远远绕开太平真人坐的地方,向楼下走去。

太平真人说道:“如果还有跳水泡菜,不妨多夹些。”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险些把小荷吓哭了,她双腿有些发软,扶着墙壁才艰难地走下了楼。

“你就不担心我缠着你,她跑了出去?”柳十岁盯着太平真人的眼睛说道。

“狐妖至情至性,你为了她能活着大逆本性不向我出手,她又怎么舍得丢下你让你一个人死?”

太平真人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对世情人心的洞悉与同情。

柳十岁看着纸上的那篇古赋,没有说话。

太平真人微笑说道:“你是景阳这一世第一个带在身边的人,但说起来我一直觉得你和我更像。”

柳十岁说道:“公子说过。”

太平真人继续说道:“从浊水除妖,到叛门别投,再到回归青山,如是种种,我也曾经历过。”

柳十岁说道:“公子也说过。”

太平真人说道:“那我想做的事情,他有没有详细对你说过?”

柳十岁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如果你想通过类似的这些经历,告诉我人心的险恶,说服我赞同你的理念……你就不该杀了村子里的所有人。”

太平真人笑了笑,说道:“你觉得那些人不该死?”

柳十岁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不可能是所有人,更不可能是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太平真人说道:“你说的对,所以我不应该说该不该死,而是应该说他们死不死对这天地有何意义?”

柳十岁双拳微微握紧,说道:“你是有大智慧的人,应该知道对我说这些也没有意义。”

太平真人看着他平静说道:“我当年经受那些劫难的时候,是一个人。我没有师父,没有同伴,没有帮手,景阳他们都还不够强大,而你今天能在这里对我说这样的话,只不过是因为你的运气比我好,当你经受这些劫难的时候,景阳都帮你顶了下来,不然你觉得你还会是现在的你吗?”

如果柳十岁在浊水底吃了那颗妖丹、被关进剑狱之后,没有顾清让猴子去搬救兵。

如果他回到青山之后,没有井九带着神末峰顶住方景天的压力。

如果他再次被关进剑狱之后,没有井九帮他从隐峰逃走。

如果没有井九,就没有后来的果成寺与一茅斋……那么他会吃多少苦?

这些苦处合在一起再乘上十倍,大概就是太平真人当年吃过的苦。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我知道你一直想让我变成你这样的人。”

很多年前他叛出青山,便得到了西王孙的信任,直接领入云台重地,这便是太平真人的意思。

太平真人说道:“因为我很想看到,他最看重的传人变成了我这样的人,他会有怎样的感受。”

柳十岁说道:“你还想杀了赵腊月。”

太平真人说道:“不错,因为赵腊月就像是第二个他。”

柳十岁有些不解问道:“扮演这种神明一般的角sè,暗中影响我们这些人的人生,你觉得很有趣吗?”

太平真人说道:“你为何不去问他?”

柳十岁说道:“公子从来不会要求我做什么,只会告诉我可能发生什么,让我自己做选择,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

太平真人微笑说道:“可最终你们还是无法摆脱我们两个人的影响,不管当年还是现在。”

“不……你们都影响不了我。”

柳十岁说道:“公子曾经说过我比你们两个都要强,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强在哪里,但我相信他。”

不管遇着什么事,听到什么话,太平真人的脸上始终都带着那份亲切的、干净的笑容,直到这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挑了挑眉,准备说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楼梯处传来小荷怯生生的声音:“要不然吃完饭了再聊?”

今夜的菜很是丰盛,极次于井九与赵腊月去果成寺菜园的那一次,跳水泡菜更是装了足足三大碗,看着便让人垂涎欲滴。

太平真人竖起筷尖,在鱼腹上划下一整条拖泥送进唇里,美美地吃了下去,有些含混不清说道:“你知道当年浊水里的鬼目鲮是从哪里来的吗?”

柳十岁抱着饭碗,骤然警觉,说道:“听说是被冥界的人驱游过来的。”

太平真人用勺子盛了些青菜煎蛋汤,呼噜噜地吃了,又问道:“那颗妖丹旁边的血魔教秘法呢?”

柳十岁放下饭碗,盯着他的眼睛说道:“那是西王孙用来诱叛青山弟子的手段。”

太平真人又夹了一块腊肉,送进嘴里卟哧卟哧地嚼了,说道:“南趋老儿一脉常年躲在雾岛上,去哪里找到血魔教的秘法?至于这种诱叛手段,难道你不觉得有些眼熟?噫,这腊肉不错,用的松柏枝极上等。”

柳十岁越来越心惊,说道:“难道那些都是你的手段?那又能如何?”

“那颗妖丹和血魔教的秘法,你觉得就这么简单?”

太平真人放下饭碗,擦了擦嘴,又喝了口浓茶,看着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曾经在果成寺做过一任住持,略通佛法。”

略通佛法自然是自谦之词。

佛法在很多时候,说的就是因果二字。

而果成寺佛法里,最玄妙难言的是两心通。

太平真人看着柳十岁笑了笑,说道:“当年浊水底的妖丹与血魔教秘法是因,今天我便要来摘你这只果。”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百年结果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