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章一朝入魂

第二十章一朝入魂

可能是因为今天饭菜太过丰盛,小荷因为恐怕手抖的有些厉害、做出来就用了些时间,再加上吃饭的时候不停说话又用了些时间,不知不觉间夜sè已至,桌上的烛火早已点燃。

千里风廊的风呼啸而出,即便窗上附着阵法,依然能够听到呜咽的声音,从木板缝隙里钻进来了一些气流,吹得火苗不停飘着,如鬼火一般。

小荷隐约听明白了太平真人与柳十岁的对话,脸sè苍白至极,身体微微颤抖。

柳十岁盯着太平真人的眼睛,管城笔已经落在手里,剑镯也不再颤抖,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快走!”

小荷大喊一声,拦在了柳十岁的身前。

数根散发着极浓妖气的尾巴破空而起,向着太平真人轰去。

烛火摇动的更加厉害,就连空气仿佛都要被撕扯开来。

她以前就是不老林的厉害刺客,与柳十岁在一起生活了百余年,稍微有些怠于修行,境界实力较诸多年前还是深厚了不知多少。这是她的搏命一击,即便是中州派的那些长老应付起来也极为困难。

太平真人却是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静静看着柳十岁。

擦!一根殷红sè的羽毛平空而生,穿过那些挟着极强威力的狐尾,轻而易举地穿透小荷的身体,把她钉到了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很多年前在海州城外的海神庙里,不二剑刺穿她的身体时,也是相同的位置。

太平真人与井九是朝天大陆剑道修为最高的两个人,最为清楚一个人或者妖物最薄弱、最致命的地方。

小荷被那根红sè羽毛钉在墙上,不停地吐着血,眼看着便要不行。

柳十岁沉声说道:“放开她。”

忽然,他发现了问题。

因为他竟然无法抬起自己的右手,就连管城笔都快要握不住了。

太平真人静静看着他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宁静的意味。

柳十岁的眼里出现一抹坚毅的神情,咬破舌尖,喷出一道血花。

书桌上的那篇古赋随风而起,迎在那道血花之上。

心血为书,挡住了太平真人的视线。

嗡的一声。

太平真人从原地消失。

那只殷红sè的小鸟出现在空中,向着那篇古赋飞去。

哗哗,古赋燃烧起来,瞬间成灰。

得此一阻,柳十岁终于回复了一些对身体的操控,提起管城笔向那只小红鸟挥去。

一道彩虹碾压烛火,照亮室间,便要破窗而去。

就算无法拦住对方,但至少可以示警!

朱雀振翅!

两道仿佛火焰般的巨翼,出现在房间里,却没有真实的温度,把管城笔带起的彩虹尽数吸了进去!

柳十岁调起身体里所有的浩然正气,啪的一声打开折扇,挥向了那两道火翼。

风势骤疾,火翼非但未散,反而更加势盛。

两道火翼的中间,那只小红鸟用乌溜溜的黑眼珠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任何情绪。

柳十岁知道到了最后的关头,毫不犹豫命令不二剑斩向自己!

他不知道太平真人想做什么,但知道一定不能就这样继续下去。

轰的一声。

火翼开始狂暴地燃烧,然后骤然敛灭。

渐有极微弱的笛声响起。

……

……

天还没亮,柳十岁便带着小荷离了客栈,坐着马车进了千里风廊。

纵然是世代养在一茅斋的神符马,进了风廊深处,迎着呼啸的巨风,想要前行也极为困难。

柳十岁与小荷却没有下车的意思,更没有驭剑而行,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到了传说中的蛟池。

水面上的荷叶早就被大风掀翻过来,好在都是异种,不用担心会断折,只不过看着就像裙子飞起蒙着脸的少女,那些荷花就像是快要掉落的首饰,未免有些狼狈。

一茅斋的书生们终于注意到这里的动静,纷纷赶了过来,看着车厢里脸sè苍白、满身血渍的柳十岁与小荷,不由吃了一惊,唤道:“师叔,这是怎么了?”

那匹可怜的神符马终于不需要继续与狂风作战,被牵去了避风处歇息,柳十岁与小荷则是被书生们抬进了一茅斋。

斋里来了各宗派的不少客人,忽然看到这个画面,不禁很是震惊,纷纷站起身来。

任千竹注意到了小荷耳垂上的那颗耳坠,那颗耳坠应该是红宝石所制,殷红如血,很是美丽。

柳十岁与小荷的伤势极重,自然不会有任何耽搁,很快便被送到了一茅斋深处,来到了奚一云的身前。

如今的一茅斋,除了那些老先生,便是奚一云的地位最高。

他神情骤变,以最快的速度给二人喂了草药丹,然后扶起柳十岁开始给他治伤。

没过多长时间,柳十岁便醒了过来,却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四周。

奚一云明白他的意思,挥手让斋里的书生们都离开,问道:“发生了何事?”

“昨夜太平真人来了,看他想法应是准备用果成寺的两心通控制我的心神,就像我们当年所猜测的那样,控制天近人的法子。”想着昨夜的遭遇,柳十岁余悸未消,说道:“我用了管城笔与不二剑都没有用,眼看着要不行的时候,公子给我的那根骨笛忽然飞了出来,不知为何,他竟表现的十分畏惧,就这样走了。”

奚一云很是吃惊,说道:“他来一茅斋做什么?”

柳十岁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顿了顿后,他接着低声说道:“我怀疑与先生成圣有关。”

听着这话,奚一云的神情更加凝重,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再过些天青山掌门大典就要开始,你过去?”

这是一茅斋原先的计划,但现在太平真人忽然出现在千里风廊,柳十岁还受着伤,为何会急着让他离开?

这里面隐藏着很多问题,柳十岁很快便想明白了,说道:“你担心?”

奚一云点了点头,说道:“这件事情要小心一些。”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好。”

奚一云接着说道:“小荷留在斋里,我会把她照顾好。”

这句话里依然隐藏着别的意思,柳十岁懂,而且接受,说道:“多谢师兄。”

小荷知道他要离开,有些不安,颤声说道:“怎么了?”

柳十岁安慰说道:“没事。”

奚一云说道:“我也希望没事。”

……

……

(今天往漠河开,八百多公里……呃,好累。)

看网友对 第二十章一朝入魂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