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五章:看清楚的真相(九)

第四十五章:看清楚的真相(九)

协议的真相……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一直梦到一个梦,那是一个不停重复了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的重复梦境,不是梦境本身在重复,而是梦境里的日子在重复,那时候我是一个科学家,大科学家,非常非常牛逼的大科学家,而梦里的我进行了一场实验,研发了一项技术,然后我被重复在了实验前后,并且被困住在了技术之中。”

“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

晴天之智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是那项技术的全称,我梦里的那名科学家,是那个时代最强的存在,而他畅游在时间长河之中,从起点到终点,他看到了许多许多东西,因为是梦,许多东西都只有隐含的意思,比如躲藏在无穷漆黑之后的身影,以及无穷漆黑变化为恐怖的存在侵蚀现实,还有战争爆发在时间长河的终端,以及偶有出现的,一道涵盖天地无极,贯穿宇宙始终的光等等。”

“这名科学家有着大权柄与大威能,但是时间其实是最残酷的东西,他看到了却无法改变,要发生的终将会发生,而他所在的繁华时代,层层高楼直破云霄的那个辉煌神话时代也终将落幕,他不甘,不想,于是他做了一件逆天之事,他打算以一己之力重塑整个时间长河。”

“他成功了,也失败了,重塑时间长河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任何存在可以达到的,那怕是多元宇宙本身都不行,在他启动计划后不久就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更改了一开始的打算,他打算截取部分时间长河,然后覆盖原本会发生的那些时间长河段落,但是这一点上他又一次失败了,因为时间长河其实是由无数的偶然性累积起来,从量变到质变,最终产生出结果的一个过程,他没办法穷极每一个偶然变化,所以每一次得到的结果都会产生最为奇怪的偏差,在梦中,他的时代甚至还没到达顶峰就已经陨灭,又或者到达了顶峰却爆发了内战,又或者因为某项禁忌实验的发生,偶然性导致的全文明突变,或者由此导致了多元本身的突变……”

“无数次失败后,他终于明白了,除非是穷极每一个偶然性的变化,否则结果终将偏差于理想,于是他在这无数的时间循环中提升自我,提升自己的实力,由此成为了三名站立时间之上的人类中最初也是最强的那一个,比其余两人都要强,强大得多,他用自己的个人武装为代价,以可能绝对陨落的方式为代价,进行了一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超绝化实验,以自己的一切为赌注,期望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这场实验的名字就是我刚刚提到的东西了,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

“这名大科学家的想法很极端,那就是既然会因为每一个偶然系数而导致最终结果的偏差,那就让每一个偶然系数的发生完美变化为理想状态,然后一个一个的理想偶然性系数的叠加,就终将会产生出最终的理想结果来,换言之,就是每一次的偶然性关键点都存档于无数次的读档,只要尝试的次数无限大,终有一个可以去到绝对完美化的理想点。”

郝启听得是目瞪口呆,他一时间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才好,只能够静静的听着晴天之智继续说着这些。

“但是结果,他失败了。”

晴天之智继续说道:“这名六级大科学家已经没有了名字,甚至整个多元几乎全部的存在都失去了他的记忆,因为他本身已经属于不存在的存在痕迹……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他既成功了,却又失败了……每一个理想偶然性的产生,都会在此基础上产生更多的偶然性,而每一个完美偶然性的叠加,可能会产生出不完美的偶然性相遇,就比如一加一,完美性结果是二,但是在这之后呢?两个信息的叠加态转变为了二十个信息,然后在完美处理完这二十个信息后,又在此产生了两千个信息……”

“这是一个超级天才人物,妄图以一己之力修正一切悲剧的傻子,他将一小段的时间长河循环为了乌洛波洛斯之环,然后在其中重复每一个信息的完美化,然后因为信息衍生,导致了这个时间上的乌洛波洛斯之环自然而然的变大,从一开始时间长河的千万亿分之一,到后面的百万亿分之一,十万亿分之一……渐渐的,他已经停不下来,这个乌洛波洛斯之环已经覆盖了时间长河太多太多的位置,以至于只要停下来,整个多元宇宙都可能因为时间悖论而自我崩坏,从一到二,从二到三,从三到万物,他已经停不下来了……”

“最后一刻,这个悲剧的人物让自己一个人的信息产生了完全的循环时间悖论,以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点,然后整个乌洛波洛斯之环开始吞噬起了自我,就如同吞尾蛇一样自我吞噬,从万到三,从三到二,从二到一,最后,他以牺牲自己一个人的代价化为了存在与不存在的标记,而时间长河就此恢复,作为时间系六级大科学家,而且是最强的那一个存在,已经将要去到七级大科学家边界点的他,再没有任何存在的留存,时间上的三个点,从前,现在,未来,他成为了永久的从前,从前不可追,现在不可变,未来不可知,他已经不可再追。”

郝启吸收完这些信息后良久不语,隔了许久许久他才问道:“既然如此,那现在的情况是什么?那你又是什么?”

晴天之智想了想道:“我是他曾经进行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中,一个完美化信息的节点,要重塑他所认为的完美结果,我是其中一个偶然性信息,从道理上来说,当他自我牺牲之后,我这个节点就该是彻底的失效,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偶然性中出现了巨变,这个巨变就是……原初傀儡!”

“在接下来的原初傀儡里,会诞生一个名为水的皇级傀儡,那是威胁度SSS级的皇级傀儡,那怕是皇级傀儡中都处于最顶点的最为超绝存在,这只皇级傀儡的反逻辑领域是时间,所以它其实在任何时刻都处于已孵化状态,不存在中间态与未孵化状态,而它诞生的第一时间就可以扰乱整个多元的时间长河,完全混乱化,反逻辑化,以及未知化,但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它的其中一次混乱化时间长河的举动中,将已经消失的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从奇点里提取了出来,而从前的那名时间系六级大科学家的部分本质也同样被提取了出来,几乎只是一瞬间,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撕裂了水,然后以这水代替了奇点,水就此消失,代替了从前的部分本质,而这部分本质转移到了我身上,所以我拥有了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的部分权柄。”

当晴天之智说完这番话时,郝启已经有真实与黑暗面的两方视线来注视着了晴天之智。

恢复了记忆的晴天之智,在真实与虚幻的两面视线中有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表象,表面上的晴天之智依然如故,而黑暗面的晴天之智却被无数的线条所纠缠,这些线条太过密集,仿佛是蜘蛛丝一样几乎将他完全包裹,一丁点的余地都没有,他已经仿佛要窒息一样。

这些线条都是时间之线,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从多元宇宙中层层叠叠抽出来的时间,以循环的方式不停再造重塑,去往到最终目的地的造物。

但是一旦失败,这些时间之线就会纠缠着使用,让其完全无法解脱,在这时间之线中不停沉沦,永远也无法安息停顿,直到彻底消散为止,时间层面上的消散,那不是死亡,也不是安息,而是噩梦的轮回彼端,再也逃脱不出来的蛛网。

没错,晴天之智因为协议的加持而没有变异,没有傀儡化,没有任何的变动与不同,但是……

他所遭受到的痛苦,他永不安息的程度,甚至比其余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多,那是最为恐怖的惩罚,是比变异,傀儡化还要恐怖得多的下场……

晴天之智只是自顾自的说道:“我会牺牲一切,我自己,我的亲人,我的战友,我的一切,以及别人的一切,别人的亲人,别人的伙伴,别人的战友,你知道吗?郝启……”

“我已经没什么可牺牲的了,若是不牺牲你们……我就做不到现在的一切……”

“那怕最终要带着全多元一起沉沦,那就带着一切就此沉沦吧……傀儡大世的未来,人类虫族化的未来……”

“既然已经无法拯救,那么就让幕后的yīn谋者,就让那些为了野心,为了目的而破坏别人心血的人,让他们……”

“一起痛彻心扉吧!!!”

该说晴天之智错了吗?不,他没有错……

那怕沉沦在如此痛苦的悲催境地,他其实依然是一个好人,依然想要拯救一切,只是……

这太悲惨了,太痛苦了……

到未来,霸王要行这蛮古之世,也一定是和这些有关系……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看清楚的真相(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