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侠行天下 > 第四十九章:终局与真实(下)

第四十九章:终局与真实(下)

皇级傀儡出现了!

而且是复数的皇级傀儡出现在了总部之中。

这一刻,那怕是最为坚定的人都产生了绝望,已经彻底失败了,他们彻底玩完了,再也没可能挽回任何事情,他们或许都将死在这里!

“不,我不要变成那些东西,我宁可死也不要变成那些东西!”

有的人呐喊着这样的话语然后自杀了,也有人一言不发的继续战斗,更多的人则向着总部与外界脱离的地方跑去,他们希望逃出这个总部去。

直到这一刻,风也不再继续追杀那些傀儡,而是尽可能的保护着想要逃走的人,掩护着他们向着出口而去,这是连她都感觉到了绝望,再也没法继续期望下去……

郝启也在这场浩劫中,但是莫名的,他感觉到自己疏离在外,并不是代指心情什么的,而是他真的疏离在这一切之外,任何的原初傀儡都对他视而不见,甚至连皇级傀儡都是如此,他现在可以直视那些皇级傀儡,听着它们引发的如同噪音一样的声响,而自身却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仅仅只是觉得杂乱刺耳而已。

他就仿佛独立于某处之外,又身处在这其中,万法不加其身,在这一瞬间郝启就知道了,这是史衷的力量所赋予,简直如同独立于外的遥远理想乡一样。

郝启行走在无数的危险中,他去到了仁王的所在地,但是发现仁王已经不在房间之中,之后他又寻着踪迹一路前行,最后去到了晴天之智的房间,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确切的说,是整个总部都在逐渐的崩坏崩溃中,天上出现了一团白sè的黑夜。

是的,听起来很矛盾,但事实就是如此,那是白sè的黑夜,看到的人都会立刻有这样的认知,那是充满着罪恶的神圣,那是充满着污秽的纯洁,光是看到这东西就会有这样的想法,而光是看到它,就会让人想要投入其中,那是生命最后的归宿。

有倒逆十字架从地面升腾而起,每一具十字架上都有一个人被分尸其上,而其中一个最大的十字架上就有着风的尸体,她的尸体手上还握着那两把傀儡武器。

又有一个巨大的肉块哀嚎前进,吞噬每一具尸体,然后从它身后孵化出新的傀儡来,这是母体……

而在废墟地面上,晴天之智残破的躯体躺在那里,在他旁边蹲着仁王,仁王在急切的询问着如何打开总部出入口,但是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答案,最终他离开了这里,向着出入口跑去,而他仿佛根本看不见郝启一样。

郝启就在晴天之智旁边蹲了下来,他说道:“你不愿意打开总部出入口吗?为什么?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无论是这里,还是外面的七海世界……”

晴天之智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天空上的白夜,听着母体的哀嚎声,还有别的皇级傀儡的声响,渐渐的,他就将闭上双眼,而就在这时,一个戴着平光眼镜的青年突兀出现在了场中,这个青年面无表情,用莫名的目光看着场中,然后他单手一指,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开始模糊化,无论的选择,无数的未来分支,无数的可能性开始罗列,最终,青年消失不见,随之出现的则是霸王……内宇宙境界的霸王!!

仅仅只是这几个瞬间,郝启和晴天之智仿佛看到了未来无数的场面,仁王回到了黄海,在黄海总结了等级人类道路,然后回归七海世界,解决了所有的皇级傀儡,以一己之力平定十大门派,创建武王军团,凝聚七杀碑,反击大破灭,打入外的深处,举拳之下无可匹敌,号称强绝古今,霸绝天地,是为霸王!

之后虞姬背刺,举世反叛,十大门派残余势力,四方四皇,七海七族,顶级蛮级生物,以及黑暗系科学家集团等等,联合起来将霸王陨落在两颗枯树之下,上古时代最后的绝响……

再之后,七海时代,霸王重生,抵抗又一次大破灭,获得道果,补全损伤灵魂,成就内有宇宙境界,登临本多元开天辟地以来的最强之位,再然后……

蛮古之世就此发动,天道大道合流,上,下,东,西,南,北,生,死,过去,未来,集十方英豪之力,以战霸王……

“哈,哈哈……哈哈哈哈……”

晴天之智眼中有了光芒,他喘息着,咳嗽着大声笑了起来,而这时,霸王沉默着蹲了下来,将晴天之智半扶了起来,晴天之智用最后的力气,用极小的声音说道:“……嘿嘿,霸王吗?没想到你能够做到这个份上,看来她的眼光真的比我好太多了……能够看到那样的未来,我想我是死都瞑目了,干得不错啊,兄弟……”

“好好的大闹一场吧,让世界,让命运,让所有用野心来破坏别人心血和幸福的存在们都痛彻心扉吧,告诉他们啊……人们反抗绝望的勇气啊,是永远都不会失去的!!”

话音声中,晴天之智低垂下了手臂,他笑着死去了。

霸王轻轻放下了晴天之智,他左右看着这一切,然后又看向了郝启,半响后他才说道:“郝启,你的名字是郝启……当初你出现过,然后又突兀的消失了,我其实早该想到的,你本不是在这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中轮回的人,你是后来才进入,有人用大权柄大威能将你参与了进来……有人从未来改变了过去。”

郝启自然知道那是谁,而他真正奇怪的是霸王的说辞,他立刻问道:“你知道我?你可是未来的……”

霸王直接摇头道:“到了我这个层次,已经无所谓过去现在未来了,一旦成就内有宇宙,所有的时间可能性都会归纳微缩为一,这个一就是我,只是我还做不到以未来的念头改变过去,这已经不是时间为一,而是时间呈无才行,这且不说,现在见到了你,我才知道当初的一些疑虑到底原由为何……”

“首先,娜为什么在被抓走之前,会提前告诉我不要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其次,这个总部是彻底空间隔断分离态,一旦完全断裂,就不可能再去往七海世界,但是那时候我依然逃离了总部,最后……无数次轮回中,试图阻止我的人,原来是你啊。”

说到这里,霸王就看向了周围的一切道:“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在猜测我强大的秘密,这就是我强大的秘密了,无数次的轮回中,为了能够让每一次变异,每一次暴走,每一次苏醒记忆的伙伴们安息,我都将他们的痛苦灵魂容纳在我的心灵海之中,每一次每一次都是如此,不如此,他们将永恒的痛苦与哀嚎下去,为此,我不得不强大,也必须强大下去,因为我想要拯救他们,拯救他们所有人。”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发动蛮古之世的其中一个理由,为了拯救他们,他们背负的牺牲已经够多了,这不是一个好人应该遭受的恐怖待遇,我想要给予他们安息,也想要给予他们未来的大同之世……”

“这是自私吧,我的自私,我知道蛮古之世本质上已经相当于灭世,重塑整个多元的行为,对于现存的所有生灵来说本身就不公平,因为他们没有选择权,但我还是必须如此去做,你曾经在战场上问我,我所做的一切是我曾经伙伴们希望做的吗?我现在告诉你……”

“他们还处于无穷的痛苦中,他们无法回答,所以只能够由我来代替他们回答与选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希望做的,但这是我希望做的,郝启……”

“来吧,打败我,阻止我,或者被我打败,然后由我来完成蛮古之世,创造大同世界……”

“来吧,我等着你。”

郝启回到了超脱空间,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是如何回归,以及什么时候回归,他的全部心神都集中到了霸王最后所说的那些话里,然后半响后,他抬头看向了史衷道:“谢谢你。”

史衷愣了半响,才哈哈笑着道:“你还知道道谢啊,我以为你就只会殴打我。”

“不,真的谢谢你……”郝启再次感谢,然后他就问道:“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并没有终结,对吗?它亦然还存在着,是不是?”

史衷沉默了一下,点头道:“这方面的情况其实有些复杂,本质上,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并没有这么复杂,也没有这么危险,所以代表从前的那名时间系六级大科学家才可以以生命为代价完结第一次的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而成就内宇宙的霸王比那名大科学家要强大无数倍,他是可以轻易完结这一段轮回循环的,但是……”

“这一次启动的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中,出现了三个意外,由此导致了剧变,第一个意外就是皇级傀儡的存在,皇级傀儡的存在影响了时间的线性流逝,你也在那无数轮回中待过,应该知道大量的原初傀儡都可以改变时间,而皇级傀儡就更是如此了。”

“第二个意外,是霸王的存在,因为他成就了内宇宙,所以他的过去现在未来都会塌陷为一,成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那个一,由此,塌陷的时间线再次影响到了本就已经扭曲化的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使得这个循环的时间产生了缺失,不得不从多元宇宙中继续汲取时间,这是第二个意外。”

“然后是第三个意外,那就是你的意外。”

郝启愣了一下道:“我的意外?我算什么意外啊,或者是我身上的模板影响了这个协议?”

史衷摇头道:“就如霸王对你所说的话一样,当你成就内宇宙境界时,时间本身对你来说已经是毫无意义,至少一个无量量劫的时间内就是如此,只是依然无法做到以未来身影响过去事,这就是其局限,不过你的情况有些不同,你还记得我是如何呼醒你的吗?”

郝启想了想,不确定的道:“你是指……另一个多元的人?”

史衷点点头道:“是的,因为你被迫虚拟超脱,所以我不得不改变过去,在当初接触到那个有着半名超脱者的多元时,在其中留下了信息,然后他们派出人员来到了你所在的多元宇宙里,而后循着信息找到了你,并且留下了东西给你,这才让你有了这一次的机会,而在这期间,这名另一个宇宙的来客与霸王有过一次交战,而正是因为那次交战才让他找到了你,而那一次交战中,名为逻辑天道的招式与时间长河循环再造乌洛波洛斯之环协议产生了奇特的共鸣,由此产生了第三个意外。”

“所以真实的情况就变成,因为这三个意外,一方面循环不会停息,除非多元再造,或者有超越多元级别的力量去强行破开循环,否则那怕是内宇宙境界都无法对其造成任何妨碍,另一方面则是仁王不停的经历这无穷的轮回,而他又化为霸王,将这无穷轮回中的累积转变为实力,一步一步的升华为了内宇宙,甚至更远一步,而他就有了一个机会,只要吸纳了罪孽,将罪孽的力量完全爆发,就可以再造多元,不亚于开天辟地,而这循环就会自然终结,同时依照他的想法来塑造出新的多元,而这,就是你虚拟超脱的原由了,蛮古之世……”

郝启点头,一时不语,良久后才叹了口气,接着他盘腿坐下,默默的闭上了双眼。

“想明白了吗?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就此一别,或许就是永别了。”史衷忽然问道。

郝启摇头,良久后才道:“或许有未来的这么一天,我会来追赶你的脚步,但不是现在,我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最后……谢谢你了,给了我这个破开轮回的机会。”

史衷笑了笑,就站起身来,转身慢慢变淡,只留下了最后的话语。

“那么……就此别过,郝启。”

“再会,史衷……”

下一瞬间,郝启斩出道果,就见那超脱之果化为无比璀璨的光辉,这光辉仿佛从那虚无中蔓延到无穷尽头,照亮一切黑暗扭曲混沌,此道果还有许多虚幻,但是那超脱之意却是如此真实,而郝启握住这光辉轻轻一捏,顿时,无量光化为七块漆黑碎片,向下坠落而去……

看网友对 第四十九章:终局与真实(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