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一章世界毁灭之前

第二十一章世界毁灭之前

当那只小红鸟在千里风廊逆风飞行的时候,一个头发稀疏、鼻头糟红的老头子去了果成寺,或者说回了果成寺。

禅子在雪原,老住持已经圆寂,现在的果成寺真正能镇压邪派高手是山门大阵。

但不知为何,这座大阵像一百多年前那样对那个糟老头子没有任何用处。

这个容貌丑陋、令人印象深刻的糟老头子,自然便是玄yīn老祖。

老祖轻车熟路地从后门进了果成寺,找到曾经炒过好几年菜的厨房,掀开一个隐蔽的箱笼,端出犹有余温的焖猪蹄,美美地啃了一口,含糊不清说道:“这么多年了,还是只会藏在这些地方。”

下一刻,他脸sè骤变,眼里涌出悲伤的意味,慢慢吐出一颗断牙,再没了吃东西的心情,把焖猪蹄放了回去,对着那个含笑看着自己的老僧说道:“不准笑。”

老僧微笑说道:“住持当年经常说,我们要笑看人间事,习惯了。”

“这样的事情虽然已经发生了好多次,但我还是不习惯。”

玄yīn老祖用油乎乎的手摸了摸自己的几十根头发,看着老僧说道:“你这个讲经堂首座也是他的人?”

这位老僧便是果成寺的讲经堂首座,禅子不在,他便是果成寺辈份最高、地位最高的那个人。

“我当年初入寺里,便随住持学经。”讲经堂首座微笑说道。

玄yīn老祖干脆坐了下来,扳着指头数道:“你一个,以前的律堂首座一个,肯定还有很多个,这果成寺岂不就是他的?真人还弄这么麻烦做甚?”

讲经堂首座叹息说道:“弟子们无能,境界低微,帮不了住持什么。”

玄yīn老祖不赞同说道:“你的境界确实差了些,不及我百一,但放在果成寺也算是厉害人物。”

讲经堂首座说道:“总是不及禅子,更不如曹园远矣。”

玄yīn老祖忽然转了话题,说道:“准备好了吗?”

“我这辈子佛法学的不好,境界也低微,全部时间用在研究咒阵上。”

讲经堂首座微笑说道:“通天井畔的咒阵,没有人比我更熟悉。”

“那还等什么?”玄yīn老祖揉了揉红鼻子,说道:“走吧。”

海风吹拂着稀疏的头发以及没有头发的头顶,这便是来到了东海畔,站在了那口yīn森至极的通天井畔。

玄yīn老祖站在崖畔,低头看了眼幽黑的下方,面无表情说道:“这里的咒阵如此强大,你确定能破掉?”

“我说过,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研究如何破掉这座阵法。”讲经堂首座说道:“当然这座咒阵里还有很多是水月庵布置的,那就非我所能了。”

话音方落,一位水月庵师太从崖石间走了出来,看着玄yīn老祖面无表情说道:“破掉这座咒阵之后,先生便要运集毕生魔功修为,从海底打破通天井里的三十三重天,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您应该很清楚,您确定到时候不会手软?”

玄yīn老祖大声笑道:“我就喜欢你们这些正派高人嘲讽我这个邪派老祖不够冷酷无情的样子。”

……

……

千里风廊的风。

东海里的水。

还需要什么?

二者都是朝天大陆通往冥界的最重要通道。

但要说到通道,最著名以及最大的却是在大海深处。

那里有座极大的漩涡,号为鸣泉秘境。

青山宗的雷魂木便是出自此间。

初冬的某天清晨,一声凄厉的鸣啸穿透了轰隆的落水声,在海里传出去极远。

不知道隔了多少时间,平静的海面忽然隆起,隐隐可以看到水下有巨大的黑影。

紧接着,海面上出现了无数道白sè的水线。

那些黑影与白线都是妖兽们的痕迹。

过往无数年里,冥界为了祸乱朝天大陆,不知道暗中蓄养、驱使了多少妖兽来此。

那些隐藏在浊水里的妖兽,在百余年前尽数死在柳词的剑下,但在沧茫无垠的大海里依然藏着数量极多的妖兽。

今天伴着那声厉啸,所有的妖兽都来到了大漩涡旁,缓缓现出身影,望向天空里的那个小黑点,表示出了绝对的臣服。

那个小黑点更像是一个细细的黑线,因为yīn凤的尾羽实在是有些长。

它飞在虚境与真实之间,居高临下看着海面上的那些妖兽,眼神漠然,仿佛君临天下。

即便它是通天境的青山镇守,也没有办法召唤驭使这些实力恐怖的妖兽,更不要说在那天的时候它还要命令这些妖兽投身大漩涡以为血祭。之所以它能够把如此多的妖兽召唤至此,是因为它的啸声里有着太平真人烙上去的神魂印记,更因为被罡风拂乱的斑斓羽毛里隐着无数道极小的符文,正不停地洒落在海上。

极遥远的海的那边,有座极大的岛屿,朝东的那面有座高山。

那座高山是位巨人。

yīn凤的啸鸣跨越无垠大海来到这边时已经微不可闻,就连那些纤细敏感的精灵都没有听到,依然在花里沉睡。

巨人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抬起手揉了揉眼睛,低声说了声阿加。

——这就是景阳说过的蚊子叫吗?确实有些烦人。

他没想到的是,自己随便的轻声自语,对树林里的那些精灵来说就像是雷鸣,也很烦人。

半透明的花朵展开,精灵战士们举着长矛与弓箭飞了出来,对着高山般的巨人不停地训斥着什么,展现着自己的勇气与无畏。

……

……

云雾散开,谈真人沿着石阶缓步走到峰顶,望向云海那边的太阳。

不知道是朝阳太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的额头要比当年显得更加宽广,那件简朴的布衣却还是当年那一件。

“任千竹去一茅斋了。”

白真人走到他的身边,面无表情说道:“不管布秋霄能否成圣,只希望他像以往这些年一样保持中立就好。”

谈真人知道她说的淡然,实则还是很有压力,说道:“流云不与清风争,风也散不了云。”

白真人没有接他的话,说道:“青山大典的时候,你要不要随我一起去?”

谈真人看着遥远的天边,忽然说道:“当年刚入云梦的时候,你对我说过一句话。”

“看着天边,死在眼前?”白真人说道。

谈真人收回视线,看着她认真问道:“你确定要去?”

白真人神情漠然说道:“放心,我会等他们先死一个再出手。”

谈真人叹了口气,说道:“那里是青山。”

“那难道就这么看着他们越来越强?”白真人说道。

谈真人说道:“花草树木、精怪日星,强自有强的道理,怎能被外力打断?”

白真人漠然不语,心想只要外力足够强,没有不能被打断的规则,哪怕是因果。

谈真人知道无法说服她,说道:“就算太平与景阳会有一人死去,青山大阵如何破?”

白真人说道:“太平若要与景阳争,必争之物便是青山大阵,这便是我们的机会。”

谈真人忽然觉得有些疲倦,说道:“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吃到早儿做的菜了。”

白真人说道:“她做的菜不好吃。”

谈真人说道:“我去三千院看过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

“那你呢?”白真人看着他漠然说道:“你的修道天赋远超同侪,犹在我之上,为何到今天还无法踏出那一步?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清醒过来?”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向云雾里走去。

云深不知处。

不知是何处。

应该还在云梦山,却仿佛已经到了别处。

无形的阶梯通往了极高的地方,空中静静悬浮着黑sè的石块,组成一座看似简单、实则无比复杂的阵法。

白真人走到黑石之间,挥了挥衣袖,一道精纯至极的气息随之散开,均匀地落在那些黑石上。

黑石开始散发出幽冷的光泽,如果视线在上面停留时间过长,极可能会误以为是通往深渊的道路。

接着那些黑石开始缓缓转动起来,光泽也随之闪动,仿佛变成了星辰,只不过比朝天大陆能够看到的星空要稀疏很多。

或者那才是真实的星空。

远方隐约可以看到一颗火球,却奇异地感觉不到任何热度,只有寒意。

白真人对着这片星空跪倒,说道:“白渊拜见先人。”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世界毁灭之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