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446章 膝盖中箭

1446章 膝盖中箭

天龙行宫的遗迹就在这个山谷之中,几万年前的建筑群落还大致保存着当初的模样,损毁并不是很严重。即便是有损毁,那也是树木的根破坏了建筑的结构。

事实上,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个山谷之中,站在天龙行宫的遗迹前,即便是从这山谷上空飞过也很难发现它,就因为那些在遗迹之中生根发芽的植物,它们自成一个群落,差不多覆盖了整个行宫的遗迹。

“这里就是天龙行宫的遗迹。”湿木润花指着位于遗迹正中的一座垮塌了一部分的建筑说道:“那里就是行宫的主殿,里面还保留了一些天龙人留下的东西,你要去看看吗?”

宁涛说道:“那就去看看吧。”

他来到了那座大殿的台阶上,大殿的大门踏了,本该是门柱的地方长了两棵树,枝叶繁茂。

湿木润花对着手上的风之法印又吹了一口气,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怎么不灵了?”她问。

宁涛已经从两棵树中间的缝隙里钻了进去。

湿木润花又对着风之法印吹了一口气,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她郁闷的看着手心上的风之法印,正想再问宁涛为什么不灵了的时候,却发现宁涛已经钻进去了,她气恼的跺了一下脚,然后也从两棵树间钻了进去。

大殿之中铺着与山谷口的石路一样的石质材料,而且是相当大的一个整块。大殿的屋顶并没有完全垮塌,保存下来的部分有着大量的雕花,人物、动物和一些繁杂精美的图案。大殿之中还有几座雕像,有的倒在了地上,缺胳膊少腿,有的还矗立在地上,身上爬满了青苔和藤蔓。

宁涛来到了一座雕像前,伸手拔掉了一座雕像身上的藤蔓。

雕像头部和脸庞曝露了出来,头部狭长,眼睛很大,嘴巴和鼻子却很小,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剥了壳的鸡蛋。脖子也很长,起码是人类的两倍,另外躯干和四肢也都很细长,一眼的印象,这雕像就是一个面条人的雕像。

“这就是天龙人吗?”宁涛问了一句。

湿木润花说道:“是的,这是一座天龙人的雕像,几代人前天龙人有着庞大的人口,统治着整个天龙星,可是现在他们已经销声匿迹了。”然后她又补了一句,“你给我画的法印为什么不灵了?”

宁涛说道:“一天只能用一次,明天你再吹一次就有风了。”

湿木润花:“……”

宁涛来到了大殿尽头。

大殿尽头有一座石台,十来米高度,一道石梯通到上面。他拾阶而上,登上了石台。那上面只有一些杂草和藤蔓,显得空荡荡的。

“这是安放天龙王王座的地方,以前有一张龙椅,可是已经风化了。”湿木润花的声音。

平心而论,她这个向导还是不错的,至少知道些情况。

线索有了,天龙人长什么样也看见了,宁涛看着他的小姨子,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润花,我要走了。”

湿木润花微微愣了一下:“你要去哪?”

宁涛说道:“我其实是从未来来的,我要回到未来去了。”

他的话刚落,湿木润花突然扑了上来,抡拳就想他的眼眶抽来。他伸手抓去了她的手腕,哪知她往前一凑,另一只手一把

抱住了他的腰,也就在那一瞬间,她身上的花裙突然打开,释放出了百十条花藤,呼呼往他的身上缠卷过来,眨眼间就将他捆绑了起来。

被捆住的不只是宁涛,还有湿木润花,两人一起变成了一只大粽子。

“你……”这样的姿势,备受挤压,宁涛浑身都发僵,就连舌头都没能幸免,“你、你要干什么?”

湿木润花冷哼了一声:“你再给我说一次你是从哪里来的?”

宁涛没有犹豫:“我是从未来来的,我其实是一个神。”

“哈哈哈……”湿木润花大笑,花藤上的花朵颤颤的,真个是花枝乱颤。

“你笑什么?”

“我笑你死到临头还在撒谎骗人,你想逃,没那么容易,我现在就把你变成花肥!”湿木润花露出了一幅很凶恶的样子。

这就是变成花肥?

宁涛本来已经想走了,他只需要念一句法咒就能离开这个过去时空,可是突然听到湿木润花要把他变成花肥,他心中一片好奇,竟然不想走了,想体验一下她要怎么把他变成花肥的过程。

却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他忽然感觉与他一起被花藤缠在一起的湿木润花忽然变得湿润了,相当之湿润,他感觉就像是与一块吸满水的海绵人挤在一起,一转眼就被湿透了。也就在这个过程里,缠绕在他身上的花藤,每一根花藤都有根须冒出来,要往他的皮肤里扎。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变成花肥。湿木润花把他当成了一块泥巴,植物最喜欢的就是湿润肥沃的泥巴,扎根在这样的泥巴里,植物也会长得很茂盛。

换作是别人,这一系列的操作,恐怕已经昏迷过去了,身子也被根须穿透了,可他是神啊,这样的攻击对他而言简直就是豆芽菜。湿木润花的根须不停的扎他,全方位的扎,却没有一根能穿透他的皮肤扎进他的身子里的。反倒是,这样不停的扎呀扎呀,还有酸液浸泡,他身上的衣服转眼就就被熔化了,成了她的花肥。

没了衣服的隔离,湿木润花的根须直接扎在他的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没有放过。

扎扎扎!

如有千千万万根针在扎击每一寸肌肤,虽然肯定是没法扎穿宁涛的肌肤,可那痒痒的感觉却是让人头疼的。是的,他浑身都痒,痒到了骨头里。

偏偏,湿木润花还在说着刺激他的话:“丑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向我求饶,发誓再也不离开我,永不逃跑,永为我奴,我就饶你一命,不然……哼哼!”

我哼你妹啊!

宁涛被她弄得哭笑不得:“你还有完没完,我跟你说的都是实话,我是神,不是你的奴隶,还有……”

他正想说我还是你的姐夫,可没等他把话说出口,湿木润花突然发力,大粽子轰然倒在了地上,翻滚了两圈撞在了一株灌木上才停下来。

“我看你是不见土坑不掉泪!”湿木润花凶巴巴的吼了一句。

一朵朵大白花喷出白浆玉化地面,花藤上的根须往石台之中延伸,她就这么在石台上把她自己种了下来。

更多的酸液,更强力的根须扎击。

可对于宁涛来说,那只是更痒的体验,他感觉身上仿佛爬满了毛毛虫,

那种痒到骨头里的感觉尤为明显。

“快向我发誓!永远不要离开我,永远做我的奴隶!”湿木润花更凶了,像只小老虎。

她其实不是真想杀了宁涛,把宁涛变成她的花肥,不然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让宁涛妥协求饶,要给宁涛“最后”的机会。

宁涛哭笑不得:“我是你姐夫啊,你别这样,我们有话好好说。”

“你个骗子,我不相信你!”湿木润花激动得很。

其实,宁涛这边一念咒,他就可以脱困了,根本就不需要跟湿木润花废话,可是他没有念咒。

为什么不念咒?

他自己也不知道。

或许每个人都有一点态变的情节,平时没发觉,遇到的时候就充满好奇,想它继续下去,然后把结果弄个明明白白。

宁涛现在的情况或许就是这样的,他好奇,他想弄明白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样的。

却就是这一想,出事了。

他还击了。

而且,他根本就没想过还击的,完全是本能的反应。

你砍我千百刀。

我就捅你一匕首。

可是就是这一下出事了。

啊!

“你……”湿木润花惊呼出声。

可是你什么,她又说不出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还手的。”宁涛紧张又愧疚。

“你的两只手我都抓着!你个骗子!”湿木润花冲宁涛吼道:“我要杀了你!”

宁涛:“……”

一根花藤突然缠住了宁涛的脖子,拉着他的脖子往后勒。

宁涛的腰都快被那花藤拉成了一张弓了,而且是满弦。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嗖!

嗖嗖嗖……

过了好一会儿,花藤松开了。

湿木润花坐在地上发呆。

宁涛想安慰她一句,可是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不许你走。”湿木润花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宁涛的心里泛起了一丝苦涩的味道,这里是过去时空,就算他不主动离开,那也只有几天的时间。不死符的法力一过,他就会自动离开这个过去时空,他介入的一切都不会有任何痕迹留下。

“我要你做我一辈子的丑奴!”湿木润花又补了一句。

宁涛叹了一口气:“好吧,我答应你,我不走了,我就留下来给你做一辈子的丑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你开开心心的。”

“你真的是神吗?”湿木润花又问了一句,她的脸上已经有了笑容。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你是怎么发现的?”

湿木润花忽然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就要来拧宁涛的耳朵:“你个丑奴,给你一根花藤你就满树开花了是不是,就你这样还想成神?我呸!”

宁涛:“……”

他也没躲,任由她把他的耳朵抓住。

虽然是被动还击,可是有些事情他还是心中有愧的。

却不等湿木润花拧一下。

嗖!

嗖嗖嗖……

这个是真的箭矢,而且不是一支,是一片箭雨。

看网友对 1446章 膝盖中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