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零九章 放她离开

第九百零九章 放她离开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花非烟走上前去,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刘秀唤来张昆,让他去取一只酒杯过来。时间不长,张昆拿着一只杯子,外加一壶酒,放到桌上。

等张昆退下,刘秀向花非烟摆摆手,示意她落座。花非烟坐下来,看了看面前的酒壶和酒杯,最后还是倒了一杯酒,向刘秀那边敬了敬。

刘秀一笑,回敬花非烟,然后一仰头,将杯中酒灌入口中。

他深吸口气,把玩着手中的杯子,说道:“京城已成是非之地,即便是我的叔父,我都不敢让他继续留在京城里了。”

花非烟正sè说道:“赵王有自己的封国,理应回到封国,而不宜长时间留在京城。”

刘秀幽幽说道:“叔父对我有养育之恩。”

花非烟说道:“陛下对赵王的封赏,乃王公之最,这足以偿还和报答赵王的养育之恩了。”

听她这么说,刘秀的心情多少舒服了一些。他又喝了口酒,身子随意地向后倚靠,问道:“非烟来找我有何事?”

“陛下,洛幽当如何处置?”

刘秀眨了眨眼睛,反问道:“依非烟之见呢?”

花非烟沉默了一会,小声说道:“洛幽虽为公孙述细作,但毕竟两次救过yīn贵人的性命。另外,当年洛幽之所以加入四阿,也实属被逼无奈之举。”

刘秀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洛幽的父亲名叫洛英?”

“是的,陛下!”

刘秀还真就想不起来洛英这个人了。他小声嘀咕道:“在我印象中,谢躬的麾下,似乎没有叫洛英的。”

花非烟说道:“非烟已经去查证过了,洛英确有其人,也的确是谢躬的部下,当年被大司马斩于邺城。”

当年吴汉偷袭邺城时,虽说有太守陈康做内应,他率领着汉军兵不血刃的便进入城内,但城中一些忠于谢躬的部属们,还是做出了抵抗。

对这些人,吴汉是一点没客气,全部斩杀,其中便有洛英一个。

刘秀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非烟,你令人把洛幽带到这里。”

“是!陛下!”花非烟应了一声,抬了抬手。

从外面快步走进来一名侍女,向刘秀和花非烟分别福身施礼。花非烟在她耳边低声交代了几句,侍女点点头,躬着身子,快步退出大殿。

过了有小半个时辰,洛幽被两名侍卫押到清凉殿。

进入大殿里,洛幽看到刘秀,立而不跪。见状,左右的两名侍卫摁住她的肩头,同时一踢她的膝弯,洛幽再站立不住,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她挣扎着还要起身,两名侍卫把她摁得死死的,让她动弹不得。

刘秀看向洛幽,后者也在怒视着他,现在洛幽已经扯掉一切的伪装,看向刘秀的眼神如同淬着毒、燃着火似的。

“你恨我!”刘秀先是向两名侍卫挥挥手,两名侍卫双双躬身施礼,而后退出大殿。他二人退下后,刘秀看着洛幽,语气平淡地说道。

“陛下害得婢子家破人亡,婢子心中又岂能不恨?”洛幽怒视着刘秀,一字一顿地说道。坐在一旁的花非烟缓缓闭上眼睛。

她是有心想救洛幽一命,这么精致动人,美妙如花的一个小姑娘,倘若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可是现在洛幽自己成心要找死,谁又能救得了她呢?

听闻她的话,刘秀没有动怒,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丝毫的变化。他缓声说道:“天下大乱,豪杰并起,兵戈不断,战祸连年,枉死者又何止是你父亲一人。”

他的感叹,听在洛幽的耳朵里更像是在说风凉话。你说得好轻松啊,为何死的人是我的父亲,而不是你?

刘秀垂下眼帘,继续说道:“这些年,死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

说着话,他撩起眼帘,见到洛幽正用近乎于喷火的眼睛瞪着自己,他淡然一笑,说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各为其主,死得其所,难道不是吗?”

洛幽深吸口气,嘴巴闭得紧紧的,依旧用凌厉的眼睛怒视着刘秀。

刘秀站起身形,可能是救酒得太多的关系,猛然一站起来,有些头晕,他的身子也随之一阵摇晃。

见状,花非烟挺了挺身,想要站起,过去搀扶刘秀。刘秀向她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无事。

他走到一侧的墙壁前,从上面摘下一柄悬挂的宝剑。他摁住卡簧,推剑出鞘,顿时间,大殿里乍现出一道寒芒。

他低头看着这柄宝剑,猛然一挥手臂,宝剑脱手而飞,在空中打着旋,当啷一声掉落在洛幽的面前。

此情此景,让大殿里的花非烟、洛幽,以及大殿外的众人,无不大吃一惊。刘秀说道:“想杀我,为你的家人报仇,洛幽,现在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闻言,洛幽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秀,而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宝剑,心跳一阵加速。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她没想到,刘秀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她禁不住缓缓伸出手来,摸向宝剑的剑柄。

看到洛幽的举动,花非烟脸sè顿变,低声呵斥道:“洛幽!”

她突然起来的一嗓子,让洛幽身子一震,伸出去的手也随之缩了回去。她下意识地看向花非烟,后者正冲着她微微摇着头。

倘若洛幽只是对陛下出言不逊,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而她若是拿起武器,去攻击天子,那事情可就再无法挽回的地步了。

洛幽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宝剑,眯了眯眼睛,而后,她又向大殿的外面看看。

只见大殿的门外,既有龙渊、龙准、龙孛、虚英、虚庭、虚飞,还有人数众多的羽林卫、虎贲卫。

看罢,她暗暗苦笑,恐怕在她拿起宝剑的一瞬间,那些人就会冲进来,把自己剁成肉泥吧。

刘秀似乎看出她的想法,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他们谁都进不来。你要报仇,现在就是你唯一的机会,也是你最后的机会。”

他的话,让洛幽身子一震,她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刘秀,问道:“陛下为何要这么做?”

“如果你不对我刺出这一剑,你的心结永远都解不开。”刘秀说道:“你救过丽华两次,现在,算是我把这份人情还给你了。”

洛幽吞了口唾沫,看向刘秀的眼神不再闪烁,她动作缓慢,却又异常坚定的伸出手来,将剑柄死死抓住,而后,慢慢站起身形。

看着提着宝剑,向自己一步步走过来的洛幽,刘秀把自己的佩剑解了下来。他并没有拔剑,只是随意地拿着还在剑鞘中的赤霄剑。

当洛幽与刘秀只相距三步左右的时候,洛幽的眼中杀机顿现,她断喝一声,一个箭步蹿向刘秀,与此同时,剑锋直取刘秀的脖颈。

在常人眼中,她的速度已经是快得惊人,不过在刘秀看来,洛幽的速度还是太慢了。他漫不经心的向旁一侧身,沙,剑锋在他的面前掠过。

一剑不中,洛幽顺势将手中剑横着往外一挥,剑锋横扫刘秀的脖颈。刘秀将手中的赤霄剑提起,就听当的一声,横扫过来的剑锋被赤霄剑挡了下来。

洛幽身子向下一低,往前翻滚,与此同时,她又连出了三剑,这三剑,都是攻向刘秀的下盘。

在当时,这种专攻下盘的剑招还是非常罕见的,刘秀暗叫一声古怪,抽身而退。洛幽一连攻出三剑,刘秀也整整退出了三大步。就在洛幽前力将尽,后劲还没跟上来的时候,她翻滚的身形突然停了下来,几乎没有一丝一毫的空隙,她人在地上,手臂

向外一挥,宝剑脱手而出,直取刘秀的面门。

她前面的那些招式,可以说全是铺垫,真正的杀手锏,是最后力气即将耗尽时,用残存力气发出这一记掷剑。刘秀也没想到洛幽最后还有这么一招杀手锏。当他意识到不好的时候,宝剑已然飞射到他的面前。刘秀全力将头向旁一偏,嗖,剑锋贴着他的脸颊飞过,然后哆的一声,

深深钉在他背后的一根柱子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似的,若大的大殿里,静得鸦雀无声,坐在那里的花非烟,嘴巴都不自觉地张开好大。

一条淡淡的红线,在刘秀的脸颊慢慢浮现出来,红线由淡变浓,一滴血珠顺着红线流淌下来,在刘秀的脸上留下一道红痕。

“陛……陛下……”花非烟站起身形,颤声说道。

刘秀向她摆下手,表示自己无碍。他的目光落在洛幽的脸上,由衷地感叹道:“仇恨的力量,可真是惊人啊!”洛幽本是官家小姐,在长安沦陷后,才被四阿吸纳,只短短数年的时间,她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官家小姐,摇身一变成为武艺精湛的高手,只能说仇恨真的能最大限度

的激发出人体的潜能。

洛幽跪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目光呆滞,整个人仿佛失魂落魄一般。

别看她只攻击了刘秀几招,但她已经拼尽了自己的全力,这种情况下都伤不到刘秀,再继续打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希望。

刘秀走到洛幽近前,低头看着她,问道:“你心中的仇恨消了吗?”

洛幽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刘秀,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刘秀幽幽说道:“你在这个乱世,失去了亲人,我在这个乱世,也同样失去了很多亲人,你,我,还有天下的很多人,其实都是同病相怜。害死我们亲人的,并不是某一个人,而是这个世道。但恨一个人很容易,要恨一个世道却很难。恨一个人,你还有机会去杀了他,恨一个世道,你却很难去改变它。人,总是会选择做起来相对容易的事

。”

刘秀的这番话,说进了洛幽的心坎里。她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跪坐在地,呜呜地大哭起来。

看着痛哭失声的洛幽,刘秀既有些无奈,又有些怜惜地看着他,最后,他轻叹口气,转身向大殿的内室走去。他声音低沉地说道:“你走吧!去到一个没人认识你、没人能找得到你,可以远离这个乱世的地方。”

看网友对 第九百零九章 放她离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