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仙界独尊 > 第2443章 圣武苍穹(二十七)

第2443章 圣武苍穹(二十七)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元竹府,西北重镇

虽然地处荒僻,可是却是扼守着西北之地与中原之地的要道。

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随着科技的发展与进步,铁路的普及,元竹府的地位变的更加重要起来,北上的南下的铁路在此交汇,南来北往的生意人亦在此汇聚,可以说,这十年的发展速度,要远远的超过之前百年的甚至数百年的发展速度,最重要的是,随着经济的繁荣,社会也渐渐的安定了下来。

本来大家都以为这是大治之世的前兆,谁能够想到,还安稳没有多久,各种古怪的思潮出现,底层再次动荡起来。

以前大家是因为没有吃的闹,现在却是因为吃的太饱了在闹。

用陈七对陈九的话来讲,你们吃的还是太饱了。

相比于通元县和南乡,如今的元竹府已然有了一些现代社会的气象,火车刚刚进入元竹府的范围,便能够闻到一股子淡淡的,工业的味道。

是的,是工业的味道。

高高的烟筒林立,一个挨着一个的或冒着白烟,或冒着灰烟,或直接冒着黑烟。

空气之中夹杂着的烟火气,隔一段时间便浓的冲鼻子,时不时的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灰尘落下来,以致于在火车上,乘客不得不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

“已经有研究证明,这些烟气对于人体的健康有着极大的影响,工厂里面的工人也因为工作环境的原因,疾病缠身,还有!”

到了元竹府的地界,看着陈七露出了好奇的目光,陈九也兴奋起来,指着那些工产和烟筒,却是没有一句好话说。

“这些工厂都在城外,想来府中也是知道一些类似的情况,才会这么做的吧?!”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设在城外就没事了吗,这些烟气的毒性太大了,这点距离根本就隔绝不了。”

“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陈七说道,“我对这里的工业不感兴趣,对你们的组织也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元竹府的高手究竟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水准!”

元竹府不管怎么说都是西北大镇,府内高手如云,最有名的便是府内三大高手,元蛮、元蒙和元满,元家三兄弟在元竹府中横霸多年,据说都有冲击重天境的潜力,元氏也是凭着三兄弟的威势,稳座元竹府内第一家的宝座。”

“元竹第一家,元氏三兄弟,呵呵!”

陈七不屑的摇头道,“不达重天境,就构不成威胁,还有其他人呢?!”

“除了元氏之外,米氏、黄氏、骆氏、古氏都不可小觑,每一家都在隐藏实力,每一家都掌握着旁人难以想象的资源!”

“可还是出不了重天境的强者,对吧?!”

重天境,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实力的分水岭,在这个贫瘠的西北之地,大家都将先天武者当成了顶梁柱用,但是陈七知道,先天武者在这个世界,只是入门罢了,远远称不上领悟什么,只有达到重天境,领悟了磁场转动的力量,才有资格称之为强者,才有真正的说话的底气。

元竹府的这些家伙,听起来赫赫有名,但是一个重天境都没有,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底蕴不足!

是的,这帮家伙的底蕴是不足的,所以才没有合适的功法,顶尖的功法让他们在年轻的时候突破重天境。

二十岁不到重天境,这辈子其实也就完蛋了。

重天之下,其实是基础的基础,在真正的圣武苍穹,连武者都不算的,没有一重天的实力,你又有什么资格称之为武者呢,最多只是学徒罢了。

所以,圣武苍穹真正的境界,都是从重天境开始算起的。

一个连重天境都没有的州府,一个连重天境都没有的家族,算个屁啊!

“元竹府官府的势力太弱了,你们的组织花了这么多时间还没有打下来,真是没用!”

陈七开着嘲讽对陈九说道,“这样的组织实在是太没有前途了,还是跟着我有前途吧?!”

“你,我!”

陈九指着陈七,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忍住了。

形势比人强啊!

话说,他讲的也有道理,自己在组织中的时候,却是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只凭着一腔的热血,冲杀在前,跟在陈七身边以后,得到的好处可大发着呢,得传终极无量派的绝学,只要他未来的运气不差的话,成就重天境也是板上钉钉的。

成就重天境之后,在这西北也算是一方巨头了,到时候,再出手帮助自己的组织,其实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跟着陈七来到元竹府之后,他便有一种奇特的预感,仿佛组织再也没有机会壮大了,也没有机会再实现那些曾经与自己等人说过的梦想了。

这让他感觉很不好。

在这种气氛之中,两人下了车,费劲的挤出了人潮汹涌的车站,迎面便是一条人头攒动的大街,还没有走几步路呢,便听到前方一阵的喧哗,整条大街都乱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事?!”

陈七心中一动,抬头望去的时候,却发现约二十丈开外的地方,人群已经自发的围成了圈,左一圈右一圈,前一圈后一圈

“尼玛,不用说,肯定是大家集体吃瓜看热闹呢!!”

这种吃瓜观众的心性,看来在哪一个世界都避免不了。

只是这个世界,勉强也算是一个高武的世界,即使是打街打闹,也闹出了极大的动静来。

“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时不时的还“嘭”一声,然后是几声惨叫,几声呵斥,更过分的事情很快就到来了,迸碎的刀剑碎片开始乱飞,把周围一群吃瓜群众惊的四处逃散,人潮涌动之间,却是形成了一次规模不小的踩踏事件。

“这种事情,在元竹府经常发生吗?!”

陈七不由好奇的问了起来,前方,不少普通人都倒在地上,不住的呻吟着,有些甚至连呻吟都发不出来,也知道断了几根骨头,在地面上抽搐着。

“没有,我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夸张!”

是的,太夸张了,搞出了这样的场面,至少有十数人受伤,但是直到人潮散尽,地面伤者一地,还是不见维持治安的衙役,或者说警察的到来,这对元竹府这样的府城之地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毕竟这里可是府城之地,首善之区,同时也是警备力量最为完善的地区,这样的地方,都会遇到这种出警不及时的情况,更不要说其他的地方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默默的随着人潮离开了现场,直到他们走了近一里多路,方才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警哨之声,一阵黑衣警员急急忙忙的朝着出事的地方赶去,看那速度,等到他们赶到的话,说不得有一半的人已经死掉了。

“奇怪,府城警察的效率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低了,而且看他们的样子,衣冠不整,似乎刚刚起床一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九对元竹府虽然很熟悉,可是这样的事情,也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亦不由好奇起来。

“先找地方住下来再说,我感觉这元竹府的气氛有点不对!”

就在陈九思索的时候,陈七的眉头轻轻的一皱,隐约间,他感觉到了周围都散发着一种陌生而奇异的气息。

这并不是什么天地元气,而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上的感觉,如果将元竹府看成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的话,那么,现在这个有生命的个体,似乎正发生着某种未知的兑变。

来的不是时候吗?

又或者,适逢其时?

陈九对元竹府熟门熟路,很快便带着陈七来到了一处门头极高大的客栈前,对陈七道,“这福满楼是元竹府最大的客栈,也是条件最好的,只要你有钱,想要什么服务都有!”

“那就这里吧!”

陈七点点头,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走入福满楼。

福满楼的大堂是酒楼,后院则是客栈,此时正好是吃晚饭的时点,大堂之内人满为患,举杯推盏,高谈阔论,好不热闹。

要不说嘛,酒楼客栈,是打听消息最好的地方,这酒还没有上齐,两人便搞清楚了元竹府发生了什么事情。

元氏三大高手之一的元蒙失踪了,整整三天,不见人影,元氏如今都快要疯了,四处寻找,四处寻衅,而这个反应一开始的时候便引起了一些人的猜疑,感觉他们的反应不对劲,很快,又有新的消息传来,说是元蒙失踪之事牵到了西北多年的传说,的传承,这下子,更是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整个元竹府都仿佛疯掉了一般,天天都有人在找元蒙的踪迹。

接下来便是各种谣言满天飞,关干的下落也是四处流传,今天说是落到了某某的手中,明天说是某某又抢了去。

今天在火车站外的那场争斗便是一个小的世界出殡,这本来就是一件惨事了,结果有传言说是暗黑修罗诀就藏在那出殡的棺材里头。

这种别人听了一笑置之的笑话落到了一些人的耳中便是了不得的消息,于是乎,便有了今天在街市上的争斗,一群蒙着面的家伙闯入了出殡的队伍之中,打开了棺材,并没有找到只看到了一具死了好几天的尸体。

出殡的那一家自然也不会放过他们,当场厮杀见红,现场乱成一团。

至于那些警察,却是无奈,因为昨天晚上也发生了一起群斗厮杀事件,也是在火车站附近,这帮警察忙了一夜带一个半天,还没有睡上几息时间,便又摊上了这事儿,匆忙之间,也来不及穿戴整齐,便直往事发地赶,结果还是晚了不只一步。

从大堂的谈论之中,两人都可以断定,这样的事情最近发生了不少,大多数都已经被证明是乌龙事件了,而其中有一些事件的消息被严密的封锁着,大家猜测很有可能便和的下落有关系。

其中有一个名字,引起了陈七的注意。

陈平!!

陈平失踪的事情在元竹府中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元竹府中因为之事风声鹤唳,大家也都将他的失踪与这件事情联系在了一起,而且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说是在暗月派内部,有强者曾经为陈平批命推演,说是他与有缘,因此才会派他下山寻找的,说的一煞有其事的模样,搞的陈七都快要相信了。

“这帮家伙,消息是真灵通还是假灵通,连暗月派这样有重天强者坐镇的宗门都能够打听到消息!”

“现在有一种新的职业,叫风媒,他们有固定的消息渠道,像这样的话语,其实只是在向外放消息,是在告诉暗月派,他们知道一些陈平的线索,等吃完饭,回去之后,自然会有人来找他的。”

陈九看了一眼坐在那里高谈阔论的家伙,小声的对陈七道。

风媒?

不就是狗仔吗?

看来社会进步,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出来了。

不过,相比风媒,他最感兴趣的还是

看网友对 第2443章 圣武苍穹(二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