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一十章 同门相残

第九百一十章 同门相残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最终还是没有杀洛幽,他本就不是一个好杀的人,加入洛幽救过yīn丽华,也等于有恩于他,刘秀思前想后,决定放洛幽一条生路。

看着向内室走去的刘秀,洛幽心头百感交集,一时间也说不出来是个什么滋味。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恨刘秀的,毕竟是刘秀害得她家破人亡,不过此时,看着流露出哀sè、说出与她同病相怜这种话的刘秀,她又突然恨不起来了。

洛幽跪在地上,颤声说道:“婢子还有一事相请,望……望陛下能一并放了杜清师兄。”

刘秀停下脚步,回头看眼洛幽,又面露疑惑的看向花非烟。后者解释道:“陛下,昨日晚上,洛幽的师兄杜清,在谒舍被抓。”

“哦!”刘秀点了点头,对花非烟说道:“就如她所愿,把杜清也一并放了吧!”

说着话,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洛幽身上,说道:“你救过丽华两次,现在,我还你两条命,从今往后,互不相欠。”

洛幽没有二话,冲着刘秀,咚咚咚的连磕了三个头。刘秀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疲惫地走回内室。

等花非烟带着洛幽出了大殿,到了外面,她看向洛幽,意味深长地说道:“如果我是你,刚才,我不会向陛下请求释放杜清,而是向陛下请求留在皇宫里。”

洛幽误会了花非烟的意思,她正sè说道:“我根本不在乎皇宫里的富贵和安逸。”

花非烟闻言,耸耸肩,没有再就这个话题多言,她话锋一转,问道:“你要不要去向yīn贵人告个别?”

提到yīn丽华,洛幽沉默下来,要说这洛阳皇宫里还有让她牵挂的人,只有yīn丽华了,要说她对谁有所亏欠,也是yīn丽华。

自她进入西宫,yīn丽华待她亲如姐妹,现在她的真实身份暴露,她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yīn丽华。

她沉默许久,缓缓摇头,说道:“还是……还是不要去见贵人了,我……”我也没有脸再去见yīn贵人。

花非烟表示理解地嗯了一声,说道:“我送你出宫。”

“那……杜师兄?”

“你放心,陛下已经开了口,没人会强留他。”花非烟交代自己身边的侍女,让她去掖庭狱,把杜清提出来。她自己则把洛幽送到了皇宫的大门口。

现在已是深夜,皇宫的大门业已关闭,不过守门的侍卫都认识花非烟,见花非烟要出宫,他们不敢阻拦,将皇宫的大门缓缓拉开。

花非烟和洛幽一前一后的走出皇宫。到了外面,花非烟站定,回头看向洛幽。后者一直低垂着头,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恍然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掏出一只钱袋,递给洛幽,说道:“这些钱,你拿着,无论你和杜清要去哪里,总要带些钱财傍身才行。”

洛幽抬起头,满脸诧异地看着花非烟,她没想到,花非烟竟会如此待她。在她印象当中,花非烟就是个性子清冷,不近人情的人。

她没有立刻去接花非烟递过来的钱袋,惊讶道:“花美人,你这是……”花非烟一笑,将钱袋塞进洛幽的手里,说道:“相识一场,也算有缘。你和杜清,不要再回蜀地了,就像陛下说的那样,去到一个没人认识你们,也没人能找到你们的地方

。”

洛幽吃惊地看着她。花非烟继续道:“不要再被陌鄢和四阿利用,你记住,你不用为任何人活着,你只需为自己活着就好。”

她这番话,让洛幽为之动容,她低垂着头,将花非烟塞给她的钱袋握得紧紧的,眼泪不自觉地滚落下来。

这时候,杜清被侍卫押送过来。

看到洛幽,杜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惊又喜地说道:“小幽!”

“师兄!”洛幽胡乱地抹了抹脸上的泪痕,举目看向杜清。

与洛幽相比,杜清要狼狈许多,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累累,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

见杜清已经出来了,花非烟不再久留,对洛幽说道:“记住我对你说的话。”说着,她又向侍卫招了招手,有两名侍卫快步上前。

花非烟示意他二人解下佩剑,两名侍卫不敢多言,解下佩剑,递给花非烟,后者并没有接,而是向洛幽和杜清努努嘴,说道:“拿着吧,做防身之用!”

说完话,她转身走进皇宫的大门。洛幽看眼侍卫递过来的佩剑,又看向花非烟回宫的背影,她再次下跪,向花非烟磕头道谢。

洛幽和杜清接过侍卫的佩剑,而后,她搀扶着杜清,向前方走去。

杜清边走边感叹道:“我本以为,这次无论如何也活不成了,没想到,刘秀竟然会放了我们。”

洛幽说道:“陛下这个人,很重情义,我曾经救过yīn贵人两次,这回,陛下便还了我们两条命。”

杜清先是哦了一声,而后蹙着眉头,有些担忧地看着洛幽,说道:“小幽,你不会对刘秀产生感情了吧?我们是四阿死士,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杀刘秀!”

洛幽眼帘低垂,没有说话。她所接触的刘秀,和四阿向她灌输的那个刘秀,完全不同。

在四阿的口中,刘秀就是个十恶不赦,老奸巨猾,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可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真实的刘秀,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洛幽的沉默,让杜清更加担心,他关切地问道:“小幽?”

“师兄,我不想回成都了。”

“你说什么?”杜清一脸的惊讶。

“我也不想再回四阿!师兄,我们去幽州吧!那里地广人稀,去到那里,没人会认识我们,我们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杜清猛的停下脚步,像是不认识洛幽了似的,以诧异的目光看着她,说道:“小幽,你怎么能这么想,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公子,我们早就死了,

我们的命,就是师父的,是公子的!”

洛幽低垂下头。她不想再过这样的日子了。就像花非烟说的那样,她不需要为任何人活着,她只需为自己活着就好。

她深吸口气,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看着杜清,说道:“师兄,你跟我一起走吧,我们去幽州,去个没人认识我们,没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

杜清难以置信地看着洛幽,他甚至都怀疑刘秀是不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他沉声说道:“这次行动失败,我们已经愧对师父,愧对公子,现在,你还要逃走?”

“师兄……”

“不要再说了,我哪都不会去,你也不准走,你得跟我一同回成都,去向师父和公子请罪!”杜清不容人拒绝地说道。

洛幽还要说话,杜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和不适,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着。

杜清对于师父田兮,对于公子陌鄢的盲从程度,是洛幽万万没有想到的。

其实连洛幽自己都没有发觉,以前的她,和现在的杜清一模一样,是她进入皇宫的这几个月,大大转变了她的观念。

她被杜清大力地拉着走,脚下连连踉跄,她急声说道:“师兄,现在是我们离开的唯一机会,若是回到成都,再想走,就绝……”

她话还没说完,猛然间,就听嗖的一声,杜清和洛幽都是高手,深夜又格外的寂静,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破风声,两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杜清反应极快,拽着洛幽,横着蹿了出去。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脆响,一支弩箭钉在地面的石砖上,火星子迸射出一团。

两人脸sè同是一变,下意识地抬起头,向路边的屋顶看去。

只见左手边的屋顶上,缓缓站起一名黑衣人,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的黑衣人在屋顶上起身,有的手中提剑,有的手中握刀。啪、啪、啪!黑衣人自屋顶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下来,落地时,只发出轻微的声响。对于这些黑衣人,杜清和洛幽都不陌生。杜清跨前一步,说道:“我是杜清,诸位师

兄这是作甚?”说话时,他特意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弩箭。如果刚才他和洛幽闪躲的再慢一点,这一箭就得钉在他们的身上。

有一名黑衣人上前两步,冷冰冰地目光在杜清和洛幽身上扫来扫去,说道:“叛徒必须死!”

杜清先是一怔,紧接着脸sè顿变,急声说道:“师兄,你误会了,我和洛幽不是叛徒!”

“刺君之罪,被生擒后却能活着出来,这话说出去,恐怕傻子都不会信吧!”那名黑衣人目光如电,犀利得仿佛刀子似的,落在杜清的脸上。

“师兄,你们确实是误会了,我和小幽真的没有背叛公子,没有背叛师门!”

“这些话,你可以留着去向阎王说!”黑衣人语气淡漠,毫无起伏地说道。

杜清闻言,脸sè先是一变,而后也yīn沉了下来,说道:“师兄,你们是阮师伯的弟子,还管不到我们的头上吧?”

“取下你二人的首级,我们自会去向田师叔解释!”

他们虽然都是四阿的死士,但师门不同。杜清和洛幽是田兮的弟子,而这些黑衣人,则是阮修的弟子。

杜清冷声说道:“你们要同门相残?”

黑衣人冷笑出声,说道:“你错了,我们是在清理门户!”

说话之间,他一个箭步向前蹿出,瞬间便到了杜清近前,不由分说,一剑刺向他的胸口。杜清本能的后退两步,堪堪避让开剑锋。

一招不中,黑衣人也不继续追击,手中剑向旁一挥,寒光乍现,直奔洛幽的脖颈斩去。

没等洛幽做出闪躲,她的后衣襟突然一紧,接着,整个人向后倒掠出去,是杜清在后面把她硬生生拉出对方的剑锋之外。

这名黑衣人一动手,其余的黑衣人一同冲了上来。见状,杜清拉着洛幽向后连退。

但他们后退的速度,远不比上黑衣人追杀的速度。杜清意识到今晚要想全身而退是没有可能了,他对洛幽急声说道:“小幽,你快走,我挡住他们!”

“师兄,要走我们就一起走!”洛幽说话时,把佩剑抽了出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冲杀过来的众多黑衣人。

他们本是同伴,是并肩作战的师兄弟,可现在,他们却要置自己和师兄于死地。

刘秀是她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可刘秀明明可以杀了自己和师兄,却念及她的恩情,把自己和师兄都放了。想到这里,洛幽是既想哭,又想笑,仇人放了她,而同门的师兄弟却要杀她,天下间还有比这更荒唐更讽刺的事吗?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章 同门相残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