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一十七章 乔装而来

第九百一十七章 乔装而来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在张贲的命令下,酒舍里的伙计纷纷拿着户版出来,逐一接受检查。县兵们全部核查完毕,确认没有问题了,邓禹、董宣、张贲等人这才鱼贯进入酒舍内。

众人一同上到三楼,三楼这里,四周的一圈都是包厢,打开窗户,可以看出好远,正中央是一座大厅,空间很宽敞。

邓禹、董宣、张贲等人走进西南角的一间包厢内,打开窗户,可以看到西、南两个方向。

县兵是由东北郭区的西面进入,逐步向南和东、北推进,举目望去,东北郭区的西面,鸡飞狗跳,人喊马嘶的,好不热闹。

董宣望了望天空,日头高悬,他正sè说道:“右将军,估计今日要忙活一晚上了。”

邓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只要能有收获,哪怕再熬上两晚、三晚都是值得的。”

董宣正sè说道:“这次多亏有右将军出手相助,不然,只靠我们县府这点人手,不知道得排查到什么时候呢。”

邓禹笑道:“董县令客气了,这次的排查,也是在为中秋之夜做准备,只要中秋当晚能一切太平,我们现在辛苦些,也并无关系。”

董宣连连点头,拱手说道:“右将军所言极是!”

他们正说着话,楼阁的下面突然一阵大乱。董宣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张贲。后者会意,向邓禹拱手说道:“邓公,下官下去看看出了什么事。”

见邓禹点了头,张贲快步下楼,来到一楼。

他举目一瞧,只见酒舍的外面站着一群人,另有一群县兵端着长矛,逼住他们。张贲面露不悦之sè,七碗楼已经被戒严,还有什么人这么不长眼,非要往里闯。

他快步走了出去,到了楼外,分开手下的县兵,从人群当中走出来,张贲刚要说话,但看清楚对面的模样,他脸sè顿变,不由自主地张大嘴巴,说道:“陛……” 这群人,为首的是位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相貌英俊,身材高挑,身穿锦缎,气质不凡,这位不是别人,正是刘秀,和他一起的还有洛幽、花非烟以及龙渊、龙准、龙

孛,虚英、虚庭、虚飞等人。

见到张贲要叫出自己的身份,刘秀向他摆摆手,含笑说道:“张县尉,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张贲多机灵,一听这话,立刻意识到陛下不想暴露身份,不想被人知道他在这里,他急忙改口说道:“原来是刘公子,失敬、失敬,快快快,里面请,里面请!”

说着话,他躬着身形,向旁侧了侧身,同时对手下的县兵呵斥道:“不得对刘公子无礼,速速退下!”

县兵们被训斥的莫名其妙,也不清楚这位被县尉大人敬为上宾的‘刘公子’究竟是何许人也。人们不敢多问,纷纷向张贲躬了躬身形,向两旁退让。

张贲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地摆摆手,说道:“刘公子,请!”

“请!”刘秀向张贲也摆了下手,而后迈步向酒舍内走去。

刘秀身边的这些人,也不是张贲能比的。每从他面前走过去一位,张贲都要点头哈腰一次。在场的县兵和京师军都看得一愣一愣的,心中越发的好奇。

见状,刘秀停下脚步,回头召唤道:“张县尉!”

听闻刘秀的召唤,张贲立刻快步上前,躬身说道:“陛……刘公子!”

刘秀问道:“右将军和董县令也在这里?”

“是的,陛……刘公子,邓公和董县令都在三楼的包厢。”

“带我上去。”

“是、是、是,公子,这边请!”在张贲的指引下,刘秀上到三楼。

邓禹和董宣听闻动静,从包厢里走出来,看到来人竟然是刘秀,两人先是一怔,紧接着,双双躬身施礼,说道:“微臣拜见陛下!”

刘秀先是向他二人摆下手,而后举目向四周环视,对于这里的环境很是满意。他乐呵呵地说道:“董县令,今日县府排查东北郭区,不介意我来此地看一看吧?”

董宣身子一震,连忙说道:“陛下折煞微臣!”

刘秀一笑,又向邓禹点下头,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

邓禹向西南包厢摆下手,说道:“陛下,这边请!”

刘秀背着手,走进包厢里,邓禹上前手指着朝西的窗户,说道:“目前,东北郭区的所有出口,皆已被封锁,县兵业已进入郭区内,正由西向东进行排查……”

邓禹边指着窗外,边向刘秀讲解道。刘秀点点头,说道:“这次,花费了那么大的精力,希望能有所收获。”

张贲上前,正sè说道:“陛下,这次县府和京师军联手编织成一张大网,只要东北郭区内藏有臭鱼烂虾,皆可将其捞上来!”

刘秀满意地看了一眼张贲,而后提醒道:“不可掉以轻心,四阿的人可是非常善于伪装,稍有疏忽,便有可能将其漏过去。”

张贲躬身说道:“微臣早已交代下去,不要担心耗费多久的时间,这次的排查,务必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要做到万无一失。”

“嗯!”刘秀应了一声,而后他走到窗台前,拢目望向外面。

虽说站得高,看得远,但东北郭区的面积太大,即便站在郭区中央的高阁上,也只能看清楚个大概,看不到大街小巷的具体状况。

东北郭区内部,光是主街道便有六条,分支的大小巷子,有数十条之多,至于比巷子还多还庞杂的胡同,更是数不胜数。

要在这么大的一片区域里做排查,其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刘秀举目观望了片刻,问道:“已经开始多久了?”

董宣回道:“回禀陛下,快半个时辰了。”

刘秀微微蹙了蹙眉,已经进展小半个时辰,可看排查到的地方,似乎还只是郭区的边缘地带。

沉吟片刻,他对邓禹、董宣、张贲说道:“我估计,一天的时间很难能排查完,需筹集更多的人手,以备替换之用。”

己方不可能让现有的人手日夜不停的连轴转,必须得准备好替换之人。

邓禹等人面sè同是一正,齐齐躬身应道:“陛下提醒的极是!”

在刘秀的提示下,邓禹安排手下人,去往城外京师军大营,召集备用之兵马,张贲也派出手下人,回往县府,征调巡防之县兵。

这次县兵排查的速度虽慢,但却十分仔细,挨家挨户的逐一查核。

一旦查到有谁的现状与户版不相符,不用解释,立刻带走、收押、审问。

即便人们的现状能和户版对上,县兵还是会依照户版的信息提出问题,如果回答不上来,也依旧会对其进行收押、审问。

排查由晌午,一直持续到傍晚,过去了这么久,县兵也仅仅是完成了五分之一的排查,在此期间,总共抓捕了有五百多号人。

其中有部分人在经过审问之后,确认没什么问题,便直接释放了,可剩下那些无法排除嫌疑的人,仍有三百多号。

县兵在城郭内,征用了两家客栈,专门用来关押这些可疑之人,外面有京师军和县兵联合看守。

冯六是张贲的小弟,以前跟着张贲混的小地痞。

张贲做了县尉之后,冯六跟着张贲到了县府,做了一名县兵,后来县府扩编,兵力增多,冯六也升了职,由一名普通兵卒,升任为队率,下面管着五十个弟兄。

这次县府排查东北郭区,冯六接到的任务是负责春鹏巷的排查。

春鹏巷是一条由西向东的巷子,十分的狭长,可以一直通到七碗楼附近。小巷子还挺繁华的,两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商铺。 因为住家少,商铺多,很多商铺都已关了门,排查的速度也相对要快一些。冯六带着十几名县兵,走到巷子中段的一座宅子前,宅子的门前竖立着一面牌子,上写飞虎武

舍。

所谓的武舍,也就是武馆。冯六等人看了看牌子,一名兵卒小声问道:“队率,这里也需要排查吗?” 冯六看了那名县兵一眼,沉声说道:“大人交代过,但凡是郭区内的宅子,有人住的,要逐一排查,没人住的,也要仔细搜查。”说着话,他一甩头,喝道:“过去叫门!”

一名县兵答应一声,提着长矛,走到武舍的大门前,啪啪啪的拍打房门。

时间不长,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二、三十号人。这些人,都穿着短褐,一个个生得孔武有力。

短褐,就是短的裾衣,普通百姓为了干活方便,不太适合穿长裾,通常会穿短褐。 不过短褐这种衣服,是在西汉末期,东汉初期才开始盛行。西汉的中前期,人们的穿着还沿用秦制,裤子是没有裆的,只有两条裤腿,所以这就要求上衣要长,得遮住下

面才行,当时的男子和女子,穿的都是裙子。

不过军队是例外,军队的士兵是有带裆的裤子穿,这还要感谢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

如果骑兵也都穿着没裆的裤子,光着屁股在马背上蹭来蹭去,那滋味恐怕没人能受得了。

赵武灵王推行胡服骑射之后,这才让将士们都穿上了有裆的裤子,中原大地才出现了真正的骑兵。

不过有裆的裤子在当时也不是主流,属非主流的另类服饰,是胡人蛮夷的服饰,不被正统所接纳。

后来汉灭秦,西汉也是沿用古制,人们继续穿着开裆裤。直至武帝时期,发生巫蛊之乱,霍光逐渐掌控大权,权倾朝野。这位霍光,便是霍去病同父异母的弟弟。 当时的皇后,是霍光是亲外甥女,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外甥女能为天子诞下子嗣。可是后宫里有那么多的女人,个个都穿着开裆裤,办起事来太方便了,鬼知道谁能为皇帝

诞下皇长子,霍光经过一番冥思苦想,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给裤子加裤裆,如此一来,即便天子想和哪个宫女办事,也没那么方便了。 就这样,有裆的裤子是最先从皇宫里施行,然后才逐渐影响到民间。到了东汉时期,人们所穿的裤子,已基本上都是有裆的了,所以,在西汉盛行,把身子裹得紧紧的曲裾长袍,到了东汉时期,开始迅速没落,取而代之的是相对宽松、令人感觉更加舒适的直裾长袍成为主流。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七章 乔装而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