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发生乱子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发生乱子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从武舍里出来的汉子们看着冯六等人,其中一名圆脸的汉子满脸堆笑地上前两步,问道:“各位可是有事?”

“废话,拿出你们的户版!”冯六没好气地呵斥道。

圆脸汉子环视一圈冯六众人,而后目光落在冯六身上,说道:“这位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冯六不耐烦地挥手道:“少啰嗦,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圆脸汉子与冯六对视片刻,点点头,靠近两步,从袖口内掏出一只钱袋,塞入冯六的手中,同时说道:“这位大人,我们武舍的兄弟,来自天南地北,五湖四海,还望大人

能行个方便。”冯六掂了掂对方塞给自己的钱袋,沉甸甸的,里面的钱还真不少,他先是嘿嘿一笑,紧接着,把手中的钱袋直接扔回到冯六的身上,大声说道:“你让我行个方便,我看,

你还是先给我行个方便吧!”若是平时,冯六没准还真会收下对方塞来的好处,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临行动之前,张贲已再三警告,这次的排查行动,十分重要,无论在谁那里出了纰漏,别说他会

吃不了兜着走,整个县府都得跟着遭殃。

那名圆脸汉子低头看着落地的钱袋,脸sè一变。还没等他说话,冯六一挥手,一干县兵走上前来,大声嚷嚷道:“把户版都拿出来!”

圆脸汉子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不过还是冲着身后的同伴点了点头。武舍的大汉们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地拿出各自的户版。

冯六先把圆脸汉子的户版拿过来,低头定睛一看,眉头皱了皱,问道:“你是湖阳人?”

“正是!”

“为何会来洛阳?”

“开武舍,交朋友,也顺便赚些钱。”

冯六又顺便问了些湖阳的情况,圆脸汉子倒是都能对答如流,在圆脸汉子这里,冯六没查出什么问题,不过在其他大汉那里,倒是查出了不少的问题。

正如圆脸汉子所言,武舍里的这些人,哪的都有,洛阳的本地人没几个,大多都是外地人,关键是,询问其他们家乡的情况,很多人都回答不上来,或是前言不搭后语。

冯六见状,脸sèyīn沉,对手下县兵说道:“把可疑之人,都拉到一旁!”

县兵们纷纷应了一声,其中一人伸手抓住一名大汉的衣服,边向旁拉扯,边喝道:“站这边!站到这边来!”

大汉站在原地,纹丝未动,目光冷冰冰地看着拉扯自己的县兵,面无表情地说道:“放手!”

“我让你站这边!”

“我让你放手!”

“他娘的!”县兵勃然大怒,一嘴巴向对方的脸颊拍打过去。那名大汉抬起手臂,将县兵的巴掌挡住,凝声说道:“你也别太过分了!”

见对方还敢格挡,县兵更气更怒,下面提起腿来,一脚踹向大汉的小腹。

后者腰身一拧,将县兵的脚让开,紧接着,他一个海底捞月,将县兵的脚踝扣住,向外一送,县兵站立不住,噔噔噔地连退数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一脸惊诧地看着对方,在地上愣住两三秒钟才回过神来,紧接着,他嗷的怪叫一声,从地上爬起,手指着对面的大汉,怒声吼道:“你敢动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他的大喊大叫,把冯六和其余的县兵都吸引过来。冯六快步上前,先看看县兵,再瞧瞧对面的大汉,问道:“怎么回事?”

县兵急声说道:“队率,这人的户版有问题,还他娘的动手打人!”冯六目光yīn冷地看着那名大汉,抬起手来,握住佩剑的剑柄,圆脸汉子再次上前,赔笑着说道:“误会!是误会!这位大人,武舍里的弟兄不太懂事,性子冲动,还望大人

多包涵,多多包涵……”“滚开!”冯六一挥手,将圆脸汉子扒拉开,他直勾勾地看着动手的那名汉子,喝道:“将他拿下!”随着他一声令下,两名县兵箭步向大汉蹿了过去,到了他近前,作势要

摁住他,那名大汉肩膀一晃,下面甩出两脚,就听嘭嘭连声闷响,两名冲上前来的县兵皆是小腹中招,双双翻倒在地,抱着肚子,疼得满地翻滚。

冯六又惊又怒,他回手就要抽出陪下的佩剑,那名大汉一个晃身便到了他近前,顺势踢过来的一脚,正点在剑柄上,让冯六抽出一半的佩剑又退了回去。

还没等冯六反应过来,大汉前向一倾身,贴近冯六,一字一顿地说道:“兄弟,给人方便,就是给己方便,这个道理,你不懂?”

“我去你娘的!”冯六狠狠把汉子推开,再次拔剑,可大汉的一记扫堂腿,已先一步踢中他的脚踝,冯六闷哼一声,身子在空中打着横,重重地摔在地上。冯六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了一声,眼前直冒金星,他趴在地上,甩了甩混浆浆的脑袋,才算恢复些神智,他看看对面的大汉,再瞧瞧脸sè顿变的己方弟兄,大声吼道:“放

响箭!”

一名县兵将背后的弩机摘下来,将一直镂空带孔的弩箭插入弩机内,对准天空,射出弩箭。

咻——

弩箭射上天空,同时伴随着尖锐悠长的哨音。

这一记响箭,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从小巷子两边的胡同里,轰隆隆的涌出来无数的县兵和京师军,时间不长,武舍的大门口这里已聚集起上百之多的军兵。

&nb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sp;其中大半都是京师军,为首的是名屯长。屯长目光如电,迅速地扫视一圈现场,沉声问道:“是何人放的响箭?”

冯六脚踝中招,火辣辣的疼痛,他一瘸一拐地走到屯长近前,躬身施礼,说道:“大人,是……是小的放的响箭!这……这间武舍的人都有问题,而且还动手伤人!”

屯长闻言,目光越过冯六,看向武舍门前的那些大汉,扫视他们一遍,挥手喝道:“全部拿下!”

县兵行动的时候,还会和你说话,京师军行动的时候,一个字都不会多说,上来就动手。

随着屯长一声令下,七、八十人的京师军快速列队,前面是盾兵,后面是长戟兵,再后面是弩手,向对面的武舍大汉们一步步地推进过去。

“你们也不要欺人太甚了!”武舍的大汉们纷纷喊喝道:“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吧!”“对,和他们拼了吧!”圆脸大汉是他们的头领,还算冷静,他上前几步,站于京师军的方阵前面,拱手说道:“我们飞虎帮在京师安分守己,没生过事,没惹过祸端,就是混口饭吃,各位军爷如

此苦苦相逼,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京师军可不管你是什么飞虎帮、地虎帮的,他们只服从命令行事。前面的盾兵推进到圆脸大汉近前,二话不说,盾兵以盾牌狠狠撞在圆脸大汉的身上。

圆脸大汉噔噔噔的连退三步,把身形稳住,他脸sè又变,大声说道:“各位——”

他话还没出口,有一群人快步奔跑过来,为首的是位上了年纪的老者。

“住手!都住手!”老者被人搀扶着,边小跑过来,边大声喊道。

屯长寻声望去,看清楚来人,他皱了皱眉头,抬起手臂。推进中的小方阵,也随之停了下来。

老者气喘吁吁地跑到众人近前,看看现场的情况,他不由得暗暗咧嘴。

圆脸汉子看到老者,拱手施礼,说道:“李老!”

老者先是向他点下头,然后看向京师军的方阵,问道:“请问,你们谁是军头?”

屯长出列,来到老者近前,傲然说道:“我是屯长。”

老者拱手说道:“老夫李壁,乃春鹏巷的里长。”

屯长上下打量老者一番,重重地哼了一声,他抬手指向武舍众人,说道:“这些人,身份可疑,要全部拘押候审!”李壁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子,急声说道:“屯长大人,飞虎武舍的人,老夫都了解,他们在家乡可能是有犯过些案子,但到了洛阳,一直都有安分守己,老夫可以以性命担

保……”

他话没说完,屯长已不耐烦地挥手说道:“李里长不要和我说这些,既然是可疑之人,就要拿下!”

“不可、不可!”李壁一把年纪了,此时急得满脑门子都是汗,他搓着手,说道:“屯长大人,这样……这样会出大乱子的!”

这春鹏巷可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屯长哼笑出声,故意大声说道:“我倒要看看,在天子脚下,何人敢给我生乱!”

说着话,他向身边的人一挥手,一名兵卒走到李壁近前,拽着他,把他强行拉到一旁。

而后,京师军的小方阵继续向前逼压。

一名大汉忍不住怒吼一声,从后腰拔出一把短剑,直奔京师军的方阵冲去。咚!他的身子重重撞在盾牌上,紧接着,一根根的长戟从盾牌后面刺了出来。

那名大汉急忙挥剑格挡,他是把上面攻来的长戟都挡开了,但是没注意到脚下。

一把从下面钩来的长戟,正割中他的脚后跟,大汉站立不住,惊呼一声,仰面摔倒。

不等他从地上爬起,盾兵已从他身上践踏过去,后面的长戟兵接踵而至,人们高举着长戟,在大汉的身上连刺,噗噗噗的闷响声不绝于耳。

见己方的一名兄弟惨死在京师军的手里,其余的武舍大汉们都不干了,人们亮出各自的家伙,纷纷咆哮着,冲向京师军方阵。

顷刻之间,小巷子里便打成了一团。里长李壁看着现场混乱的局势,老头子心急如焚,身子来回摇晃,如果不是身边有人搀扶,都得瘫软在地上。

就在京师军和武舍的人打得不可开交之际,从巷子的里端,又走出来百余众,为首的是一名体型发福的中年人。

这人短眉毛,大眼睛,塌塌鼻,大嘴岔,打眼一瞧,活像是蛤蟆成了精。

看到这名中年人,李壁倒吸口气,他急忙走上前去,说道:“徐……徐掌柜!”

这位中年人,名叫徐政,是春鹏巷元春楼的掌柜。元春楼是座青楼,一家青楼的掌柜,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徐政可不简单。

以前徐政是青犊军的将领,后来青犊军被刘秀平定,徐政便带着一帮子兄弟,来到洛阳,在洛阳的郭区开了这家元春楼。徐政这个人,自身有本事,麾下又有一大堆忠心于他的铁杆弟兄,为人豪爽、大方,重情义,讲义气,到了洛阳之后很吃得开,没多久,他便成了春鹏巷的无冕之王,只

要春鹏巷里发生了事端,人们不会去找里长,都会去找徐政评理,只要徐政发了话,无论最终的处理结果如何,事情都会平下来。再通俗点讲,徐政就是春鹏巷的黑道大哥。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八章 发生乱子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