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奇人异士

第九百一十九章 奇人异士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春鹏巷里有不少的武舍、酒舍、驿舍,外来人口是主要人群,在这些人里,龙蛇混杂,干什么的都有。

其中既不乏鸡鸣狗盗的宵小之辈,也不乏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亡命之徒。

这些人或是逃荒到了洛阳,或者为了躲避地方官府的追捕,流亡到洛阳,不管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总之,他们到了洛阳之后,都在春鹏巷这里定居下来。平日里,他们寻求徐政的庇护,徐政也愿意帮助他们,不过他也有条件,他庇护他们可以,但他们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为非作歹,只要肯安分守己,他可以帮着他们去

找活计,给他们一口饭吃。

这些情况,里长都是清楚的,但这些人的确都肯听徐政的话,在洛阳不再从事打家劫舍或者小偷小摸的勾当,里长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过这些人的身份,可是经不起调查的,只要一详查,或多或少都能被查出一段见不得光的往事。

以前的那些丑事、恶行被查出来,这些人能坐以待毙,等着自己被抓吗?他们当然要和官府玩命了。

实际的情况也确实是这样。最先和县兵发生冲突的,正是飞虎武舍。徐政的出现,让现场的混战停止下来,飞虎武舍的人如同找到主心骨似的,人们纷纷跑到徐政近前,那个圆脸汉子气喘吁吁地说道:“政哥,你来得正好,我们武舍的一个

兄弟,被他们给杀了!”

说着话,他抬手一指被拽到路边的尸体。徐政瞥了一眼,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他背着手,向前走出几步,大声问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屯长上下打量徐政一番,皱着眉头问道:“你又是谁?”

徐政的目光落在屯长身上,哼笑一声,说道:“在下徐政,乃元春楼的掌柜。”

元春楼?屯长稍愣片刻,反应过来,他仰面而笑,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个青楼的老鸨子!”

在场的京师军和县兵都纷纷笑出声来。徐政那边的众人,则是脸sèyīn沉,对屯长怒目而视。徐政耸耸肩,对于屯长的说词,他也不生气,慢悠悠地说道:“我虽然只是个开青楼的,但这春鹏巷里的兄弟,平日里都会给我几分薄面,叫我一声政哥,如果有人胆敢欺

负他们,我可不答应。”

屯长嗤笑出声,抬手指着徐政,笑骂道:“你他娘的也不撒泼尿照一照,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我说,阁下嘴巴最好放干净点,小心祸从口出!”徐政身后的一名干瘦汉子跨前一步,歪着脑袋,冲着屯长似笑非笑地说道。

屯长闻言,怒极而笑,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是怎么让我祸从口出的!”说着话,他径直地向徐政等人走去。

圆脸汉子正要上前,那名干瘦汉子倒是抢先一步,主动迎上屯长。能在京师军中做到屯长,管着两百多号人,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看到干瘦汉子走到自己近前,屯长怒喝一声,猛的抽出佩剑,一剑向对方的头顶劈砍过去。

呼!屯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这一剑砍到对方身上,但突然之间,对方竟然不可思议地化成了一团白雾。

屯长下意识地上前一步,挥了挥手,将白雾打散,定睛再看,哪里还有对方的身影?

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背后传来笑嘻嘻的说话声:“别找了,我在这儿呢!”

屯长身子一震,急忙扭转回身,只见那名干瘦汉子好整以暇的站在自己的身后。他又惊又怒,大吼一声,持剑横扫。

和刚才的情况一样,他明明看到自己的剑劈砍到对方身上,但对方的身子突然又化成一团白烟,消失不见。

“咯咯——”在他的斜侧方,突然传来笑声,他扭头一瞧,那人已经在他身侧一丈开外的地方。

这一下,屯长脸sè顿变,身为京师军中的老兵,他跟着天子打过王郎,镇压过起义军,平定过河内,攻打过洛阳,可谓是身经百战,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但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对手。他禁不住脱口问道:“你究竟是人还是鬼?”

那名干瘦汉子仰面哈哈大笑起来。见状,屯长更气,他怒吼一声:“兄弟们,给我一起上!”

他一声令下,手下的兵卒们蜂拥而上,一同向那名干瘦汉子冲了过去。人们到了他近前,将其团团围住,十多把长戟一同刺去,齐齐刺向干瘦汉子的周身要害。

那名干瘦汉子突然向上一扬手,一条绳索从他袖口内射出,直直飞向空中。

让人们目瞪口呆的是,绳子就那么直直地挂在空中,仿佛空中悬停着坚固之物,牢牢系住了绳子的一头。

干瘦汉子双手抓着绳子,仿佛猴子似的,顺着绳子快速爬了上去。十多把长戟,也随之全部刺空。这一下,围攻他的兵卒们惊呆了,一旁的屯长也同样惊呆了。

他们下意识地抬头望上看,天空黑漆漆的,人们根本看不到绳子的尽头在哪,同样的,那名干瘦汉子的身影,也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神……是神仙索!”里长李壁最先惊呼出声。

神仙索是知名的幻术之一,说白了,就是戏法,只不过神仙索这个戏法的秘密,一直都很隐秘,从来无人外传,古时候曾盛行过一段时间,后来便慢慢失传了。人们还没反应过来,那条悬停在空中的绳子,突然掉落下来,紧接着,徐政身边再次传出笑声:“诸位的戾气也太重了,草民就是个行走江湖,靠卖艺为生的小人物,又何

至于对在下这样的小人物喊打喊杀的!”

屯长等人转头一瞧,那名在空中凭空消失的干瘦汉子,不知什么时候业已回到了徐政的身边。这一下,在场众人更傻眼了。

以前他们只听说过神仙索的传言,被传得神乎其神,心里都不太相信,现在他们亲眼所见,所带来的震撼感实在太大了。

徐政淡然一笑,拍了拍身旁的干瘦汉子,说道:“我这位兄弟,名叫钟复,雕虫小技而已,让诸位都见笑了。”

屯长率先回过神来,看向徐政等人时,已再无轻视之意,戒备十足地说道:“你们,统统拿出户版!”

徐政正sè说道:“这位兄弟,我徐政可以拿性命担保,这春鹏巷里,绝没有你们要找的人……”

他话没说完,屯长厉声喝道:“我再说一次,把你们的户版统统都交出来!”

徐政眉头紧锁,说道:“你们要找的人……”

见对方还是不肯拿出户版,屯长后退两步,猛然向前一挥手,喝道:“放箭——”

在场的京师军稍愣片刻,纷纷端起弩机,啪啪啪的向对面的徐政等人射出弩箭。

这突如其来的箭射,把徐政这边的人也都吓了一跳,人们几乎是同一时间亮出家伙,拨打箭矢。

“政哥,今日看起来是不能善了了,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动手吧!”一名壮汉瓮声瓮气地说道。

说话间,他走到巷子边,抓住旁边的一扇门板,也没见他如同用力,只是向回一收手,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门板竟被他硬生生地拔了下来。

他单手提着门板,把门板当成盾牌来用,然后快步向前奔跑出去。其余众人见状,跟在壮汉的身后,也向对面的军兵冲了过去。

啪、啪、啪!一轮接着一轮的弩箭钉在门板上,时间不长,门板都快变成了刺猬。

这时候,壮汉业已冲到京师军近前,门板顺势甩出,就听嘭的一声闷响,两名军兵被砸倒在地。后面的人趁机而上,与军兵们混战到了一起。京师军和县兵加起来还不到一百人,而徐政这边则是有一百多号,而且个个都身手不凡,其中还不发干瘦汉子那样的奇人异

士。

双方交手时间不长,军兵这边就顶不住了,乱战当中,带队的屯长不知被谁狠狠打了两记重拳,一只眼睛被打得乌青,睁都睁不开了。

他踉踉跄跄的退出好远,举目向四周观瞧,只见己方这边的弟兄,有很多人都已被打倒在地,或是被打的抱头鼠窜,他大喊道:“撤退!先撤退!”

在屯长的号令下,京师军和县兵放弃了打斗,扶起受伤倒地的同伴,向后方跑去。

春鹏巷的众人不依不饶,还要追击,徐政一挥手,喝止住众人。

追击他们毫无意义,而且这些军兵肯定是去找帮手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回来,不过到那时,就未必是这么几个人了。

众人齐齐走到徐政的周围,一个个瞪大眼睛看着他,七嘴八舌地问道:“政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军兵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找帮手回来!”“大不了我们就和他们拼了!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瘌!”

人们说什么的都有,徐政眯了眯眼睛,说道:“县府的官员不是都去了七碗楼吗?”

众人先是一怔,而后眼睛同是一亮,纷纷说道:“政哥的意思是,我们去七碗楼,把县府的官员都擒下?”

“这个办法好!只要先拿下县府的官员,我们也就可以和县府谈条件了!”“这次的事,只怕县府也未必能说得算。”见众人纷纷惊讶地看着自己,徐政面sè凝重地说道:“县府哪里能调动得了京师军?现在连京师军都出动了,说明主事之人的身份

,要远在县府之上。”

“怕什么,我们去七碗楼,先把县府的人都抓了,如果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自然最好,如果官府不依不饶,我们就和他们拼了!”“对!和他们拼了!”

徐政苦笑,自己身边的这些兄弟,的确是有武艺高强的剑客、侠客,也有会幻术戏法的奇人异士,但小打小闹可以,真要和朝廷对着干,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当年的青犊军怎么样,势力那么大,兵力那么多,可在刘秀面前,还不是眨眼之间,灰飞烟灭。

他面sè一沉,警告道:“我们去七碗楼,只准动口舌,都不可动手伤人,如果有谁控制不住自己的性子,就趁早别去!”他这一句话,让身边义愤填膺的众人都蔫了。人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纷纷点头应道:“政哥,你放心吧,我们都听你的!”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一十九章 奇人异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