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七章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第二十七章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一百多年前,朝天大陆落了场春雨。

承天剑归青山,插进那块石碑里,带回了柳词的遗诏。

就在青山宗的大人物们争执不定的时候,忽然有风过峰顶,拂动一件白衣。

在无数道视线里,井九走到了那座石碑前,踩着元龟的壳站了上去,伸手取下承天剑鞘,然后走到椅子前转身坐下,对所有人说道:“我来吧。”

一百多年后,还在天光峰顶,还是在相同的地方,有人走到椅子前,对他说了句很相似的话:“还是我来吧。”

那个人是柳十岁。

天光峰顶寂静无声。

人们震惊无语。

广元真人与南忘的脸sè变得苍白无比,因为隐约猜到了一种可能。

……

……

“原来是这样。”

井九看着手里的承天剑,忽然问道:“你认识我多少年了?”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柳十岁却怔住了,有些不确定说道:“一百四十九年?”

风再次拂过庐下。

井九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柳十岁的的眼神发生一丝极微妙的变化,变得清冷了很多,说道:“从云集镇算起,确实是一百四十九年。”

井九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柳十岁的眼里流露出挣扎的情绪,说道:“就是一百四十九年。”

接下来,他忽然取出扇子,在天光峰顶的清风里不停扇着,仿佛极热。

“是一百四十九。”

“确实是。”

“但那说的是离开青山。”

“不。”

……

……

争吵声随着扇风不停响起。

人们看着庐下的画面,错愕无语。

没有人在与柳十岁争执,他是在自己和自己争吵,而且最令人不解的是,他们说的不都是一百四十九年吗?

忽然,所有的争吵声消失了。

柳十岁看着井九问道:“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井九说道:“是的,一百四十九年前你离开剑狱,而我认识了他。”

柳十岁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说道:“我不相信你能算到所有。”

井九说道:“不是算到,而是刚好。”

当年他飞升失败。

同时,那个人离开了剑狱。

他穿过地底的河流,去往那个小山村,见到一个十岁的小孩子。

那个人在云集镇酒楼里被赵腊月的剑索缚住,假死而遁。

这便是故事的开始。

距今刚好一百四十九年。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井九看着他平静说道:“大道在前,你做的这些事情看起来何其无聊?”

柳十岁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只是拿回自己的东西,哪里无聊?”

井九静静回视着他,说道:“这是我的东西。”

柳十岁问道:“如果真是你的东西,你为什么这时候还不收回去?”

井九的右手握着承天剑,按道理应该随时能够收回去,此时的情形却有些怪异。

承天剑鞘微微颤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落在上面的阳光被震碎成如雪屑般的事物,似乎它也不知该往何处去。

剑出青山,这里的人们最明白剑是什么。

不是你握住剑,这把剑便是你的。

对剑的控制从来不是如此。

剑的归属也向来不会这般计算。

井九看着他认真说道:“这把剑是柳词给我的。”

“柳词把承天剑给了你,不代表就是你的。”

柳十岁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因为当年我没有给他,所以这把剑还应该是我的。”

广元真人与南忘看着柳十岁,脸上的表情极其怪异,有些不确认地问了句:“师父?”

柳十岁笑了笑。

还是那张微黑的脸。

神情还是那样的真挚。

但就是这样一笑,便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太平真人。

……

……

峰顶的寂静顿时变打破,人们震惊至极,高呼出声。

“太平真人!”

“他是太平魔头!”

是的,只有太平真人才能说出这句话。

当年他并没有把承天剑传给柳词。

只不过景阳带着柳词、元骑鲸把他关进了剑狱里。

没有审判,没有传位,只是偷袭。

如果从青山道统来说,承天剑当然还是他的。

一道血红sè的剑光照亮天光峰顶。

没有人明白,那个人明明是柳十岁,为何却变成了太平真人,这是传说里的夺舍,还是控制神魂?

赵腊月没有想这些,站了起来。

弗思剑与她的视线一道,对准了太平真人的眉心。

很多年前,在云集镇的酒楼里,她用弗思剑缚住对方,接着便是一道飞剑从窗外来,洞穿了对方的眉心。

她不知道对方羽化成功之后,现在境界到底有多高,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杀死对方,只能按照当年的经验做着准备。

带着清寂意味的宇宙锋也出现在峰顶,随时可能落下。

那道灰sè的曲折怪剑悄悄地隐藏在宇宙锋的身后。

卓如岁站在元曲身后,伸出右手对准了太平真人的背后,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

神末峰的弟子们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便开始准备战斗,其余的青山弟子却处于震惊茫然的情绪里。

这时候有几名青山长老从人群里奔了出来,对着太平真人跪倒行礼,惊喜呼喊道:“掌门!您回来了!”

墨池长老心情,缓缓收回脚步,发出了一声痛苦至极的叹息。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呼喊声响了起来。

有人在喊掌门,有人在喊师父,有人在喊师祖……

不管太平真人被关在剑狱里多少年,不管修行界怎样说他是个无恶不作的大魔头,但对青山宗的某些人来说,他依然是师父,是师祖,是掌门……

只是祖师爷回来做什么?

他要争掌门吗?

那我们应该支持谁?

这个时候,井九做了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他松开了握着承天剑鞘的右手。

松手,不代表真的放手。

他无法把承天剑鞘收回去,是因为承天剑鞘受到了太平真人的控制。

在这种时候,手有没有握着剑鞘并不重要。

承天剑鞘没有落到地上,静静悬停在他与太平真人之间,微微震动着,发出如野蜂般的嗡鸣。

井九起身,向崖边走了几步。

承天剑鞘随之而动。

太平真人也走到了崖边,与他隔着数丈的距离,彼此并不对视。

承天剑鞘依然在二人中间。

广元真人与南忘对视一眼,知道师父与师叔对承天剑鞘的控制力度应该是差不多的。

赵腊月却看出了更多的事情,知道井九不想他们参与进来,因为他们的境界太低,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比如说这时候强行出手,可能杀不死太平真人,却会伤害到他附体的柳十岁?

不得不说,她确实是最了解井九、也了解他与柳十岁关系的人。

太平真人明显也很了解这一点,才会冒险去千里风廊,付出很大代价构织出这个局面。

井九如何破局?

他抬起眼来,望向云海里某处。

那里有一顶青帘小轿。

青帘随微风而动,隐约可以看到水月庵主的身影。

不需要言语,水月庵主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青帘再动。

一朵粉嫩的桃花在帘间盛开。

水月庵主踏云而至。

很多修道者直到此时才知道水月庵主的模样。

她看着就像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女,穿着素sè的裙子,眼神明亮至极,隐隐有几分连三月的感觉。

她看着普通,实则是朝天大陆有数的强者。

云海骤然碎出十余道空洞,那是她留下的脚印。

只是瞬间,她便来到了天光峰顶,带着强大的难以想象的威势,手掌一翻,拍向太平真人的胸口。

这时候的天光峰顶,井九与太平真人在争夺承天剑,唯一能阻止她的人便是广元真人与南忘。

广元真人与南忘对视一眼,没有动。

啪的一声轻响。

水月庵主的手掌落在了太平真人的胸口。

看似可以摧山翻海的一掌,最后落下的时候却是那般的温柔,就像是一缕清风。

因为她的目的不是把柳十岁打死,而是要把太平真人从柳十岁的身体里打出来。

井九没有让赵腊月等人动手,而是走到崖边看了青帘小轿一眼,便是这个意思。

当年在朝歌城里,连三月能把白刃仙人从白早的身体里逼出来,水月庵主自然也能做到类似的事情,太平的神魂再强也不可能强过白刃。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太平真人的身体微微摇晃,唇角溢出一道鲜血,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一道彩虹照亮天光峰顶。

水月庵主轻哼一声,化作一道清光,退回青帘小轿之中,竟是受了些伤。

天光峰四周一片惊呼,众人望向太平真人的视线里充满了惊畏。

人们不知道水月庵主那一掌里的深意,看着他与井九争承天剑,还能与水月庵主正撼一记,以伤换伤,心想这是何等样可怕的修为境界!

太平真人收回管城笔,看着井九神情漠然说道:“很多年前我就对你说过,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流里,同样的方法你在朝歌城用过,难道还想在我身上再用一次?”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七章天衍四九,人遁其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