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二十章 江湖手段

第九百二十章 江湖手段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徐政集结了百余号人,打跑了小股的京师军和县兵,但这百余人并没有解散,而是跟着徐政去往七碗楼。徐政等人知道,县府的官员都在七碗楼。

他带着手下去七碗楼,还真不是为了去动武的。徐政和洛阳县府的主簿徐宽私交甚密,两人还带点宗亲关系,只不过离得比较远。

徐政能在春鹏巷这里庇护那么多的逃犯,他和县府又岂能一点关系都没有?

平日里,徐政没少给徐宽送好处,徐宽倒是也很罩着他,春鹏巷这里虽然龙蛇混杂,但一直相安无事,县府的人也很少会过来检查。

徐政去七碗楼,是要找徐宽问个清楚明白,县府这次排查郭区,究竟是为了抓公孙述的细作,还是为了针对他徐政。

他们这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穿过春鹏巷,来到七碗楼附近,刚走到楼阁近前,便被外面看守的京师军和县兵拦了下来。

看着对面人数众多的京师军和县兵,徐政向手下人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他走上前去,拱手说道:“各位,在下徐政,要见县府的徐主簿,不知徐主簿可在这里?”

京师军的人不知道徐宽是何许人也,但县兵们自然都知道。主簿在县府是很有实权的官员,地位也不低,县府杂七杂八的事,基本都归主簿管。

一名县兵上前两步,打量徐政一番,沉声问道:“你找徐主簿有何事?”

“自然是要紧的事,还请这位兄弟帮忙通禀一声,只要徐主簿知道是我来了,他一定会出来见我。”

“你和徐主簿是?”

“在下徐政,和徐主簿是亲戚。”徐政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让对面听清楚,自己也姓徐。

那名县兵哦了一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会!”

说着话,他向徐政的身后看看,说道:“让你带来的人都老实点,别在这里撒野,闹出了乱子,徐主簿也救不了你!”

县兵倒是不知道刘秀正在七碗楼内,但他知道邓禹在。真触了右将军的霉头,县令、县尉都吃不了兜着走,更何况区区一主簿?

警告完徐政等人,县兵噔噔噔的跑进楼内,快步上到三楼。

县兵刚上来,董宣和张贲便从包厢里出来,沉声问道:“外面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来了这许多人?”

那名县兵先是看眼包厢,而后小声说道:“大人,外面来了一位自称叫徐政的人,说是要见徐主簿。”

徐宽人也在这里,正拿着笔,认真地记录着各地传回的消息。

听闻县兵的话,他身子一震,急忙放下手中笔,站起身形,向董宣躬身说道:“大人,下官下去看看。”

“你认识那个徐政?”

“认识、认识,徐政是下官的远房亲戚,就住在春鹏巷里,也不知道过来找我,所为何事。”

董宣向徐宽挥了挥手,提醒道:“见到那个徐政,让他赶快走,带着这许多人过来,是要造反不成?”

徐宽身子一震,急忙躬身应道:“是、是、是,下官这就下去把他们都赶走!”说完话,他一溜小跑地下了楼。

董宣和张贲走回到包厢,向刘秀躬了躬身,小声说道:“陛下,外面的来人名叫徐政,是徐主簿的远房亲戚。”

刘秀哦了一声,他站在窗前,向下看着,徐政带来的那百余号人,高矮胖瘦,千奇百怪,很多人看起来都不像善类。

他幽幽说道:“能聚集起一百多号人,这个徐政,不简单啊!”

董宣和张贲都露出若有所思之sè。刘秀转头看向洛幽,手指着站于人群前面的徐政,问道:“洛幽,这个徐政,你可认识?”

洛幽走到窗台前,顺着刘秀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过了片刻,她摇摇头,说道:“陛下,婢子不认识此人。”

花非烟也走过来,向下面望望,露出沉思之sè,半晌,她缓声开口说道:“陛下,臣妾记得,青犊军内曾有一名将领名叫徐政,只是不知道那个徐政是不是这个徐政。”听闻青犊军的名号,徐宣和张贲身子同是一震。当年,青犊军的势力由河内扩张到河北,兵力最多的时候,达到二、三十万之众,后来被陛下击败,残部又存活了好一阵

子,直至最近这两年也渐渐没了动静。

青犊军的将领倘若真混在洛阳城内,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要在洛阳城内谋反?想到这里,董宣和张贲对视了一眼,额头皆冒出汗珠子。且说徐宽,他快步下楼,从七碗楼内走出来,分开县兵的人群,三步并成两步,来到徐政面前,不等徐政开口说话,他拉着徐政向旁走出几步,低声训斥道:“你疯了?带

着这么多人来七碗楼作甚?你知道楼内有谁吗?”徐政说道:“宽哥,你正要问你是什么意思呢!这次县府排查郭区,你为何不事先通知兄弟一声?即便要排查,难道就不能避开春鹏巷吗?你知道春鹏巷是我的地盘,左邻

右舍,都是我的兄弟,现在县兵要抓他们,我能不为他们出头吗?”

“你……你不会和县兵动手了吧?”徐宽呆呆地问道。

“是啊,是动手了,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不动手不行啊,他们都杀人了!”

“哎呀!”徐宽忍不住扶额,感觉自己已是一个头,两个大。

徐政继续说道:“当时在场的还有京师军,京师军比县兵更不讲理,不过人不多,刚才都被我的兄弟们打跑了!”

徐宽闻言,脑仁更疼。徐政什么时候捅娄子不好,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捅娄子。他咧着嘴说道:“你惹大麻烦了!”

“什么?”

“你知道京师军是谁调进城内的吗?是由谁率领的吗?”

“谁?”徐政下意识地问道。

“右将军,邓公!”徐宽急得连连搓手,说道:“你打了京师军的人,你以为这事能善了吗?”

徐政也是倒吸口凉气,忍不住问道:“这次是右将军和县府一同做排查?”

“没错!”徐宽喃喃说道:“何止是右将军,还有比右将军更大的大人物呢!”

徐政打了个冷颤,邓禹可是右将军,万户侯,在洛阳城内,还有几个比邓禹更大的人物?

他沉吟片刻,急声说道:“宽哥,你可不能不帮兄弟啊,和京师军的人动武,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下面的弟兄们被他们抓走吧?”

徐宽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连连摇头,说道:“我……我这次帮不了你了……”陛下现在就在楼上看着呢,自己要是在这个时候徇私枉法,那真就是在自寻死路。想到这里,徐宽打了个哆嗦,转身就要走。徐政跨前一步,一把将徐宽的衣袖死死抓住,说道:“宽哥,现在你要是丢下兄弟们不管,可太不讲义气了!平时,你拿兄弟们

的好处还少吗,前阵子,县府扩建的时候,你说县府缺钱,兄弟可是二话不说,给县府直接捐了五十金呢!”

徐宽闻言,恨不得一把捂住徐政的大嘴巴,他气冲冲地瞪着徐政,压低嗓子,呵斥道:“你现在说这些作甚?”

“宽哥,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如果兄弟栽了,宽哥,你觉得你还能好的了吗?”

“你他娘的在威胁我?”

“威胁可不敢,兄弟只是在陈述事实。宽哥,咱做人也得讲道义吧!平时没什么事,你隔三差五的要好处,现在真到了兄弟要用你的时候,你却推三阻四?”豆大的汗珠子顺着徐宽的额头流淌下来。他思前想后,猛的一甩胳膊,将徐政拉住他衣袖的手狠狠甩开,他一边后退,一边摇头说道:“阿政,这次我是真的帮不了你了,

你要想把我们之间的事说出去,你就去说吧,大不了我一个人掉脑袋,我要是帮你,死的就不止我一个了。”弄不好,全家都得跟着掉脑袋。说完话,他也不等徐政的回话,转身就走。见状,徐政刚要追上去,拉住徐宽,徐政身后的一名大汉猛的怒吼一声,箭步追上徐宽,一把抓住他的后脖颈,向地上用力一

摁,怒声说道:“狗官,你想翻脸不认人?”

糟了!在大汉冲出来的瞬间,徐政便意识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这位愣头青跑出来后,到了徐宽近前便把他强行摁在地上。

附近的县兵和京师军见状,皆吓了一跳。

只顷刻间,哨音便响了起来。紧接着,成群结队的县兵和京师军从七碗楼的周围冲了出来,将徐政以及他手下的那百十号人,团团包围。

“放开徐主簿!听到没有,立刻放开徐主簿!”县兵们或端着长矛,或端着弩机,一个个如临大敌地怒视着徐政等人。那名摁住徐宽的大汉抬起头来,环视一圈,怒声吼道:“要死,老子也先拉上徐宽这个狗官做垫背!平时吃我们的,喝我们的,拿我们的,现在他娘的想不管我们,没门!

几名站在前面,端着长矛的县兵互相看了看,一同向那名大汉冲了过去。他们还没等大汉的近前,先被一名干瘦汉子挡了下来。几名县兵二话不说,持矛便刺。

他们的速度快,可那名干瘦汉子的速度更快,现场的人,只看到干瘦汉子突然化成了一股白烟,人却凭空消失不见。

而在楼上观望的刘秀看得清清楚楚,那股白烟,是干瘦汉子从袖口中抖出去的,他人以极快的速度,转到了几名县兵的身后。到了县兵的背后,干瘦汉子连续出脚,嘭嘭嘭,他连续的几脚,都踢在县兵的屁股上,这几名县兵,纷纷怪叫一声,向前飞扑出去,摔在地上,又滚了几滚,身子才算停

下来。

再看几名县兵,头盔也摔掉了,手中的长矛也不知道摔到哪里,一个个灰头土脸,好不狼狈。

在楼上看热闹的刘秀眼眸闪了闪,目光也落在干瘦汉子身上许久。花非烟说道:“陛下,此人身上暗藏的迷烟,似乎有迷幻的功效。”

他的速度是很快,但还没快到让人肉眼看不清楚的地步,几名县兵都未能看到他的行动轨迹,全无防备的被对方在背后踢了个正着,这只能说明对方洒出的白烟有问题。

刘秀点了点头,说道:“江湖中的宵小手段。”这种见不得光的yīn招,也就在小规模的战斗中还能有点作用,真上到战场,面对千军万马,什么作用都起不到。花非烟一笑,说道:“这个徐政,手底下还是有些能人的。”刘秀看不起江湖中人,但花非烟可是正经八百的江湖中人出身,在她眼中,这个干瘦汉子可不简单。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章 江湖手段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