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二十八章争青山

第二十八章争青山

水月庵主的这一掌证明了她与井九的猜想是错的。

太平真人用的手段不是神魂附体。

柳十岁没有夺舍,那为何会变成太平真人?

崖外的天空里响起一道苍老而微颤的声音。

“两心通?”

说话的人是一位果成寺的高僧,而同时井九也想到了。

太平真人羽化成功,变成灵体般的存在,两心通越发强大,但这种控制必须在一定的距离之内才能生效,他这时候究竟藏在柳十岁身上何处?

“一茅斋的本事确实有些奇怪,那个小子没有看穿我,却莫名警惕,让我来青山寻你求援,却不知道这也在我的算中。”

太平真人说的自然是奚一云与他的那番颇有深意的对谈,只可惜奚一云那时候只以为他在柳十岁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却不知道他已经控制了柳十岁。

至于小荷也是受了他的神魂影响,只是下意识里恐惧而茫然,却不知道那些情绪的来源。

井九说道:“十岁天赋高,心志坚,修了百余年浩然正气,根本不会被你的两心通控制。”

太平真人说道:“你算尽所有,难道就没算到当年那颗妖丹有问题?”

井九面无表情说道:““不管你在哪里,只要杀死他,你也无路可逃。”

太平真人流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容,说道:“你在朝歌城里连白早都舍不得杀,何况这个小家伙。”

说完这句话,他擦了擦唇角的血水。

井九闻着风里飘来的味道,说道:“补天丹?七叶莲?”

太平真人笑着说道:“果然是最了解我的师弟。”

井九说道:“我看过你留下来的笔记。”

听到这番对话,别的人倒还罢了,广元真人与两名适越峰极资深的长老则是神情骤变。

太平真人说道:“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这具身躯的存灭,所以补天丹与七叶莲的害处,你不用说。”

井九果然不再说话,右手忽然一翻,对准了天空。

不停震动的承天剑忽然静止下来,变得异常明亮。

鞘口处那些极淡的剑意飘摇而起,喷薄而射,如倒射的雨滴一般,穿透青山大阵,在极高远的天空里留下了十余道孔洞。

那些孔洞的位置极高,竟已经到了虚境。

孔洞里隐隐有幽蓝与绯红的颜sè,可能是雷域里的那些雷暴。

太平真人屈指。

承天剑再次震动起来,而且比先前更加剧烈,仿佛在挣扎一般。

鞘口里溢出来的剑意变得就像千里风廊里的柳枝,不停乱飘,再也无法维系。

青山大阵无声关闭,高空之上的雷域异象就此消失。

忽然,一直安静呆在他手腕上的剑镯,伴着锃的一声清鸣,化作清亮锋利的小剑,向着太平真人的眉心刺去!

从一茅斋到天光峰顶,不二剑始终沉默,仿佛臣服,直至此时,它才终于唤醒了柳十岁的一抹神识,发起了偷袭!

除了万物一,不二剑便是青山品阶最高、最为锋利的仙剑,此时全力一击,威势真是强的难以想象!

然而只闻得嗡的一声,不二剑停在了太平真人的眼前,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太平真人的眼里出现一抹寒意,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不二剑,含怒一弹。

不二剑化作一道剑光,飞向了远处的剑峰,擦的一声,深深地钻进了山崖里,不知何时才能再次出来。

……

……

云行峰里的雾气消散了很多,崖间很多飞剑已经探出头来,有的已经来到了天空里。

它们是受到承天剑鞘的召唤,准备向新任青山掌门朝拜,谁曾想下一刻便发生了如此剧烈的变化。

这些飞剑并无灵识,只能凭着剑意行事。

忽然,峰顶最高处的山崖里出现一道极细小的破洞。

那是不二剑留下来的。

峰间的飞剑仿佛受到了某种震动,纷纷飞了起来,崖石簌簌落下,震起无数烟尘。

一道灰sè的飞剑破空而起,便要杀向天光峰。

当当两声脆响,一道淡青sè的飞剑斜刺里飞了过来,将其击飞在地。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飞剑开始互相攻击,很明显,有些飞剑准备向天光峰发起攻击,有些飞剑则是在做阻拦。

天空里到处都是飞剑的影子,到处都是飞剑撞击、追逐的声音,无数道剑意向着四面八方散去,铁鹰早就惊地远远飞离,而崖间残留的云雾则是瞬间被切割成了碎絮,消失无踪。

剑峰高处的山崖,平咏佳还在那个洞里沉睡,他对剑意的感知最为敏锐,此时峰间剑意大乱,他的气息也随之而乱,脸sè变得异常苍白,耳朵里渐渐流出血来。

飞剑乱战渐渐停止下来,然后分作了两边,看着就像是静止在空中的暴雨,彼此对峙,画面极其神异。

……

……

数道清冷却纯净至极的剑意从承天剑鞘里飘出来,向着青山群峰而去,所到之处,天地皆有感应。

天光峰上的人们感受到了剑峰处的异动,但看不到具体的画面。

广元真人与南忘的神情异常凝重,知道师父与师叔对承天剑的争夺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确认原来青山剑阵的阵枢就是承天剑!

难怪青山门规里会明确说,只要拿着承天剑才有资格做青山掌门!

那万物一又是什么呢?难道就是青山剑阵的阵源?

承天剑不在的时候,元骑鲸又是如何控制青山大阵的呢?

天光峰崖前的云海生起狂波,颜sè也变得灰暗很多,只是瞬间便凝结出了无数水滴,迸射而出!

一场暴雨向着崖畔的井九与太平真人而去。

“不要!”广元真人望向峰顶某处大声喝道。

在那处,大泽令神情凝重地祭运着一张大幡。

那张大幡里仿佛隐着无穷雷电、如倾海般的雨水。

这正是传说中的八方风雨幡。

大泽令调集了天地自然之力,想要给太平真人致命一击。

先前他与各宗派的修行者一样,想着青山自己应该能处理太平真人之事,哪里想到太平真人回到青山后竟是如此强大。

水月庵主与井九明显有默契,才会发出那次攻击,既然如此,他当然也应该做些事情。

只听得嗤的一声响。

满天暴雨骤然消失,云海平静如毡。

大泽令喷出一口鲜血,脸sè苍白至极,看着手里被削断了一角的八方风雨幡,不可思议颤声道:“这是怎么回事!”

谈真人扶住他,渡入一道灵气,叹道:“这是青山剑阵。”

……

……

无数若隐若现的剑意出现在崖畔。

有风过便会被切成碎片。

便是阳光落在那些剑意上,都会闪闪发光。

这些剑意缭绕着井九与太平真人的身体,更准确来说是以承天剑鞘为中心,把他们两个人罩在了里面。

在人们的视线里,他们这时候在发光,发着无数的剑光。

广元真人先前想要阻止大泽令,不是心向太平真人,而是担心他会受伤。

争夺承天剑,便是在争剑峰,争青山剑阵的所有权。

青山剑阵源自万物一。

这也同时意味着万物一剑的控制权。

群剑已起,青山剑阵已经落下,笼罩着井九与太平真人,只是不知道最终会让谁万剑穿心而死。

在这个过程里,他们等于同时被青山剑阵保护着,与真实的世界隔绝开来,不管是大泽的风雨幡,还是景云钟这样的法宝,都无法过去。

水月庵主这时候也再无能为力。

只能看崖畔的那对师兄弟究竟谁能获胜。

剑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凌厉,越来越森然,剑光越来越亮,崖壁上生出无数道裂缝,云海缓缓向下沉降。

峰顶的人们快要承受不住了,站在近处的赵腊月等人衣衫上出现无数裂口,隐有青丝落下。

天地元气变得更加混乱。

青山大阵显出真身,一道广阔无限的青光罩住了群峰,表面不停流动着光线,隐隐出现了一些缝隙。

远处的碧湖峰顶忽然生出一片乌云,雷电轰然落下,照亮了那片碧湖,湖上已然生出千堆雪,看着极其骇人。

上德峰顶忽然落下一场暴风雪,只是十余息时间,便积了数尺的雪,有松树承受不住积雪的重量,喀喇声里纷纷断裂。

碧空里也出现了闪电,云行峰里的剑意更是森然杂乱至极,山崖不停坍塌。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八章争青山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