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二十一章 亲自出场

第九百二十一章 亲自出场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董宣和张贲走到刘秀近前,说道:“陛下,微臣下去看看。”

刘秀问道:“这个徐主簿是怎么回事?刚刚徐政说,徐主簿曾收过他不少的好处。”

张贲低垂着头,大气都没敢喘一下,只一个劲的擦额头的冷汗。董宣也是一脑门子的汗珠子,他躬身说道:“陛下,微臣会调查清楚此事。”

刘秀看了一眼董宣,说道:“县府扩建时,我曾对你说过,如果钱不够用,可以上疏朝廷,我会让大司空拨钱给洛阳县府。”董宣和张贲头垂得更低,后者依旧一个字不敢说,还是董宣小声说道:“微臣考虑,天下未定,朝廷要用钱的地方太多,县府这边的事,能自己解决的,就应尽量自己解决

,不必再让陛下烦心了。”

“所以,县府就带头敲诈徐政这类人,让他们给县府捐钱。五十金啊!县府得帮徐政做多少事,庇护他多少次,这才把这五十金的人情债还干净?”刘秀皱着眉头问道。

在大是大非上,董宣是很有原则的,即便脑袋掉了,他也会坚守自己的底线,但却偏偏会在这样的小事上犯错误,让刘秀感觉又好气又好笑。

董宣沉吟片刻,屈膝跪地,向前叩首,说道:“微臣知错!”

张贲愣了一下,紧接着也跟着跪伏在地,颤声说道:“微微微臣知错!”刘秀白了他俩一眼,挥手说道:“都起来吧!这等愚蠢的错误,只此一次,以后不得再犯。朝廷用钱的地方是很多,国库的钱财,也的确不太充裕,但还没穷到要让你们县

府去民间敲诈的地步。”

董宣和张贲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形,向刘秀连连躬身应是。刘秀迈步向包厢外走去,说道:“走吧,我们一起下去看看。”

“陛下,下面的情况太混乱了。”张贲急忙出来阻止。

刘秀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说道:“无妨。”

此时,七碗楼外面的街道上,徐政的手下兄弟把徐宽制住,而众多的县兵和京师军则把他们团团爆发,双方的激战一触即发。徐政走到徐宽近前,低头看了看他,又举目环视一圈在场的众人,大声说道:“我们在洛阳,从来没有为非作歹,恰恰相反,县府有用到我们的地方,我们都会鼎力相助,

要人我们出人,要钱我们出钱,现在你们县府翻脸不认人,是想把我们往死里整啊!”

“对!你们县府欺人太甚!”徐政的手下纷纷叫嚷道。

徐政拍了拍制住徐宽的那名壮汉,示意他放手,而后他搀扶起徐宽,说道:“今日之事,县府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你们想要什么交代?”随着话音,张贲从县兵人群里走出来。在他的身后,还有董宣、刘秀等人。

徐政和张贲见过几面,但之间没有太多的接触。看到张贲来了,徐政面sè一正,拱手说道:“张县尉!”

张贲瞅了他一眼,又望望他身后的众人,背着手,冷声问道:“徐政,你带来这许多人到此,想干什么?”徐政说道:“张县尉,事情都闹到了这一步,在下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我的这些兄弟,很多都是在家乡犯了案子,逃到洛阳来的,到了洛阳之后,他们都有安分守己

,改过自新,这一点,县府也是知道的……”

张贲打断他的话,摇头说道:“我从不知道这些事。”

他知道春鹏巷徐政这个人,也知道徐政的手底下不太干净,但具体哪里不干净,藏着什么事,他就不清楚了,张贲也没时间和精力去调查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徐政看着张贲,过了一会,他说道:“张县尉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如果县府不想给我们活路,县府也别想好!”

“哈哈!”张贲闻言,禁不住大笑起来,问道:“倘若今日县府就是要法办你等,你等又待如何?”

徐政闻言,不由得眯缝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张贲。张贲更是毫无惧sè的与他对视。

就在他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不停迸射出火光的时候,一旁的干瘦汉子嘿嘿一笑,说道:“你们想法办我等,也得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张贲怒极而笑,侧头喝道:“张宁,给我拿下此贼!”

张宁是张贲的心腹,练家子出身,就武力而言,在县府内算是有一号的人物。

听了张贲的喊喝声,一名青年从人群中蹿出来,他里面穿着军装,外面罩着皮甲,看其军装,是一名军候。

他先是向张贲躬了躬身,而后大步流星地直奔干瘦汉子而去。干瘦汉子笑呵呵地拱了拱手,说道:“你叫张宁?在下……”

他正要报出自己的名号,张宁已到了他近前,就听沙的一声,拔剑出鞘的同时,空中乍现出一道寒光,直奔干瘦汉子的腰身扫去。

呼!

他一剑斩出,干瘦汉子的身影凭空消失,只留下一团白雾飘荡在空中。张宁倒吸口凉气,想都没想,回身就是一脚。

嘭!不知何时闪到他背后的干瘦汉子,急急抬起双臂,挡住自己的面门。张宁的一脚踹在干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瘦汉子的手臂上,让他的双脚贴着地面,倒滑出两米多远。

张宁得理不饶人,断喝一声,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全力向下劈砍一剑。这势大力沉的一剑,都挂着刺耳的破风声。呼!佩剑劈砍到地面上,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张宁定睛再看,他只是把一团白雾劈砍成了两半,一分为二的白雾在他面前慢慢消散。以为对方又转到了自己的背后,张宁

大喝一声,持剑回扫。

结果这次,他的背后空无一人,猛然间,他听到张贲的叫道:“小心头上——”

与此同时,张宁也感觉到头顶恶风不善。他下意识地抬头望上看,只见一团黑影正从空中向自己砸来,他本能反应的抬起手中剑,横在头顶上方招架。

嘭!干瘦汉子借着下落的惯性,向下踢出的一脚,正踹在张宁佩剑的剑面上。

那一瞬间,张宁感觉似有千钧之力席卷而来,他身子后仰,噔噔噔的连退出四、五步,然后嘭的一声坐到地上。持剑的手都在哆嗦个不停,那是被震的。

附近的两名县兵急忙跑上前来,托住张宁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张宁怒吼一声,甩开身旁的两名县兵,作势还要冲上去,这时候,一只手从他的背后搭在他的肩膀上。

“谁都别拦着我!”张宁都没回头看,大声怒吼道。

张贲在旁脸sè顿变,急声呵斥道:“张宁,不得无礼!”

张宁被训斥的一脸莫名其妙,下意识地回头一瞧,只见自己的背后站着一名便装的青年。

青年的模样很是英俊,龙眉虎目,鼻梁高挺,一对晶亮出奇的眸子,炯炯有神,仿佛能看穿人心似的。

看清楚青年的模样,张宁也跟着变sè,急忙躬身施礼,正要说话,青年再次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退下吧,我来会会他。”

说着话,青年走过张宁的身边,直奔对面的干瘦汉子而去。

这名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刘秀。干瘦汉子诡异的身法,古怪的招式,勾起了刘秀的兴趣,刘秀想亲自试一试干瘦汉子的本事。

他走到干瘦汉子的面前,站定,面带淡淡地笑意,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干瘦汉子上下打量刘秀一番,说道:“你这个人,也太不懂规矩了,让别人报名之前,不应该你自己先报出名号吗?”

刘秀淡然一笑,说道:“我叫金文。”他依旧是用他惯用的假名。

金文?干瘦汉子一脸的茫然,他不记得县府有金文这么一号人物。

他转头看向徐政,后者也是眉头紧锁,正在低头沉思,似乎在琢磨县府里有没有金文这么一号人物。

刘秀含笑问道:“阁下的尊姓大名呢?”

干瘦汉子拱手说道:“在下柳不信。”

刘秀眨眨眼睛,问道:“你是并州人氏?”

干瘦汉子一怔,不解地问道:“你怎会知道?你认识我?”

刘秀笑道:“当年晋国有位韩不信,你的名字和那个韩不信倒是很像。”

春秋战国时期的晋国,也就是现在的并州。晋国内部有几大家族,其中便有韩家一个,韩不信曾做过韩氏家族的族长。

柳不信颇感诧异地看着刘秀,对方只通过自己的名字,便能判断出自己来自于并州,这人的学识可不简单啊!

他再次打量刘秀一番,挥手说道:“你回去吧!要是比学识,我或许比不了你,但要说比拼拳脚,你肯定不如我,你还是回去,换个能打的出来吧!”

刘秀笑了,慢悠悠地说道:“单凭你这句话,我可以不对你下杀手。”

柳不信一怔,接着忍不住大笑起来,过了一会,他才收敛笑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话,他向前欺身,两个箭步便到了刘秀近前,单拳直出,击打刘秀的面门。

看得出来,对方是有对自己手下留情。

刘秀微微侧身,让开对方的拳锋,紧接着出手如电,扣住对方的手腕,他借力用力,拉着对方的手腕,用后一扯,下面的一脚,正踢中柳不信的脚面。

柳不信站立不住,整个人向前直飞了出去。

噗通!他摔落在地,翻滚了几下,紧接着,从地上一轱辘,直接站了起来,他甩了甩头上的尘土,看向刘秀的眼神带着震惊、诧异和难以置信。

想不到,这个看起来容貌英俊,文质彬彬的青年,出手竟然如此凌厉,只一个照面,便被自己甩飞出去了。

意识到对方深藏不露,柳不信再不敢抱有轻视之意,他的双只手臂下垂,宽大的衣袖,也自然而然地罩住了他的双手。

刘秀微微一笑,迈步走了过去。到了柳不信近前,他以一记侧踢率先发难。呼!柳不信的身影突然消失,空中只剩下一团白烟。刘秀早有防备,第一时间屏住呼吸,不让空中飘荡的白烟吸入自己的体内。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一章 亲自出场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