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465章 木生火,金克木

1465章 木生火,金克木

那些如毒蛇,如藤蔓的黑气将打飞的尸人又带了回来,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一转眼就恢复了正常。

不只是那半张被拍飞的脸,就连宁涛刚才打断的那条腿也都回来了,完好如初,根本就没有留下半点被攻击过的“伤痕”。

“你以为你打败了我吗?并没有!我是不可战胜的!”木神说,突然一脚踹向了宁涛。

“你是真傻逼,纯的。”宁涛说,他没有躲闪,而是一掌对拍了上去。

金光一闪,他的手掌之中赫然浮现出了一枚金sè的法印。

那是火之法印。

就在那枚火之法印浮现出来的刹那间,一团神火爆开,瞬间吞没了木神的小半条腿。

虽然只是小半条腿,可是以木神的达到了十万米的恐怖身高,小半条腿也是相当恐怖的了。

神火焚烧,哪怕是铁石也能烧成灰!

然而……

“嘿嘿嘿!”木神非但没有被火烧的痛苦的反应,反而大笑了起来。

上百万张嘴一起大笑,那笑声密密麻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在这恐怖的笑声中,木神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而那条腿一直都在燃烧。

“你烧!你再烧!”上百万张嘴也可以的发出挑衅的声音,“你烧不死我,哈哈哈!”

一团黑气从燃烧的腿上冒了出来,所过之处神火熄灭,那腿上的干尸非但没有被烧成灰烬,反而呈现出了一种红润的sè泽,就连干瘪的身体也充盈了许多,甚至给人一种就要变成健康人的健康身体的感觉。

“你烧我啊!你烧我啊!”上百万张嘴叫嚣道。

有够嚣张。

可是这家伙真的有嚣张的本钱。

给人的感觉,他非但不怕宁涛用神火烧他,反而巴不得宁涛拿神火烧他。

这不是有病,这是有心计。

宁涛忽然明白了过来,这家伙号称木神,本命之体是一棵杀生树。从常理来说,火能把树木烧成木炭,甚至是烧成灰,可是这家伙却不是普通的树,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树木,所以不能用常理来理解。

五行之中,木与火是相生的。

他的神火非但不能把这家伙烧死,反而会越少越旺,所以被神火烧过的地方才会出现干尸充盈,皮肤红润的现象。

这种事情用科学常识无法解释。

可这种事情能用科学常识来解释吗?

“好,你让我烧你是吧,我这次烧死你!”宁涛抬起了右手,掌心之中赫然浮现出了一枚金灿灿的法印。

“你烧!你烧!你烧啊!”木神猖狂叫嚣,话音未落,他突然抬起另一只脚踹向了宁涛。

这货的确是迫不及待。

宁涛的一把神火强化了他的一条腿,现在他要换一条腿让宁涛烧,想把另一条腿也强化一下。

宁涛一掌拍在了那条腿上。

金光闪现,法印激活。

然而这一次并没有熊熊的神火,只是一枚法印。那枚法印落在木神的腿上,金光闪烁,泥土之中的,空气之中的,甚至是尸人身体之中的金属元素都被激活,往法印聚集。

木神那踹过来的一脚本来很轻松,可突然之间就像是增加了百倍的重量

,以至于他根本就指挥不了那条腿,那条腿也轰然踏在了地上。

咔咔咔!

一寸诡异的响声里,木神的那条腿与地面无缝连接,腿上的尸人被金属粘在了一起,自身也被金属化。那些尸人或者,木神的腿才活着,那些尸人变成了一块块金属,算是死上加死,根本就动弹不了,他的腿自然也就死了。

当然,即便是金之法印也无法瞬间将木神的几万米长的腿全数金属化,事实上泥土里也没有那么多金属。可是,金之法印的法力左右下,即便是没有被金属化的尸人也仿佛被泼了硫酸一样,冒着烟,干肉化粉,骨头化粉。

“你竟敢骗我!”木神怒吼,十万米高的庞然之躯向宁涛扑了过来。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蔑笑:“所以我说你是纯傻逼,区区一个伪神居然也敢在我面前装大神。”

说着话,他侧身一闪躲开了木神的扑击。

木神的一条腿被固定在了地上,拔不出来,这一扑没扑到宁涛,他自己反而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隆隆!

大地震动,废墟之中又多了一个巨大的“大”字。

这一次的“大”字少了半截,那半截还矗立在地上,那是木神的齐膝而断的腿。

宁涛又一掌拍在了木神的那条被他强化过的腿上,金光一闪,又是一枚法印落在了腿上。

这又是一枚金之法印。

木神又一条腿齐膝而断,一部分转化成了金属,一部分则化成了灰。

木神的两条断腿处黑气缠绕,如群蛇乱舞,十分狰狞。

“不……不……不!”无数张嘴巴吼叫着,那声音里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宁涛听着却很舒服,他提着超度锅向木神的脑袋走去,行走间他将超度锅收了。比起超度锅,对付这个家伙他的金之法印更有用。

天生一物克一物,这个家伙在木系能量的领域拥有超凡的造诣和能力,竟然连他的神火都烧不死,还能借神火强化。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他的金之法印才有如此的神威,轻而易举的就克制了。

天龙城对面的山峰上。

“湿罗地,你快求求你女婿,不要杀我们的神!”金松长老着急地道。

“我……”湿罗地欲言又止。

一边是树人信仰了几十万年的神灵,一边是自家的女婿,来自神山的大神。

这两个神打架,他夹在中间为难啊!

帮木神,那不成了坑自己的女婿吗?

帮女婿,那不就等于抛弃信仰,甚至还有弑神的嫌疑!

这个架怎么劝?

不过,就他个人的情感和意愿而言,他肯定想站在宁涛这边的。毕竟,木神什么的他也是今天才见到,而女婿却是亲人,宁涛那一口一个岳父大人,叫的是那么的亲热,他听的是那么的喜欢。

自己的女婿都不帮,帮一个连话都说不上一句的伪神,那不傻逼吗?

“湿罗地,你究竟想干什么?”

“湿罗地,你快让你女婿住手啊!”

“湿罗地,你不要忘了你也是一个树人,你的女婿现在要杀我们的神,你赶快制止他!”

几个长老你一言我一语,群情激愤。

湿罗地稳得住:“我……”

这就对了。

一个人要是把装傻玩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就能应对很多情况。

阿湿波却没有湿罗地那样的好脾气,她冷哼的一声:“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这是在威胁我爹,威胁我们一家人站队吗?”

几个长老敢凶湿罗地,却没人敢凶阿湿波。

不为别的,只因为谁都惹不起她男人啊!

没人敢跟阿湿波顶一句嘴,甚至没人敢正眼看她一眼。

阿湿波越说越来劲了:“你们这些家伙,仗着自己的年龄大就可以说三道四吗?我告诉你们,站在你们面前的湿峰家的我也是一个神灵,回头我要在湿地星上建我的神庙,所有的树人都要拜我!从今往后,我也是你们的神!”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背皮直冒冷汗。

这还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来了一个瘟神就够倒霉的了,还要加上一个吃货瘟神,湿地星上的树人之未来一片黑暗啊!

湿峰家的小丫头也插了一句嘴:“你们都听清楚了,我姐夫乃堂堂大神,我们一家都是神的亲戚,你们谁要是再敢唧唧歪歪一句,我让我姐夫灭了谁!”

几个长老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寒颤,再也没人敢说话了。

湿罗地和山木花悄悄的对视了一眼,心有灵犀,夫妻俩的嘴角都浮出了一丝别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两个老奸巨猾的东西。

所有人的视线有的回到了天龙城遗迹的方向。

所有人都以为宁涛会痛下杀手,可是等了半晌都没见宁涛下手。

事实上领头连看都没有看木神一眼,他的视线一直在另一个方向。

那是王宫的方向,在那片残垣断壁中,一颗大脑袋正从一根断柱后面探出来,悄悄的往这边窥探。

虽然只是露了半边脑袋,可是宁涛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那躲在断柱后面窥探的家伙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趁乱逃走的所谓的帝国战神蓬佩修斯。

只是看了一眼宁涛就收回了视线,然后看着躺在地上的木神。

这年头什么蚂蚱都敢称神了。

“你还是不打算说吗?”宁涛说。

说话的时候,他用眼角的余光俯瞰着蓬佩修斯,观察着那个家伙的一举一动。

“你……你要我说什么?”木神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劲。

斗败的神比腊肠还要温顺。

“随便你说点什么。”宁涛说。

木神:“……”

却不等木神再开口,宁涛的身形突然一晃,瞬间突破几千米的距离,来到了蓬佩修斯的藏身处。

蓬佩修斯只见眼前一晃,那几万米高的大神突然消失,他的眼睛再一眨,宁涛已经到了他的身前,那速度之快,他竟然连一个躲闪的念头都来不及产生。

乍见宁涛到了跟前,蓬佩修斯本能的往后退,可哪里还走得掉。

宁涛身形一晃,堵在了蓬佩修斯的去路上,他的身上神火燃烧,淡淡地道:“我的朋友,我们聊聊吧。”

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蓬佩修斯听到这个称呼,再看到宁涛伸手那熊熊的神火,菊花都为之一紧。

看网友对 1465章 木生火,金克木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