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章 深谋远虑

第五百三十章 深谋远虑

在京城的时候,大家虽然尽都心灰意冷,但因为所处位置各有不同,最终决定要走,以及走的时机也是不尽相同,不免零碎,纵然其中也有三五人聚在一起大吐苦水的时候,偶做商量的,但因为身在局中,一叶蔽目,并没有考虑更深一层。

也考虑不到这个层面。

毕竟是眼看着满朝同僚满殿忠良,一个个辞官归去,心中升起的唯有寒凉,不解,还有就是愤怒,怨怼。

而今所有人再度异地聚首在一处,尤其是听到云扬乍然点破惊心一语,众人却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这还不是一般的不对劲,而是大大的不对劲!

云扬皱着眉头说道:“你们发现了么?现在的情况,辞官的朝臣之中,除了在场诸位之外,还有七八个文臣,也是屹立数朝的老人,虽然没有来到这里,但是我已经查到了他们现在的位置,他们全都很平安,亦有一定实力在手。”

“若是将你们所有人聚在一起,几乎就是一个可运作的完整的玉唐小朝廷,而且还都是以一当十的个中干将!老成谋国者有之,能够冲锋陷阵斩将夺旗者有之,帅才将才俯仰皆是,战神军神也大有人在,亲兵乃是你们各自麾下最强战力,尽在完整编制;善内政者有之,善司法者有之,善民政者亦有之……”

“说句最到家的话,只要稍微扩充一下文臣人员,搭建一个完整的朝廷班子不过等闲;军方武将更加是齐备得简直冗余,只需要召齐了新兵,将各自的亲兵下放,稍微训练一段时日,,再经过几场战斗洗礼,便又是能征善战的大军力量在握!”

云扬皱起眉头,道:“唯一欠缺的,不过就是可供发挥的地盘,但对于你们这些人来说……区区一个地盘,一个根据地又哪里算得上是什么难事?随便找一个故旧把守的地盘,无论是动之以情,又或者是挟之以威;将几个城池收入囊中轻而易举;以此做为根基,再有一段时间的沉淀,底蕴气象兼具也,成就一片江山直若等闲事。”

“若是再给你们个几年时间,将固有地盘发展到相对庞大的帝国疆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么,若然皇室当真倒行逆施,丧心病狂,为何不将你们斩尽杀绝?反而放任你们辞官安然离开,难道不怕你们纠合在一起造反?”

“就算是再仁慈的君主,只怕也不会做这等蠢事;更何况是一个你们口中残暴不仁的君王?”

云扬皱着眉头:“这件事情,哪哪都透着邪性,不对劲啊!”

方擎天等人面面相觑。

这件事,不聚在一起谁都没发现,但现在聚在一起了,大家汇总了一下各自力量之后,他们每个人都如云扬一般,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又何止是不对劲?

方擎天寿眉不断颤抖,颤巍巍的说道:“难道……这是有人刻意促成的?这……等于是将朝廷中坚力量,完整的挪移到了朝堂之外!?”

这句话甫一出来,全场鸦雀无声。

秋剑寒胡须都剧烈地颤抖起来。

所有人眼圈都红了。

刻意促成的?

对,这必然是刻意促成当前态势的!

否则,就如云扬所说,就算是最仁慈的君主,也断断不会放任这样的一股巨大的菁英力量凑在一起,悉数放归山林!

更何况是这些人口中那位残暴寡绝,倒行逆施,天下独揽的小皇帝?就算再傻也不会这样做吧?

这股力量汇总在一处,可是足以将整个大陆炸上个好几遍的超级炸弹!

铁铮颤声道:“这……这不对吧?我出走以后,曾经遭遇了多次追杀,若是有意放纵……”

秋剑寒惨白着脸,道:“你所遭遇的所谓追杀……具体损失多少?”

铁铮愣住了,喃喃道:“我手底下将近六千人……先后经历了七八次追杀重围,战况……险而不烈,全都杀了出去,损失……合计七百多人。”

说完自己率先倒抽了一口冷气:“七百多人?!”

秋剑寒此际恍如洞悉一切,冷冷道:“你作为叛国之贼,玉唐通传天下,以举国精锐围剿于你,七八次围剿之下,你就损失了七百来人?”

“但是追杀的力量,分明就是动用了极盛大的阵仗来截杀我们的;我们冲出重围杀死的追兵,可是有万人的,若这是作伪……”

铁铮越说声音越小,终于没有声音了,作为当代有数的名将,他已然察觉了更加不对劲的地方,自己七八次下来死了不到一千人,反而杀敌过万,这是被围剿吗?

谁围剿谁呢?!

秋剑寒,冷刀吟,方擎天三人突然间老泪纵横:“陛下……您,您到底是在谋划什么?到底这是为什么啊……”

三人嚎啕大哭,哭得涕泪横流,肝肠寸断。

上官老夫人亦是眼圈通红,喃喃道:“这不像是放逐,残虐……倒有点像是……刻意的保护。让我们离开那个随时都能丧命的是非之地,保存有生力量,留待日后……”

傅报国方正的脸上,遍布沉痛之sè:“之前满腔不岔,义愤填膺,现在想来,许多事情早有预兆,试想一下,若是我们还身在朝堂上,眼见种种变故,只怕早就冲冠一怒,干犯天颜……若两下骑虎,就算是陛下有心偏颇,也会被逼着杀死我们……”

孙子虎皱着眉:“我自己安排刺杀,诈死脱身……居然也没有什么深入调查,轻易的就结了案……”

云扬皱着眉头,道:“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一切都有征兆,只是大家一叶蔽目,直到现在才察觉罢了。”

众人心中都是沉重至极。

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

还有,您到底遭受了什么样的压力,为何要做出这个决断?

为什么不将根由道出,让我们一道承担,我们为人臣子的,不就该当为君上者分忧吗?

但这个原因,那位已经长眠于底下的玉唐帝国一代雄主,那位皇帝陛下,是永远都没有办法亲口告诉他们了。

他已经孤零零的躺在幽暗墓穴里面了。

哪怕一直到死,都没有向任何一人,吐露哪怕一个字!

……

“再想深一层,当前局势如斯,只怕非只是皇帝陛下一个人便能策动这个计划,毕竟当时陛下已经完全放权……最少最少,这个计划还要再有一人配合,而另一人只可能是……”

云扬眼中闪光。

“另一人只可能现在的小皇帝,玉乾坤!”

“只有他们两个人联手,才能形成当前态势!若是仅止于皇帝陛下一个人,却是万万做不到,人力有时穷,绝难如当前这般,少有纰漏意外!”

云扬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眸子生出闪过一丝轻松。

在刚刚重回天玄大地,尤其是得知父亲云逍遥或有不测的那一瞬,他几乎想要直接冲进皇宫,将那个自己接回来的小东西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但是现在,他万二分的庆幸自己没有那么做,没有那么冲动。

这其中,疑团太多!

秋剑寒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情必然隐有重大内情苦衷,危机风险更甚,动辄有性命之虞,杀身之祸,所以陛下不敢让我们知道,害怕咱们这些人早早遭劫,所以他和皇太孙两个人,必然是承受了巨大压力的!”

“而今,陛下宾天离世,压力全都落到小皇帝一个人身上了……”秋剑寒沉重道:“我想……此事背后,该当有巨大黑手操控,危机莫甚,这危机,将是前所未见的天大危机,是我们所有人联手,都不能应付的危机。”

“若是有这样的危机隐伏,那幕后黑手只怕是比云逍遥还要恐怖的绝世高手,暗中控制了皇宫上下,控制了陛下和皇太孙!”

“陛下临去之前,曾经多次进入逍遥王府,恐怕就是在犹豫……或者,要确定你何日能归来……”

“或者说……在陛下眼中,唯一能够解决这个困局的,就只有云尊回归才可能应付!”

“所以他一直在盼望,一直……”

“之所以一直没有把真相告诉逍遥王,应该……是他很清楚,逍遥王没有能力应付这件事情的,贸然动作,打草惊邪还在其次,还会赔上云王爷一条性命……”

秋剑寒老泪纵横,看着窗外,突然间软软的跪了下去,悲戚的叫道:“陛下!陛下啊……”

所有玉唐文武大臣,尽皆黯然泪下,涕泪横流。

那位在有生之年,一靖天下,君临四海的此世帝王,在蓦然遭遇到了莫甚危机,自知无能应对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保全江山社稷,而后做出重重布置,将一干重臣尽数驱逐,保留下希望的火种。

没有理由创造理由,即便是令臣属心灰意冷,只要你走,安全了,便可以了!

在没有任何人理解的时候,用这样的方式,生生地保下了玉唐的班底与希望的种子。

等待时机!

等待转机!

……

云扬眯着眼睛,淡淡道:“巨大危机是肯定的,保全你们也是肯定的……可咱们的这位皇帝陛下,想要保全的也就只是你们而已……他选择牺牲的人,也是一早就选好了的。”

“谁?”

“我父亲,云逍遥。”云扬冷静的说道。

众人一阵沉默。

云扬的这个说法,虽在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又或者说是不在情理之中,却在意料之内!

这件事情到了现在,基本已经透彻明了。

此世唯有云尊回归才能处理。

可是云尊已然登临上界,根本就不知道这边的事情,何能回归?!

所以玉唐帝国首先做的,便是焚毁九尊庙宇,最大限度的污蔑诋毁云尊,令到九尊传说神迹彻底消失;云尊若是成神,定然会感觉到人间香火祈愿之力没有了,从鼎盛到没有,肯定有原因,那么……云尊会回来看看究竟吧?

但当发现这条路没有用,没有效果,没有意义之后,那就只能动用另一个手段。

“血警!”

云扬目中精光闪烁,这时候,他心中的感觉真是复杂至极,

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这位玉唐君王。

他选择了牺牲自己的弟弟,亲弟弟!

云逍遥与云尊,不过是名义上的父子,纵然感情极为深厚,终究非是亲生父子,那么云逍遥身有不测,突然暴毙被杀,以血嗣亲缘而言,未必会引动云尊的感应!

但皇帝陛下却仍旧选择了他,采用了最极端的做法!

这一点,秋剑寒与方擎天等人在顿了一顿之后,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但是几人都没有说话,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说。

这位君王的决断力,无疑举世之间首屈一指的,但是,关键时刻的狠心决断,也是令人扼腕,更位置胆寒!

云逍遥乃是玉唐皇室最最愧对,最最亏欠的一个人,更是皇帝陛下于此世仅余的血脉兄弟!

但皇帝陛下还是做了,狠心地为了一个渺茫希望,将最致命的陷阱,安置在了自己的亲弟弟身上!

“若是我爹死了,我还没有感觉的话,肯定还会有人牺牲,陆陆续续的牺牲,直到我察觉,或者所有人都死光了。”

云扬长长叹了一口气:“若是我估计没错……白衣雪和方墨非,只怕早就落到了皇家手里,或者……已经死了。”

对于这个推断,秋剑寒等人仍旧是默不做声。

面对这样一位君主,他们没有说道其任何一句不是的念头或者想法,但面对苦主云扬,却是真的无话可说。

毕竟,皇帝的现实手段,就是牺牲了他的名声,他的父亲,还有他的兄弟!

“若是最终我能下来,就能解决这件事,你们便可顺理成章的回归,若是我最终不能下来……那么,你们的力量只要有一天明白了,再造乾坤,重铸另一个帝国,也并非什么难事。”

云扬轻轻吐了口气。

那位已经长眠的皇帝陛下,在绝境之中,居然深谋远虑到了这等地步!

冬天冷突然目光一亮,道:“这样说来,那夏冰川的背叛岂不是……是假的?他也是知情者?他在忍辱负重……配合行动?”

云扬冷森森的说道:“不,他不是,他绝不可能知情,他不再是我等之同道!”

冬天冷失望的低下头。秋云山等也尽都为之黯然。

若有可能,他们宁愿相信事有万一,夏冰川是知情人,是有心人,是在为大局考量,那样,他们的心不会那么难受!

可是,正如云扬所言,夏冰川,再非吾等同道之人!

……

“我要去天唐城一趟。”云扬轻轻说道。

秋剑寒满眼尽是哀求的看着他,幽幽道:“云扬……你……你可千万莫要冲动啊……陛下如此苦心孤诣,一切希望都放在你的身上啊……”

云扬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会如皇帝陛下所愿,将这件事情彻底解决掉的。”

众人脸sè一喜。

却又听云扬接着说道:“但若是我父亲真的不在了……”

他悠悠的看着窗外,那是一片飘动的白云,喃喃道:“……这片天地,这个人间,于我再无什么意义,你们就等着……再造乾坤吧。……”

………………

风凌天下说

今天写完的早,我想想往下怎么进行。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章 深谋远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