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归顺朝廷

第九百二十三章 归顺朝廷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徐政跟随着董宣,走进七碗楼的门口,举目向里面望了望,问道:“董县令,可是有人要见在下?”

董宣扬头说道:“进去之后你就知道了。”

徐政迟疑了片刻,还是跟着董宣走进楼内。

董宣在前,徐政在后,两人上到三楼。

三楼这里,站着许多穿着便装的人,看上去似乎都平凡无奇,但人们的身上都透露出一股子肃杀之气,看他们的眼神,都如同刀子似的,恨不得看进人的骨子里。

徐政见状,面sè变得凝重起来,都不用与之交手,只感受对方身上的气息,便能判断出来,这些人都不简单,恐怕随便挑出一人,都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

董宣把徐政领到一间包厢的门口,停下脚步。徐政举目一瞧,包厢里坐着三位,一男二女。

男的他认识,正是刚刚在外面打败了柳不信的那名青年,坐在他左右的两名女子,一人二十左右岁,面容清丽,但眼角眉梢都透着一股清冷,让人感觉难以接近。

另一名女子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虽然年纪小,但长得却是国sè天香,美轮美奂,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能铭记一辈子的女子。

徐政看罢,下意识地看向身旁的董宣,小声说道:“董县令?”

“进去吧!”董宣向包厢内摆了摆手。徐政犹豫了片刻,还是脱下鞋子,规规矩矩地走进包厢内。他看向居中而坐的刘秀,拱手说道:“不知这位大人是?”

刚才他要和刘秀过招,可刘秀只回了他三个字:你不配。

就内心而言,徐政对刘秀的印象很差,但徐政也能看得出来,这名青年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即便是董宣都对他毕恭毕敬呢。

“徐政,坐吧!”刘秀向旁摆摆手。

徐政欠了欠身,在一旁的席子上跪坐下来,他再次拱手说道:“大人是?”

“我叫刘秀。”刘秀报出自己的名字。

哦!刘秀!徐政先是在心里默默念叨了一遍他的名字,过了片刻,他的眼睛猛的瞪圆,难以置信地看向刘秀,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是……”

以前,天下或许还有很多个刘秀,但是现在,天下只有一个刘秀,至少在洛阳朝廷的控制范围之内,只有一个刘秀,那就是天子。

以前叫刘秀的,随着刘秀称帝之后,全部都改名了,和天子重名又不改名,那还了得?

看着一脸惊骇的徐政,刘秀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你心里所想的那个人!”

徐政张大嘴巴,呆呆地看着刘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身子猛然一震,急忙起身离席,走到刘秀的面前,屈膝跪地,颤声说道:“草民……徐政,拜见陛下!”

说着话,徐政向前叩首。

刘秀低头看着徐政,说道:“据我所知,以前青犊军中有一位名叫徐政的将领,与你重名啊!”

听闻这话,徐政顶在席子上的脑门立刻渗出汗珠子,身子也随之哆嗦起来。

刘秀继续问道:“你可认识此人?”

徐政冒出浑身的冷汗,心思急转,思前想后,他把心一横,牙关一咬,保持着叩首的姿态,硬着头皮说道:“草民不敢欺瞒陛下,草民就是当年青犊军的徐政。”听闻这话,站于包厢外的龙渊、龙准、龙孛,以及虚英、虚庭、虚飞等人,纷纷抬手握住佩剑的剑柄,并不约而同地向包厢门口云集过来,看向徐政的眼神,变得越发犀

利。

对于徐政的实话实说,刘秀还是很满意的,起码这是一位聪明人,没有蠢到在自己面前扯谎。他笑问道:“你为何来到洛阳?”徐政清了清喉咙,说道:“自从陛下打败青犊的主力后,草民便对青犊军心灰意冷,带着一批心腹的兄弟,退出了青犊,辗转来到洛阳,开了一家酒舍,之后,便在洛阳定

居下来。”说完话,徐政又一连磕了三个头,说道:“草民在洛阳,绝非心怀叵测,图谋不轨,只想过安分守己的太平日子,请陛下明察秋毫!”

刘秀慢悠悠地说道:“你说你想在洛阳过安分守己的太平日子,可你的所作所为却并非如此。你贿赂县府官员,包庇逃犯,拉帮结伙,你究竟意欲何为?”徐政再次叩首,颤声说道:“草民知错!草民知错!”稍顿,他低声说道:“草民的这些兄弟,大多都是慕名而来,他们从天南地北,千里迢迢的来到洛阳,寻求草民的庇护

,草民……草民实在做不到将他们拒之门外。不过草民虽然庇护了他们,但草民也和他们说得清楚,在洛阳生活,就要安分守己,不能再为非作歹。”

说到这里,徐政抬起头来,看眼刘秀,继续说道:“草民可以向陛下保证,草民的这些兄弟,自从来到洛阳后,都有改过自新,未在行过一桩恶事,还请陛下明察。”

“既然曾经犯下过罪行,不是你现在改过自新就能逃过惩处的,否则,还有律法何用?”董宣在包厢门口冷冰冰地说道。

徐政身子一震,再次叩首,不敢多言。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次县府对东北郭区的排查,竟然是天子亲自主导的,他更没想到,打败柳不信的青年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竟然会是天子,对于徐政而言,这太不可思议了。

包厢内安静下来,徐政不敢说话,刘秀则是拿起茶杯,慢悠悠地喝起茶水,也没有再说话。

安静的气氛,让人越发觉得压抑,甚至这种气氛,让洛幽感觉自己的神经都不自觉地紧绷起来,胸口发闷,有透不过气的感觉。

跪在下面的徐政,其滋味可想而知。汗珠子顺着他的鼻凹鬓角不断地滴淌下来,他身下的席子,都被浸湿好大一片。

啪!刘秀把茶杯放回到桌子上,发出的轻响声,下面的徐政,身子也顿是一哆嗦。刘秀终于打破了沉寂,问道:“徐政,你来洛阳已有多久了?”

徐政连忙回道:“回禀陛下,草民在洛阳已有四载。”

刘秀问道:“一直都在春鹏巷?”

“是的,陛下。”

“这么说来,你应该对东北郭区很熟悉才对。”

“呃,是……是的,陛下!”

刘秀看着脸sè变换不定的徐政,微微一笑,说道:“你应该很清楚,这次县府排查东北郭区的目的是什么,正在找什么,徐政,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县府想要的信息吧?”

徐政低垂下头,脑门上的汗珠子更多。

县府要查什么,在找什么,他心里自然明镜似的。县府要查的,要找的,就是公孙述的细作嘛。对于细作之事,他的确知道一些,但他不能说,也不敢说。

他颤声说道:“草民……草民不知……”

他话没说完,刘秀打断道:“徐政,你究竟是不知,还是不敢说?”

“草……草民……”

“四阿的死士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即便你在洛阳已有四载,麾下的兄弟数十上百,你也不敢去招惹他们,是吗?”刘秀语气平静地问道。

徐政向前叩首,颤声说道:“陛下明鉴!”

刘秀笑言道:“如果你能帮得上朝廷的忙,还可以将功补过,如果你什么忙都帮不上,朝廷留你等在洛阳还有何用?”徐政低垂着头,身子抖动的厉害。刘秀话中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如果以徐政为首的这群人,能帮到朝廷,朝廷或许还可以不追究他们以前的罪行,甚至还能容忍他们继

续留在洛阳,反之,朝廷对他们将会公事公办,该抓捕的抓捕,该惩处的惩处。

刘秀旁边的花非烟,开口说道:“徐政,你要想清楚,这里是洛阳,而非成都,你应该站在哪一边,难道还需要过多考虑吗?”

徐政下意识地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花非烟。花非烟站起身形,走到徐政的面前,含笑说道:“你花费重金,买通县府的主簿,可你认为,他区区一个主簿,又能庇护你多久?如果你能心向朝廷,得到朝廷的庇护,以

后,你还会有后顾之忧吗?”

“这……这位姑娘是……”

“我叫花非烟。”“原来是花美人,草民失敬!”徐政连忙又向花非烟叩首施礼。花非烟说道:“徐政,你为青犊旧部,本应被驱逐出京城,但你若能忠于朝廷,肯帮着朝廷做事,你以后便可

在洛阳高枕无忧。其中的利弊,你心中应该很清楚才对!”

徐政认真听着花非烟的话,等她说完,徐政也终于下定了决心,向刘秀叩首说道:“陛下,草民徐政,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鞠躬尽瘁,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秀脸上露出笑容,同时赞赏地看眼花非烟,看来,对付这些江湖中人,非烟可比自己强得多了!他点点头,说道:“徐政,你起来吧!”

“谢……草民谢陛下!”徐政身子向上挺了挺,也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跪得太久,他刚要站起,双腿一软,又跪了回去。

花非烟伸出手来,搀住他的胳膊,将他扶了起来。她这不经意的举动,让徐政万分感动,他下意识地倒退两步,向花非烟躬身施礼,表示感谢。

“徐政,你先坐下。”花非烟向旁摆下手。徐政再次躬身施礼,然后按照花非烟所指的位置,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

花非烟说道:“公孙述派出大批的细作来到洛阳,在东北郭区应该有不少他们的据点吧?”徐政小心翼翼看眼花非烟和刘秀,沉吟片刻,他向花非烟欠了欠身,说道:“花美人,草民若是肯帮着朝廷,揪出公孙述的细作,朝廷对草民……又能给予什么样的庇护呢

?”花非烟闻言笑了,嘴角微微上扬。徐政看眼花非烟,生怕她误会,连忙又解释道:“草民的家人,在兵荒马乱中相继过世,草民至今还未成家,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草民

不怕死,但草民的手下,还有百余号的兄弟,草民……草民得为他们某一条生路!”

对于他的说词,花非烟能理解,她沉吟片刻,问道:“徐政,你听说过云兮阁吗?”

徐政眼眸一闪,连忙说道:“听过!草民听说过云兮阁!”

“你愿意带着你的兄弟,到云兮阁做事吗?”花非烟含笑问道。徐政先是一怔,紧接着二话不说,向花非烟叩首施礼,说道:“草民谢花美人成全!”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三章 归顺朝廷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