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二十五章 触目惊心

第九百二十五章 触目惊心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徐政提供的两处据点,一个在春英巷,一个在春和巷,虚英和张贲带着县兵去往春英巷,虚庭和虚飞带着京师军,去了春和巷。

没过太久,两边的消息相继传回,虚英这边遭受到细作的顽强抵抗,而虚庭、虚飞那边,则没有遭到任何的抵抗,顺顺利利把据点里的细作全部擒获。

等虚庭、虚飞将擒获的细作带回来时,虚英那边的交战才算告一段落。

虚庭、虚飞抓回来十多号人,而虚英只擒下两个活口,细作的尸体到是带回来的十多具,其中大多数是外伤致死,另有几人是服毒自尽。

董宣和张贲对这些被擒获的细作进行审问。虚英抓回来的两人,嘴巴硬得恨,一句话也不肯说,虚庭、虚飞抓获的细作,倒是把一切都交代了。

他们并不是公孙述的细作,而是隗嚣安插在洛阳的暗桩。他们平日里的工作,就是记录一些洛阳朝廷颁布的法令,实施的举措,然后再定期向凉州汇报。

听完董宣审问的结果,刘秀皱了皱眉。花非烟看向徐政,问道:“徐政,你不是说这两处据点都是公孙述的细作吗?”现在怎么又扯上了隗嚣?

徐政暗暗咧嘴,他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陛下、花美人,属下只能判断出这两个地方是细作的据点,但至于具体是谁的细作,属下……属下真的无法判断。”

刘秀点点头,徐政这么说,也合情合理,解释得通。他向董宣说道:“把隗嚣细作的头领带过来。”

“是!陛下!”时间不长,董宣带着一名中年人来到刘秀所在的包厢。

中年人进入包厢后,都没看清楚包厢里具体是什么人,先噗通一声跪了下来,向前叩首,颤声说道:“小人有罪,小人该死……”

看着磕头如捣蒜的中年人,刘秀缓缓开口道:“你可认识我?”

听闻这话,中年人身子一僵,然后慢慢抬起头来,看向刘秀。看清楚刘秀的样子,中年人一脸的茫然,结结巴巴地问道:“这……这公子是……是……”

“我是刘秀。”刘秀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截了当地报出自己的名字。

中年人闻言,脑袋嗡了一声,差点吓晕过去。自己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怎么把天子都引来了?他向前连连叩首,颤声说道:“小人该死,小人罪该万死。”

刘秀淡然而笑,扬头问道:“你说说看,你有何罪?”他这话反而把中年人问愣住了。中年人看看刘秀,再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大将军虽有不臣之心,但刘秀不知道啊,现在双方也没翻脸,大将军还是刘秀的臣子,自己身

为大将军的属下,严格来说,也是刘秀的臣子。

想到这里,中年人反而心安了一些。他清了清喉咙,整了整身上的衣服,规规矩矩地再次向前叩首,朗声说道:“微臣李明,叩见陛下!”

只看中年人脸上神sè的变化,刘秀便已猜出他心态上的变化。他微微一笑,说道:“你叫李明?”

“是的,陛下。”

“你是隗将军的属下?”

“正是!”

“你为何会在洛阳?”

“属下是奉大将军之命,到洛阳学习的。”

“什么?”刘秀都差点被气乐了,笑问道:“学习?”

“是的,大将军吩咐,让微臣到洛阳,学习陛下制定的法令、政策,然后再推行到凉州。大将军向来尊崇天子,凡是天子推行的法令、政策,大将军都会一一效仿。”

“哈哈!”刘秀仰面而笑,他怎么从来不知道隗嚣对自己有这样的忠心?他抬手指了指李明,说道:“巧舌如簧,居心叵测。”

李明脸sè一变,连连叩首,说道:“微臣不敢、微臣不敢!”

“李明,你说说,除了你之外,隗将军在洛阳还有几处暗桩?”

“陛……陛下,微臣……微臣不是暗桩,微臣就是来洛阳学习的……”

刘秀懒着再多问,转头看向董宣,说道:“带下去吧,严审,只要能让他开口,死活不计。”

“微臣遵命!”董宣答应一声,向一旁的县兵甩下头,两名县兵上前,抓住李明的胳膊,拖着就往外走。

李明吓得脸sè顿变,尖声叫道:“陛下饶命,陛下饶命啊……”

刘秀问道:“虚英带回来的那两人,现在哪里?”

“被关在柴房中。”虚庭说道。

“我去看看。”刘秀起身,去往柴房。七碗楼后院的柴房很大,里面堆放了不少柴火和各种各样的杂物。刘秀进来时,张贲和虚飞正在对两名擒获的细作用刑。

一人被绑在木架子上,衣服被扒个精光,胸前已是血肉模糊。另一人则是被两名县兵按跪在地上,脑袋正浸在装满水的水桶里,咕嘟嘟的冒着气泡。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看到刘秀近前,柴房内动刑的众人纷纷停手。县兵亦将细作的脑袋从水桶里拉出来,后者趴在地上,咳嗽个不停,脸上的水渍、鼻涕、眼泪已经融到一起。

刘秀大致扫了一眼,看向张贲和虚飞,问道:“审得怎么样了?”虚飞向刘秀摇摇头,表示现在还没有进展。张贲喘了两口粗气,将挽起的袖口放下来,走到刘秀近前,毕恭毕敬地躬身施礼,说道:“公孙述的细作,向来如此,骨头硬,

嘴巴紧,一时半刻,他们是不会开口的,不过陛下放心,微臣肯定能敲开他们的嘴巴!”

张贲和公孙述细作交手过很多次了,对于审问这些硬骨头,他的经验也越来越丰富。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他们身上,事后,可以带回县府慢慢审,现在,继续排查郭区。”

“是!陛下!”张贲和虚飞一同应了一声。刘秀又看看那两名细作,他走到被绑在木架子上的细作近前,看了看他的胸口,有割伤,还有烫伤,隐约还能看到伤口周围沾着的盐沫。刘秀眼眸闪了闪,说道:“你们还

挺有本事的,竟然能在郭区神不知鬼不觉地挖出一条密道。”要知道当时各家各户要动土木,都需要向里长报备的。七碗楼内的这条密道,工程可不小,先不说他们是如何不惊动其他人,把这条密道成功挖出来的,单单是挖出来的

土石都不容易处理。

这不是一筐两筐的土石,也不是一车两车的土石,而是至少数十上百车的土石,公孙述的细作能秘密处理掉这些,还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当真是让人感觉不可思议。那名细作原本低垂的脑袋慢慢抬起,猩红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刘秀,嘴角抽搐了几下,好像是在笑,他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们的本事,要远比你们想象中大

得多。”

“哦?这么说来,你们在郭区里不仅有这一条密道?”刘秀笑问道。

细作哼笑一声,闭上眼睛,没有再说话。

刘秀眼眸闪了闪,说道:“你们也只剩下这点本事了,偷偷摸摸的,就像只老鼠,除了会打地洞逃命,还会什么?”

细作闭上的眼睛猛的睁开,怒视着刘秀,咬牙说道:“我们的地道,还能用来取你的性命!”

刘秀立刻追问道:“如何能取我的性命?”

那名细作心头一颤,直勾勾地看着刘秀,过了片刻,他再次闭上眼睛,耷拉下脑袋,不再开口说一个字。

刘秀又凝视他一会,转身走出柴房。到了外面,他轻声问道:“非烟,你有听到他的话吗?”

花非烟没有进入柴房,而是站在柴房的门口。她点点头,说道:“非烟听到了。”

“你怎么看?”

“听起来,对方在东北郭区的密道,应该不止这一条,而且……而且,非烟怀疑,他们是不是想把密道从郭区一直挖进城区?”花非烟小声说道。

刘秀心头一动,看眼花非烟,陷入沉思。

他和花非烟的想法一模一样,对方说他们的密道不仅能用来逃命,还能杀自己?可如何才能杀自己?除非他们是把密道挖进城区,挖进皇宫内。

想到这里,刘秀眉头皱得更深,他喃喃说道:“他们又是如何处理掉土石的呢?”一旁的徐政突然开口说道:“陛下,现在洛阳各地,都在大兴土木,尤其是在郭区,动土木的地方很多,要做到不显山不露水的处理掉挖密道而多出来的土石,并非难事。

”城区的建筑已基本饱和了,可是郭区才刚刚开始发展,盖房子和翻新房子的百姓很多,现在洛阳每日都会从城外运送进来大量的土木,估计细作就是借着这个便利条件,

把挖密道多出的土石,悄悄混入了其中。

刘秀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如果细作真打算将密道挖进城区内,需要处理掉大量的土石,最近这段时间,可重点盯查这一点。”

徐政点头应道:“属下记得了。属下会安排兄弟们仔细留意。”

刘秀转头问道:“胡安那边有消息吗?”

徐政摇摇头,正sè说道:“现在还未能出密道,密道里的机关太多,既隐蔽又恶毒,令人防不胜防,稍有不慎,便会性命不保。”

刘秀深吸口气,不查不知道,这一深查起来,着实是触目惊心啊,这还仅仅是查出来的,没查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腌臜之事呢。

等到子时的时候,刘秀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他将余下的事情交给花非烟、邓禹、董宣等人去处理,他带上虚英、虚庭、虚飞以及洛幽,返回皇宫。

在回去的路上,洛幽忧心忡忡地说道:“陛下,婢子也没想到,东北郭区的情况会如此之复杂。”这里不仅藏有公孙述的细作,还藏有隗嚣的细作,另外还有像徐政这样的起义军残部,还有逃亡到洛阳的罪犯等等。当真是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五章 触目惊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