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先抓一个!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先抓一个!

不得不说,水无音的考量打算,进可攻退可守。

更是将所有的事情都考虑到了,周全了,可谓是最稳妥之计,抛开自身实力不论的话,即便是云扬亲自摆布,也就如此而已。

不管皇家是好是坏,是狼子野心倒行逆施还是有苦衷,始终是当世最大的权力势力,与之照面,当然要做好了充足的打算。

至于说打算掀翻世道,推翻皇家,这对秋老元帅等人而言,或者大逆不道,但对于水无音,却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值得他全身心效忠的,就只有风尊云尊,可从来都没有玉唐皇室,若是皇室不肖,何妨再造乾坤,重鼎天下!

水无音回忆着当时的情景,缓缓道:“皇帝陛下当时说,只要有心报国,不管在朝在野,都是英雄,也都是玉唐好儿郎。”

这句话乍听起来是好话,但详究起来,却又不得不说,内蕴深长,暧昧之极。

你已经将九尊的神祀打压干净,如今对着九尊属下的九天令主说忠心报国玉唐好儿郎?

云扬沉吟着问道:“皇帝陛下当时神情可有什么异常?”

水无音道:“异常……倒是没见。只不过看起来很疲惫。我们的这番交流,没有能达成任何攻势,相关九天令的事情,他全程没有提及,我当然也不会主动。”

云扬淡淡道:“你既然以九尊力量的掌控者身份前去,相信皇帝很知道了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你是去主动交权的,这一点,他肯定能想得到。”

“但正因为他想得到,却压根就没提,岂不奇怪!”

“嗯,确实奇怪,他非但没有提及九天令之事,还安慰我说,现在的九尊名声之事,只是神权与皇权之争,于具体的人事物没有关系,让我安心做自己的事就好,不必多虑。这几句话,乍听起来不见丝毫异常,却是可圈可点,细思极恐啊!”

云扬认同的点了点头,嘿然道:“不错,当时外面已经将九尊骂得狗屎都不如,他作为天下之主,却如此轻飘飘的说出来神权与皇权之争云云,却又面对神权的重要掌权者什么都不做,这本身就已经是莫大的疑点。”

“还有他最后所说的那句话,安心做自己的事,不必多虑。这分明就是要我仍旧按照九尊大人的嘱托,将这股力量好好的保存下来,留待后用的意思。”水无音道。

“不错。”云扬道:“然后呢?”

水无音苦笑:“我感觉到诡异,既然诡异,定然有原因,而且绝不会是好事。知道情况有异,哪敢停留,立即告辞,迅速离开皇宫地界,本想要回来之后,将九天令所属进一步的隐匿起来,但老大你是知道我的,天生灵觉敏锐,心里仿佛被一层yīn霾笼罩,哪哪都感觉不对劲,似乎是被人跟踪了,但任我用尽了手段,却仍是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云扬缓缓点头,水无音的修为纵然不能此世无敌,却也是顶尖的那一撮人,居然无法发现跟踪?

“我当时在外面足足流连了一个月的时间,转了无数的圈子,施出无数逃遁之法。但心头危机感始终不曾稍歇,如同跗骨之蛆,难以拔除。最后,我不得已之下,利用我们的暗令,命令这边的人手撤离,只留下空房,永久性中断联系,直到我再度主动召唤。”

“再过数日,对方似乎是失去了耐性,直接对我下手,一个好似鬼魂一般的黑衣人,凛然现身,不管我如何攻击,怎样出招,都伤不到他,不过数招之内,我就在其反击下受了重伤。”

“身受重伤的我,即时遁逃,表面看是险之又险的逃脱了,可是我如何不知,对方之所以没有将我一举成擒,只不过是打算利用我意欲逃出生天的侥幸心态,来找到咱们的老巢。所以我也就一路回来,到了这里,我第一时间发动机关,爆炸了整个建筑,然后遁入暗河,然而那人的实力实在是惊人,最后的狂怒一击,虽只余波,仍旧令我整个下半身支离破碎。”

水无音叹口气,惭愧道;“这件事情,说来当真没脸,我自诩掌握着整个天下最强大的情报力量,却半点也查不出对方是什么身份背景来历,不过初初交锋,便即一败涂地。”

云扬淡淡道:“这有什么可惭愧的,对方的武力比你高出太多,更兼心思缜密,又颇为隐忍,能做到这一点,何足为奇,你在此人操盘之下,仍旧能挣命得存至今,才是能人所不能,令人叹为观止。”

“若是这么看来,恐怕在几年之前……皇室那边就已经被威胁了?”

云扬皱着眉头。

“我现在在想……若是我去见宝儿……会不会被这个暗中操盘之人察觉?这个幕后黑手,又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存在呢?什么背景,什么来历,什么跟脚,什么……立场?!”

云扬喃喃自语。

“以老大的力量,就算对方有些实力,也不在您眼中吧?”水无音不确定的道。以老大现在举手投足之间整个世界毁灭的力量,还需要忌惮什么么?

“若是明面力量,我倒也不惧什么……”云扬沉沉道:“唯一担心的,反而是那些个特异力量,比如一些诡异的灵魂力量……”

云扬在自身神识搜索大陆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种灰暗的力量,似乎是灵魂力,但仔细观视分析,却又感觉隐秘特异。

以他现在的神识威能,不用说动全力什么的,只需动用超过一半,以飓风之势横扫天地,就能将整个大陆搅个天翻地覆,地基不稳。

但即便是这等级数的精神力,竟然仍旧无法锁定,那诡异得如同死灰一般的yīn暗力量。

云扬固然可以确定,这股力量在天唐城最多,然而天下各处,却也有散乱的许多丝,许多缕。

至少云扬无法确定,若是将天唐城这些灭掉了,剩下的力量会不会死灰复燃?

毕竟自己不能长久得在天玄大陆逗留。

更有甚者,云扬还很怀疑一件事情:在小皇帝身边,会否也有这些东西存在呢!

云扬能想到的,显然水无音也想到了。

他皱起了眉头,道:“老大思量的没错,想要解决这件事情,看似老大一出面就可以做到,但说到真正彻底的永无后患,还真需要好好的计较一下。”

“不过无论如何,小皇帝这一面,老大却是不能不见的。”

水无音慎重说道。

云扬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无音,你可知道,我这一次下来,最不想见的,便是宝儿。”

他轻轻道:“这件事,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推动没错的,皇室被胁迫了也是可以想到的。这一切都是无奈而为之,也是情理中事;但唯独一点不能否认,那就是……宝儿现在已经是玉唐皇帝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宝儿了,这一节,尤其紧要。”

在暂时摆脱云逍遥陨落yīn霾的云扬,还在愤怒一件事:老皇帝玉沛泽为了帝国,可谓殚精竭虑,牺牲一切,甚至到了他的生命尾端,仍旧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将希望契机留下,纵使是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仍旧是可以被理解的。

因为他最首先的身份乃是皇帝,帝王心术也好,雄才大略也罢,他所引动出来的牺牲与代价,只会让人感动。

正是他的苦心孤诣,最终保全了朝堂的中坚力量,保全了所有的老兄弟,太多太多的有生力量,而牺牲的,却是他亲兄弟以及他自己的性命。

是故,老皇帝的伟大,让人钦佩,让人动容。

即便是云扬,虽然对于老皇帝牺牲自己的父亲,难以谅解,但说心里话,真要说恨还真恨不起来!

哪怕冷血冷酷冷心,哪怕寡绝狠毒薄情,仍旧不失为一代雄主,傲世帝皇!

但,现在另一项微妙变化,凝然眼前

现在的现实是,玉乾坤继位成了皇帝,不知道是出自本心,还是严格遵照老皇帝的嘱托,牺牲了云逍遥;而这个结果,却是云扬接受不了的!

有时候云扬也问自己,一个靖平天下的皇帝都做到了这个份上了,如此的苦心孤诣,如此忍辱负重,结果更是早早注定,但为何换了个执行人,自己就将之视为忘恩负义猪狗不如呢!

云扬几番思量,始终无法释怀,即便是睿智如他,仍旧难以理解,不禁将这份纷乱心事,告诉了水无音,期许得到一份不一样的开解。

水无音沉默了半晌,淡淡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宝儿那小子坐上那个位置,就只能是向着这个方面转变,我想,就算当前变化,最终发展趋势,仍旧会如此,只不过周期会很长而已。”

“因为他是皇帝,合该君临天下,言出法随,无人掣肘!”

水无音深深吸了口气,道:“老大,你要将这件事看开。”

云扬面sè淡然,幽幽道:“如你的这份认知我怎会不懂,我明白,我也理解,但是,我就是无法接受。”

他长身站起,站在这地下水旁,听着滔滔而去的浪花,负手而立,淡淡道:“大抵……这非关理智理性,就只是因为,宝儿那小子是我大哥还有四姐的儿子。他想要做一个合格的帝王,我乐见其成。但若是想要踩着自己人的尸骨达成他的帝王之路,成就霸业,却休想我会接受。”

水无音轻声叹息:“帝王之路,从来都是尸山血海为基,何能例外……”

“若是尸山血海铺就的帝王之路,其中一部分尸骨是情意,是恩义,是良心,是兄弟,是亲人……那么这条帝王之路,不要也罢。”

云扬剑眉轩动,声音愈发平淡,但内蕴之声息,却倍显森然,让人听来不寒而栗。

“我们先出去。”水无音显然无意争辩;不笑强笑道:“在这下面挣命一年半多的时间,我现在对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是那么的迫不及待。”

云扬注目于水无音片刻,脸上终于现出一抹微笑,道:“好,今天是你重见天日的大日子,合该庆祝一番。”

他知道,在这件事情上,水无音与自己的观点并不相同,却又理解自己的想法,这才回避了这个问题。

大抵在水无音看来,玉乾坤这么做,才是正常,才是正确,若是不这么做,反而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王了。

这是认知的差异。

但对于两人交情来说,却又并不影响什么。

“庆祝一番?我对此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向往,我这一上去,恐怕就会被缠上……”

水无音眸子精光闪烁,很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期待:“那家伙可是对我很是看重,又或者不相信我就那么死了,灵魂力可是搜索了好长时间,若是我不是有九天令在身,恐怕早就被他搜出来彻底的干掉了,又或者是严刑拷打逼供什么的,反正是不会落到好的……嗯,却不知这次再现,那货见到我的时候,发现我还有老大在身边,将是一个什么表情,比起庆祝,我更期待那一幕的景致。”

云扬嘿然道:“何须期待,你很快就能看到了,立刻,马上,走起!”

“哈哈哈……”

水无音一阵纵意大笑,欢欣无限,很有一点翻身农奴做主人的意向。

水无音跟在云扬身边,只感觉身子好似浮云一般的飘了起来,眼前的重重泥土宛如不存在一般,就这么毫无阻滞地飘然而起,一路上升,似乎什么都不曾遇到!

明明是厚厚的泥土,石块,地层,但一切阻障此际就只如空气一般,恍如无物。

甚至,水无音好巧不巧地发现了地下的一块宝石,顺手尝试接触之瞬,竟然当真拿在手中,握在掌中。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奇妙……”

……

地面原本九天之令总部旧址,满目尽是狼藉。

“我出事之前,早已传令所有人,就地隐匿,连我也无能唤醒他们了。任何人,任何事,哪怕是天塌了,都不会再出来,换言之,若非是九天主令再启,这些人手将不再复为九尊部属。”

水无音看着已经毁于一旦的总部,兀自叹息连连。

若是之前,总部毁掉,传讯令毁掉,水无音手中的分令已经失去了效能;连最基本的信息都传不出去;而现在云扬回来了,主令催动分令,一切又再不同了。

云扬当日将九天令主令带走,更多的乃是留下一份缅怀,毕竟分令拥有主令的所有功用,除非主动自我关闭,才会失效,然而这番变故之下,水无音主动封闭分令,若非云扬再临,九尊部属还真就等同不复了,一切尽是歪打正着。

有鉴于此,云扬干脆又做了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分令,交给了水无音,水无音如获至宝。

“这块令牌,除了拥有原本分令的所有效能之外,还可以滋养自身,辅助练功修行,更兼百毒不侵诸邪不侵之妙用……此令与你灵魂连接,别人绝无能越过你使用。”

云扬的一番解释,让水无音愈发惊喜。

水无音已然表明,他志不在修行大道,估计不会飞升玄黄,云扬另造这块新的九天分令,却也不乏给自己兄弟一个护身符的想法。

新的分令到手,水无音却并没有立即下令召集人手,反而注目于云扬。

“当前这个层次的战斗,他们根本帮不上忙。”

云扬点头表示认同,亦示意水无音,请开始你的表演,让罪魁祸首上钩吧!

水无音心领神会,即时动作,气息陡然展露,竟是开始潜心练功修持;有云扬新给的几瓶丹药,更有云扬这样的天上神仙护法,水无音当然可以肆无忌惮,一门心思的突破。

而云扬则转为在残垣隐蔽处静静地端坐,整个人却好似融入天地,生息恍如不存。

半个时辰之后。

云扬皱皱眉头,将注意力投往门外。

下一刻,衣袂掠空声音乍然响起,一个yīn恻恻的声音说道:“水总座,终于舍得从自己的乌龟洞里爬出来了?这是要干什么?玩临阵突破吗?难道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让你认识到跟我的差距吗?”

随着那声音响动,轰的一声巨响,水无音身前墙壁便如遭遇到强力炸药引爆一般,陡然爆开,烟尘弥漫之余,一条黑影,急疾而入,黑漆漆的右手兜头抓向水无音,怪笑随之响起:“既然出来了,就不要……”

刚说完这句话,来人身形乍然停住。脸上更露出来惊骇欲绝的表情。

话音未落的一瞬间,他只感觉身边的空气恍如化作了精钢奇金,将自己严丝合缝,毫无缺漏的封锁在里面,再也动弹不得。

即便是说话出声,动一动眉头,甚至眨一眨眼睛都做不到了。

“哈哈哈哈……”

水无音快意的大笑起来:“就不要什么?阁下为何不说下去?你的盛气凌人呢?你的不可一世呢?让我见识到底有多大的差距啊!哈哈哈哈……”

黑衣人总算视力人在,一眼看到水无音身后尚有一个紫袍人,面貌隐藏在一片云雾后,隐隐约约看不清楚,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双精光闪烁的眸子,正自似有意似无意地注视着自己。

虽然那人没有开口说话,但黑衣人通过修者之间的气机感应,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对方那如同高山瀚海一般不可撼动的强大!

黑衣人如遭雷击,几欲魂飞魄散,亡魂皆冒。

云扬一挥手,将禁锢解除,淡淡道:“你是什么人?你主子是谁?”

黑衣人桀桀怪笑:“我道水无音为何如此大胆,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现身出来……原来,是云尊大人回来了。”

他满眼讥诮的续道:“云尊大人此番再临人世,再渡尘寰,是否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啊?”

云扬淡淡道:“看来你竟是有自信自己能逃掉,尤敢大放厥词?”

黑衣人嘿嘿冷笑:“在已经成为上界神仙的云尊大人面前,所谓逃逸不过妄想,只不过……云尊大人若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却也是妄想。”

云扬一派淡然的笑了起来:“我一直在猜测,究竟是什么人搞起来这么大的风浪,原来是天道社稷门的余孽作祟!”

黑衣人眯起了眼睛,道:“云尊大人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说着,他眼中射出来恶毒的光,道:“不知云尊大人是否相信,我们可是一直都在等您下凡再临……您今天终于下来了,再履尘世了,真是令人欣慰,我等期盼不枉。”

他yīn恻恻的笑着:“我等你哦。”

对方话音未落,整个身体陡然间生出诡异变化。

其脸上身上周身上下的所有血肉,尽都化作漫天青烟,袅袅升腾。前后不过一瞬之间,浑身血肉已然尽数消弭,就只露出一个骷髅头,却尤能张口说话:“云尊大人,成神做仙的您,有本事抓我吗?”

云扬有趣的笑了笑:“有啊!”

但见一股黑烟从黑衣人身上仅余的骷髅头上冒出来,亦是在这一刻,黑衣人的残躯尽数腐朽。

黑烟瞬间化作了千道万道,向着四面八方逸散开去。

但闻云扬冷笑一声,信手一挥间,半空中乍现道道金线,无数金线更从外而内的编织一张大网,以有形制无形,将逸散的黑烟尽都重新聚集在一处。

云扬又是一招手,将被金线网制住,只得一小团的黑烟招了过来,收在自己手中;淡淡道:“不过如此,区区幽鬼术何足道哉。天道社稷门倒是驳杂,连这等邪祟法门竟也收罗。”

信手一搓之间,一尊三寸高的小人陡然出现在手心中,眉眼宛然,正是刚才黑衣蒙面人的样子,只不过此刻,那黑衣人瞠目结舌,真正如同见鬼一般看着云扬,失声惊叫:“你……你怎么做到的?”

云扬淡淡道:“你不是说过了,我是神仙,区区鬼道小术,何足道哉。”

那黑衣蒙面人灵魂面孔上仍旧是满满的懵逼之sè。

说你是神仙……你真是啊?

可我们这法门,号称神鬼难破啊!

:。: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二章 先抓一个!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