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二十七章 惊心动魄

第九百二十七章 惊心动魄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阮修的剑,似乎都要快过光影的速度。当阮修一剑横扫过来的时候,刘秀浑身的汗毛都本能的竖立起来。他使出全力,将赤霄剑立在自己的身前。

当啷!长剑横扫在赤霄剑上,爆出一大团的火星子,那一瞬间,刘秀感觉迎面涌来排山倒海般的力道。

他身子后仰,双脚贴着地面,倒滑出去两米开外才算停下来。

他持剑的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虎口处的皮肤出现一条条的红线,那是被震裂开的,其中渗出血珠。这只是阮修一剑的威力。

刘秀将赤霄剑交于左手,甩了甩被震得又麻又疼的右手,目光一直死死盯着对面的阮修。

阮修似乎也没想到刘秀竟然能硬接下自己一剑。

他眼中闪过一抹诧异之sè,紧接着,寒芒乍现,说道:“你再接我一剑!”说着话,他身形一晃,再次来到刘秀近前,手中剑向前直刺,取刘秀的胸口。

没有任何的花架子,就是平凡无奇的一剑,但同时又是慑人魂魄的一剑。长剑所指,已经不是用快字所能形容,阮修人到,剑也到了,瞬间便刺到刘秀的近前。刘秀不敢硬抵其锋芒,脚下一个滑步,身子横移了出去,哪知阮修的变招更快,剑锋一转,继续追刺向刘秀。刘秀心头一震,暗叫不好,他急忙提起手中的赤霄剑,挡在

自己的胸前。

当啷!阮修刺过来的长剑,结结实实地刺在赤霄剑的剑面上,爆出震耳欲聋的铁器碰撞声,受其冲击力,刘秀向后连退了三步,站立不住,一屁股坐了下来。

此时,他感觉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一口老血从胸腔内返了上来。刘秀紧咬着牙关,将这口老血硬生生地吞咽了回去,而后他用赤霄剑支地,腾的一下又站立起来。阮修冷哼一声,再次欺身上前,长剑由下而上的挑起。刘秀抽身而退,

他退的速度快,阮修追击的速度更快,长剑如影随形般刺到刘秀的近前,直取他的小腹。刘秀使出浑身的力气,猛的向外一挥剑。

当啷,赤霄剑是有磕在长剑上,但却未能把长剑完全格挡开,就听沙的一声,长剑的锋芒划开刘秀肋下的衣服,同时将他的肋侧划开一条血口子。

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大到刘秀想硬接下阮修的一招都很困难。见到刘秀受了伤,阮修眼中寒芒更盛,他举起手中的长剑,对准刘秀的头顶,一剑劈砍下去。

还没等刘秀持剑招架,原本缩在墙角的洛幽,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蹿上前来,以佩剑直刺阮修的小腹。

她心里明镜似的,以自己的实力,根本接不下阮修的剑,她只能采用围魏救赵的战术,以偷袭阮修,来化解阮修对刘秀的杀招。

阮修嗤笑出声,收回劈砍向刘秀的长剑,紧接着向外一挥,当啷,洛幽刺过来的长剑被弹开,还没等洛幽收剑,阮修的另一剑又挥砍过来。洛幽急忙收剑格挡。

当啷!剑与剑的碰撞,让洛幽较小的身子都离地而起,向后倒飞出去,她手中的佩剑,在空中打着旋,都飞到了屋顶上。

等洛幽落地后,身子向后连连翻滚,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再看她的双手,全是血迹,两只手掌的虎口,皆被震裂开。

刘秀的实力与阮修相比,就相差够大了,而洛幽的实力与阮修相比,只能用萤火之光与皓月争辉来形容。

阮修得理不饶人,箭步到了洛幽近前,一剑向她刺过去。

长剑的锋芒即将刺倒洛幽身上的瞬间,一条人影横扑过来,把洛幽推了出来。刘秀!

他推开洛幽后,阮修的那一剑便变成奔他而来。他眯缝起双目,集中全部的精力,那原本快如闪电的一剑,在他眼中突然变慢下来。

此时此刻,刘秀一下子能清楚看到长剑刺归来的轨迹。

也直到这个时候刘秀才发现,剑尖在刺过来时,是一直在抖动个不停的。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阮修这看似平凡无奇的一剑,实则暗藏了无数的后招。

无论刘秀往上下左右那个方向躲闪,阮修都能在第一时间改变剑刺的轨迹,继续追刺,如果刘秀持剑格挡,他也可以有很多种选择,或强攻,或变招,令人防不胜防。

眼瞅着剑锋已快刺到自己的身前,刘秀卯足了力气,向外挥剑。当啷!两剑碰撞,再次爆出一团火星子,刘秀依旧只是打偏了长剑,却未能全身而退。

剑锋由他的左肩上方掠过,连带着,锋芒撕开他肩头的衣服,将下面的皮肉划开一条血口子。

“陛下——”被推出去的洛幽,回头看得真切,忍不住惊呼出声,她从地上爬起,向刘秀冲过去。刘秀在地上一跃而起,没有冲向对面的阮修,而是直奔洛幽而去,到了洛幽近前,他出手如电,抓住她的腰带,像拎只小鸡似的,提着洛幽,一头撞到一家店铺的门板上

咣当!木头房门应声而破,刘秀和洛幽一同跌入进去。

这是一间茶舍,里面摆放了不少的席子和小桌子。阮修紧随其后,跟入进来,只不过他刚进入房门,一张小桌子便直奔他飞了过去。

咔嚓!随着一道寒光闪过,飞来的小桌子在他面前化成两半,嘭嘭两声,掉落在地。刘秀狠狠推了洛幽一把,沉声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让开!”

说话之间,刘秀不退反进,迎向阮修,全力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刺出一剑。

阮修也不避让,将长剑向上挑起,当啷,剑锋碰撞,强大的力道将赤霄剑高高震起,阮修紧接着横扫一剑,斩向刘秀的腰身。

刘秀一跃而起,人在空中,向下刺出一剑。阮修后退一步,长剑再次横扫而出。当啷!随着乍现出一团火星子,身在空中的刘秀,向后倒飞了出去。

就在他要一头撞到墙壁的时候,腰眼用力,一个拧身,变成头在前,双脚在后,此时,他双脚踩踏在墙壁上,整个人好像蹲在墙面上似的。

他断喝一声,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从墙壁上射出,直奔阮修而去。

阮修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他不知道是刘秀一开始就藏拙了,还是怎样,总之,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刘秀的出招在变快,他的实力似乎也在变得越来越强。

这种诡异,让阮修暗暗皱眉,他大吼一声,全力向上挥剑。当啷!这一声巨响,即便是茶舍之外的众人都感觉异常之刺耳,耳膜有被刺穿的剧痛感。

刘秀射向阮修的身形,向上飞了出去,阮修单脚一跺地面,人也随之往上蹿,在空中追上刘秀,由下而上的刺出一剑,直取刘秀的后心。

被震飞在空中的刘秀听闻身下恶风不善,他单手一抓房梁,整个人围绕着房梁转了一圈,躲开阮修长剑的同时,还向阮修反挥出一剑。

这一下,可大出阮修的意外,后者急忙收剑格挡。当啷!赤霄剑劈砍在长剑上,在空中的阮修被硬生生的震落回地面。

落地后的阮修片刻都未停顿,单脚一钩,一只小方桌飞起,向单臂挂在房梁上的刘秀砸了过去。小方桌飞来的速度太快,刘秀都来不及做出挥剑劈砍的动作,他只能将赤霄剑向方桌点去。咔!赤霄剑的锋芒刺在桌面上,将桌面直接刺穿,但桌子强大的撞击力,依旧大得惊人,为了尽量卸掉方桌的撞击,刘秀全力向后倒掠,此时,他本就是挂在房梁上,再向后倒掠,就听哗啦一声,刘秀的身子直接把屋顶撞开一个窟窿,人从茶舍内

,直接倒飞到屋顶上。他双脚刚刚落地,整个人立刻向后翻滚,就见他刚才脚踩过的瓦片,一截剑锋透了出来,紧接着,又是哗啦一声,屋顶也再次出现个大洞,一袭黑衣的阮修,也从茶舍内

跳到屋顶上。

在皓月的映射下,长剑好似挂着水银,向刘秀横扫过去。刘秀不敢抵其锋芒,他在屋顶上弹跳而起,人瞬间蹿到空中。

阮修紧随其后,也跟着蹿起,追上刘秀,由下而上的一剑挥砍出去。刘秀格挡,当啷,一团火星子在空中迸射。阮修又单手挥出一剑,刘秀依旧是双手持剑格挡,当啷,又是一团火星子,刘秀的身形由空中急速坠落下来,落到屋顶上,他

身子后仰,噔噔噔的连退了三大步,脚下的瓦片,也被他踩碎了三大块。

都不等他把身形稳住,阮修的身子也从空中坠落下来,接着坠落的惯性,他全力向下劈出一剑。

无法闪躲!刘秀集中精力,能清楚看到剑锋在左右飘忽,无论他是往左,还是往右,都无法做到全身而退,可以说阮修这一剑,已然封堵住了他的全部退路。

无奈之下,刘秀只能横起赤霄剑,向上招架。当啷!咔嚓!

双剑碰撞,刘秀的脚下立刻破开个大洞,他和阮修两个人,从屋顶上一同落回到了茶舍内。直至两人落地的时候,阮修的长剑还死死压在刘秀的赤霄剑上。

阮修持剑往下压,刘秀持剑往上搪,剑锋与剑锋死死压在一起,偶尔发生摩擦,发出咯吱吱的刺耳声。

哗啦啦——

茶舍已经被他二人的激战破坏得千疮百孔,就连房梁都已经折了,屋顶上的瓦砾,不断的向下掉落。洛幽见状,急声叫道:“房子要塌了!”听闻洛幽的话,刘秀和阮修脸sè同是一变,前者率先大喝一声,全力向外推剑,阮修冷哼出声,全力向下压剑,也就在阮修发出全力的瞬间,刘秀突然收力,借着长剑传

来的推力,他借力使力,身子顺势向后翻滚。

他这一招,让阮修都是为之一愣,等阮修正打算追过去的时候,就听哗啦啦一声,头顶上方掉下来许多的瓦片。不得已,阮修只能抽身而退。

趁此机会,刘秀三步并成两步,来到洛幽的近前,抓住她的胳膊,箭步向茶舍外冲去。

也就在他快要出门的瞬间,手中的赤霄剑突然向后一甩,赤霄剑脱手而飞,在空中打着旋,直奔追上来的阮修斩去。

阮修反应极快,连忙向下低身,唰,赤霄剑从他的头顶上方掠过。刘秀这一记飞剑,着实是出人意料。

要知道高手对决,在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把手中的武器扔出去,这和找死没什么两样。

刘秀的飞剑,把阮修都惊出一身的冷汗,但很快他嘴角勾起,心中暗道:刘秀小儿,你是成心找死!

他是把刘秀的飞剑躲开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刘秀的这一记飞剑,并不完全是冲着他去的,更是冲着他背后的顶梁柱去的。

在空中旋转的赤霄剑,结结实实地砍在顶梁柱上,赤霄剑削铁如泥,区区的一根木头柱子,哪里能扛得住赤霄剑的劈砍。

耳轮中就听咔嚓一声脆响,顶梁柱应声而断,随着顶梁柱一折,早已千疮百孔的茶舍再承受不住棚顶,只听轰的一声,茶舍的整个屋顶都掉落下来。刘秀拉着洛幽的胳膊,两人是飞扑着翻滚出去的。

看网友对 第九百二十七章 惊心动魄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