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1474章 花瓶也有花瓶的价值

1474章 花瓶也有花瓶的价值

九桅帆船船头甲板上,湿峰家的大丫头和小丫头走来走去,两女的心里都焦急担忧得很。她们看不见那光腚的神了,只能看见炙热的炎星,就像是一只烧红的大铁球一样悬挂在虚空之中。

花郎大美神是不是被烤熟了,是不是烧成灰了?

这种担忧在姐妹俩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神舟从船舱里走了出来,面带笑容:“两位贤弟妹不要着急,贤弟是不会有事的。”

“那可是恒星啊,我能不着急吗?”阿湿波说。

湿木润花停下了脚步,看着炎星,忽然蹦跳了一下,惊呼道:“大美神回来了!”

神舟和阿湿波的视线都聚集到了炎星的方向。

一朵金sè的神云正从炎星往这边飞来,越来越近,几下眨眼的功夫就已经能看见那站在云上的人了,一条腿一米多长,一条腿一米多长。

湿峰家的姐妹俩激动的拥抱在了一起,又一起望夫。

神舟却抬手捂住了眼睛。

不是他不懂礼貌,是以为实在是辣眼睛啊。

金sè的神云来到了船头甲板之上,宁涛探手一招将衣服招到了他的手中,然后简简单单的往腰上一系便算了事。

“花郎,你拿到火之母了吗?”阿湿波着急地道。

“这不就是吗?”湿木润花一把从宁涛的手中抢过了那块黑sè的石头。

神舟凑了上去,激动地道:“给我看看。”

木能生火,他觉得他能盘一下,没准会得到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

宁涛说道:“那不是火之母,那是我从炎星上挖的一块岩浆,冷却下来之后就变成石头了。”

湿木润花好奇地道:“大美神,你拿快石头回来干什么,火之母呢?”

宁涛说道:“我拿它回来一是想研究一下,再就是给你们看看,我能从炎星上挖块石头回来,那就说明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湿木润花一头扎进了宁涛的怀里,捧着他的脸颊波的香了一下,眼睛里满是宠溺般的爱意:“大美神你真好,处处都为我着想。”

神舟移开了视线,尴尬得很。

你们这样当着一个上亿年的单身狗撒狗粮,这种行为真的好吗?

在神舟的眼里,湿木润花甚至是阿湿波其实都是那种文不成武不就的花瓶女人,按照他的择偶标准肯定是不行的。可问题是,这世上的男人绝大多数就爱花瓶女人啊,送子神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花瓶有什么不好的?

可以观赏,把玩,还可以插花。

宁涛也有些尴尬:“神舟大哥还在这里呢。”

湿木润花这才松开宁涛。

可是她前脚刚离开宁涛的怀里,阿湿波就来了,同样是一把把宁涛抱住,狠狠的香了一下。

你都香了一下,我要是不香一下,我岂不是要吃亏?

这种亏,我湿地女神从来是不吃的。

即便是醋,我从来都是整瓶吹的,绝不说酸。

神舟干咳了一声:“咳咳,那么贤弟你查到火之母在什么地方了吗?”

宁涛说道:“那倒没

有,炎星很大,我还不知道火之母在什么地方,我这次回来就是跟你们说一下,我还得去一趟,这一次我得多待一些时间,免得你们担心。”

“你打算待多久?”阿湿波问。

宁涛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打算围着炎星飞几圈,看能不能找到火之母,如果不能那就还得再待一些时间,想别的办法。”

神舟说道:“贤弟,你这法子等于没法子啊,这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宁涛说道:“目前我就只能想到这个法子,神舟大哥你有什么好的法子吗?”

神舟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须:“容我想想。”

宁涛转身看着炎星,心中仍然是半点头绪都没有。

湿峰家姐妹俩一左一右站在宁涛的两边,与他一起眺望着炎星,心里计算着宁涛要在炎星上待的时间。

那炎星几十一百万倍于地球的体积,这要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寻找,那得找到何年何月啊?

湿木润花皱起了眉头:“大美神,就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吗?”

宁涛苦笑了一下:“我倒是想立刻就拿到火之母,可是真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心里的那个担忧一直都在,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强烈,那就是火之母并不在炎星的表面上,而是在炎星的内部。那样的话,他拿到火之母的几率几乎为零。

阿湿波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凑到了宁涛的耳边:“花郎,之前你说五行之力,水能克火,那什么又能生火呀,你拿能生火的东西去,就像是钓鱼一样把它钓出来不就行了吗?”

宁涛的眼前顿时一亮,脑海之中滑过了一道闪亮的灵光。

水克火,木生火。

他手中不就有木之母吗?

拿着木之母去炎星,他就等于是拿着鱼饵去钓鱼,或许真能将火之母钓上钩!

“哈哈,我怎么没想到,爱妻你真聪明啊!”宁涛心中一片激动,一把抱住阿湿波,重重的在她的脸上香了一下。

谁说花瓶无用?

花瓶不仅可以观赏,可以盘完,可以插花,有时候还可以触发灵感,就像苹果之与牛顿!

没有苹果的牛顿就不是牛顿,没有牛顿的苹果也只能是苹果。

湿木润花翘起了嘴,醋果然是酸的。

神舟说道:“啊哈,我想到的办法也是这样的,贤弟你可以试试。”

“你们在这里等我。”宁涛探手一招,木之母顿时从大日葫芦之中飞到了他的手中。拿到木之母,他便迫不及待的终身一跃飞向了炎星。

水克火,水生木,木生火,这是身上的两个元素之精,与炎星上的火之母的三角关系。

在这种关系下,宁涛的嘴里包着水之母,手里拿着木之母,两个元素之精非但没有相互排斥,反而相处得很好,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夫妻关系”一样。无论是包在他嘴里的水之母,还是拿在手中的木之母,都很愉悦,两个元素之精所产生的能量场也能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神奇的一幕很快就出现了。

两个元素之精的能量场结合在了一起,产生了奇妙的愉悦感觉,那

感觉就像是在超神一样。

宁涛心中好生惊讶。

元素之精还能这样用?

回头得让湿峰家的大丫头和小丫头尝试一下。

元素超神。

然而,这才只是一个开头,金sè神云没飞多远,手中的木之母突然释放出了神奇的法力。宁涛的宛如浸泡在海水之中的身体上长出了一片片绿叶,他头上的头发也变成了一棵棵水草,绿油油的,而且生长的速度很快,一转眼就比他的身体还长了。

不发现是不可能的了。

宁涛当场就无语了,这一头的绿sè水草披在头上,这要是被地球上的人看见了,他就没脸见人了。

身上的树叶也在生长,一些还还了花,一朵朵绿sè的花,不仅好看,还花香怡人。

随后,一些花谢了,结出了果实。

两颗果实,圆乎乎的,颜sè快速变化,从绿sè到红sè,再到褐sè,成熟了。

宁涛的心里忽然冒出了一个摘下来吃了的冲动,尝尝自己开的花,自己结的果是什么味道。可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他打消了。那两颗果实看样子也是浆果类型,自己吃自己的果实想想都感觉不妥。

却也是这神奇的现象和经历让他对集齐五种元素之精之后的元素神甲,还有终极造物主法印充满了憧憬和期望。仅仅是木之母和水之母在身上就有如此神奇的情况发生,如果五种元素之精在身上,那还不牛逼上天!

炎星越来越近,温度越来越高。

水之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一如之前的平静,可手中的木之母却躁动不安了起来,它在宁涛的手中跳动,似要挣脱宁涛的束缚逃走,这种不安和挣扎也随着距离的缩短而越来越强烈。

宁涛说道:“不要害怕,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手中的木之母依旧跳动不休,也不知道是不相信宁涛的话,还是压根儿就没有听懂。

宁涛死死握着木之母,同时引导水之母的能量往握着木之母的手中聚集,这样木之母才稍微平静了一点。

近了,几千度的热浪潮水一般涌来,系在腰间的衣服瞬间化为灰烬。宁涛身上的叶子、花朵、绿sè的头发和浆果也化为灰烬。

恒星之力乃天之力,这话诚不欺人。

宁涛驾着金sè的神云贴着炎星表面飞行,躲开一个个几万米的火焰,一个个几万米高的岩浆巨浪。他就像是在一片火海之中飘飞的小飞虫,随时都有可能被烧成灰烬。

手中的木之母始终在挣扎,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宁涛紧紧握着木之母,引导着水之母的能量滋养它,将它的“恐慌”维持在一定限度之下。

就这样飞呀飞呀,不知道飞了多远,飞过了多少地方。

火之母始终没有出现。

渐渐的,宁涛失去了耐心。

难道这个办法不行?

还是什么地方没有做对?

视线里出现一块黑斑区域,从几万米高的空中俯瞰,那差不多是一个大岛的面积。

宁涛也没多想,压下金sè神云飞向了那块黑斑。

看网友对 1474章 花瓶也有花瓶的价值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