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汉天子 > 第九百三十章 不假颜色

第九百三十章 不假颜色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刘秀沉吟片刻,说道:“这件事,县府去查不太容易,还是由云兮阁去办吧!”

县府的人目标太大,也太容易引起人们的警惕,不如由云兮阁的人去秘密调查。

花非烟向刘秀欠了欠身,应道:“是!陛下!”

董宣小声问道:“陛下,月夕之夜,是否还要夜游洛水?”

刘秀正sè说道:“当然!而且还要张贴出告示,公之于众。”

“陛下,这……这恐怕不妥吧!”

洛水流经洛阳,不过并不流经洛阳的城区,而是流经洛阳的郭区。洛阳南面的护城河,其水源就主要来自于洛水。

在董宣看来,现在城区都不安全,郭区就更危险了,天子要夜游洛水,这不是给不轨之徒制造下手的机会吗?

刘秀说道:“我意已决,此事不必再议!”

董宣眉头紧锁,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

月夕之夜,天子要夜游洛水,告示一挂出来,立刻在洛阳引起轩然大波。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是一睹天子风采的机会,对于士族大户而言,这也是一次在天下面前崭露头角的机会。

洛水沿岸的两边,是沿河的道路,刘秀要夜游洛水的告示一挂出来,立刻有人去沿河道路抢占地方。天子夜游洛水,所能看到的也就是洛水沿岸的两边,在沿河道路上悬挂出自家的花灯,必能被天子看到,只有自家的花灯够漂亮,悬挂的位置也够醒目,没准还能赢得天

子的青睐呢。

出于这样的想法,家家户户,有钱的没钱的,都想去抢占一席之地。

一时间,洛水的沿河道路好不热闹,人们熙熙攘攘,为了抢占一处醒目的位置,发生争吵是常事,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县府不得不派出大批的人手,到这里巡逻,维持秩序。张贲也有来洛水沿岸,看着人满为患的河沿道路,他眉头紧锁,现在人就这么多了,等到月夕当晚,这里的人还不

知道要有多少呢,一旦出现刺客,局面实在不好控制。

他正站在路上张望着,忽听远处有人召唤自己,他举目向四周望了望,这时候,河面上行来一艘船只,有人站于甲板,正向张贲这边连连挥手。

张贲定睛一瞧,这人他还真认识,徐政。

张贲面露诧异之sè,拢目打量一番徐政所乘的船只,是一艘很大也很漂亮的楼船,上下三层,精雕细琢。

时间不长,船只缓缓靠近岸边,站于甲板上的徐政向下看着,笑道:“张县尉,上船来坐坐!”

张贲本不想上船,不过看到河沿道上的人实在太多,举步维艰,思前想后,还是向船只停靠的船坞走去。

登上船只的甲板,张贲环视一圈,对徐政笑道:“徐先生,你这艘船不错嘛!”

“让张县尉见笑了!张县尉,里面请!”在徐政的指引下,张贲走进船舱里。刚进来,张贲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胭脂味,环视四周,这明显就是一艘画舫,只不过其中没有陪客的女子,都是徐政的手下人,人们正

在低着头,勾勾画画,也不知道在画些什么。

张贲好奇地走到一人近前,低头一瞧,面露惊讶之sè,此人画的是洛河沿岸的建筑。看罢,他回头诧异地问道:“徐先生,这是……”

徐政解释道:“月夕之夜,陛下要夜游洛水,这洛水沿岸的房屋楼阁,都需调查清楚才行,哪里相对安全,哪里最容易设伏,也需做到心中有数嘛!”

张贲眼眸闪了闪,暗暗点头,徐政还真够细心的,现在,他是在提前走一遍陛下夜游的路线,然后身临其境的记录哪个路段相对危险,哪个路段又相对安全。他走回到徐政面前,禁不住感叹道:“还是徐先生有钱啊,县府和徐先生相比,可差得远了。”县府也有船只,可县府的船只,和徐政的画舫相比,简直是不堪入目,船上

能做个四、五人就算不错了,而且船身很矮,坐在里面,根本看不到洛水沿岸的建筑物。

徐政摆摆手,乐呵呵地说道:“张县尉误会了,这艘画舫可不是在下的,而是花美人借于在下的。”

张贲心有感触地说道:“如果县府的钱财,也能像云兮阁一样充足,董县令和我,又何至于在陛下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

说到这里,张贲还无奈地摇头笑了笑,苦笑。

徐政面sè一正,说道:“花美人已经交代了,这艘画舫,县府可以随时调用,如果张县尉能信得过在下,在下兄弟们绘制的这些,张县尉也可以随时查看。”

张贲闻言,眼睛顿是一亮,问道:“我可以借用这艘画舫?”

“当然可以,这是花美人交代的。”张贲面露喜sè,向徐政拱手说道:“徐先生见到花美人,一定要代我向花美人道谢。”说着话,他东瞧瞧,西看看,左摸摸,右碰碰,一脸激动地说道:“有了这艘画舫,可

是帮了县府的大忙啊!”

徐政笑道:“张县尉不用客气,我们也都是为陛下做事嘛!”

张贲连连点头,随即把他带来的手下人也都召到画舫上,和徐政的手下人一样,也绘制起洛水沿岸的建筑图。

长话短说,这日,终于到了中秋。

自周朝开始,民间便有了春分祭日、夏至祭地、秋分祭月、冬至祭天的传统。中秋,又称为月夕,

笔趣阁 www.hibqg.com ,最快更新汉天子最新章节!

就是秋分祭月的节日。

上完早朝,刘秀去了长秋宫,同时让人把yīn丽华、许汐泠、溪澈影、花非烟也都请到长秋宫。

等众人都到齐,郭圣通先开口问道:“陛下,今晚可是要夜游洛水?”

刘秀含笑点点头,说道:“今年月夕,我是要出宫,与万民同乐。”

他在长秋宫,召集各宫的嫔妃,也正是为了此事。看到人们脸上皆露出喜悦之sè,刘秀沉吟片刻,意味深长地说道:“今晚夜游洛水,恐怕未必会一帆风顺。”

郭圣通一愣,不解地问道:“陛下此话怎讲?”

刘秀说道:“城内藏有许多心怀不轨的刺客,我想,他们不会错过这个良机,必然会趁此机会,伺机而动。”

听闻这话,郭圣通等人脸sè同是一变,她下意识地说道:“那陛下夜游洛水,岂不是很危险?”

刘秀说道:“固然有风险,但也不失为一次引出刺客,将其一举全歼的好机会。”说着话,他环视众人,说道:“这次出游,吉凶难测,你们可以留在宫中。”

他话音刚落,yīn丽华说道:“月夕之夜,陛下出游,又岂有不带妃嫔的道理?臣妾会陪着陛下,一同出行。”

听闻yīn丽华的话,刘秀还没表态,郭圣通立刻接话道:“臣妾是皇后,自然也要和陛下一同出行。”

许汐泠和溪澈影自然也不愿意留在宫中,都表态愿意跟随刘秀,夜游洛水。

花非烟暗暗皱眉,今晚夜游洛水,陛下其实就是以身做饵,倘若后宫的嫔妃都要跟着,那当真是凶吉难测了。她看向刘秀,小声说道:“陛下……”

刘秀向她摆摆手。他的确有考虑过,今晚的夜游不带后宫嫔妃,但思前想后,觉得这么做实在不妥。

这么大的一场盛会,他一个人出游,后宫的嫔妃一个都不带,不知要惹来多少的闲言碎语,藏于暗处的刺客,也必会心生疑窦。

刘秀对花非烟说道:“今晚,要多准备几艘护行的船只,也备不时之需。”

花非烟与刘秀对视片刻,点点头,说道:“非烟明白了。”

刘秀乘坐的船只,是一艘巨大的楼船,由长安京兆尹所造,共有六层,整船七丈高。其实,这还远远称不上是当时造船的最高水准。

比如占据蜀地的公孙述,就造出了十层以上的楼船。以长安的造船水准,造出十层以上的楼船,也不是多么困难的事。

只不过因为频繁战乱的关系,长安人才凋零,工匠人数锐减,要造出十层以上的巨型楼船,所需花费的时间太长。

王莽之乱,以及之后的地方割据之乱,把西汉水军的底子都败光了。要知道西汉水军鼎盛时期,大小战船多达四千多艘,水军有二十万众,西汉也正是凭借着这支强大的水军,开疆扩土,战无不胜,南越、闽越,也正是由这支强盛的水军

打下来的。

这次长安京兆尹为洛阳提供了十余艘楼船,其中的三艘都是六层楼船,另外的十几艘,三到五层不等。

刘秀选了一艘六层的楼船,作为自用,另外两艘六层楼船,作为护卫,余下的十几艘楼船,则是借于大臣们使用。

当晚,刘秀与后宫嫔妃由平城门出城,走平城门北大街,来到御用的洛水船坞。

刘秀到时,船坞这里已经有不少人了,都是朝中的大臣及其家眷。

看到刘秀携郭圣通、yīn丽华等人到场,在场众人齐齐躬身施礼。刘秀向众人摆了摆手,他先是走到三公近前,笑问道:“诸君可有看过船只?”

吴汉拱手笑道:“陛下,臣等已经看过了,甚壮!”

刘秀哈哈大笑,他扫视一眼吴汉、伏湛、宋弘的周围,没有看到他们的家眷,不解地问道:“诸君都没有带家眷前来吗?”

“带了、带了!”吴汉向旁招了招手。在女眷那边,走出来一名女子。她来到刘秀近前,福身施礼,说道:“妾拜见陛下!”吴汉有正妻,不过他带来的这名女子并不是他的正妻,而是秦子婳。刘秀对秦子婳自然不陌生,秦子婳本是谢躬的夫人,后来吴汉杀了谢躬,顺带着把秦子婳也抢到自己

身边。以前吴汉还曾问过刘秀,他打算立秦子婳为正妻,不过刘秀没同意。后来他又提出立秦子婳为平妻,刘秀也没同意。更确切的说,刘秀是不希望吴汉把秦子婳这个女人留

在身边。

吴汉提过了两次,见刘秀对秦子婳都是不假颜sè,之后他也就不再提了。这次参加这么隆重的盛会,吴汉会把秦子婳带出来,刘秀也颇感意外。看着向自己福身施礼的秦子婳,刘秀暗暗皱眉,如果不是碍于吴汉的面子,他真想令人把这个女人拽走。谢躬虽是刘秀的敌人,但也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的夫人,在

他死后,心安理得的在子颜身边做妾室,这让刘秀感觉很不舒服,对秦子婳这个女人,刘秀也没有任何的好印象。

刘秀看着秦子婳,不说话,他不开口,秦子婳就得保持着福身施礼的姿态,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吴汉当然知道刘秀对秦子婳有成见,他想利用这次盛会的机会,改善陛下对子婳的印象,没想到,现在事情变成了骑虎难下。

他转目看向刘秀身边的郭圣通。吴汉和郭圣通的关系极好,以前刘秀征战河北的时候,随军的郭圣通也得到过吴汉不少的照顾。见吴汉向自己投来的求助眼神,郭圣通偷偷拉了下刘秀的衣袖,小声说道:“陛下!”

看网友对 第九百三十章 不假颜色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