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四章举起铁刀,睁眼成圣

第三十四章举起铁刀,睁眼成圣

伴着咯吱响起,那把刀被提了起来,烟尘微作,刀架垮塌成段。

世间根本没有几个人能够提得起来这把刀,甚至握都无法握住,可以想象那只满是伤疤的手有多大。

“你在此间看着,我去去就来。”

那道浑厚无缺的声音再次响起,传出小庙,回荡在白城里,落在天空。

禅子看着那间小庙,眼里满是惊讶的情绪,心想你的伤难道好了吗?而且如此之远,你又怎么去?

那座血sè的山崖忽然垮了,一道自地底涌出的强大力量,在小庙正下方猛然暴发。

轰隆巨响里,小庙破碎,狂风呼啸,隐有一道巨大的身影破空而起,撞碎数百块巨石,瞬间变成高空里的一个小黑点,进入虚境,就此消失不见。

……

……

东海畔也在起风。

果成寺讲经堂首座与那位不知名的水月庵师太,坐在极深的野草里,脸上皱纹极深,冰霜更重,仿佛变成了两个冰人。

崖壁上的符纸随风微动,石刻渐淡。

碧蓝的海水不停翻涌,不知是带起了海底的泥沙还是绝世魔功的影响,颜sè越来越深,渐要变成墨水一般。

果成寺与水月庵的高人们盘膝坐在山崖四周,与那道极致的寒意对抗,同时试图重新稳固通天井处的禁制,却哪里能够做到。

海面上飘着薄冰,就像落在墨池上的碎纸。

哗的一声,玄yīn老祖破海而出,海风微微吹拂,浑身水意尽数消失,那些稀疏的头发再次飘起。

通天井里的三十三重天快要被他尽数打通,纵然他是境界通神的邪道大宗师,消耗也极剧,需要暂时调息一般。

他看都没看那些果成寺与水月庵的人,眯着眼睛望着青山的方向,心想不知道真人那边做的如何了。

忽然他感觉到了些什么,猛地抬头望向天空。

天空里一片碧蓝,没有什么异样,他的脸sè却是骤然变化,带着些不可置信的神情喃喃道“怎么会这么强!这么快!”

这个时候,幽暗的通天井里忽然传来一道风声,紧接着空气里的光线陡然变化,一道轻烟掠出地面,落在山崖间,刚好在一排经文的下方。

玄yīn老祖望向那处崖下,发现对方双眉极淡、犹有稚意,猜到对方的身份,有些吃惊说道“你居然还活着?”

那人自然是靠着千里玺从冥界逃回来的童颜,脸sè苍白,神情黯然,明显受了极重的伤。

“如果不是通天井快被你们打通,我想回来还没这么容易。”他看着玄yīn老祖说道。

玄yīn老祖笑了笑,说道“小子,难道你回来就能解决这些问题?”

“晚辈境界低微,自然不能,但有人能,比如先前从天空里过去的那位。”

童颜说完这句话,伸手拍了拍崖壁,显得有些感慨与庆幸,手掌刚好落在那行经文最下面的那个字上。

那个字是殷红sè的,深刻入崖,先前曾经淡了不少,这时候在果成寺与水月庵众高人的努力下,重新变得鲜明了很多。

玄yīn老祖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因为他的心神还处于震骇之中,喃喃道“难道真是那个人?”

“我对冥师说过,太平真人与你们低估了一个人,说的就是他。”

童颜拍着崖壁说道“现在看来,我这句话说的还不准确,你们低估了很多人……包括我。”

话音落处,他的手掌拍碎了崖壁,从碎石里抓住了那个殷红sè的字。

玄yīn老祖神情微变,挥手便是一道幽暗至极的魔焰杀了过去。

童颜理都没有理,直接一掌拍向身边的野草。

那名打开通天井禁制的水月庵师太,就在这片野草里。

难道他从通天井里逃出来的那瞬间,便提前选好了落脚的地方?

啪的一声轻响,童颜的右手拍碎了裹住师太头顶的冰块,把那个字灌了进去。

那名水月庵师太猛地睁开眼睛,流露出不可思议与绝望的神情,喷出一口鲜血。

紧接着,她的身体表面也喷出无数血水。

那些血水无法溅出,喷涂在她身体四周的冰块上,就像是染红一般。

事实上,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无数道碎片。

童颜从崖上经文里摘下来的那个字是“解”。

这幕画面异常诡异而血腥,他自己却没有看到,身形骤虚,向着山崖另外那处飘去。

寒冷里夹杂着极可怕热度的魔焰,从海畔轰鸣而至,被霜冰凝住的野草寸寸断裂,裹向他的身体。

中州派的天地遁法果然厉害,在最危险的时刻,童颜的身影在空中再次消失,再出现时,已经落到了崖那边的野草里。

果成寺讲经堂首座便在这片野草里,苍老的脸与干瘦的身体上到处都是厚厚的冰块。

童颜修行天赋极高,这些年在青山隐峰闭关修行,境界自然已经极为深厚,但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打死这名老僧,却是很难做到的事情。

这时,那道恐怖的魔焰来到了崖前,就像黑夜一般,便要吞噬所有一切。

童颜没有再避,站在讲经堂首座身前,望向那道魔焰以及魔焰外的玄yīn老祖,淡眉微挑,忽然笑了笑。

……

……

太平真人的这个局看似简单,实则非同一般,就连惊世骇俗、震古烁今这种常用来表达极度震撼的词都无法形容。

这个局可能并不是那么复杂,也没有什么草蛇灰线,伏线千里,甚至显得有些简单与粗暴,还被井**价为老套。

但这个局实在太大。

不管是史书还是故事里,都有很多所谓宏大的布局,大局本来就是一个词,但有什么局能与这个局相提并论呢?

这个局用的是自然之力,行的是灭世之事,把天地当作了真正的火炉。

千里风廊是风箱。

通天井是烟道。

冥河是火。

大漩涡则是灶膛,通过此间输入冥界的无尽海水,便是源源不绝的柴。

很难说这几处地方哪个更重要。

但有个词叫釜底抽薪。

想要打断这场灭世,最简单的方法,当然就是从灶膛里把那些干柴抽走,至少不能让柴继续填进去。

大漩涡便是整个灭世之局的关键处。

数百只妖兽争先恐后却又痛苦不堪地落进大漩涡里,突破琉璃墙般的海水,顺着瀑布落下,被阵法解成无数血块。

蕴贪着残暴气息的妖兽精血如雾气般,染红了轰隆的海水,让通天杀阵变得更加强大。

大海深处还有更多的妖兽划出无数道白线,向着这边游来。

无数yīn云汇集到天空里,开始降落暴雨,无数只妖兽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让天地都生出了感应,生活在大海里的生命更是恐惧至极,却无法躲开这些威压,纷纷死去。

海水里到处都是死鱼,如果有人沉到海底望去,更能看到如森林一般的尸骨。

yīn凤在暴雨里飞舞,双翼缓缓振动,闪电在四周缭绕不停,看着海上的画面,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显得极其冷酷残暴,而且自信。

不要说朝天大陆的强者无法来到这里,就算能也不可能是它的对手。

它本来就是通天境的青山镇守,今天更是通天杀阵的主阵者,便是谈白真人来了又能拿它如何?

暴雨忽然停了。

雷声也停了。

yīn凤忽然有些不安,抬头向着天空望去。

轰的一声,天空里破开了一个洞。

更准确的说,是虚境与罡风之间的那道无形屏障被强行打破了,而且竟无法在短时间里修复!

连这种天地屏障都能打破,更何况yīn云?

极高处的天空里洒落一道天光,穿过yīn云来到海面上!

那道天光里有个巨大的身影,带着无数道缭绕不断的电光。

天光带着那身影缓缓落向海面,直至来到大漩涡里。

那些冲破瀑布、跳向漩涡与死亡的妖兽们,忽然发出厉声嚎叫,显得极为痛苦与畏惧,却又有几分期盼与解脱。

yīn云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散开,阳光重新照亮大海,也照亮了大漩涡。

那道巨大的身影竟然……是座佛像!

那座佛像迎着阳光,漆皮斑驳,惨不忍睹,仿佛受尽世间苦处,又闭着眼睛,仿佛不忍见任何苦处。

通天杀阵做出了最激烈的反应,无数道血腥强大至极的气息,自天地四周而来,轰向了那座佛像。

那座佛像睁开了眼睛,眼神平静而慈悲。

看着大海里无数死去的生灵,感受着通天杀阵的邪恶与强大,他伸手举起了铁刀,眼神变得冷酷而强大。

佛举起刀。

便成了圣。

……

……

昨天白天情绪有些低落,晚上倒了杯威士忌与宜昌的朋友隔空对饮了,又与蝴蝶蓝在一个朋友发的朋友圈下面版聊了会儿,心情略舒适了些,忽然在群里看到三少说格子走了,说实话懵了很久。我们这些凡人无法成圣,只能努力让每天都能过的开心些。我与格子多年未见,也很久没聊过天,但就对他的了解,他这一生是很丰富而且肆意的,愿安息,希望他走的时候没有受苦。祝大家身体健康,都长命百岁。)

看网友对 第三十四章举起铁刀,睁眼成圣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我的老师们 : 2019年08月25日 回复

    打开惊喜, 77p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