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五章血海钟声

第三十五章血海钟声

童颜对冥师说,太平真人低估了一个人,当时冥师以为他说的是景阳,其实他说的是刀圣曹园。

就像朝天大陆大多数凡人与修行者那样,在这个世界面临毁灭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在第一时间想起这个名字。

不管景阳真人与谈白二位真人的境界有多高,那都是看不见的高。

曹园不同,他是果成寺的蹈红尘传人,无数年来都在人间,带着风刀教诛邪杀魔,抵抗雪国。

孤刀镇风雪,守护人族,这是所有人都能看得到的强大与无畏。

但没有多少人看到过他的真容,他一直在那座小庙里,出庙便是去雪原与女王战,不过数次,皆惨败而归。

那些跨过门槛、走进小庙的人,也只能听到他的声音,看到那尊金佛,却不知道他在哪里。

今日云层破裂,天光照落大海,海浪无声而动,向着地底而落,妖兽发出悲鸣与解脱的欢呼,从透明的水墙里跃出,向着大漩涡里的那座巨佛而去……原来小庙里的金佛就是曹园本人!

……

……

果成寺修佛,宝通禅院与水月庵也礼佛,但这个世界没有佛。

曹园心怀天下,勇绝无双,故而是佛。

当曹园握住那把铁刀,指向北方的雪原或者如巨墙般垂落的无尽海面,佛便成了刀圣。

不是说圣比佛更强,只是更能战。

yīn云骤散,暴雨渐歇,只有些微的水珠还在落下。

无数道蓝sè的电弧在曹园的身周缭绕,渐渐隐去。

在更高的天空里,yīn凤挥动翅膀,扇走那些恼人的电弧,看着下方大漩涡里的那座佛,眼里流露出惊愕的神情。

此人与雪国女王一战,身受重伤,无法离开小庙,何时竟好了?而且怎么感觉比传闻里更强?就算再强,他又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穿越数万里距离,从白城来到大海深处?

放在平时,看着曹园出现,yīn凤必然毫不犹豫转身就走,仗着自己的身法与速度,离对方越远越好。

今日不同,它必须留在这里主持通天杀阵,更重要的原因是,它既然是通天杀阵的主阵者,便有自信能够战胜对方。

哪怕对方号称是朝天大陆最强的男人,在能够改变天地通道的这座大阵面前,也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

狂风呼啸,斑驳异彩的羽毛随风而乱,如无数野花般绽放,一道无声的厉啸从yīn凤的喙里生出,向着海面上传去。

那些神魂深处早就被太平真人种下烙印的妖兽们,根本无法抵抗命令,在海面上画出无数道白线,加快速度向着大漩涡冲去。碧蓝的海水被割出了无数道深刻的沟壑,隐隐可以看到那些如山般的妖兽的脊背。

大漩涡四周如透明巨墙的海水里,不停有妖兽飞跃而出,在轰鸣如雷的水声里,向着大漩涡中间飞掠而去。

海水如瀑布般跌落,向着幽深不知何处的地底而去,有数百块巨大的礁石悬浮在空中,承受着海水冲击,即便稍远些的地方,也仿佛在落着暴雨。

曹园站在一块悬空礁石上。

海水冲洗着他满是伤痕的脸,就像雨水冲洗着残破的佛像。

他看着自四面八方而来的妖兽,微微眯了眯眼睛,不显严肃,反而添了些喜气。

巨大的佛身与那些身躯庞大的妖兽相比,却反而显得有些渺小,眼看着便要被淹没。

只听得擦的一声轻响,一道雪亮至极的刀光照亮了大漩涡底,照亮了那些自天而降的海水,甚至照进了大海深处,显现出更多的庞大黑影。

数十声绝望而痛苦的惨嚎声、沉闷的嗡鸣响了起来,竟在短时间里压过了海水的轰鸣声。

那些妖兽坚硬如钢铁的光滑皮肤上出现无数道笔直的裂痕,无数鲜血从那些裂痕里迸射而出。

海水瞬间被染红,那些妖兽化作肉块,纷纷散开,向着深渊坠落。

更多的妖兽来到大漩涡四周,借着水流的力量,破开瀑布般的海水,继续向着曹园冲去。

曹园有些疲惫,在那块悬空礁石上坐了下来,挥了挥手。

铁刀破空而出,带着轰隆的巨响,向着如飞石般不停落下的妖兽们斩去。

那些轰隆巨响听着有些像是高空的雷鸣,又与数百丈高的海水冲落礁石的声音有些像,但实际上那是雪山垮塌的声音。

雪亮的刀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大漩涡四周穿行,渐渐凝成一条白sè的光带,看着就像是一道飞雪。

那些妖兽们力量惊人、甚至兼具神通,便是破海境的强者也很难单独杀死,然而竟是没有一只能够越过那道刀光。

轰隆的巨响里不时响起妖兽的惨嚎,海水不停被染红。

……

……

海水被血染红,瞬间被更多海水淡去,变成碧蓝清澈的模样,紧接着再次被染红。

大漩涡里的死亡没有停歇过,不知道多少只妖兽死在了那把铁刀之下,向着深渊坠落的妖兽残尸多如繁雨,甚至让人怀疑会不会堵塞天地通道。

海水不停淌落,是这个世界最壮观的瀑布。

今天曹园杀了无数只妖兽,甚至比柳词那天夜里在浊水里杀的妖兽还要更多。

妖兽不停破海而出,不停死去。

那些带着腥味的血染红海水,也染红了曹园的身体。

他的脸上不见慈悲,身上没有神圣意味,只是沉默地杀着,就像在雪原这些年一样。

海水落在礁石与大漩涡底的崖间,碎成无数沫子,与雪原上的雪也没有两样。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没有妖兽从透明巨墙里跃出,死亡暂时停止。

高空里的yīn云再次聚拢,天光不再,暴雨落下,海水轰隆,血sè渐散。

曹园坐在悬空礁石上,眼神沉静,神情淡然,就像看破世事的真佛。

“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

yīn凤寒冷的声音从高空落下“都说冥界驭妖兽以乱大陆,谁知道这是真人的障眼法?他从几百年前便开始把这些妖兽送至地面,助其在大海深处繁衍,如今的数量多的难以想象,你又还能出多少刀?几百?几千还是几万?更不要说,你杀的越多,血祭数量越多,通天杀阵越强,就算你是曹园,又还能撑多久呢?”

曹园望向大漩涡的上方。无数颗血珠渐渐显现出来,连成无数条线,构成了一座极其复杂而邪恶恐怖的大阵。这就是血魔教当年都无法摆出的通天杀阵?

“你是世间的最强者,就因为那些凡人而死,值得吗?”

yīn凤略带惋惜又充满恶意的声音在天空与大海之间回荡着。

十余只层阶极高的妖兽破开海水瀑布,带着强大的威压,向着那块悬空礁石扑去。

曹园举起右手。

铁刀飞回。

他握住铁刀插进身前。

礁石骤然碎裂,带着一圈气浪向着四周狂喷而去。

那些妖兽再次化作肉团,带着血雨落向深渊。

“这不是值得与否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曹园浑身是血,像一尊血佛。

那些血有很多是妖兽的,也有他自己的血。

纵然他是举世无敌的刀圣曹园,从白城来到这里,也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这是井九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是鸟,自然不懂,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我才是我,不然我就死了。”

曹园的声音回荡在天海之间。

如钟声。

看网友对 第三十五章血海钟声 的精彩评论

1 条评论

  1.  沙发# 一个人在家 : 2019年08月25日 回复

    打开惊喜, 77pp`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