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六章真的打不过

第三十六章真的打不过

曹园与yīn凤对话的时候,妖兽们依然持续不停地破开海水,向着大漩涡里飞跃过去,然后变成铁刀之下的一蓬血花与肉块。

很多悬空礁石已经破碎,飘浮在大漩涡的空中,看着极其惨淡。

“你这人是不是真蠢?难道你听不懂我的话?”yīn凤的声音变得有些气急败坏:“这是真人布置好的局面,你杀的妖兽越多,通天杀阵便越强大,难道你就准备这么一直杀下去,直到最后自己也变成血祭里的一部分?”

曹园说道:“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不过我好像只擅长做这些事情,而且我好像确实挺能熬。”

yīn凤寒声说道:“是吗?那我就让你这时候便死好了。”

海面上的气息骤然变化,那些由血珠凝成的线条,开始释放出刺眼的光线。

一道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压,向着曹园碾压而去。

这是通天杀阵改变天地通道的力量,竟被yīn凤用来对付曹园,就算曹园再强又如何抵挡得住?

“就算你是朝天大陆最强的男人,就算你和当初的连三月一样强,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些血线随着yīn凤的声音向着曹园延伸而去,速度看着并不是太快,却给人一种无法避开的感觉。

曹园也没有避开的意思,双手合什,念了一段极简的经文。

泛着金sè光泽的数千个文字,从他的双掌间飘出,凝成一道光圈,罩住他的身体,挡住了那些血线。

只听得嗤嗤声响,隐隐有焦糊的味道响起,仿佛是天雷斩中了万年古木。

那些血线触着光圈便消失无踪,光圈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薄。

曹园忽然摸了摸脑袋,说道:“我刚想到,既然你是主阵者,那是不是杀了你便可以破了这座阵?”

yīn凤怔了怔,冷笑说道:“你真够蠢的,这么简单的道理居然这时候才想明白,问题是你破不了阵,又如何杀死阵中的我?”

曹园问道:“我会落到大漩涡底,试着堵住这条通道……”

yīn凤尖声说道:“那怎么可能!这是天地通道,岂是人力可以堵住?”

曹园说道:“总要试试,如果通道堵住,海水无法落入冥界,太平真人会着急吧?”

yīn凤嘲弄说道:“你这是,确定对方比在青山的时候强大了无数倍。

数息之间,yīn凤便来到大漩涡的上方,带着难以想象的血煞气息与杀气。

无数年来不停奔涌、泻落的海水仿佛都被它的威压压住了,变成了透明的琉璃。

作为世间唯一与雪国女王对战过的人族强者,曹园判断出此时的yīn凤尚不及雪国女王,相差亦是不远。

他的左手也握住了刀柄,脸sè更加凝重,眼底却多了些喜意。

“啊,终于又有一个打不过的了。”

当yīn凤看到曹园的双手都握住刀柄的时候,神魂深处生出一道极其痛快的颤栗感。

就算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在今天的我面前也这般不安!

然而就在下一刻,它的神魂深处又生出一道极其可怕的颤栗感。

那道颤栗感瞬间变作极致的痛苦,不停撕扯着它的神魂!

yīn凤发出一声痛嚎,在天空里不停翻滚,血sè的羽毛不停离开身体,到处乱飞。

那道颤栗感来自遥远的朝天大陆,来自青山,是它最熟悉、也最恐惧的感觉。

——那块翠绿sè的竹牌碎了!

很多年前景阳答应给他自由,把它的精血从命牌里取了出来,为何今天他还可以凭借命牌控制自己?

今日的它非常强大,就连曹园都难以战胜,却无法战胜这道神魂最深处的颤栗感。

yīn凤强行稳定住心神,忍着极致的痛苦向高空飞去,想要避进通天杀阵的最深处,看看能不能隔绝命牌的联系。

无数血水从它的羽毛里溢出来,如雨般洒落,画面看着极其凄惨。

它的眼眸里满是惊恐与茫然的意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它想起来,去年在朝歌城它曾经伤了景阳,却也被对方所伤,留下了一根尾羽……

难道景阳收起了那根尾羽,然后通过某种方法取出了精血,重新封进了命牌里?

它正想着这些事情,一道雪亮的刀光从大漩涡里升起。

血羽再落。

“景阳你这个骗子!”

yīn凤发出了一声愤怒而痛苦的泣血厉啸,向着更高处飞去。

忽然,一根棒子出现在天空里。

天空很大,按道理应该很好避开,问题是那根棒子也很大。

那根棒子足有数十丈粗细,就像是一棵蓬莱岛巨树,直至来到它的身前,如雷般的破空声才在海面上炸开。

轰的一声巨响。

yīn凤被那根棒子砸飞了,瞬间变成天边的一个黑点。

只有十余道血羽在空中飘着,渐渐散去。

曹园看着天空里的画面,感慨说道:“景阳没骗人,他说不用担心你,原来便真的不用担心你。”

大海里出现一道极其巨大的黑影。

轰隆一声闷响,一根石柱般的事物落在了海水里,踩死了几只妖兽。

海水遇石壁而返,形成了几个小漩涡,往前方淌落的海水流势小了很多。

巨人俯视着大漩涡里的那座小佛,有些不确定说道:“阿加?”

……

……

(今天腹泻,肚子不停叫,不停上厕所,比yīn凤还惨。)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六章真的打不过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