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来!

第五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来!

这一天,上午巳时将至。

老梅神sè淡然如水,波澜不兴,迈步走出房间;囚禁老梅的乃是皇宫的一间密室,并非牢房,身上也没有镣铐束缚。

适时,有人过来给老梅戴上镣铐,老梅神sè仍旧淡然,眼眸不见半分异样,任由来人摆布。

随即便随来人引上了一辆马车,马车缓缓启动,离开了皇宫大内。

老梅在车中闭上了眼睛,之前的泰然自若荡然。

昨夜,小皇帝玉乾坤前来与自己说话的情景,一一浮现在眼前,自诩早已洞悉一切的老梅,嘴角仍旧忍不住浮现一丝满是嘲弄的笑意。

“宝儿给梅爷爷请安。”

“当不起。”

“梅爷爷客气了,这次宝儿前来,乃是与梅爷爷话别的。”

“话别?是老夫大限到了吗?”

“梅爷爷想多了,这是一个计划……事情是这样子……”

“梅爷爷,我这也是没办法……现在情况就是这个样子,若是不能尽早应变,这个天下,将会再现动荡,动辄重归乱世……没有九叔再临,我是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应对,现在,满朝文武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性命,全都在别人掌控之中,情况之恶劣,一致如斯。”

“若是九叔再临无望,那么,就真的只是眼睁睁地乱世再现,生灵涂炭;梅爷爷也是这一路走来之人,该当知道天下靖平不过数年,诸国意图复辟之有心人不在少数,更有许多野心勃勃之辈,太多太多想要将朕取而代之?一个不好,就是百姓灾殃,苍生沉沦……”

“但只要九叔重回此世,当可一战而定天下,定鼎天玄。梅爷爷,我也是万般无奈之下的不得已,请梅爷爷体恤宝儿这点爱民护民之心。”

“说来说去,不外就是说老夫这条残命,乃是此次牵引云尊大人归来的一根稻草,一点赌注?”

“若有选择,宝儿又岂会做此亲者痛仇者快的勾当;九叔若是归来,自然会在第一时间救下梅爷爷您,但我若是不做此事,实在无力应对当前局势……哎,梅爷爷,宝儿何尝不知,今朝决断之余,于您当是最后一面,九叔降临,救下你老,却又哪里会原谅我,他老人家自然会带您远走高飞……”

“委实是最后一面,云尊大人再临,救下老夫,再不复玉唐,老夫固然于你是最后一面,若是云尊大人不来,老夫一命呜呼,同样是最后一面,是不是?”

“梅爷爷……九叔若是不来,那就是命该如此,所有人尽皆命该如此,尽皆无幸,你老只是先行一步而已,若非行此极端,何足以引动异界感应……”

老梅哈哈大笑:“说得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老夫问斩之事,不过就是一点手段,能否达成夙愿也好,今天都是老夫与你小子最后一面,要么天涯海角,要么幽冥异路!”

“……请梅爷爷体谅宝儿。”

“老夫都要死了,你小子让我体谅你呢?”

“无论梅爷爷会否体谅宝儿也好,宝儿终究还想要再见梅爷爷一面……”玉乾坤脸上,全是惆怅:“梅爷爷,您已经是我前尘往事……硕果仅存的人了……”

老梅霍然抬头:“硕果仅存?曾经护送你,保护你的那些人,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他们都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玉乾坤惆怅道:“自从朕登基为帝……白衣雪和方墨非便带着那些人,远走高飞了……”

老梅皱眉,冷笑道;“老夫不信!”

玉乾坤叹息:“是真的……”

老梅哼了一声,道:“白衣雪与方墨非若是要走,岂会不跟老夫说?他们两个一声没吭,直接消失了踪迹……这其中,若非是皇帝陛下您出了手,又有何人能够将所有痕迹,尽数弭平呢!?”

玉乾坤站起身来:“梅爷爷,今日一别,后会无期。您老……多多保重。”

老梅又再哈哈一笑。归于默然。

纵然是现在,坐在前往刑场的马车之中,老梅只要亦想起昨天的那一次照面,心底冷笑不已。

何等的虚伪,何等的做作!

你一边下旨将我开刀问斩,砍头示众,一边跟我说什么情深意重多多保重……

坐在马车中,老梅嘿嘿冷笑。

“宝儿啊宝儿啊……当初若是云尊大人知道你会变成今天这模样,不知道还会不会将你带回玉唐,常听人说,皇家大内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染缸,今天终于见证,此言不虚,便是赤子之心也抵这染缸侵蚀!哈哈哈哈……”

这前往刑场的一路,老梅旁若无人的冷笑了一道。

……

此刻的法场之上,早已经人山人海。

斩杀云王府管家梅问剑。

梅问剑,勾结妖邪,陷害云王爷,导致云王爷现如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罪大恶极,午时三刻,明正典刑。

无数的民众闻讯而来,蜂拥而至,前来观看行刑。

“恶奴背主,该杀该刮,粉身碎骨,难恕其过!”

“恶贯满盈,丧心病狂!”

“一看他那一脸的尖嘴猴腮,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杀了他!杀了他!”

人云亦云的群众们呼声越来越高。

被五花大绑的老梅闭着眼睛,昂然挺立在刑台之上,倒也不用刻意睁眼确认,他自能凭着的武者的触觉,察觉到天空的太阳正在缓缓地转动,向着午时三刻行走。

此际,已经是正午时分,距离行刑的正时尚有三刻时间!

或者,这将是自己在此世的最后三刻时光了吧!

四周,人山人海,人声鼎沸,似乎每个人都满腹的义愤填膺,都在声嘶力竭地声讨自己这个背叛了王爷,陷害了王爷的不义之徒!

每个人似乎都悲愤的不行了,所谓千夫所指,不外如是。

但老梅却并不觉得悲哀,更不会觉得恐惧,心中反而只想笑,想要大笑一场。

你们知道云王爷是谁?

你们认识云王爷吗?

你们知道这一切的个中因由,始末掌故么?

圣旨?

哈哈哈哈……

云王爷,那是我大哥!

我与我大哥从年轻开始,便在一起出生入死,闯荡天下,策马万军之中,斩敌于须臾之刻;老夫为了大哥,九死一生亦无不回顾!

大哥为了我,粉身碎骨也是在所不惜!

在千军万马中,我们来回冲杀,在玉唐关隘前,我们浴血奋战!

如今,我居然成了背叛我大哥的叛逆凶手!

何其可笑!

何其可悲!

你们可知道,若是大哥想要让我死,连说句话都嫌费劲,只要一个眼神便足够了!

反过来说,若是我想要大哥的命,他肯定会将自己绑起来,再将刀递到我手上!

若是我自己不忍心下手,那他就会自己动手,割了脑袋给我送过来!

这便是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

你们,懂什么?

老梅站在刑台上,突然越来越是感觉心灰意冷,曾经的浴血奋战,曾经的九死一生,曾经的……一切;身上那超过了数百道的伤疤……

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生灵徒叹,百姓灾殃?

“呵呵呵呵……”老梅闭着眼睛,忽而仰天长笑,笑声渐次增张:“哈哈哈哈哈哈……”

“午时三刻已到!”

一声大喝。

万众噤声。

一道令箭,从上面抛下来,随之一起到来,还有一声冰寒的命令:“斩!”

只有一个字。

刽子手大步上前,鬼头刀寒芒闪烁,锐芒直指老梅。

那刽子手径自一伸手,将老梅背后的亡命招拔了下来,大声喝道:“你我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职责所在,不得不为;此去黄泉,一路好走;来生来世,富贵荣华!”

一碗烈酒,端到了老梅面前。

断头酒,一饮醉九泉!

老梅哈哈大笑,脑袋一动,却是将那碗酒打翻在地。

这妖魔的人世,还见得到初心吗?

这污浊的红尘,还值得留恋吗?!

就算有来生,我也不要了!

那刽子手见状并不以为意,他以斩首行刑为生,半世人浸淫此道,早已面对太多太多的受刑待斩之人,各种反应尽都见过,自顾自倒了一碗烈酒,仰头痛饮半碗,随后将碗中余沥洒在鬼头刀上,高高举起,大声道:“鬼门已开,请君上路!”

鬼头刀呼啸着,悍然落下。

这是斩立决的一刀,亦是斩立断的一刀!

枭首一刀即将临身之刻,一声闷哼从远方响起。

闷声声动远近皆闻,却又似乎并不如何响亮,就好像有人在左近发出的声响,然而在这一声之余,法场周遭方圆千丈之内的空间陡然间塌陷。

那刽子手的手中的鬼头刀,也无端端的变成了两截。

然后,一个淡然的声音响动:“谁敢杀我兄弟!”

那……分明是云逍遥的声音。

正要出手的云扬顿时神sè一动,心底乍然升起一股难抑言语的莫名惊喜。

父亲果然没死!

在此之前,虽然上官灵秀还有水无音多次劝慰云扬,云扬自己也穷思竭虑的分析,试图告诉自己,云逍遥没死,只是因故失去了踪迹,没消息就是好消息云云。

但云扬心底深处,怎么能不担心,怎么能不挂念!

自从隐约得知,九尊诸位兄长之中可能有人未死,甚至是多数人都未死之后,云扬已经隐隐将自身的感情,更多的投注于云逍遥,这个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却胜似有血缘关系的人身上,云扬甚至恐惧,若是云逍遥当真是因为玉乾坤的关系而死,自己真的可以放他干休吗?!

而此时此刻,云逍遥竟然再现,现身法场拯救老梅,不啻是天降福音,让云扬欣喜若狂!

“贼人敢尔!”

亦是在云逍遥身影显现,声音遍及全场之瞬,五道灰影随之而现,自五个方向,划破了长空,向着云逍遥那边冲了过去。

紧接着,异常剧烈的战斗就此打响!

云逍遥一声长啸:“谁要杀梅问剑,便是与我云逍遥的生死大仇,不共戴天!”

那五个诡异的敌人并不搭话,却是齐齐发动攻势,对着云逍遥展开猛攻,云逍遥虽然不至于落败当场,但一时间却也万万腾不出手对老梅施援。

但他的来到就已经很说明问题,第一时间将身份摆了出来。

我便是逍遥王!

逍遥王就是我!

我云逍遥没死,那么指控梅问剑谋害逍遥王的罪名自然不攻自破!

战况渐次提高,愈演愈烈,战团却也随之拉远,显然是敌人将云逍遥往远处逼出,战声竟成渐远之态,远离了法场这边。

适时,高台之上监斩官冷漠的哼了一声:“居然有贼人敢来冒充逍遥王,意图不轨!”

顿了一顿又道:“图谋不轨,不过痴心妄想,来人呐,继续行刑!”

便在这时……

呼呼呼……

本来晴空万里无风无云的天空,猎猎风声乍起,不过片刻之间,风声已呈呼啸之势,且越来越见猛烈,渐渐刮得在场中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了。

远方,位于更高看台之上微服出行,遥望这边的玉乾坤与身边一个黑衣蒙面人,眼神一下子凝重起来。

这阵风势,从开始到猛烈如斯,前后只不过是一瞬之间的事情,觉不寻常。

这……显然是有人在动作!

在风势有余未尽,方兴未艾之际,天空中再见无数云团涌动翻滚,如同开了锅的一般,由四面八方向着这边聚拢过来!

东南西北,满目尽是厚重如山的白sè云团,翻滚着,涌动着,越积越厚,越来越多!

翻翻滚滚,狂涌过来。

常言道,风起云涌,风卷残云,天象的风云向来难得并存,可是今天,纵然风势如龙,席卷天地,然而天空厚实白云却全然没有受到风势影响,就始终自四面八方的涌进来。

所有人都本能地抬头看着这一幕奇景,蔚为奇观。

天际,犹有一片碧蓝碧蓝的天空,周遭的四面八方,乃是如同怒海狂涛的白云,更外围,更多的云团还在不停息的翻涌而来,渐渐四方接壤;最终只剩下头顶一片青天!

不,即便是仅余的那一片青天区域,还是在点滴缩小,被云海蚕食,吞并。

及至白云彻底遮蔽青天,狂风呼啸,亦臻顶点,再度卷地而过之瞬,竟是戛然停止,一丝风也没有了。

唯有天空的白云仍旧翻滚不息,如同一座座崇天高山,在天空中翻着跟头往的不断积压。

下面,整个法场,不,应该是整个天唐城的人都呆住了,傻愣在原地!

这观感……分明是好熟悉的感觉!

熟悉到了,那久远的尘埋记忆,乍然忆起,当年那个操控了天下风云的名字,不受控一般的将将从口中叫出声来,再也抑制不得。

云尊大人!

http:///txt/73498/

。_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三十七章 风起、云来! 的精彩评论